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與她、她與她的故事,第二彈wwwwwwwwww

 

 

本來是想寫一些SKE的孩子們。結果我迷上難波團了(掩面)

最後放閃的是難波團的迷路彩,迷路彩最高\^Q^/

其中的松井姐妹我就不多說了、總之就是玲奈、愛李、珠理奈三人剪不斷理還亂的關係(喂##)

 

本篇有一萬兩千多個字喔wwwww

 

9c16fdfaaf51f3de39c188e694eef01f3b2979c4  

雙松井。

松井珠理奈(左),松井玲奈(右)

 

500fd9f9d72a60599f74429e2834349b023bbaca  

Mayuki。

渡辺麻友(左),柏木由紀(右)

 

8c1001e93901213f2e819c5854e736d12e2e9580  

迷路彩。

渡辺美優紀(左),山本彩(右)

 

 

 

 

 

正文:

 

 

 

校園中的白樺紅葉已經由綠轉黃、到現在由黃變紅,如同柏木由紀身邊的事物一樣,與二年級時的景象完全不同。

今年秋天、柏木由紀升上了三年級。

原本以為、與以往不同的事情僅僅只是,她變成了三年級生,又或者是大島優子、小嶋陽菜等前三年級生畢業等事而已。


但是一切都不是這麼簡單、


升上三年級後不久,由紀辭退出了管樂社。

原本帶領管樂社的指導老師浦野一美因為私事而辭職,上面的前輩也畢業了好幾個,更甚於是仲川遙香、多田愛佳、指原莉乃這幾個人、因家庭因素而轉學了。

其實一開始是打算代替CinDy好好的繼續支持著這個社團,但是因為代替CinDy而來的新指導老師過於刁難又不講理,由紀、片山等元成員最後都紛紛相繼離開。

離開社團對由紀來說並沒有差別,三年級生因為大學測驗的關係可以自由選擇繼續社團活動。所以就算由紀退出了管樂社,也不會影響到什麼。

由紀趴伏在窗框邊,有些微涼的秋風吹撫在臉頰上,烏黑的髮絲也迎飛吹舞。由紀用空著的手按壓住後腦杓,止住了舞動的髮絲、卻讓領口的領帶胡亂飛了起來。


「…真煩、」


在空中翻動著的領帶依稀露出了綠色的字線,由紀嘆了口氣的把領帶也壓住。

有著一股衝動想要把這條領帶扯下來,但是她忍住了、緊捏著領帶的手無奈的放鬆開來。

 

這並不是之前的領帶、不是讓由紀寶貝的那條領帶、不是每天把它護理的乾乾淨淨的那條領帶… 不是麻友親手幫她繫上的那條領帶、不是繡有渡辺麻友名字縮寫的領帶

這是柏木由紀自己的領帶。


― ― 她跟麻友分手了、


她還記得、把領帶遞還給麻友時,麻友愣了一下,沒有多問也沒說什麼,乖乖的把由紀的領帶從自己的脖子上取下,交還到了由紀的手中。
從那天到現在,麻友始終沒有問為什麼。


那天之後由紀在迴避麻友、麻友也是。

 

