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此卡文!!!(你還敢說?###)

 

 

o0480064010255705237  

(左:渡辺麻友,右:大島優子)

 

 

 

第三章正文:



總隊長辦公室中,TOP7的全員都到齊了,甚至包含了チームK的隊長秋元才加。

簡單報告完自己的事情後,麻友在紙上隨手描繪著なっちゃん的魔物,半藏。

而最後一位把自己的報告書唸完後,大家都以為能離開時,大島優子出聲制止「たかみな知道嗎?ゆきりん的附屬能力。」

本來已經起身的板野友美無奈的又坐了下來,高橋南疑惑的看著大島。

「昨晚外神田二丁目出現局部的大量落雷及閃電,這點大家都知道吧?」

才加點了點頭,今早的晨間新聞報的很嚴重,在場的就算都是不愛看新聞的,但是想不知道也難。

「優子的意思是,那是ゆきりん所引起的?」麻里子把身子靠向椅背問道。

在場的八位成員中,篠田麻里子的軍服與他人格外不同,雖然身上穿著的是相同款式的軍服,但是並不是深藍色的,而是米白色的。

那是特殊犯罪對策室中鑑識課的成員制服。

雖然本身是鑑識課課長,但是其實力卻足以納入TOP7的第三名。

優子點了點頭,然後起身,在環形白板上寫上:天 氣

「柏木 由紀去韓國的這三年,挖掘出了附屬能力,應該是操控天氣這點沒錯。」

一直沉浸在用一公分的紙片摺紙鶴的前田終於抬起頭「這樣的話,就代表ゆきりん她,實力甚至不輸我們了吧。」

「所以、她也會踏進來了嗎、這裡。」板野友美開口。

「不行!!」麻友拍著桌子站了起來「現在尚未確認柏木她的附屬能力就是操控天氣,這樣就要讓她接近這個領域,太早了吧。」

高橋撐著下巴注視著麻友「如果要我說的話,ゆきりん有那個資格了。」

前田又低下頭折著紙鶴,但是她也出聲開口道「麻友ちゃん,是怕同樣的悲劇發生在她身上嗎?」

渡辺麻友惱怒了,她的腳下出現粉紅色的魔法陣。

然後指尖也流露出了粉色的光芒,大家都知道,狂氣的繪師 渡辺麻友,作畫的工具不是圖紙或畫筆,而是手指。

憑空以指尖在空中繪畫,然後可將所繪之物予以現形。

這是讓板野友美在第二次能力測驗比試中吃盡苦頭的附屬能力。

高橋也站了起身「麻友!!!」

粉紅色的魔法逐漸淡去,麻友小聲的說了句抱歉後又坐了下來。

沒有人去怪罪麻友,大家都清楚前田那一句話對麻友來說是多大的殺傷力,所以大家只是沉默著。

「總之,柏木由紀的附屬能力我會去確認的。這件事就到此為止吧。」高橋按著太陽穴無奈的說道。







隨手把昨晚的案子簽上名後,由紀把自己的身子向後倒在椅背中。

雖然已經接手了チームB的隊長職務,但是總隊長舉行例行開會時,卻仍然把她排除在外。

依然是由チームB的ACE渡辺麻友去開會,有什麼事情在由她轉告由紀。

這種不被信任的感覺,很難受。

這時隊長室的門被敲了,告知能進來後,平嶋夏海神色緊張的緩步走了進來。

「なっちゃん,怎麼了嗎?」

平嶋拉著自己的衣襬,有點猶豫的看著由紀「麻友她,在找你...」





由紀來到了地下訓練場的一號室時,看到了渡辺麻友在模擬場景的岩石上發呆的樣子。

好笑的朝她走了過去,麻友立刻警戒的轉過頭來。

看清楚來的人之後,她站了起來「柏木さん...」

麻友不在叫她ゆきりん,起碼從她回來到現在,麻友沒有以名字叫過她。

由紀看著麻友,突然感到五味雜陳,如果她沒有去韓國,沒有丟下麻友,現在的她和麻友會是什麼樣子?

