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腦壞了之後反而才想寫文、

跟我弟借了電腦沒打草稿就這樣直接寫了,新體驗(笑(喂###)

 

依然是我神推的Mayuki。

雖然最近東蛋炸傷了一堆人的幼小心靈,但是日子還得過下去對吧?

所以我就如往常一樣寫溫馨的小品文了XDDDDDDDDDDDDDDDD

 

其實真要說的話背景應該是以前寫過的You & I的偶像與打工仔(慢著##)

 

鈴木愛理友情客串☆

 

a48c0f465b443a4d5c56844187a3dbfc 

渡辺麻友(左),柏木由紀(右)

 

 

正文:

 

 

 

 

在與戀人吵架過後,指原以平復心情為由把柏木帶來了某個現場直播的錄影現場。

 

 

喧嘩的會場充斥著偶像愛好者們的熱情吶喊,由紀身在其中也不禁感染了這樣的歡樂

 

 

這是個日本有名的音樂番組,由紀不知道指原是怎麼拿到入場卷的,聽說今天的嘉賓是Buono!的成員們。

 

在指原的千拜託以及晚餐的請客下,由紀才答應穿上印著Buono!的應援衣服、雖然衣服上的“最喜歡鈴木愛理了”這幾個字顯眼極了。

 

但是在嘉賓登場時,由紀和那個怎麼也沒預料到會出現的人對上眼,兩人一同擺出了訝異的表情,最早恢復的是身經百戰的渡辺麻友,她隨即掛上職業的笑容朝著觀眾揮手微笑。

 

「為什麼麻友會在這裡啊--------!!」由紀抓著一臉癡迷的指原,奮力的搖晃著她的肩膀。

 

「什麼為什麼的、   我有告訴你今天的嘉賓也有まゆゆ啊!」

 

由紀無力地垂下頭來、才剛跟戀人吵架,接著就被發現穿著最喜歡鈴木愛理了這樣的衣服出現在錄影現場。

 

 

看來連冷戰期都沒有,馬上又要接著下一波的吵架了呢。

 

 

指原拍了拍由紀的肩膀,不知道事態嚴重的嘻笑道。「指原就是知道你喜歡まゆゆ才特地帶你來的啊。偶爾放下感情的事情也沒問題的啦。」

 

 

由紀苦笑了。

 

在一陣吶喊聲中露出了最乾澀的笑容

 

麻友方才初見她時是露出驚訝的神情,但是在轉換回偶像模式的笑容之前,有短短的那幾秒鐘,露出了你死定了的眼神。

 

 

這下是跳到黃河都洗不清了。

 

 

最初吵架的原因,僅僅只是聚少離多的兩人對於這樣的相處模式有點意見而產生口角

 

其實稍微哄一下麻友的話,很快就能和好的。

 

 

現在、估計已經不是哄一下這麼簡單了。

 

 

「對於戀愛的定義,渡辺さん你認為呢?」

 

 

主持人的犀利發言把由紀暫時的從懊悔的漩渦中拉回了現實

 

她和眾人一樣,看向正被詢問著的麻友。

 

「就是像,戀愛對象具備的基本條件呢?」

 

 

主持人在補了一句,惹得麻友露出了羞澀的笑容。

 

「嗯…」麻友用手掌托著下巴,露出了專業偶像苦惱的可愛樣子。「大概是專情吧。」

 

主持人好奇的探問下去。

 

麻友笑著道。「我想、專情很重要的吧。畢竟、假如對方口口聲聲說喜歡我,但是卻穿著最喜歡鈴木愛理了這樣的衣服跑去參加人家的場,偏偏還遇到特別來賓是我,結果造成雙方都窘迫的情況。這樣不是很尷尬又很難過嗎?」

 

鈴木愛理吐槽著為什麼是喜歡我啊,現場的眾人一起笑出了聲。

 

麻友指著由紀和指原這裡的方向。「誰叫愛理ちゃん的飯示愛的太明顯了嘛。」麻友面對愛理無辜的說著。

 

指原激動的拉著由紀,興奮的程度是平常的十倍。「我們被まゆゆ忌妒了耶!!!!!!」

 

由紀按著發疼的額頭,迴避掉了麻友惡恨恨的視線。「讓我死了吧…」由紀脫力的呢喃著。

 

 

 

 

 

 

面對著那串陌生的號碼,由紀有些猶豫。

 

那是當紅偶像AKB48中的大島優子的電話號碼,由紀雖然喜歡偶像,但是她可沒有那個膽按下撥話鍵。

 

她和優子其實不熟,純粹是麻友和優子是好朋友,兩個人時常玩鬧在一起,最後由紀的手機中莫名奇妙的就出現了大島優子的電話號碼。

 

但是正也因為是這樣、所以由紀覺得自己非打不可了。

 

