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果壇同步更新。

 

 

192293690  

(左:柏木由紀/右:渡辺麻友)

 

我真的超喜歡這Couple的、但是單推的話我是麻友ちゃん的飯,超愛這熊孩子的我的天wwwwwwwwwww

其實W松井我好苦手、總覺得我把兩個人都寫崩了ˊˋ

整個AKB我大概只會寫Mayuki(炸

 

 

 

 

第八章:





松井珠理奈其實並不討厭渡辺麻友。雖然兩人時常打架、拌嘴。但是要論喜歡,也不過就那麼一點,因為她知道,渡辺麻友真正喜歡的人。

麻友不曾明白的說出她喜歡的人是誰,但是松井珠理奈知道的,那個讓麻友眼神追隨著的人、那個讓麻友為之傾倒的人。松井珠理奈看得出來、也感覺得出來。只是每當珠理奈刻意和她聊到戀情進展,麻友總會垂下眼簾,有些哀傷的呢喃著“只是一段沒有結果的單戀…”。

 ——沒有結果的、單戀嗎…

也許珠理奈不討厭麻友的原因,是因為兩人在這點上面有類似的共通點。

她,很喜歡、很喜歡同父異母的姊姊松井玲奈。

松井家是吸血鬼中的名門世家,誕生了他們兩個混種讓松井一家大為光火。珠理奈第一次見到玲奈,是在本家的囚犯牢獄中。自私的大人們擅作主張的要奪去他們的性命,珠理奈記得那天的月亮很圓,牢房裡有股很臭的腐敗味,松井玲奈把她緊抱在懷裡,不停安慰著她。

松井玲奈對於突然在牢房才認識的妹妹一點也不訝異或厭惡,她對珠理奈說“我們逃走好嗎?”,松井珠理奈不由自主地用力點頭,然後和玲奈一起逃出了牢獄,在茫茫的外面世界流浪過活、

玲奈非常照顧她,非常、疼愛著松井珠理奈。

之後,他們遇見了秋元康さん,接受了秋元康さん的邀請,進入了能保護他們安危的白皇學園。


在白皇學園,松井珠理奈、遇見了生平第一個死對頭兼朋友  渡辺麻友。

而松井玲奈、遇見了喜歡的對象  古川愛李。


二年級的古川非常愛護玲奈,是松井珠理奈認為能放心託付的對象。但是、她對玲奈的感情無法讓她做出割捨,縱使古川真的是好的對象,她還是油然而生出一股厭惡。

逐漸、逐漸、逐漸地疏遠了玲奈。

每當遠遠望去,看著玲奈跟古川在一起,卻依然擔憂著她的事情時,松井珠理奈為此感到滿足。

也許正因為自己的戀情如此悲哀,看見渡辺麻友和喜歡的人僅僅只是看不清而已時,她非常生氣。

尤其是今天早上在食堂看見頭版的標題時,渡辺麻友喜歡的人,竟然喜歡著別人時,她非常、非常生氣。松井珠理奈把手中的報紙捏得更緊,然後輕易的躍過護欄,朝著操場走去。

很快地在操場上找到了嬌小的友人,松井珠理奈把報紙不由分說的攤開在友人面前。

「啊、」渡辺麻友被遮住視線只得無奈的放下繪筆並接過珠理奈遞來的報紙。首先看到的是衝擊性滿點的斗大標題——柏木由紀和宮澤佐江,戀情曝光?

裡面有幾張照片是渡辺麻友看過的場景,但是其中一張、宮澤佐江向柏木由紀做出邀舞的姿勢這張照片,她沒有印象。
撇見佐江右手腕上的白色手帕不禁輕笑出聲、很痛、很苦澀的感覺瞬間渲染開來。

後夜祭的傳統,渡辺麻友很清楚的。追根究底的話,這是篠田麻里子和大島麻衣仍是學生時所做的事情,但是為了保有神秘感與有趣度,生徒會成員一概對外宣稱是傳統。因此從此之後,第二支舞的邀約在右手腕繫上白手帕變成了告白的意思。

