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本文衷旨在:這世界才沒有這麼幸運的事情。(淦##

況且喜歡的人也喜歡著自己的機率是微乎其微的啊!(你不要再找藉口了拜託###)

 

 建議搭配食用歌曲:

 

原唱:小野惠令奈。洗牌演唱者:渡辺麻友。

我家姫様好可愛天啊,妹系好可愛、制服好可愛天啊在多任性一點也沒關係的喔喔喔喔喔喔喔~~~~~(# ″∀゛) (這人是變態無誤##

麻友是我的小公主噢噢噢噢、最喜番你了哦哦哦哦哦哦哦~~~~~。所以、所以總選舉一定沒問題的,一定會在前三位內的絕對!我會每晚都幫你跟神禱告的所以一定沒問題的,相信まゆゆ的我們跟我們相信的まゆゆ,彼此回應的話一定、一定可以在三位內的OAQQQQ

抱歉6/6號快到了我整個就是父母心、OAO!

 

回到正文,大致就是這樣。(哪樣?),我打算把一些碼到一半的文都清倉,所以最後可能有些潦草請見諒。

 

 

1c950a7b02087bf4d63a2548f2d3572c10dfcfb9  

 

de473fce64d3951e0eb3450e  

 

以上(合掌)

 

 

 

正文:

 

 

 

Jessica微笑地送離房客後,她稍微鬆懈似的垂下肩膀。

肩膀和臉部都很僵硬,肩膀的痠痛是來自八個小時保持完美的身姿而造成的,至於臉部、則是硬撐起微笑而導致的。

雖然當初準備進飯店工作前就有些前輩向她說了這個工作非常不簡單。

但是她還是毅然決然的選擇了Star Museum這間遠近馳名的五星級飯店。其實當初除了Star Museum之外,還有一間公司的會計職務可供選擇。會這樣不顧家人反對而選擇Star Museum的原因,說出來會被罵、可能還會被投以奇異的眼光,她還是不曾後悔過。