也許、辭退了管樂社,也是由紀逃避的手段之一。分手的那天後,由紀很少在見到麻友了,沒有去管樂社,不同年級的教室位於不同樓層,由紀跟麻友很好的錯開了。


即使如此、心中仍有隱隱的傷痛,其實、由紀並不是真的想分手的。


只是希望那孩子能把她看得更重要、僅是這樣的願望而已。

但是現在說什麼都太遲了。


「唉、」的歎息聲讓由紀暫時拉回思緒,她看著打從一開始就跟她在一起的松井玲奈。


玲奈也低頭望著自己的領帶,臉上帶著微妙的表情。


這麼一說由紀才想起今天的玲奈格外的安靜呢。


由紀有些好奇的打直腰桿,並斜眼偷喵了讓玲奈困擾的領帶。


「ゆきりん!」玲奈把領帶翻回了正面,用著“你怎麼可以偷看呢”的責備表情看著由紀。


「我什麼都沒看到喔!」由紀單手撫平著後腦勺的頭髮,頃刻、她還是忍不住好奇詢問「M'J?」

由紀在玲奈的領帶上看到的是,代表二年級的藍色字線跟M'J這樣的縮寫。

M'J。在由紀的記憶與可能跟玲奈有關係的人之中,浮現出了那個孩子的全名。「松井 珠理奈(Matsui Jurina)?」

玲奈擺出無奈的表情,點了點頭。「嗯,這是珠理的領帶沒錯。」

「欸!?」由紀有點驚訝,畢竟在松岡女子高等學校中有著這麼一個習俗――互相喜歡的兩個人,會把寫有自己名字縮寫的領帶與另一人交換。

雖然從珠理奈的眼神中多多少少感受到了對玲奈的愛意,但是這兩個人、
並不是單純剛好姓松井而已啊。


松井珠理奈跟松井玲奈,是貨真價實有血緣關係的親姐妹。


「我們不是那種關係。」玲奈出言澄清。「大概是珠理拿錯了、…」


「不過、既然你已經發現拿錯了,就跟珠理奈さん要回來吧?」


玲奈聽聞由紀的話後,露出了苦笑。「能這麼簡單就好了。我在想、應該是珠理偷偷掉包。畢竟領帶我們都是手洗的,就算說是母親收衣服時搞錯也不太可能……。。」


玲奈的言中之意由紀大致聽出來了。被自己的親妹妹喜歡然後偷偷的互換了兩人的領帶,絕對十分困擾的吧、對於非常照顧珠理奈的玲奈而言。

不過由紀覺得單單只是珠理奈單方面這麼做的話,要裝做毫無此事的敷衍過去也不是沒有辦法。雖然這麼想說著,但是看到玲奈的表情,由紀決定還是先不說出來。

等待了一會,玲奈才長嘆氣並說出真正讓她心煩的主因。「而且、」她沉默了片刻。「發現的人不是我,是あいりん。」


由紀撇著頭思索了一下あいりん這個人,要想起來並不難,是和珠理奈一樣時常被玲奈掛在嘴上的人。

和玲奈同班的古川愛李。――同時也是玲奈喜歡的人。


「啊啊、那還真的很糟糕。」


古川會做到把領帶翻過來看名字的程度,由紀猜測大概是在交換領帶的情形下。總之、不管怎樣都很糟糕就是了。

不過、由紀還是問了出口。

玲奈躊躇了半天,才吞吞吐吐的說出「あいりん、跟我告白了…。交換了領帶後,あいりん才發現那上面不是我的名字…。」


――真痛、。
是說誰呢?


不管是被喜歡的人告白的玲奈、還是鼓起勇氣告白的古川,亦或者是膽怯而只能偷偷這麼做的珠理奈。

這三個人受到的傷痛,應該沒有多寡的分別了。

如果還想要裝做若無其事的敷衍過去的話,對玲奈自己也好、古川也好、珠理奈也好,這個傷痕只會越扯越大。

已經不是能置之不理的程度了。

由紀轉過身,用背依靠著牆。「玲奈ちゃん、想要怎麼做呢?」


「我不知道…」玲奈皺了眉間。「怎麼做好像都不對的樣子…。唉、珠理到底為什麼要這麼做……」


由紀沉默著。

和玲奈同班的矢神久美拉著木崎ゆりあ嘻笑著走過,並和玲奈打了招呼。木崎停下了腳步向玲奈抱怨著今天的作業,然後被矢神罵著“笨蛋”並拖著離開。

玲奈朝著他們揮手,直到他們的背影消失在走廊盡頭後,由紀才開口道。「我想、珠理奈さん是因為太喜歡了吧。」


「咦?」玲奈轉過身看著由紀。


由紀沒有看著玲奈,她低頭把玩著自己的領帶。「因為太喜歡了、喜歡到壓抑不住了…所以才做出了偏激的事情,我想、應該是這樣的…」


――就跟我一樣。

由紀會向麻友做出那樣的舉動,只是希望麻友能向由紀撒嬌、向由紀說我好喜歡由紀所以不要分手好不好之類的話。


大概是不安吧…

由紀對於麻友感到了距離,所以做了幼稚的行為來測試麻友對自己的真心。

 

就跟珠理奈一樣。

一樣自私、一樣自我、一樣沒有考慮到這樣的行為是不是對別人造成了困擾…。


放學的鐘聲響起,在老舊的校舍中迴盪著。

玲奈把領帶整理好。「ゆきりん,回家吧。」


由紀點了點頭,和玲奈並肩朝樓梯走去。

 

 


然後、和碰巧擦肩而過的麻友有默契的一起撇開了視線。

 

 


 

 

牧羊座今日愛情運勢:


★★★☆☆

有情人的朋友,最近你們之間的關係比較冷,提醒一下,冷凍並不是愛情保鮮的最佳辦法。喜歡逆向思維的你一定已經想到了,想要愛情保鮮,最好的辦法就是不斷添柴,讓愛情燃燒起來。

 


……都分手了,要怎麼燃燒?