抬起頭來對上松井珠理奈的眼神,麻友還沒開口,珠理奈早先一步先聲奪人。「你這隻吉娃娃!! 你的柏木學姊、要被人家搶走了你不擔心嗎!?」

麻友把報紙折好並擺放在一旁,拿起繪筆又繼續著工作。「你有時間看這種八卦報導還不如來幫我上色。」

松井珠理奈俯瞰著渡辺麻友,更深的怒意不明所以的加深燃燒著。她蹲下身,然後按住麻友顫抖到頻頻畫錯的手。「明明就很在意不是嗎?」她用力的按住麻友用力想要縮回去的手掌。「什麼該死的王子大人,你根本就不想把柏木學姊讓給任何人、不是嗎!?」

「你懂什麼!?」渡辺麻友的表情簡直快哭了出來。她用左手試圖想要拉開珠理奈的禁錮。「很痛、你放開我!!!」

「麻友ちゃん!!」

情急之下的珠理奈一把抱住麻友。像是記憶中玲奈安撫著她的時候一樣,她緊緊擁著全身止不住顫抖著的渡辺麻友。「對不起…」仍然能感覺麻友劇烈的掙扎,但是珠理奈非常用力的擁抱著,最後麻友放棄似的止住了掙扎。她緊揪著珠理奈米白色的針織背心,然後松井珠理奈,聽見了細微的啜泣聲,細微到、不用心去聆聽的話,會被風聲蓋過的哀泣聲。

松井珠理奈並不討厭渡辺麻友。什麼事都不敢表達,憤怒、不平、委屈全都自己吞忍的麻友,珠理奈無法討厭她,無法丟下她。

麻友是,珠理奈的第一個“同類朋友”。因此,才會特別的珍惜。松井珠理奈緊緊撫壓著渡辺麻友的後腦杓然後抬起頭——最喜歡的玲奈也好,親友一般的麻友也好,她想保護好他們。



麻友的情緒平復的異常快速。幾分鐘後,她和松井珠理奈坐在操場旁邊的長椅上。
珠理奈仰頭把剛剛買來的檸檬茶一飲而盡,她不喜歡酸酸澀澀的東西,比起檸檬茶她更喜歡新鮮的血液。

「抱歉剛剛… 」麻友緊握著沒有打開的檸檬茶,語氣有些無力。「好像有點失態了。」

「你很喜歡她吧?」
「…也許?」

「麻友ちゃん、」

「珠理奈!」珠理奈的話率先一步被麻友打斷。麻友搖了搖頭。「不要在說了好嗎? … 也許,我真的很喜歡由紀、但是… 不可能的不是嗎?我們,得一直、一直待在這所學園。所以等到由紀畢業離開的那天,單戀、就會結束了…。」

生徒會的混種,得一直待在有秋元さん設置的結界內才能確保他們的安危。年紀漸長的,就像篠田麻里子那樣轉任教師職位。而年紀輕的,就反覆繼續學生生活。
松井玲奈有說過,假使有一天畢業了。她會試著轉任教師職位。

無奈的嘆了口氣。珠理奈明白似的點了點頭並站起身,口袋中的零錢叮噹作響。「我知道了。你想怎樣就怎樣吧、」

「謝謝、」麻友抬起頭露出苦悶的笑容。

下一秒珠理奈注意到麻友的視線撇向她的正後方。也許是動物的直覺或長期戰鬥累積下來的反應,珠理奈不習慣背後站人,因此她快速的轉過身。在探清對方的面容後,她在心中長嘆一口氣。

松井玲奈帶著她最喜歡的笑容站在背後。

「珠理奈。」玲奈喚著珠理奈的嗓音帶著笑意,一直以來、珠理奈都很喜歡玲奈呼喚她的名字。接著玲奈對麻友也微笑著打了招呼,但是稱呼麻友為“麻友さん”這件事讓珠理奈訝異的叫了出來。

她瞪著麻友然後不可思議的道「玲奈你和這隻吉娃娃認識!?」

「喂!什麼吉娃娃啊,該死的拉不拉多!!!」麻友忿忿的跳了起來。隨即又換上了高傲的姿態。「哼,松井學姊在上次那件事後被生徒會短期徵收了你不知道吧?」

「咦!?」

見珠理奈發出驚呼。玲奈不好意思的淺笑道。「只是冬祭人手不足所以暫時性的加入而已。」

「吉娃娃!!你竟然都沒有告訴我?」珠理奈一手按住麻友的腦袋,生氣的質問。
「你在叫一次吉娃娃試試看!」

兩人怒瞪著對方。幾乎快要打起來時,玲奈的笑聲讓珠理奈的銳氣瞬間減少一半,松井玲奈掩著嘴輕笑著。「你們兩個感情真的很好呢。 難怪由紀時常說她很忌妒。」像是俏皮的惡作劇般,松井玲奈眨了眨眼睛。「連我、都有點吃醋了呢。」