「我要你,跟我打一場。」

「拒絕。」由紀豪不猶豫的就說出了拒絕的話,她的能力是因為想要守護麻友而誕生的,就算是訓練,她也不願意。

眼看由紀嚴肅拒絕的神情,麻友笑了,卻是充滿了不屑的味道。

接著,她腳下的粉紅色法陣亮起,麻友快速的在空中繪圖著。

一隻巨大的老鷹從迷霧中出現在麻友身旁,她按著老鷹的背部一躍而上後,老鷹振翅高飛到空中。

由紀按著頭上的貝雷帽,不解的看著在頂上盤旋著的老鷹時,腳附近出現了粉紅色的迷霧,緊接著,一根麻繩緊緊的纏住由紀的腳腕。

「嗚啊!!」

慌忙從Shoulder holster(肩式槍套)中掏出短刀,由紀砍斷了纏繞著自己的麻繩後順速的拉開距離。

「柏木さん知道為什麼我特地選一號室嗎?」

特殊犯罪對策室的訓練場有數十個,從一號排到十號,每一個都能根據練習者的習慣進行調整。

麻友看到由紀一臉茫然的樣子笑了,然後她一個彈指,天花板開始震動,過不了多久便打了開來,晴空與陽光透了進來。

「因為一號室是唯一能打開屋頂的呢,如何,天氣不錯吧?」渡辺麻友再次露出微笑,手上的繪製卻毫不留情的飛舞著。

拼命躲過麻友數十支長矛,它們卻像被操控似的又折回頭追著由紀,不得以之下由紀以牆壁進行轉身跳躍時,靈敏的抓住其中一支長矛。

在有武器的輔助下,由紀把其餘的長矛砍成了一小截一小截。

但是事情沒有那麼簡單就結束,由紀的眼角往上一撇,麻友又再度進行繪製。

粉紅色的迷霧中跳出了巨大的猛獸對著由紀張牙舞爪,閃過了牛人彌諾陶洛斯(*1)的巨斧後,由紀感到不對勁的看向渡辺麻友。

雖然麻友的能力是繪畫,但是照理說應該沒有辦法繪製出能賦予生命的生物。

牛人彌諾陶洛斯沒有讓由紀思考的太多時間,牠靈敏的又朝由紀揮出巨斧,這次就沒這麼好運,由紀的左手臂被鋒利的斧面劃了開來。

趁著自己因為疼痛而失神的空檔,牛人彌諾陶洛斯又緊接著砍下第二斧。

慌忙滾了開來,由紀按著左手臂的傷口,腳下也出現了黑色的魔法陣。

接著,頂上的晴空頓時被烏雲所密佈,一道一道的落雷直劈牛人彌諾陶洛斯,被將近一千五百萬伏特的閃電連續擊中,牛人彌諾陶洛斯很快的變成了焦黑的屍體。

然後破碎,化為一摟粉紅色的迷霧。

「果然...」麻友的聲音讓由紀抬起頭,她的神色十分哀傷的看著由紀「為什麼要得到這麼強大的能力...為什麼!?」

「麻友,你能好好的聽我說嗎?!去韓國的...」

「閉嘴!!!!!!」麻友的手指又快速舞動著,似乎連一絲讓由紀辯駁的機會都不給予。