麻友很不禮貌的吐槽後,把雜誌粗魯的塞回架上。


接著她拿起新一期的Jump SQ,封面是最近改編成了動畫的貧乏神が!的兩位女主角。麻友有好一陣子沒看動畫了,由紀說她是見異思遷。

雖然麻友最近的確是對寶塚有更多的愛意,但是這可不代表她就完全沒注意動漫的消息啊。


麻友拿著Jump SQ猶豫了一下,最後還是把它放了回去。

接著兩手空空的走出了便利商店。


嘆了口氣,麻友把包包的帶子抓緊。麻友總覺得心底悶悶的,也許是因為平常這個時候,應該都是和由紀一起回家的,或許還會一起到便利商店買飲料喝。


如今一個人、感覺上總有哪裡不對勁…。


麻友在便利商店的門口止住了步伐。被夕陽染紅了的街道上,穿著松岡女子學校制服的幾名學生嘻笑的走在一起。


那個景象簡直像極了麻友的從前。

和愛佳、夏海、仲川、菊地、…以及由紀一起度過的從前。


麻友動彈不得,怔怔的站在便利商店門口,被剛下班要進入便利商店的大叔側目。但是仍然跨不出步伐……。


那群女學生裡有個和愛佳別著一樣髮飾的少女,麻友想起了愛佳要轉學前、他們兩個人崩潰般大哭著的擁抱。


接著、


和要移民到國外的仲川邊哭邊笑的送別也浮上腦海。


然後是轉班到了離麻友有四間教室遠的E班的菊地傻呼呼哭著的模樣、


以及、

因為私人原因而在一年級下學期突然轉校的夏海,麻友一直都記得的……這幾個好朋友之中、
惟獨沒有好好的對夏海說出、再見。


「…嗚」哽咽的聲音被壓抑在咽喉。――ゆきりん…、


「啊!!!!」突然的大叫聲讓麻友嚇了一跳,她用手背擦拭著眼角。循著聲音的源頭望去,已經畢業的大島優子指著麻友大喊著――「しりり~~~ω」

「優子ちゃん!?」麻友興喜的朝著跑來的優子也比出了兩人專屬的屁屁手勢「おしり~ω」

「畢業典禮後就沒再見了呢。」優子露出了酒窩笑著。

優子走近後,麻友才仔細看清了優子的穿著,上衣是黑白條紋的長袖襯衫,搭配牛仔褲襯托出女性的帥氣味道。

這好像是第一次看見優子穿便服呢。麻友新奇的這麼想著。


「發生什麼事了嗎?」

「…咦?」麻友看著突然這麼問的優子。
雖然有些不理解優子是怎麼看出她心事的,但是麻友掛上制式的笑容道。「沒什麼事喔。」


優子看著麻友。沉默不語。


她拉起麻友的手,來到便利商店前的長板凳上坐著。


「麻友ちゃん用快哭了的表情這麼說,一點說服力都沒有喔。」優子把上半身向前傾,用手肘撐著膝蓋,然後手掌拖住下巴看著前方。「麻友ちゃん從以前就這樣,什麼都不說出來,什麼都自己承擔。」


麻友沒有回話,她低頭看著自己的裙襬。


「麻友ちゃん才17歲,不需要這樣憋著的。如果是難過的事、就哭著紓發出來,如果是高興的、就大聲的歡笑吧。」優子用空著的另一隻手拍了拍麻友的頭。
「表情這種東西就是該這麼跟情緒搭配的嘛。況且、麻友ちゃん又不是機器人。」


優子沒有逼迫麻友,她的手掌也沒有收回,來回撫摸著麻友的頭、動作很輕柔、很溫柔。麻友的心一點一點被攻陷。

「ゆきりん、」麻友一說出這個名字,就好像快哭了般哽住了。片刻、她才繼續說道。「她把領帶還給我了……。」

「為什麼?」

麻友搖了搖頭。「我不知道、那天ゆきりん只是把領帶遞還給我,什麼也沒說…。」


「為什麼不問?」


「我不想ゆきりん為難……。」


優子安靜了片晌,她坐直了身子。「我並不贊同麻友ちゃん的話。」

麻友轉頭看向優子,這個比自己年長的前輩皺了皺八字眉繼續道。「因為不想對方為難而不清不楚的就結束戀情。這樣的戀愛感覺有點太、…有頭沒尾了?」

 

優子說了句“等我一下”後跑進了便利商店。

 


一會子,優子出來了。

她拿著塑膠袋坐回麻友的身旁,接著從塑膠袋中取出了像是彩虹那般鮮豔的七彩包裝盒。

「回到剛剛的話題。」優子一邊拆開包裝盒一邊說。「就像這個糖果,麻友ちゃん覺得味道如何?」


「大概、很甜吧…」


「是嗎?」優子倒出了一顆糖,接著像是吞藥一般的動作把糖含進了嘴裡,然後伴隨著咽口水的聲音。優子把糖給直接吞了下去。「沒味道。」


麻友一邊慶幸、一邊心想假如不是糖還算小顆,優子ちゃん就這樣噎到了怎麼辦。


優子又倒出了兩顆糖,她把一顆遞給麻友之後,把另一顆含進了自己的嘴裡。

 

然後過了一會,優子皺眉蜷曲起身子哀號著

 

――「好酸――――!!!!!!!」

 

麻友愣了一下,默默的把糖偷偷的擺放在椅子上。

從優子扭曲的表情看來,這糖的殺傷力不小。麻友可不敢輕易嘗試。

 

在一陣扭動跟哀號之後,酸楚逐漸淡去。
優子吐了吐舌頭,忿忿道。「あつちゃん推薦我說這款糖非常好吃。可惡、該不會是在捉弄我吧……。」


麻友尷尬的笑著。

優子又繼續拆著另一個外包裝黃澄澄的糖果。「談戀愛跟吃糖一樣喔。像剛剛那包,看起來甜膩的糖果、吃進嘴裡後卻感到酸痛。但是也許這看起來酸死了的糖果,意外的甜喔。」

看著優子遞過來的糖果,麻友有些害怕,那鮮黃色的外表看起來就讓牙齒酸痛。

但她還是無奈的含住優子手上的糖果。


舔食了一會,沒有預想中讓人痛苦的酸楚,反而是非常甜膩的味道。


「好甜!」

「對吧。」優子笑著。「麻友ちゃん現在就像是,已經拿了一顆看起來很酸的糖果,因為害怕所以乾脆用吞的。但是如果沒有好好品嚐到最後,是酸是甜,又怎麼知道呢。」


甜甜的味道在麻友的嘴裡擴散著,那是一種檸檬般的清甜。


優子的意思,麻友理解。

雖然她不認為把談戀愛跟吃糖混為一談是對的。但是麻友不得不承認她從中理解到的意義是有幫助的。


「不過優子ちゃん,譬喻的好爛。」麻友笑著,還是狠狠的吐槽了。

 

優子淺淺笑著然後起身。

她又伸手拍了拍麻友的頭。「我相信麻友ちゃん手中的這顆糖,絕對是甜的。」


不久後、優子走了。
說著和小嶋さん還有約會所以不得不先走了。


然後把那包裝著各式糖果的塑膠袋遞給了麻友。「這裡面都是あつちゃん推薦給我的糖果,麻友ちゃん嘗試看看吧。」


當然麻友絕對不會去碰的。

松岡女子學校的學生會長前田敦子可是出了名的壞心眼的。

 

 

 

 

由紀坐在書桌前。

雖然眼神看著正前方,卻像是失焦一樣六神無主。

十分鐘前麻友傳了郵件過來。


――最近能撥點時間給我嗎?有些事情…。


到底是、什麼事情呢?
由紀遞回領帶後,和麻友之間的關係就逐漸疏遠。沒有聊天、沒有交談、甚至連眼神都沒有接觸。事到如今、麻友找她到底能有什麼事?