松井珠理奈愣住了,當麻友思索著要不要去踢一下好像站著暈眩過去的友人的屁股時,珠理奈很慌張的道出“我、我突然想到還有事”、“不趕快走不行了”之類讓人無語的彆扭句子後,竟然拔腿就逃跑了。

「喂!」渡辺麻友再一次見識到松井家的上剋下。「玲奈さん,好厲害啊…」麻友撇見玲奈尷尬的笑顏,松井珠理奈閃躲的舉止太過明顯,松井玲奈似乎受到了打擊。雖然這樣的情形也不是第一次了。

麻友也尷尬的撥了撥劉海。

「對了、麻友さん。」
「嗯?」

「報紙的事,你看到了嗎?」
麻友沉默了一下,隨即點了點頭。

松井玲奈露出了“果然啊”的表情,然後有些擔憂的微微皺起眉間。「早上在食堂遇見ゆきりん時,感覺她的情緒很低落呢…。」

「這樣啊…」
「我希望能幫ゆきりん做些什麼,所以麻友さん,能拜託你去安慰一下她嗎?」

「…嗯。」
「謝謝。」

渡辺麻友嘆了口氣,低下頭看見手中的檸檬茶,她把它遞給了松井玲奈。
接過罐子的玲奈露出了笑顏。「我很喜歡這種飲料呢。」

愣了一下,麻友想起遞給自己這罐飲料的友人。她也露出淺淺的微笑。「我知道… 。」
她轉頭看著松井玲奈。「因為那是,珠理奈說要請我轉交給你的。」











麻友沒有花很多時間就探聽到了由紀的所在地。
也許是路上太多人在議論紛紛著柏木由紀與宮澤佐江的戀情。宮澤佐江據麻友所知是個非常受歡迎的人,中性的帥氣外型以及精湛的球技,聽說學園中甚至有她的後援粉絲團。

剛剛麻友一路上下來,聽到了非常多辱罵由紀的聲音,甚至、是如何陷害由紀的計謀。

雖然她也曾經一度想要把由紀跟宮澤湊在一起,但是沒想到會引起這麼大的反彈。

有些懊悔的握緊拳頭,麻友打開了圖書館的門。

白皇學園的圖書館藏書量十分驚人,分為一二三層樓,藏書量據說是世界排名數一數二的。

麻友脫下布鞋,擺放在鞋架上後,踏進木質地板的圖書館。

她走上二樓隨意的在架子之間查看,檜木木架傳來了淡淡的清香味。如果在這裡睡午覺,應該很舒服吧…。嘆了口氣、麻友逛到鮮少有人會來看的區域。

果不期然看見了由紀坐在書架之間落寞的身影。

麻友還未走近,柏木由紀便先轉頭過來望著她。「ゆきりん。」

「まゆゆ…。」

「嘿咻。」麻友在由紀的身邊坐了下來,並學著對方伸直了雙腿。「ゆきりん還好嗎?」柏木由紀只是搖了搖頭,沒有多加回應。麻友看著由紀沮喪的側臉,無奈的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兩人之間的氣氛很沉重。麻友刻意用腳尖碰觸著由紀的腳尖,輕輕抵觸後又馬上逃開。