從眼前的迷霧中連續出現了三隻牛人彌諾陶洛斯,由紀的表情稍微僵硬了。

在牠們同時揮下巨斧之前,由紀稍微改變了大氣的壓力後,她一躍而起便直飛空中「啊啊、果然是麻友聰明,地上真是太危險了。」

「別開玩笑了!!」

空中的迷霧中飛出數十隻哈耳庇埃(*2),牠們的尖叫聲尖銳的讓人想遮住耳朵,然後直直往由紀飛去。

「夠了吧!?」把手掌做出了像是往下壓的動作。

數十隻哈耳庇埃便被加重的大氣壓力直往地面墜去,最後被無法負荷的壓力所擠壓致死。

當由紀把視線拉回來時,她才警覺的發現,本來在巨鷹背上的麻友不見了。

往下四處找尋著,突然一把短刀揮向她,往旁邊一看,麻友的背上有一雙彷彿像是天使的翅膀。

雖然是繪製的,但是不知為什麼,卻是漆黑的顏色。


如果是純白色的那該有多適合啊...。這麼想著的由紀也抽出短刀與她正面交鋒。


「麻友!我不想和你對戰!!」金屬相互碰撞後擦出火花,然後離開,麻友拍著純黑色的翅膀並舉著ATAK。

沒有回話,又在一次的俯衝攻擊,因為太過專注於由紀,麻友沒有注意到下方的黑色迷霧。

一陣旋風由下往上噴發,麻友被轉得暈頭轉向後重重的摔落在地。

頭腦暈的無法辨別事物時,便先被由紀壓制在地,ATAK的刀鋒冷漠的抵著喉頭。

「拜託、夠了...」柏木由紀的聲音在顫抖著。

終於看清楚景象時,麻友發現壓制著她的人,眼角竟帶著淚痕。

「由紀...。」

愣了一下,由紀手上的ATAK滑落在地,本來積蓄在眼角的淚水也一點一滴滑落。

她伸出手緊緊擁住麻友「麻友、麻友...」

「吶、由紀,告訴我...」

因為沉浸在麻友溫暖的懷抱中,由紀沒注意到,渡辺麻友緩慢在空中繪圖著的手指。




「告訴我,看著別人傻傻的沉浸在你的友情遊戲中,是不是很可笑?」



劇痛的感覺從腹部湧上,由紀往下看去,刀尖從背後直穿腹部,頓時血流不止。

麻友伸手推開了柏木由紀,她站了起身,無視著滿手的鮮血,然後鄙夷地俯視著趴在地上痛苦蜷曲起身子的由紀。

「這點傷而已,死不了的。」

回復了冷漠的表情,麻友邁開步伐跨過柏木由紀,彷彿她只是地上的一個垃圾。

但是由紀卻抓住了麻友的小腿,她的額上盡是冷汗,但是卻硬扯著笑容「麻友剛剛、叫我由紀喔...好高興...」

麻友的表情憎恨的繃了起來,她踹開由紀的手「我說過,先把別人當成垃圾隨意拋棄的人是你,把別人的感受隨便踐踏的人是你,既然如此就像陌生人一樣的繼續相處吧,柏、木、さん。」