由紀想不通。
但是仍然乖乖的回覆郵件。

指尖才按出了第一個字,手機馬上響了起來。


來電者是同班的松井玲奈。


「玲奈ちゃん?」

『ゆきりん、抱歉這麼晚了還打電話叼擾…但是能請你幫個忙嗎?』
玲奈的聲音非常微弱,雖然僅僅只是短短的一句話,但是玲奈卻好像用盡了氣力在訴說一般。當然由紀更疑惑的是玲奈那邊發出的有些吵雜的聲音。

聽起來像是砸鍋碗的聲音。


玲奈不時咳嗽並急促的喘著氣,艱難的說出了自己的處境。


玲奈現在發了高燒。
父母因為有要事回老家因此都不家,唯一的家人松井珠理奈便自告奮勇的搭起照顧玲奈的職責。

但是比起照顧人、被照顧更多的珠理奈陷入了苦戰。

她雖然告訴玲奈不必擔心,但是說好要煮的雞蛋粥煮了一個半小時仍然還沒好,反而是手上的急救貼布越來越多讓玲奈根本不能不擔心。


由紀只聽了一半便出聲制止玲奈。
“我知道了,我現在就出門。”這麼告訴玲奈後,由紀掛上了電話。


穿起黑色的外套,然後整理了一些東西後,和母親交代了去向。由紀朝著車站快步跑去。


松井玲奈很少會拜託人幫忙,是個能自己做的話就盡量不去麻煩別人的人。


難得會主動向由紀尋求援助,由紀沒有理由棄之不理。


幸好由紀家離車站不遠,很快便上了車。


在公交車上時,由紀又想起了麻友的郵件。
隨手把郵件翻出來看。

――是想、挽回嗎?

其實在收到這封郵件時,由紀就在期待這件事了,只是通常現實與想像都是有出入的。但是、柏木由紀依然隱忍不住這股期待恣意妄為的叢生起來。

她很清楚渡辺麻友、

雖然麻友長大了,不在是個孩子。

但是由紀仍然相信麻友仍跟幾個月前多田愛佳告白的時候一樣,一樣喜歡著她、一樣不想放開她…。


在由紀發懵時,下車的地點已經抵達。
她只能無奈的收起手機。

――反正不回郵件也不是第一次了。由紀在和司機點頭道謝時心想。

 


松井家在住宅區的中段,由紀曾經陪玲奈到家門口過,所以對松井家大致還有印象。

不廢多少時間,她已經站在松井家的大門口。
因為怕搞錯的關係,由紀還特地看了門牌確認是“松井”後,才按下了門鈴。

裡頭傳來了像是在砸鍋子的聲音和腳步聲,接著是個稚氣的聲音喊著“請等等,馬上就來了”。

――咦?

由紀記得玲奈家的成員只有父母與珠理奈。玲奈的父母回去老家,應該都不在家。那把聲音雖然耳熟但怎麼聽也不像松井珠理奈。

由紀倒退了幾步來到門口,再次確認了“松井”兩個字無誤時,大門被打開了。

 

渡辺麻友的一句“不好意思”僵在了第一個字。

 

―――咦咦?


「好久、不見…」由紀和麻友尷尬了一陣子後,由紀首先笑道。


「嗯、」麻友撇開了視線,似乎很不知所措。「對了。ゆきりん怎麼會在這…?」


「啊、。那個啊…、因為玲奈ちゃん打來求救的關係。」由紀朝著麻友走了過去,把剛剛在路上順道買的塑膠袋遞給麻友。「不過既然麻友在這的話,那我就先走好了…。」


由紀在麻友接過塑膠袋時,才能真正近距離的好好看這孩子。

麻友把一頭烏黑的長髮綁成了單馬尾,似乎是在準備食物的樣子,身上圍著粉紅色的圍裙。


由紀突然好想抱抱這孩子…。


不管是正面互相擁抱也好,背後抱也好。她好想念把這孩子擁在懷中的溫暖及悸動。

仰頭無聲的嘆了口氣,由紀笑著。「我先走囉,玲奈ちゃん就拜託你了。」


轉身、


踏出一步時…


麻友伸手拉住了由紀的胳膊。「等等!」


回頭看著麻友,麻友低著頭、紅了耳根。她似乎並沒有想過原因,就先拉住了由紀。
一時半刻,兩人就維持著這樣奇怪的姿態。


「既然來了、就進來吧…。」麻友鬆開手時,細聲說著。


「嗯。」


由紀跟在麻友的身後走進了松井家。關上門後,松井珠理奈的聲音比人更先傳到。


「這時間了,到底是誰啦!」
珠理奈從廚房探出了頭。

在看見柏木由紀時,很不禮貌的露出了嫌惡的表情。接著說出了的確算很誠實的話。「怎麼是你…?」這麼說著時,珠理奈看向麻友。

麻友無言的用揮手表示不是我。


「是玲奈ちゃん找我來的。」


聽到這句話,珠理奈的表情轉為微妙的樣子,她把頭縮回了廚房。
僅用聲音道「好吧。歡迎。」


然後由紀又跟著麻友往樓上走去。

跟在麻友的身後時,由紀忍不住問道「麻友來很久了?」


麻友搖了搖頭,單馬尾在空中甩動著,讓走在麻友背後的由紀看出了神。「我也是才剛到而已。」

「喔。」

 