眼光往前一撇,能看見那個在門口躬身送別房客的前廳部經理完美的身影。


明明就是個小矮子,穿起西裝制服來倒還有模有樣的啊。


當她這麼想著時,肩膀被身旁的夥伴拍打了一下:「辛苦了啊,在十五分鐘就能交班了呢。」

站在身旁的叫Tiffany,和她一樣是歸國僑胞,笑起來眼睛會彎成像月牙一樣十分可愛。

Tiffany在Star Museum已經做了兩年半,是她剛踏進這職位時帶她的前輩。異常熱情的個性時常讓Jessica吃不消。

「嗯。」Jessica笑了笑。

前廳部經理朝著他們兩人走了過來,似乎是發現他們正偷偷的聊天。

她在櫃檯前止步後首先向Jessica露出了笑容:「怎麼樣,還習慣嗎?」

前廳部經理金泰妍其實是Jessica的高中同學,兩個人的交情十分要好。

要說為什麼會選擇Star Museum的原因,就是這個。當她聽說金泰妍在Star Museum工作時,會計職位馬上被她拋之腦後。

「嗯。」

「Jessi學習能力很高,很快就上手了。」Tiffany幫她說了好聽的話。

泰妍朝著Tiffany笑道:「謝謝,這傢伙其實很麻煩的吧。」

「呀!金泰妍,什麼叫這傢伙啊!!」

「噓。」泰妍把手指放到嘴唇上,戲謔的眼神讓Jessica有點不滿。「訂房員可不能說出“呀”和直呼全名這種事喔。」

「那前廳部經理就能叫員工“這傢伙”嗎?」

「好了啦,別吵了啦!」Tiffany在中間試圖調停,卻被泰妍伸手制止。

金泰妍雙手抱胸,然後有些驕傲的看著Jessica:「就算去除掉上司與下屬的關係,我還是、讓你借宿的好心人吧?」

微微撇開眼神,泰妍說出了讓她無法反駁的話語。

當初Jessica要來首爾工作,聽到這個消息的泰妍母親,不由分說高興的就把Jessica塞往在首爾的女兒家。

其實一開始本來打算拒絕泰妍母親太過熱心的舉動,但是聽到泰妍的母親說“泰妍時常打電話回去說很寂寞”。她便厚著臉皮搬到了正在首爾獨居的泰妍的房子裡。

金泰妍是個很高傲的小鬼,從國中的時候就一直是這樣。什麼情緒都不表達出來,一昧的往骨子裡吞。
但是其實她很寂寞且害怕孤單。

當然這樣的話Jessica不會當著泰妍的面說出來,金泰妍死要面子,不會承認的。

她皺了皺小臉,想要說些什麼反擊回去時,房務部經理Sunny從後頭狠狠的用膝蓋頂了泰妍的屁股:「前廳部經理你是在做什麼啊!調戲你們前廳部的可愛職員也不是這樣吧!  」Sunny用著稚氣的臉部做著厭惡的表情:「變、態 ~」

被頂了一擊的泰妍拍著屁股然後憤怒的瞪著那個25歲了還在裝可愛的傢伙。

Sunny像是知道金泰妍在不滿什麼,她無所謂的走到Tiffany的面前然後說道:「放心我用膝蓋頂的,沒髒的。」

「房務部的跑到前廳來做什麼!給我滾回去啦!!」
「我可是有正當理由才來的唷!」

Sunny無視掉金泰妍的咆哮,她看著Tiffany:「1985號房的林先生的孩子打破了我們19樓的走廊花瓶。你記一下,林先生說check - out的時候在一起結算。」

「金額是?」
「七萬四。」

趁著Tiffany在電腦上輸入著資料時,Sunny轉頭看向Jessica。

被房務部經理這樣盯著看實在不好受。Jessica並不認識Sunny,在就職那天有稍微打過招呼,但其餘的時間她很少會碰到專處理房務相關事宜的Sunny。

有關於這個人的事情,全都是Tiffany和泰妍說給她聽的。

對著看著自己的Sunny友善的微微一笑,得到的是對方同樣也燦爛的笑容。

但是下一秒Jessica注視著Sunny的眼睛被某個物體給遮蔽了。Tiffany拿著報表在她面前隨意晃著:「Jessi你還有報表沒處理,別發呆了!!」

無奈的拿著報表,Jessica卻隱隱感覺到Tiffany這女人似乎是故意的。

撇開眼神,她發覺金泰妍正皺著眉頭,一臉被遺棄的樣子看著她。

「泰妍,你不舒服?」

「ssica,我能這樣叫你吧?… 你放心,笨蛋是不會生病的喔。」Sunny轉頭看著泰妍,然後親暱的勾撘上她的肩膀:「對吧,笨、蛋。」

掙扎的想要掙脫Sunny的勾撘,泰妍有些不耐煩的說:「別一直叫我笨蛋啦!」

「難道不是嗎?」Sunny戳著金泰妍白皙的臉頰:「被戀愛沖昏頭的笨蛋什麼的…」

Jessica愣了一下。她看著泰妍臉紅的推開Sunny然後怒吼著別把人家的隱私到處亂說。她有些慌張,畢竟金泰妍很少會臉紅,不、應該說她很少會在她面前展露出這麼少女的一面。

就像真的有了個對象,高大帥氣、英俊挺拔、有錢。

但是一想到這裡,Jessica的心理不禁一沉。這樣就表示金泰妍不是單身了吧?

「欸~ 泰妍你竟然戀愛了啊。」Jessica調侃似的說道。但是酸到不行的口氣讓Sunny和泰妍停住了打鬧然後面面相歔。

「並沒有戀愛什麼的…」

「金經理。」Jessica抬起頭,微微笑著:「我對你是否戀愛了,一點興趣都沒有,所以可以請妳滾出我的視線嗎?」

不知不覺讓語氣從挖苦變成了火大,明明知道自己太超過了,卻一點都不想道歉。
Jessica滿腹的酸澀和怒火攪雜在一起。

Tiffany輕聲說著別生氣了、Sunny無奈說著對不起,Jessica始終沒有抬頭理會。裝作埋首於工作之中,然後時間彷彿過了很久、又好像只有一下子,她聽見了Tiffany在與一位有著蘇格蘭口音的英國人聊天。