「嗚...」


雖然正如麻友所說的,這樣的傷是死不了的。

但是由紀的胸口卻感到深卻的劇痛,麻友的態度、眼神、言語彷彿都像利刃般狠狠的割上由紀的心臟。

大斗大斗的淚水拼命湧出。

她想起了方才對戰時麻友的黑色羽毛翅膀。




ーー麻友壞掉了,那孩子因為我的關係...所以壞掉了。











「大好きだ 君が 大好きだ、僕は全力で走る、大好きだ ずっと 大好きだ~♪」大島優子靠著柱子輕哼著秋葉原誕生的偶像團體AKB48的新單曲。

這時對面走來的人讓她露出了微笑。

「おしり~」雙手比出了類似W般更加圓滑的手勢。

渡辺麻友也跟著做出了同樣的手勢「おしり~」

「しりり~剛剛跑去哪裡了呢~」優子親暱的搭上了麻友的肩膀,雖然這樣的舉動看似風流,但是在特殊犯罪對策室的眾人眼中,渡辺麻友和大島優子根本就像是一對姐妹。

在三年前柏木由紀離開後,麻友曾經非常自閉一段時間,接著,她開始和優子研究起おしり,甚至一起翻著寫真書研究偶像的體態。

大家慶幸的只有,幸好純真的まゆゆ沒有學著優子把撫摸對策室成員身體這種事當成嗜好。

「哪裡都沒去喔~」

優子的嘴角仰起一抹笑意「難道不是,比たかみな更早,先去確認ゆきりん的附加屬性嗎?」

麻友的笑容垮了下來,她面無表情的望著大島優子。

見狀,優子急忙緩和道「所以ゆきりん的附加屬性果然是操控天氣嗎?」

嘆了口氣,麻友點了點頭「是操控天氣,就像神一樣啊,呼風喚雨、招喚雷電什麼的...」

大島優子沒有在繼續接話,她玩弄著口袋裡的巧克力球的包裝紙。

然後抬起頭,和麻友一樣仰視著外頭碧藍的天空。

「麻友ちゃん在擔心嗎?」

沒有找藉口的正直點了頭,麻友轉頭注視著優子「依卡洛斯的翅膀,就是因為太靠近太陽而毀滅的,假如想要得到更強的力量,就會像我ㄧ樣...

ゆきりん她,不能在繼續前進了,否則總有一天,會從天空上墜落,粉身碎骨...」

優子用雙手撫住她的臉頰,接著她把左手輕輕蓋住麻友的左眼。

雖然還遺留著右眼,但是卻好像什麼都看不見似的空洞的直望著前方,如果更仔細觀察,能注意到渡辺麻友的右眼黯淡的像假的一樣。

而被蓋住左眼後的麻友、霎時陷入一片黑暗之中。

接著她聽見了優子的聲音「如果那天我在注意一點的話,你的眼睛就不會...」

「優子ちゃん!!!沒事的喔,まゆゆ是心甘情願的。」

大島優子把頭輕輕靠在麻友的額頭上,對於麻友,她除了歉意之外還是歉意。

兩年前的那場任務,她被分配到與走り隊一起行動並擔任小組隊長。

那時候,她是裡面唯一的一位校級。

卻沒有下達安全的指示,讓五個人都深陷危險中。

如果,當時我能更注意一點的話...。ーー這是大島優子喝醉後開始會說的一句話。

對策室的人都知道,優子她對於這件事,非常自責。

 

 




待續...。


上一章其實偷偷埋了個梗,看到這章應該也不用保密麻友的眼睛問題了,沒錯,麻友的右眼失明了(撇頭)
所以在第二章時,麻友是右撇子,卻用把槍固定在左側<---就是因為右眼看不見,所以只能把槍放到左側,用左眼來瞄準。

一直連自己都很想吐槽,三年前的麻友是まゆゆ,三年後的麻友是ネズミ  \^w^/  (才不是啊!!!!!)

註記:

*1牛人彌諾陶洛斯(Minotaurus):
牛頭人身的怪物,傳說是神牛與克里特島(Minos)王后所生,
克里特島國王於是命工匠造了一個迷宮,將彌諾陶洛斯困住,
每年送七對童男童女給彌諾陶洛斯吃。
彌諾陶洛斯後來被忒修斯(Theseus)殺死。

*2哈耳庇埃(Harpies):
居住在哈耳庇埃島(Harpies)上的鳥身女妖,長有少女頭,
長長的爪和因飢餓而蒼白的臉。是神祇派來沂磨一個叫菲紐斯(Phineus)的人,
宙斯使菲紐斯失去視力,只要膳食出現,
哈耳庇埃們就俯衝下去,把食物搶走。

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Kojima Ina
  • 希望麻友能趕快發現由紀是想要成為能保護她的存在!!


  • 剛飯上麻友兩個月便無法自拔的老媽心態
  • 哈囉,我是跟樓主一樣喜歡麻友的同好XD
    年紀跟大大差不多,是從馬路須加和詐欺偶像入坑的,
    超喜歡馬路裡面的老鼠腳色,自此愛上這個熊孩子XDD
    大大的文每一篇都超好看的,是我看過MAYUKI裡面最好看的文(摸心發誓)
    希望大大不要棄坑阿!! 為了麻友XDDD 加油!!
  • 天氣神推
  • 大大坑了?!!0口0
    超好看的說。。。ow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