「那、郵件說的有事是…?」

麻友猛然地停住了腳步,由紀反應不及、差點從背後撞上。

接著麻友回過頭,巴掌般大的臉蛋上揪著眉毛,有點像怪罪般的瞪看著由紀。「ゆきりん一定要這麼KY嗎?」


由紀撇開眼神。「很好奇嘛…」
――而且、誰叫麻友都不跟我說話啊。


「只是一些不重要的事而已…」麻友轉過身、繼續走著時,喃喃答道。


「既然是不重要的事,那需要特地發郵件來嗎?」


「ゆきりん!!」麻友忿忿的低聲吼著。

 

由紀忍不住笑了。


然後在麻友打開某間房門時止住了嘴角的幅度。

麻友站在門口,可愛的臉蛋上還帶著氣呼呼的餘韻。「玲奈さん的房間。」這麼說完後的麻友,哼的和由紀擦肩而過走開。


――也太可愛♥
由紀忍不住的掩住嘴角笑了出來。


在情緒降低了點後,她走進了房內。

室內很簡樸。

要由紀說的話,的確很有松井玲奈的感覺。

幾乎沒有擺放多餘的飾品,東西的擺放也很整潔,看起來實在不像是高中生的房間。

由紀走到了床邊。

玲奈的喘息非常急促且沉重,本來白皙的皮膚此刻宛如要燒出火一般的紅燙。


「玲奈ちゃん。」由紀輕輕撫開友人額前被汗水所沾黏住的髮絲。「我來了喔。所以你可以安心休息了。」

這是為了讓病著也放不下心的友人能安心而説的。雖然由紀不知道玲奈是否會聽到。但是玲奈在由紀如此低語後,微微睜開了眼睛。


「ゆ…ゆきりん…。」

「嗯?」

「珠理…」玲奈皺起了眉間。「珠理的身體好像也很不舒服…。可以幫我照顧珠理嗎?」


由紀哭笑不得,她用手掌輕拍了玲奈的額頭。「你叫我來的原因,該不會是因為自己生病而不能照顧珠理奈さん,所以希望我去照顧她吧?」

「嗯、嗯…」玲奈用很細微的聲音說著。「珠理很喜歡半夜偷偷跑來跟我一起睡,我看她剛剛在咳嗽,應該是被傳染了…、所以…」


「我知道了。麻友也在的,所以就算我照顧妳,珠理奈さん也會有人照顧的。」由紀把玲奈的被蓋拉好。「所以你放心吧。」


由紀確認玲奈入睡後,關上了燈並退出房內。

她快步的往樓下走去。


麻友跟珠理奈有點像在爭執的聲音讓她有點擔心…。

前腳才剛踏進廚房,兩個人就止住了爭執。

由紀首先把視線看向麻友。

麻友嘆了口氣。「我覺得珠理奈好像發燒了。」


「咦?」由紀走上前正要碰觸珠理奈,馬上被珠理奈拍開。
「我沒事!」珠理奈大聲吼著。


「最好!」這麼說著的麻友,伸手用力的拉住珠理奈的胳膊。被這麼用力拉扯的珠理奈向後踉蹌幾步,由紀趕緊扶住好像很不穩的珠理奈。

「好燙!」在觸碰到珠理奈的身體時,由紀驚訝的大叫出來。


珠理奈的身子非常的灼熱。呼吸也非常急促且凌亂。
由紀用手掌蓋上珠理奈的額頭。比起預想的還要更加燙手。「你發燒了。」

「我說我沒事!」
珠理奈想要推開由紀,卻使不上一點力氣。

「幹麼逞強啊!」麻友一點也不憐憫的用拳頭揍了珠理奈的肩膀。「ゆきりん,我先扶珠理奈回房間好了。剛剛玲奈さん已經吃完退燒藥了,三十分鐘後再去看看玲奈さん有沒有退燒,麻煩妳了。」

由紀點了點頭並讓珠理奈靠向麻友。「我知道了。」

 

目送麻友拖著珠理奈離開廚房後,由紀才真正能好好打量松井家的廚房。
坪數雖然不大,但是東西的歸納都做的非常好,看來玲奈的個性應該比較像母親。

這時由紀注意到放在流理台上的便利商店袋子。

裡面裝著退燒藥和幾個退熱貼布,最下面放著兩盒便當。


「松井珠理奈該不會一開始是想用微波便當來吃吧…?」


然後瓦斯爐上擺放著小鍋子,裡面裝著少許的雞蛋粥。
由紀把瓦斯爐打開,青色的火焰熊熊燃燒著。

雖然沒有廚藝經驗,但是至少由紀還是知道如果不攪拌的話會燒焦這樣的道理。

正在攪拌著雞蛋粥時,麻友又回到了廚房。


「珠理奈還沒吃晚飯,我想讓她吃點粥之後在吃退燒藥。」


「嗯,我把它熱開就行了。」


麻友儘自走向冰箱,從裡面拿出了兩瓶盒裝的ピルクル,她把其中一瓶遞給了由紀。「要嗎?」

 

由紀收下了。
看著手中ピルクル,由紀突然笑了出來。


看著由紀的麻友露出疑惑的眼神,嘴裡還叼著吸管。

由紀抬起頭看向麻友,然後無法掩飾嘴角的笑意。「麻友的KISS,都會有ピルクル的味道呢。」


――噴咳。

麻友被吸進的飲料嗆到了。
不停的咳嗽讓由紀有些緊張。「沒事吧?」由紀輕拍著麻友的背部,幫她調順著呼吸。


麻友拼命的咳嗽。
最後好不容易的停住了,麻友的臉頰通紅,眼角還帶著淚滴。

她接過由紀遞來的衛生紙,尷尬的擦拭嘴角。
然後用“你去死吧”的眼神瞪著由紀。


「沒事了吧?」由紀很努力的忍住笑。
但是柏木由紀怎麼可能有辦法掩飾表情。她的樣子反而讓麻友更加生氣。


「ゆきりん你真的很KY!!!」麻友咬牙切齒的怒罵著。「哪有人會突然說這個啊!再…、再說了,那是因為以前你KISS的時候我都剛好喝完ピルクル嘛……」麻友在說最後幾句時又紅透了臉頰,羞澀的用擦拭完嘴角的衛生紙用力地擦拭著噴到桌上的殘液。


