朋友的生日賀文唷♥

 

 

小小東西不成敬意請收下m(_ _)m

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我文筆退化成這樣,寫崩了我真的只能切腹道歉了O口QQQ(抽刀)

 

 

2Ub9nhlDIqUNdSBoWH5gQb  

 

241d011f95cad1c8ee1ef0d27f3e6709c83d5174  

2cf5e0fe9925bc3108ff727c5edf8db1ca1370b7  

(愛娘菜)

 

 

0b7b02087bf40ad147250d0c572c11dfa8ecce18.jpg  

4fuzsI2FOVGt0yg6aycyh1  

4b03bbfcjw1e08m1fazfhj  

(迷路彩)

 

31 - 1h9h  

(里球)

 

 

 

 

 

 

正文:

 

 

 

 

儘自走入3B班的教室,山田菜菜四處張望了一下後,走到了後排靠窗的山本彩的身邊。

 

あいにゃん呢?」

 

「被借走囉。」

山本正咬著麵包一手翻閱著數學課本,因此是坐在山本右手邊的渡辺代替回答。然後山本僅以點頭表示附和。

 

「這次又是哪個社團?」山田有些不滿的沉下了臉。

 

渡辺闔上英文課本,並抬頭笑答道。「壘球社~♥

 

あいにゃん會打壘球?」在山田菜菜的印象中,福本愛菜學過游泳、網球及排球。她倒還沒聽說過福本學過壘球。

 

山本把最後一口麵包丟入口中後,隨手把袋子揉成一團。「壘球社的人說あいにゃん的運動神經很好,就算不會也可以馬上學會的。所以就這樣把あいにゃん拉去特訓了。」

 

 

「沒辦法嘛。あいにゃん是超級代打呀。

 

渡辺指的是,往往找福本代打的社團,都會取得不錯的成績,在加上福本本身的實力非常堅強、運動神經拔群,因此有許多運動社團皆把福本當成代打救星。

 

「是說菜々ちゃんあいにゃん有什麼事嗎?」

 

「本來和あいにゃん約好要一起去圖書館讀書的

 

 

看著山田低落的表情,山本搓弄著手中的橡皮擦屑道。「去操場找她吧?」

 

「嗯、」

 

 

山田走出了B班的教室。

踏著無力的步伐往操場走去。

 

 

她不禁在心中暗罵了那個太過溫柔的戀人。

 

福本愛菜會這樣的原因跟她自己的性格也脫不了關係。因為太過溫順所以對大家的要求逆來順受。

明明只要告訴對方馬上就要期中考並不方便就行了。

 

 

但要是能果斷地拒絕對方的話。那就不是福本愛菜了。

 

 

煩燥的揪起眉間,一聲呼喚讓山田停住了腳步。

回過頭來朝著喊自己名字的方向看去。吉田朱里和岸野里香坐在矮牆上似乎是在複習作業。

 

アカリン怎麼了嗎?」

 

菜々ちゃん那個啊、你是要去操場嗎?」

 

吉田的表情有些微妙。山田點了點頭後,吉田和岸野互相看了對方一眼。

然後吉田嘆了口氣後才道:「如果是要去找あいにゃん,她不在操場了喔。

 

 

「咦?」

 

 

あいにゃん在保健室。

 

 

「咦咦――!?」

 

 

「嗯。」岸野點了點頭。「りか剛剛就是從操場那邊來的。あいにゃん在操場上昏倒了,被壘球社的送去了保健室。」

 

完全無法想像。那個あいにゃん竟然會倒了下來。」和福本愛菜同班的吉田朱里轉動著手上的原子筆喃喃著。

 

 

吭不出聲的山田覺得自己比起剛剛更想揍福本愛菜那個傢伙了。

 

 

她轉了方向,把行進的方向改往二樓的保健教室。

 

 

 

 

號稱運動萬能的福本愛菜怎麼會突然暈倒了?