再次把臉抬起頭。那位矮小的前廳部經理,一如往常的和年輕旅客談笑風生。

 

――這麼在意的我、像笨蛋一樣。

 

Jessica仰起制式笑容面向朝著自己走來的一對情侶。

 

 

 


卸下了一身拘謹的制服後,Jessica感覺終於能好好的鬆一口氣。

在Star Museum任職快兩個月,還是無法習慣這種滿身的疲憊。她嘆了口氣時,身旁也傳來了同樣的歎息聲。

有著清秀樣貌的男人在撇見Jessica的眼神後,慌張的點頭致意。「你好,我是工務部新來的職員、李泰民。」

Jessica有見過這個男人,在走廊上碰巧遇見的。那時他跟在風風火火的工務部經理崔珉豪身後,因為身子太過嬌小瘦弱而格外顯眼。

一想起那個急性子又好勝的工務部經理,和他打過幾次照面的Jessica露出厭惡的表情。「你好、前廳部的鄭秀妍。和珉豪xi工作很辛苦吧?」

「欸!?」泰民愣了一下、隨後搔了搔後腦。「並不會的說、珉豪哥很照顧人,很貼心,能跟哥一起工作我覺得很榮幸。」

“是嗎?”的驚嘆才剛落下,被兩人作為話題主角的崔珉豪風風火火的打開了休息室的門,他朝著Jessica點頭後,看著李泰民吼道「要不要走啦!?我等你很久耶!」

「不好意思!」李泰民一邊道歉一邊拿起自己的包包和外套。他對Jesssica告別後,馬上被崔珉豪抓著走,從忘記被帶上的門縫,Jessica聽到類似“大家都在等你喝酒了!”、“哥真的很抱歉。”之類的話。


感情真好。Jesssica笑著把米色圍巾圍上,突然她想到了也在Star Museum工作的親妹妹。


Jessica和妹妹是碰巧在同一間飯店上班的,在她開始工作後的兩週,妹妹突然以餐飲部新進員工的身分出現在面前。
雖然很吃驚、但是Jessica很快便接受了。

Jessica當初來首爾工作借宿的地方被安排在青梅竹馬的金泰妍家中,但是妹妹卻婉拒了金泰妍的邀約,和其他人一起租房子在外生活。

加上因為前廳部和餐飲部很少會扯上關係,在飯店裡Jessica還沒看過妹妹工作的樣子,私底下也很少能和妹妹見面。

如此想著,她決定去飯店引以為豪的酒吧看看。

 


 

位於五十六樓的酒吧用儉約的色調營造出輕鬆的氣氛,現場拉奏的提琴聲十分悅耳,比起咖啡廳播放的輕音樂還要來得更讓人喜歡。
俯瞰著夜晚的街道,繁華的燈火彷彿在點綴夜空一般亮麗。

Jessica朝著吧台走去,正在調製飲品的少女看見她馬上露出燦爛的笑顏。「ssica姊。」

「雪莉。秀晶呢?」
「秀晶今天休息喔。」雪莉把調製好的兩杯雞尾酒端到吧台前的兩位客人面前。「ssica姊要不要喝點什麼?」

Jessica笑著搖了搖頭。「既然秀晶不在,我自己開車回去有點危險,下次吧。」


「我送你回去、不就不危險了嗎?」


有點耳熟的聲音在耳畔響起。Jessica回過頭,管理酒吧的組長林允兒痞痞的笑著。

Jessica和林允兒是熟識,在休息室時兩人時常很碰巧的相遇,聊久後就成了朋友。只是Jessica還是無法相信允兒是酒吧組組長這種事情,應該說比起組長,林允兒反倒更像酒吧的地頭蛇。