「是嗎…?」由紀喃喃答著。伸出了手,從背後擁住了麻友。「好懷念…、麻友ちゃん的觸感、麻友ちゃん的味道,一直、都很懷念……。」

麻友的身子很僵硬,一動也不敢動的樣子。

在聽完由紀的喃喃自語後,她哽咽的掙脫由紀的懷抱。走到瓦斯爐前。「事到如今了、還說這種事幹麼……。」
麻友關起了瓦斯。轉頭看向由紀。「我、不懂ゆきりん你,所以也…不想再讓自己因為不懂你而煩惱了。」


「是嗎?」由紀撫摸著桌上的ピルクル,冰涼的感覺逐漸攀上由紀的指尖。「這樣我們就扯平了呢。因為我也、不懂麻友ちゃん你。」


麻友看著由紀毫不迴避直直望來的眼神,最終挫敗似的撇開頭。「既然如此看來當初分手是正確的。」麻友把雞蛋粥舀出來,然後捧著熱騰騰的雞蛋粥走出廚房。

 


柏木由紀扶著桌子嘆出了大氣。

 

「我到底在說什麼啊……、」

 

 

 


端著熱騰騰的雞蛋粥走到了珠理奈的房間,麻友有些困難的用手臂推開門。她先把雞蛋粥擺放在桌上,然後輕聲喚了珠理奈的名字。

不一會兒,松井珠理奈睜開了眼睛。
珠理奈似乎沒有熟睡,她看著麻友,然後輕咳了一聲後,又問起了玲奈的事。

「玲奈さん有ゆきりん在照顧,別擔心。」麻友扶著珠理奈坐起身。本來應該是由麻友餵珠理奈的,但是珠理奈堅決由自己來食用。

無奈之餘,麻友只好答應珠理奈的要求。
她無趣的坐在床邊等著珠理奈吃完粥。


「你要不要先回去啊?」

「咦?」


「跟柏木さん在一起不尷尬嗎?」

「哦…、是有些尷尬…」


珠理奈轉頭看著麻友。「那就回去吧。不然你又要哭了。」

「什…!?」麻友口吃了起來。「我、我為什麼要哭啊!再說了我跟她都結束了!」


珠理奈背對著麻友,她邊吃著粥邊說。「你絕對還喜番她的。」

「東西吃下去再說好不好!還有誰還喜歡她啊!!!」

麻友覺得自己連耳根的末梢都是燙的。她瞪著珠理奈的背影,狠狠的從眼神希望能把“讓她嗆到吧”這樣的怨念傳過去。

過了半晌,發覺這樣的執念沒有用的麻友放棄了詛咒珠理奈。


她看著地板、想起了方才的事情。


麻友的直覺告訴她,由紀還喜歡她。
但是麻友搞不懂,由紀那句“因為我也、不懂麻友ちゃん你”,是什麼意思。

柏木由紀一直是個很會隱忍的人。

從交往至今,麻友沒有聽過由紀向她發過牢騷或抱怨,甚至、由紀不曾向麻友撒嬌或者任性。
雖然由紀是年長者。但是麻友認為、由紀應該多信任她一點,多對她敞開心胸一點。

而不是每件事情都自己承受、自己面對。


分手的事情,麻友覺得肯定是自己的錯。


就算由紀什麼都不說。
麻友能感覺得出來。

由紀會提出分手,是因為渡辺麻友她自己。

重點是、麻友卻不知道到底是自己做了什麼事。

 

羊駝?


二次元?


寶塚?

 


「喂。」珠理奈的聲音把麻友的思緒拉了回來。珠理奈手中拿著感冒藥,然後和著水吞了下去。「你啊、想跟柏木さん復合就加油點吧。好好和柏木さん溝通的話,我相信柏木さん不是真心要跟妳提出分手的。」


麻友哽住了話。接過珠理奈的空水杯,麻友看著珠理奈爬上床後,不滿的細聲道。「裝什麼帥啊、臭小鬼……。」


拿著空碗和水杯,麻友到廚房把它們都清洗乾淨後,她擦拭著溼漉漉的手然後走到了客廳。

柏木由紀正專注的看著電視。
雖然上面是℃-ute的最新主打歌的PV。


――也未免看得太專注了吧?
你乾脆把臉貼到電視上算了!!


麻友坐到由紀旁邊,對著不為所動的由紀發出了來自心底的吐槽。


「你有去看玲奈さん嗎?」

「嗯。玲奈有稍微退燒了。」


「是喔…。」麻友不滿的拿出手機,開始和愛佳聊天。

 

不對。

其實她是正在裝做跟OOOさん聊天。
感覺很開心的因為郵件而竊笑,然後在做些表情反應。

但是渡辺麻友她、其實只是自己一個人在玩遊戲而已。


目的只有一個

――快點注意到我啊!!!!!!!!!