――一想到這裡,山田不自覺的加快腳步。

 

在路上遇到幾個正要下樓的壘球社成員,山田刻意撇開眼神不理會他們。然而在保健室門口,壘球社社長正好關上門準備離開。

 

「山田さん。」三年級的壘球社社長臉上盡是歉意。因為是和山田同班的同學,因此壘球社社長知道山田跟福本是交情非常好的朋友。她在山田面前頭落得低低的。

 

「藤川さん,請借過。」氣頭上的山田壓根沒有打算現在馬上原諒對方。

 

 

而也清楚這點的藤川嘆了口氣並和山田點了點頭後,緩步離去。

 

 

握著門把,山田突然感到不知所措。

 

晃了晃腦袋好讓自己冷靜點,山田打開了保健室的門。

 

 

「啊,菜々。」正穿上外套的福本愣了一下後,帶有歉意微笑地看著山田。「我以為能趕得上的說,抱歉吶。」

 

「先不說那個、」山田走到了福本的面前。這麼近看之後才發現,福本的氣色非常的不好。「你為什麼會昏倒了?」

 

福本抓了抓後腦。「大概是前幾天的感冒還沒好,所以才會在操場暈倒吧。」

 

「還有!」山田逼近福本,氣勢勃勃的讓福本都倒退了幾步。

「你可以拒絕的吧?上次是網球社,上上次是桌球社,還有上上上次是羽球社,你以為你是全能的嗎?」

 

「菜菜々、大概是體育季快到了吧」福本有些驚慌。「你看,期中考後不就是體育季了嘛。」

 

 

「笨蛋」山田無奈的柔聲責備,然後伸手抱住了福本「快學會怎麼拒絕別人啊

 

 

「咦……

 

 

「我很擔心……

 

 

福本擺出無辜的表情。「我不是故意的啦…。

 

 

山田抬起頭,近距離下的對望讓兩個人都紅了臉頰。

 

山田菜菜低下頭把臉埋在福本愛菜的胸前。小小的手掌緊緊地揪著福本的外套。「幹麼臉紅啦

 

撇開頭卻連耳根都紅著的福本搔了搔臉頰。「明、明明就是菜々先臉紅的……

 

 

 

「愛菜、」山田鬆開了抓著福本的手,並拉開了雙方的距離。她有些嚴肅的望著福本。「我、喜歡你唷。所以不希望你做出任何會傷害自己的事,以後、要是無法拒絕的話,都交給我吧。我會保護愛菜的。

 

 

福本愣住了。

山田菜菜的身高矮小,感覺也弱不禁風,運動方面就只有排球略突出。

 

被這樣的山田說了要保護。福本沒來由的想要哭了。

 

 

菜々」福本上前,把山田緊緊地擁在懷中「不會再讓你擔心了喔菜々你不要我做的事、我就不做。不會再讓你擔心的……

 

 

山田也用力的抱緊福本。然後、山田在福本的耳畔邊輕語道――あいにゃん、可以KISS嗎?

 

 

福本的反應如山田所想的一樣。

緊張的支支吾吾然後不知所措,跟後輩們心目中的帥氣、溫柔的福本さん相差甚遠。

 

福本搓弄著雙手,臉頰似乎又脹紅了起來。

 

雖然福本愛菜深受後輩喜愛,但是本人意外的純情。

 

對於身為戀人的山田菜菜來說,福本愛菜的純情太過頭了。

 

相較於山本與渡辺還處於曖昧期就情不自禁的接過吻這點,山田有時候心想她和福本交往至今只發展到了擁抱的程度說出來不知道會不會被朋友們取笑一輩子。

 

眼看福本愛菜還是沒有要接吻的意思,山田帶點怒氣的用雙手壓住福本的臉頰,然後硬是往下拉低。

 

在不用墊腳尖也能碰觸到嘴唇的高度時,山田主動地湊上去,親吻上福本的嘴唇。

 

 

很柔軟、但是很冰涼

 

 

山田不自覺地環住福本的頸項,兩個人的唇從青澀的輕碰到熟悉後熱烈的探索,呼吸也逐漸急促。

 

最終在不得不換氣的情況下終止了接吻。

 

 

菜々、喜歡……好喜歡你吶」福本喘息著、斷斷續續的如此說道。

 

 

聽見福本的話,山田緊抱著自己的戀人。あいな

 

 

 

 

 

 

 

 

 

 

 

 

 

 

 

 

「啊啊、我到底該吐槽他們太過純情還是把保健室的用途搞錯了呢?」蹲坐在保健室門外的小笠原茉由背靠著門板小聲抱怨著。「搞得まゆ也想要談戀愛了啦!!!!

 

……」聽見如此發言而轉頭瞪著小笠原的近藤。

 

「當然前提是りいちゅわん如果答應まゆ的話

 

看見小笠原的表情變回平時熟悉的樣子,近藤無視了告白然後撇開頭。

 

「啊、りいちゅわん你不要不理我嘛……。吶吶、りいちゅわんりいちゅわんりいちゅわん~~

 

 

 

 

 

近藤在小笠原看不到的方向止不住地仰起了笑容。

 

 

 

End。

Posted by 熊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引用(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