現在時間是11點半,早就該回家的麻友還沒有出現,就算是吵架中,由紀還是有確認麻友安危的必要。

 

嘆了口氣,由紀把麻友遺留在沙發的羊駝玩偶抱緊。按下了撥話鍵。

 

 

電話聲響了一下,比由紀預想中還要快的被接了起來。

 

還沒來得及開口,優子那聒噪的聲音便搶先一步。『麻友跟我在一起唷~。現在正要把任性的小朋友送回家。』

 

由紀聽見電話中麻友憤憤的罵聲。

 

她向優子道了謝後,急忙穿上外套並走到外走廊。

 

外面在下雪,由紀哈出了白氣。

 

然後、她看見優子半拉半拖著麻友朝她走來。

 

「優子さん,好久不見了。」

 

「唷、ゆきりん。」優子把氣炸了的麻友硬推到由紀懷中。「AKB可是很忙的,我可沒空處理情侶吵架這種讓人欣羨的事情。」

 

「抱歉、」

 

大島優子伸手揉著麻友的頭。「走啦。」

 

帶著不屬於偶像的帥氣背影逐漸走遠。

 

 

「優子さん,還有工作嗎?」由紀忍不住對優子的匆忙感到好奇。

 

「最好、什麼AKB很忙的,明明就是趕著跟小嶋さん約會。」

麻友憤憤的說著,然後離開由紀的懷抱。

 

喔的回應了麻友,冷淡的感覺還是能感覺得出麻友在生氣。

 

不過、

 

她看著麻友笑了。

 

「吶、」由紀伸出手,從背後抱住麻友。激烈的反抗全被由紀擁在懷中。「歡迎回家、」

 

從錄影結束後到現在,經歷的十個小時讓由紀徹底感受到

 

沒有麻友、讓人空虛。

 

「麻友ちゃん、對不起。」由紀收緊了環著麻友腰間的力道。「鈴木愛理、是さっしー推的…、我真的不知道麻友會是來賓…。」

 

懷中的溫度和熟悉的味道,

 

由紀有種、假如麻友不原諒她也不打算放手的感覺。

 

但是過長的沉默讓由紀害怕,她輕喚麻友的名字。

 

「…很冷。」

 

「咦?」

 

「我說、很冷!!」滿臉通紅的麻友轉過頭來,氣憤的瞪著由紀。「難道要繼續在外面說嗎!?我要回家了!」

 

連耳根都紅透的麻友却像炸毛的貓一樣氣得豎著毛,模樣可愛極了。

 


她忍不住親了麻友的側臉頰「遵命、偶像大人。」

 

 

「!!!!!!!!!!」

 

麻友一震,本來已經稍微平息的羞恥心好像又爆發似的,她用力的推開由紀,頭也不回的進入家門。

 

 

被遺留在走廊的由紀無奈的搔搔鼻頭。

 

 

--她的戀人、有些彆扭

 

但是非常可愛

 

 

讓人欲罷不能、

 

 

 

 

 

 

吵架的事情,就這樣不了了之。

 

有和解了嗎?

 

其實由紀自己也不太清楚

 

從麻友回家後,一切都很平常

 

沒有人再提起吵架的事情,仿佛說好了要遺忘一般。

 

由紀直到早上因為朝陽曝曬而甦醒,在看見麻友的睡顏時、噗哧的笑了出來。

 

麻友把她抱得緊緊的,最愛的羊駝玩偶被踢下了床,掉落在桌腳邊。

 

因為由紀的翻動而咕噥了幾聲的麻友,任性的又往由紀的懷裡蹭了一下。

 

--這大概、就是所謂的戀愛吧。

 

她用手刮了刮麻友的鼻頭,在小傢伙微微張開朦朧的眼睛時,啾的親了麻友的臉頰。

 

「麻友ちゃん、喜歡妳喔。」

 

麻友傻傻笑了。大概是沒睡醒吧,由紀心想。

 

她像小動物一樣的輕啄了由紀的手腕。「我也是、最喜歡由紀了。」然後用鼻尖蹭了蹭由紀的手臂「我可以繼續睡覺了嗎?」

 

 

果然還沒睡醒、

 

 

由紀看著麻友又進入夢鄉的表情,無奈的笑了。

 

 

--嘛、她的戀人,大概也只有這個時候才會格外誠實吧。

 

 

 

 

 

 

End。

 

 

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木由
  • 我竟然!!沒發現這篇美文!!
    真是太對不起作者大大了(跪
    看完覺得心裡暖暖的
    Mayuki最棒了~(呀~
  • 美文?ww
    不、不要這樣啊,反正我雜七雜八的文一大堆(爆#)

    (ノ∀`*)~♥

    於 2013/08/04 15:16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