 

等到℃-ute的PV結束後,由紀轉頭看了眼麻友。「在聊天?」


「嗯、嗯。」

「那、郵件上說的事,就下次在聊囉?」


麻友愣了一下,隨即把遊戲關掉。「不。現在聊吧…。」

「嗯,畢竟拖越久只會越尷尬吧。」


麻友點了點頭。


「那、有什麼事嗎?」

由紀出乎麻友預料的冷靜。這樣的應對反而讓麻友稍微慌了陣腳。「我、我想知道,……ゆきりん分手的原因…」


由紀發出了訝異的聲音。
然後沉默了。

許久,由紀才又開口,只是聲音中帶著沮喪。「如果、在當時麻友就問出來的話,那我肯定會跟麻友說,我並不是真的想要分手的。」


――咦?


「什、麼?」


「小林、藤田,這些後輩才剛入學,然後就對麻友你告白了,不是嗎?」


「所以……?」


「還有みるきー,みるきー不是也說如果可以想跟你做戀人嗎?」


由紀注意到了麻友在抽蓄的嘴角。

 


「麻友ちゃん、都… 不主動對我說喜歡,由紀我有點沒安全感………、的說…」


麻友冷笑了兩聲。「柏木由紀。你也會心虛嗎!?你是該心虛、就為了這該死的理由?……不對。這連理由都稱不上。你是小孩子嗎!?」


「對不起嘛、但是…」由紀轉過身,並把麻友推倒在沙發上。

由紀由上俯視著驚訝的麻友。手指輕柔撫摸著麻友的臉頰、接著游移到嘴唇。「但是、麻友要是不能只看著我一個人的話…。真的、真的很害怕…。麻友的喜歡跟我的喜歡、到底是不是一樣的?」

麻友注視著由紀的瞳孔,憐愛的伸出手撫摸著由紀的臉頰。「絕對是一樣的。因為由紀的不安就如同我的不安一樣。吶、沒能及時察覺由紀的不安、抱歉呢。」

由紀愣了一下。
接著她如同小貓一般瞇起眼睛,享受著麻友輕撫著臉頰的感覺。「麻友好像お母さん一樣…」

「由紀想撒嬌的時候就儘管來吧。」麻友撐起了身子,親吻上由紀的眼角。「麻友我、會全部接受的,由紀的不安、由紀的難過、由紀的痛苦,麻友我會全部接受的,所以…」麻友把額頭底靠著由紀的額頭。「請不要什麼都不說、就離開麻友。」

「嗯,使了性子、抱歉…。」

麻友搖了搖頭。
「由紀沒有錯的,是麻友太輕率了。」麻友的嘴角勾勒出邪氣的幅度,然後她吻上了由紀的嘴唇。「如果要麻友再坦率、再任性一點的話,那麼其實我、一生,都不想放開由紀的手……。」

由紀輕笑著,用唇瓣親吻上麻友的手指。
「那就請麻友ちゃん、一生互相關照了。……對了。」由紀俯身,在靠近麻友唇瓣的幾釐米處停住。「ピルクル的味道,我一直都很喜歡的喔…。怎麼說呢、就像是麻友ちゃん的味道一樣呢。」

由紀輕輕吻上麻友半開的唇瓣。
麻友愣了一下,隨後勾環住由紀的頸項,迎合上由紀的吻。

兩人不斷的拉近距離,身體與身體緊貼在一起。
由紀的唇離開了麻友的唇,慢慢游移在耳朵邊。麻友大口大口的喘氣,然後因為由紀輕咬住耳骨而發出了驚呼。

「麻友さん、發出了好下流的聲音呢。」
「唔…ゆきりんさん、除了很KY之外還非常色呢。」

「只侷限於對象是麻友ちゃん喔。」一邊這麼說著的由紀,用舌頭舔舐著麻友的耳朵、像是在描繪著耳骨的模樣一樣探索著。

「啊、」麻友縮著身子,淫糜的浪潮洶湧的撲上腦海,麻友覺得自己的感官似乎正在一陣一陣崩壞中。

突然的一聲叫喚讓兩人趕緊分了開來。
喚著“玲奈”然後腳步蹣跚踏進客廳的珠理奈顯然沒有注意到自己方才打擾到的兩個人。

眼看珠理奈隨時處於要跌倒的狀態,麻友率先快步上前扶住珠理奈。

「珠理奈。怎麼了?」
「我、我很擔心玲奈…所以……」

由紀也走上前扶住珠理奈。「我剛剛有去看過玲奈ちゃん,她退燒了,現在正在熟睡著,別擔心。」

「哦……」

由紀和麻友合力把珠理奈扶回床上。
等到確定珠理奈睡著後,麻友才起身離開房間。
而也正準備離開的由紀撇見了擺放在床頭的領帶。由紀把領帶拿了起來並翻過來。上面繡著代表松井玲奈(Matsui Rena)的M'R。

把領帶拿在手上。由紀看了眼珠理奈。「我說你啊,就別讓玲奈ちゃん困擾了。要是真的喜歡、就好好的去向玲奈ちゃん要吧。」

走出房間並準備關上燈時,等在外面的麻友出聲制止。

「別關燈。珠理奈不習慣關燈自己一個人睡。」
「小孩子嗎?」

麻友笑了。
然後看著走在身旁的由紀手上的領帶。「ゆきりん暗戀珠理奈啊?」

「才不是。」由紀輕敲了麻友的額頭。「是準備拿去物歸原主。」

「欸~~。原來ゆきりん也知道了啊。……珠理奈偷掉包什麼的…。」

「啊、對了。」由紀說著、朝著身旁的麻友臉頰出其不意的親了上去。「麻友也要趕快物歸原主才行。」

麻友掩住被偷襲的地方,瞪視著由紀。「麻友又不是東西…。」

 

 