看著允兒嘴角那一抹戲謔,Jessica真的很想揍她。

「讓你送回去反而更危險吧…」
「欸吚、我又不會吃了你。」允兒笑著走到Jessica身邊。「總之一起喝一杯吧。 雪莉、兩杯威士忌。」

「你要請我啊?」
允兒挑起好看的眉毛。「 …當然囉。」

輕笑出聲,Jessica拉了椅子坐下。「我啊,可不想被Yuri誤會和你有些什麼呢。」

「呿,少來了。」允兒又露出戲謔的笑容,她揉捏著Jessica的臉頰。「你是擔心被前廳部經理發現吧?被那個最喜歡的前廳部經理誤會什麼的。」

Jessica冷眼瞪著林允兒。「你在不放手我就剁斷你的手…」

話還沒說完,允兒便早先一步鬆開過於放肆的雙手,她接過雪莉遞來的兩杯威士忌,在將其中一杯放到Jessica面前。

「那個前廳部經理不是喜歡你嗎?」
「你想死嗎…」

「前廳部那邊都在傳說“前廳部經理深愛著某個人”,甚至傳到連我們餐飲部都知道了。你是她的青梅竹馬、所以她喜歡的人應該就是你了吧?」
「青梅竹馬!?」Jessica細酌一口威士忌,隨即皺起眉間。 她和泰妍是青梅竹馬的事情,只有告訴Tiffany。「那個口風不緊的女人…」她憤憤的呢喃著。

允兒一口乾掉了杯中的威士忌。她用空的杯子輕輕敲了敲Jessica還有半杯的杯子。「總之、鼓起點勇氣吧?」她輕笑著,這次的笑容中少了戲謔。「我現在要去業務部送宵夜,不陪你了。」

Jessica無奈的笑出聲。「快去快去,讓你的女朋友等我會過意不去的。」

與林允兒在交往的權侑利,是隸屬業務部中公關組的職員。據說兩人已經交往快四年,幾次的聚會場合上Jessica有看過權侑利,是個很般配林允兒的女人。

「對了、」允兒從雪莉那接過裝著熟食的塑膠袋後,突然俯身親暱的湊到Jessica耳畔邊。「她應該是真的很喜歡你、否則… 不會用一副要殺了我的樣子狠狠瞪著我。  掰~。」

發出疑問的單音詞,Jessica轉頭要叫住允兒時,撇見後面圓桌的一夥人。房務部經理Sunny和一些穿著西裝的男子以及、眼神直直盯著她的,金泰妍。

Sunny跟那些男子似乎聊得十分起勁而沒有注意到Jessica。但是金泰妍的眼神卻帶著哀怨似的看著她,彷彿妻子抓到老公外遇一樣的眼神。Jessica有點哭笑不得。
她朝金泰妍撇了頭,示意走了。泰妍點點頭,起身拍了Sunny的肩膀後,像逃跑似的飛快的往門口逃掉。

慢條斯里的向門外走去的Jessica,在即將踏出酒吧時,好奇的回頭看了Sunny的表情。本來就已經夠制式的笑容似乎變成了有些難看的笑顏。――總覺得金泰妍明天死定了呢。

愉悅的走出酒吧後,Jessica很快便找到了青梅竹馬的友人。

她倚著牆,開了細縫的窗戶吹進些許晚風,把泰妍金色的髮尾隨風吹撫著。「泰妍。」Jessica朝著她走近。

「你和酒吧組組長很熟喔…、」
「比普通朋友更好一些吧。」

「是嗎…」這麼呢喃著的泰妍,神色似乎有些落寞。

看著這樣的泰妍,Jessica忽然想起小的時候,那個在她被小男生欺負時,會毅然決然把她護在身後卻不斷顫抖的小小背影。

――我喜歡秀妍喔。
雖然把她護在身後仍然搞得全身沙土的兩人蹲在公園裡時,泰妍摸著秀妍的小腦袋笑著這麼說道。

她沒有回答我也很喜歡泰妍之類的話,因為那天Jessica因為牙疼的關係才剛看過牙醫。

這麼一回想。Jessica覺得“喜歡你”這句話好像並沒有那麼難以出口。

「泰妍、有喜歡的人嗎?」

金泰妍搔了搔臉頰。「嗯…」

「那個人、還是我嗎?」Jessica覺得光是說出這句,好像就用了半身的力氣一樣。但是對上泰妍狐疑的表情,她無奈的紅著臉頰又補上。「你小時候說喜歡我…」

「多久以前的事了啊…。」泰妍露出了窘迫的表情。但是她伸出手,拍了拍Jessica的腦袋。「不過、我果然還是很喜歡ssica呢。」

自尊在拉扯著,Jessica想要知道更多更多,但是同時她也知道、金泰妍是那種想說就會說,不想說打死也不說的人。看著泰妍有些難為的表情,她壓下了滿腹的好奇。「嗯…」