她真的很佩服由紀,能在圖書館中找到如此安靜又舒適的角落。如果由紀也是動物的話,肯定是隻悠閒的貓咪吧。

「まゆゆ不問我嗎、?和さえちゃん的事情…。」
「嗯…」麻友用腳尖磨蹭著由紀柔軟的小腿肚。「ゆきりん、 喜歡宮澤さん嗎?」

柏木由紀嘆出了口氣。「喜歡。 但是屬於朋友之間的喜歡… 」

「原來如此,我知道了。」麻友輕輕笑了出來。因為柏木由紀也用腳掌輕輕撞擊麻友不安分的腳掌。

「就這樣?」
「嗯,就這樣。まゆゆ相信由紀的。」

「謝謝、」
「當然,」麻友的手掌輕輕的覆蓋住由紀擺放在地上的手掌。「まゆゆ也會保護由紀的。」

柏木由紀輕笑出聲。

她反過來握住嬌小的手掌。「謝謝、 」

「所以…」麻友側身面向由紀,傾身、向前。「可以不要哭了喔…。」渡辺麻友用舌尖舔舐著柏木由紀已經滑落到下巴的淚水。

「ま…ままま… まゆ!!!!!!!!」

相較柏木由紀驚慌失措的樣子,渡辺麻友只是紅了臉頰、但是她仍然歪斜著腦袋詢問。「由紀不是喜歡這樣嗎?」渡辺麻友知道,柏木由紀受到的打擊不小。要讓她恢復心情,就讓她做些她開心的事吧。

麻友鑽進由紀的懷中,像隻貓咪般磨蹭著。然後尾巴及耳朵嘣然跳出,雖然拿獸耳和尾做這種事好像根本是錯誤的 …。――但是柏木由紀不是很偏執的獸耳、獸尾控嗎?

「麻友… 別鬧了…。」由紀雖然這麼說著,手卻輕輕撫摸著麻友柔軟的獸耳。麻友的身體一顫、無力的倒在由紀的懷中,喉頭發出了像小犬呻吟一般的聲音。

那對獸耳的觸感真的很好。但是對柏木由紀來說,會喜歡撫摸麻友的獸耳,全都是因為失力嬌喘著的麻友太可愛了的關係。
她記得第一次在大浴池撫摸麻友的耳朵時麻友身體的反應,除了可愛之外、由紀有種不可言語的奇妙悸動。

忍不住用力抱住懷中的孩子。柏木由紀在對方抬起頭用飽含溼氣的雙眼看著自己時,被魅惑了似的輕吻了那孩子柔軟的雙唇。

「嗚…」

麻友的身上有淡淡的牛奶味,像小嬰兒一般的膚質吹彈可破、由紀的指間從小腿肚慢慢滑上大腿。麻友像受驚一般夾住雙腿,惹來由紀輕笑。
輕輕用手掌圈住那孩子的尾巴根部,然後恣意玩弄著。

麻友連一點點力氣都使不上,嘴裡甚至更不自覺的吐出讓自己羞恥到想死的呻吟聲。她抬起頭有些憤怒的瞪著柏木由紀。

「まゆゆ好可愛、好可愛、好可愛… 」柏木像著迷一般嗅著那孩子頸項間、不著痕跡的用鼻尖磨蹭著。



“糟糕了”、渡辺麻友腦中的警報亮起紅燈。在這樣下去,似乎真的會發生無法挽回的事情。


她雖然努力想反抗,但是被玩弄著獸耳讓她失力且忍不住發出哽咽般的呻吟聲。 ―― 腦中一閃而過優子さん偷偷帶她一起看過的A片。
麻友拉住由紀不知道又打算做什麼壞事的右手,慶幸著由紀沒打算收回的同時,用力的咬了柏木由紀的手臂。

本來只是威嚇般的作用罷了。但是入喉的新鮮血液讓她又無法輕易抽身。

麻友很喜歡由紀血液的味道,和之前前田丟給她止住饑渴的血袋中的血液味道全然不同。

很甜、很美味。麻友陶醉的心想著時,圖書館不知何處傳來的碰撞聲讓她瞬間恢復理智並順速的站起身子。




「ゆきりん你這超級大笨蛋、變態まりもっこり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

給我忘記今天的事!!!!!!!!!」



麻友拉起套頭帽掩蓋住豎起的獸耳後,狼狽的逃跑了。



柏木由紀用左手遮住紅燙的臉頰。心臟還是用力的噗通噗通嘣跳著,她用力地按住胸口,露出止不住的笑意。



「受不了了… 。」




她撫摸著自己的嘴唇,剛剛跟那孩子接吻時的觸感彷彿還殘留著。有那孩子淡淡的牛奶味。




「怎麼辦、我好喜歡你…  麻友ちゃん…… 。 」




由紀幸福的傻笑出聲。










渡辺麻友在走廊上快步走著,不時撫摸著自己的嘴唇。
只要腦中一想到自己的嘴唇竟然被柏木由紀親吻,麻友就感覺耳根像是要燙熟了一般的灼熱。

――那可是初吻啊笨蛋!!!