朦朧的從沉睡中蘇醒,玲奈下意識的先看向床頭的鬧鐘。

6:37分。

比平常起床的時間還稍早一些。玲奈摸了摸自己的額頭,燒已經退去了,昨晚的不適感也已經不見。除了喉嚨還有些乾澀之外。

――不知道珠理奈怎麼樣了?
一邊這麼想著一邊穿起制服。昨晚雖然自身非常不舒服,但是玲奈也感覺得出來,珠理奈同樣也非常不舒服。
正因為如此,所以才會特地打電話拜託由紀來照顧珠理奈的。

走向浴室準備梳洗一番。
玲奈叼著牙刷時,門被“啪”的打了開來,珠理奈有些訝異的看著玲奈。

「珠理,身體有好一點了嗎?」玲奈停住了刷牙的動作問著。
珠理奈點了點頭,反問玲奈同樣的問題。
在玲奈笑著說出沒事後,珠理奈搔了搔頭,看似有些苦惱的樣子。

然後在玲奈準備問出怎麼了時,珠理奈把手上的東西遞到了玲奈面前。「可以、交換嗎?」

玲奈看見了上面的藍色繡字。
那是珠理奈的領帶。

看著同父異母的妹妹堅定的眼神,玲奈嘆了口氣。
「嗯。」她把自己的領帶解了下來,和珠理奈交換。

手中的領帶感覺有些沉重,畢竟是包含了珠理奈的心意。
但是玲奈只希望、珠理奈僅僅只是一時搞混了親情與愛情之間的差別。

她會等著珠理奈遇到真正的愛情、
所以在這之前,她已經決定要好好陪著珠理奈。

――抱歉、あいりん…、如果你可以等我的話……。

 

梳洗完後踏入客廳的玲奈,首先映入眼簾的景象讓她掩嘴輕聲笑了出來。
走在後頭的珠理奈疑惑的聲音響起,便馬上被玲奈以噤聲的動作制止。


松井家的沙發上,蓋著毛毯並依偎在一起的兩位少女正沉沉熟睡著。

玲奈看著他們不禁心想著

――這大概就是幸福的樣子吧。

 

 

11月的微風把由紀的髮絲吹撫起來。
她按壓著自己的髮絲,看著正在和美優紀說話的麻友出了神。

麻友和以往不同,逐漸擺脫稚氣、女性的魅力正含苞待放中。
不再綁著雙馬尾的烏黑髮絲隨風迎舞。

這樣的麻友、很美。

由紀第一次覺得自己的戀人像個女性一樣的美麗。
和後輩說話時展現出的氣度就宛如大人一般,撫摸美優紀的頭這樣溫柔的樣子也很少見呢。

――喂喂喂!!!
由紀按耐不住的上前,咳咳兩聲的打斷有些曖昧的兩位女孩之間。

從難波女子學院轉學到松崗女子學校的渡辺美優紀因為和渡辺麻友有著相同的姓氏,加上美優紀也加入了學生會,所以和麻友多少都有交集的地方。
美優紀燦爛地笑著。並用甜膩的關西腔和由紀打了招呼。

「柏木さん真的很漂亮呢。」
「哪裡、」

「麻友さん時常把您掛在嘴上呢。」
「みるきー!!!!」

這一瞬間,由紀彷彿在這個看似天然的孩子身上嗅到了一絲腹黑的味道。
「麻友大概時常說我的壞話吧?」
「不是唷。麻友さん時常說、最喜歡柏木さん了。我都有點羨慕呢。」

「夠了みるきー!!!……還有我才沒有說過這種話啦!!」

當麻友忿忿不滿時,叫喚著美優紀的聲音傳到了三人的耳中。
身後背著吉他的生面孔跑到了三人的面前。
「真是的,みるきー。不是要你在校門口等我嗎?」

一臉嚴肅的少女是難波女子學院的山本彩。
最近因為松岡女子學校與難波女子學院的交換學生制度而來到松岡的二年級生。

由紀對她有印象。

畢竟能把吉他彈的這麼好、歌聲又好聽的女孩子實在很少見。還有就是那一雙仿佛會把人捲進去一般的深邃瞳孔。

美優紀輕笑著,然後不著痕跡的用小指勾上山本彩的小拇指。「さやか沒有我的話就糟糕了呢~。找不到回宿舍的路就只能在學校過夜了呢。」

「我還沒路痴到那種程度好嗎?」山本彩很迅速的給予了吐槽。然後和由紀還有麻友點頭。
「那麻友さん,我就先走了喔。」美優紀笑著朝兩人揮手。「柏木さん也掰掰~。」

美優紀身旁的山本彩照樣不失禮的向兩人道別後,轉身朝著來的方向走去。
「さやかたん明明是個大路痴卻能找的到我呢。」
「みるき不管在哪裡我都找的到的………、大概吧、」

 

 

「麻友ちゃん,你在笑什麼?」

「嗯?」

由紀把視線從離去的少女們身上拉回麻友身上,有些疑惑的看著自己發笑不止的戀人。


「之後應該會傳出由紀在跟みるきー交往之類的吧。你看、」麻友說著,把由紀的領帶翻了過來。「這個W'M、會被誤會成是渡辺美優紀(Watanabe Miyuki)的W'M吧。」


由紀挑了挑眉。「那這樣下一波可能又有麻友跟難波的交換生山本在交往之類的謠言了?」


「咦?」

「山本さん的領帶,上面應該是W'M吧?」


「你怎麼知道?」

「猜的。」


「不過要是傳出我跟山本さん,那由紀又要把領帶還我了?」


由紀笑了。
然後俯身,在略矮的戀人的額上落下一吻。

 

 

「這次會把你抓牢的、絕對不會放開你的手。」

 

 

End。

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