「那個啊…」泰妍的臉頰有些紅暈,她舔了舔乾澀的上唇。「你一直沒有給我回覆… 從以前到現在… 、 」

「咦!?」
「我還沒聽ssica你說過喜歡、」

「我…我也…、」「等…!等一下!」泰妍慌張的打斷了Jessica的話,她朝著從走廊上走來的女子跑了過去。
挑染著金棕色髮絲的女子是Star Museum的總經理權寶雅、暱稱寶兒。過人的氣質和魄力,讓許多下屬非常愛慕。


Jessica看著泰妍雀躍的笑顏垂下了眼簾。


此刻的泰妍就像墜入愛河的小女孩一樣。用著充滿愛意的眼神注視著自己的戀愛對象,Jessica沒見過泰妍這個樣子。

「呿!見色忘友的傢伙!」從酒吧逃出來的Sunny在Jessica旁邊抱怨著。
「泰妍喜歡總經理?」

「對。像個笨蛋一樣,只是個前廳部經理卻肖想總經理會愛上她,真的是被愛沖昏頭了。」Sunny不以為意的說著。


Jessica覺得心中有什麼碎開了,飛散的碎片劃傷了胸口。很痛、很痛…


喜歡和愛的差異、大概就是這樣。

她是泰妍所喜歡的女孩,但是她、卻是泰妍愛著的女人。


Jessica抓住Sunny的衣襬。「走、陪我去喝酒。」

「等…」看著儘自抓著她的手往前走的Jessica,Sunny皺了皺眉頭。「你不會是喜歡泰妍吧?」
「……在胡說我就把你從五十六樓推下去,我跟泰妍是青梅竹馬的朋友、僅此而已。」

 

 


「是喔…」

 

 

 

 


「那你為什麼哭了?」

 

 

 

End。

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留言列表 (6)

發表留言
  • Azure
  • 果然是苦逼太西 T________T
    看到一半竟然會有該不會是HE吧的感覺 0.0
    結果就開虐了討厭 XDDD
  • 您的暱稱 ...
  • 安堆這樣T_.T
    寶兒怎麼就這樣殺出來XD
  • 快比貓
  • TAT 啊啊啊 是寶兒呀!!!!!!
    果然, 喜歡與愛的差異性總是這麼遙遠...
    喜歡讓人幻想的空間太大, 卻在撞見甚麼叫作"愛"的同時發現自己早已身處在地獄...

    一直沒給回應, 就可以這樣哀怨的看著西卡跟允允聊天卻私自愛上別人嗎金太妍(搖肩膀)

    雖然我很想私自解釋成金太妍對寶兒的不是愛, 很想私自認為還有續章.

    但不得不說, 那句"那為什麼妳哭了呢?" 才是最好的ending啊!!!!!!!!

    果然太西還是要虐(喂!!)
  • jie
  • 傻氣Tiffany擋住sunsica注視速度居然這麼快???

    難得昨天還看到太西的互動影片
    想說這篇應該是HE的
    結果還是...

  • 小節
  • 前面感覺是HE
    後面整個反轉了TT
    感覺是抱著期待卻落空了
    對西卡是喜歡 但對寶兒是愛阿
  • 皊皊
  • 寶姐那張真的殺到我了~~~好帥昂昂昂~~>////<
    Sunny竟然被Ssica威脅要推下樓梯XDD
    這是不是報應啊哈哈((無良笑
    2min來客串!!!!
    天、我看的第一篇CP文就是土民欸~~((興奮
    我是土民飯昂~~((重點錯誤
    Sun你就陪Ssica喝到掛吧((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