就在麻友恍神之時,腰際被人從身後抱住,然後是非常耳熟的聲音和語氣。「捕獲まゆゆ成功どーん~。」

指原莉乃像好久不見一般緊緊抱著麻友,嘴裡還喃喃唸著“まゆゆ的身體好柔軟啊、”、“まゆゆ能源缺乏過多”之類的。

「さっしー~。」

「まゆゆ。」仁藤萌乃有些無奈的笑著走上前。

「萌乃ちゃん~!」自從冬祭即將到來,麻友放棄社團活動全心致力於準備活動開始,她很少在遇見管樂社的成員們。
因此在走廊上遇見時,麻友露出了高興的笑容。

基本的寒暄之後,萌乃有些遲疑著該不該開口。「那個…」

「嗯?」

「ゆきりん、沒事吧?」

聽見萌乃這麼開口。本來還抱著麻友的指原也慌張的搭上話題。「ゆきりん真的和宮澤さん在一起!?」

「是誤會啦、」麻友撥了撥劉海。「ゆきりん否認了喔。」

「對吧,我就說吧、ゆきりん那麼喜歡まゆゆ,怎麼可能在跟別人交往!」指原露出驕傲的表情如是說道,然後渡辺麻友的耳根又紅燙起來。

她下意識撫摸唇瓣的動作,被萌乃注意到。「まゆゆ咬破嘴唇了嗎?」

「不、沒有------!!」麻友慌張的掩住嘴巴。

「欸,まゆゆ真是太可愛了どーん~」
「不要在抱人家了!」

「萌乃ちゃん自己都可以親まゆゆ了,指原只是抱抱而已嘛!」
「你只會給まゆゆ增加困擾!」

麻友在一旁無奈的輕笑出聲。這時不經意的一句對話傳入她的耳中。
是站在麻友等人附近不遠處的三、四個女孩子所說的。本來麻友打算無視掉,卻在第二句話傳入耳中時,憤怒的握緊拳頭。――“柏木由紀真的很噁心耶、”、“長的就是一副下賤的樣子、難怪會去勾引宮澤様。”

渡辺麻友朝著他們走去。

接著、一聲清脆的巴掌聲響亮的迴盪在走廊上。伴隨著巴掌聲的結束,週遭頓時陷入一片寂靜。大家的眼神都放在生徒會的渡辺麻友、以及被她搧了一個耳光的女孩身上。

「我告訴你…」麻友揪起對方的衣領。也許是因為平時在大家眼中可愛又清純,渡辺麻友突如其來的豹變讓大家都訝異的不知該做何反應。「你要是還想對由紀動手,下次就不只是巴掌、」

少女驚嚇的幾乎快哭了出來。神の七人本來一般學生對此就有著景仰,如今被這樣威嚇,少女受到的驚嚇可想而知。

萌乃和指原上前想要制止時,一個手掌按壓住了麻友的頭頂。回過頭,是二年A班的宮澤佐江。

「まゆゆさん真是愛捉弄人呢。」宮澤用燦爛的笑容拉開麻友。「是在為話劇社做排練吧。哇,難道這次是要演繹一個壞心眼的女人嗎?  真的是太用心了呢まゆゆさん。」

麻友發出了“嘖”的聲音。
宮澤佐江在幫她解圍,雖然麻友一點也不需要她多管閒事。

厭惡的拍開宮澤放在自己肩膀上的手,麻友向萌乃和指原道別後,轉身離開。

不知何時也在走廊上看熱鬧的松井珠理奈跟上了麻友的腳步,她回過頭看著宮澤佐江。「是個很溫柔的人呢。」

「好像吧、」
「柏木學姊交給她應該也沒問題吧?」

「不、」麻友停下腳步。「我決定不把由紀讓給她了。」

「喔? 為什麼?」
麻友再次撫上下唇,她想起由紀的笑顏。「秘密。」


 









「啊對了。你的那罐檸檬茶,我給松井學姊囉。」
「唔… 哦、哦    」

「我說是你要請她喝的。」
「渡辺麻友!!!……╬」






to be continued...

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