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的字數為什麼也超可怕?(哭

 

 

931561b67ffc2c8b2f2e218e  

(左:指原莉乃、右:仁藤萌乃)

我圖都亂放wwwww不過雙乃超喜歡的(拇指

 

 

 

第二章:





為了對抗非人和鬼怪而成立的特殊犯罪對策室,其成員都是與魔物訂下契約的魔女,簡稱ーーWitches。

而與魔物訂下契約後的少女,能獲得超越一般人的運動能力及反射神經,甚至是高速的痊癒能力。

但是這樣優渥的條件背後,卻有著讓人心寒的代價。

因意外或被殺害的少女死去後,屍骸會被魔物給吞噬,沒有屍體便不能舉辦葬禮,甚至無法確認死亡,因此凡是死亡的魔女,全都只能以失蹤或下落不明定案。

這就是,得到力量的代價。

因此就像高橋南常說的,站在這裡的人,就是已經做好覺悟的人,所以絕對不能輕易死去。

那是渡辺麻友第一次認同高橋的話。

瞇起眼睛,麻友把Barrett M82A1的槍身握緊,連續開出幾槍之後,她皺起了眉頭。

「まゆゆ失準了啊!?」與麻友一起陪練的仲川在麻友站起來時大聲說著。

麻友必須拿雙目變焦望遠鏡看過才能知道自己成績如何,但是在本身左右視力2.0,附屬能力加持過後,仲川只是稍微瞇了眼睛就能說出麻友的成績。

「偏離的怎樣?」

仲川瞇著眼睛往麻友看不清的方向注視著,然後彷彿這段距離不是兩公里而是兩十公尺「第一發偏離靶大約3m囉,中間幾發都算不錯,惟獨最後一發大約又偏離1.2mm。」

「1.2mm?」

仲川露出大大的笑容「對,1.2mm。」

能細看到那1.2mm的,特殊犯罪對策室裡估計除了仲川之外很難在有第二人了。

嘆了口氣拿下墨鏡,麻友隨手整理被弄亂的瀏海「嘛、算了…」

在狙擊這一方面,麻友沒有想過要拿多好的成績,只是因為不練習就會生疏,所以才督促著自己不能鬆懈。

畢竟在麻友所屬的小分組渡り廊下走り隊中,有仲川遙香的存在。

被稱為走り隊的鷹眼,附屬的能力是絕佳的視力。

因此仲川在チームB甚至是小分組裡的職位都是分配到狙擊手的職務,但是由於本人太過動,根本無法勝任。

稍微轉了轉左肩,被Barrett M82A1的後座力震的有些發麻,有些人疑惑著練習而已有必要用到.50口徑的Barrett M82A1嗎?

他們對抗的是非常人的怪物,在以往的經驗累積下來,事實證明是需要用到這麼強力的武器。

「不愧是渡辺少佐,真是厲害呢。」

有些厭惡的轉過頭,柏木由紀帶笑著站在身後,宛如輔佐官般的片山陽加也在。

「柏木さん…」

雖然對方的階級僅是大尉,但是卻是麻友所屬的チームB的隊長,所以麻友沒有以階級稱呼她。

但是仲川就不一樣了,她緊張的對由紀做出了舉手禮「柏木大尉。」

由紀的表情似乎很不自在,這也難怪了,當年由紀、仲川、麻友等人的階級都是上等兵而已。

現在一個是大尉、一個是少佐、仲川則是軍曹,會覺得奇怪也是理所當然的。

由紀和仲川笑了然後要她自然點,別太拘束之類的話,但是這不關麻友的事,於是她拿著耳罩與墨鏡轉身就準備離去。

「麻友,你也是……非得這麼生疏不可嗎?」

由紀的一句話徹底惹惱了麻友,她轉過身來怒瞪著由紀「那你倒是說說看,我為什麼非得和你很熟不可呢!?」

麻友的腦海中依然沒有忘記,那一天的畫面,甚至每當下雨天時,她都會想到被丟下的那一天。

然後胸口、隱隱抽痛著……。

由紀和陽加示意先行離去,當陽加拉著仲川遠遠離去後,麻友開始後悔自己衝動的和由紀較真起來。

「麻友…」

「請注意階級,柏木さん。」

由紀的眉毛皺了起來,自從回來後,雖然和同伴們剛開始都有距離感,但是聊開了以後,大家又回到了從前的相處模式般,無拘無束。

惟獨渡辺麻友,彷彿有刺的刺蝟般緊備著自己,每當自己要靠近時,就會被這孩子躲開。

「暫時放下身分,不行嗎?」

麻友生氣了,不單是麻友那一臉想殺人的樣子,甚至週遭因為情緒不受控制的關係,冒出了粉紅色的迷霧。

她怒視著柏木由紀「柏木由紀!!!搞清楚,當年不告而別離開的人是你,而不是我。不顧他人感受我行我素的人是你,不是我!!!所有的一切都是你自己造成的,別奢望什麼人的原諒!!!」

麻友鬆手,耳罩及墨鏡都掉落在地。

但是由紀大致也能知道為什麼麻友會丟在地上,耳罩和墨鏡似乎都因為麻友用力過度的原因碎裂開來。

她走到由紀面前,當年那個跟在自己身後喊著ゆきりん的小女孩已經不見了,少佐渡辺麻友揪起她的軍服衣領「還記得你回來時問過我恨妳嗎,我現在就告訴你...」









軍式的黑色大衣衣擺在空中搖擺著,由紀坐在世貿大樓的頂端恍神。


ーー「還記得你回來時問過我恨妳嗎,我現在就告訴你...我恨你,恨不得從來沒有認識過你!!」


恨不得,從來沒有認識過嗎……?


她把銀懷錶拿了出來,這是當年她要去韓國之前CinDy交付到她手中東西。

裡面是CinDy、麻友,還有她的合照,下面是CinDy手寫上的:初心を 忘れず。

她記得,三年前的某一天,CinDy告訴她,她之後有可能被調到即將成立的北海道分部,到時候チームB的隊長職務,會交付給由紀。

不清楚自己能否適任,但是CinDy說『到了那個時候,請務必成為麻友那孩子的支柱。』

沒錯,早在三年前,麻友就被當作是ACE在栽培著,一想到這裡,由紀想要保護那孩子。

於是她向當時準備赴韓國見習的DiVA組請求隨行,並且和陽加一起離開。

「CinDy…我變強了吧?但是為什麼、感覺像是失去了什麼……」

揪著胸口,由紀緊緊的皺著眉頭,這時與自己同值夜班巡邏的多田愛佳來到身邊。

愛佳越過欄杆後,在由紀身旁坐了下來「ゆきりん三年後回來怎麼反而讓人更討厭了?」

「嗯?」

「表情、好悲傷。」

看著身旁穿著深藍色軍服的愛佳,由紀忍不住笑著揉了揉她的髮絲「らぶたん長大了呢。」

愛佳紅著耳根拍掉置於頂上的手掌「別講的一副好像你就是大人的樣子!!!」

淡淡的笑著,愛佳依然如三年前般的傲嬌。

兩個人接著沉默地望守著下方微小的像是積木般的城市,由紀把頭上的貝雷帽拉低了些。

然後她轉頭發現了多田愛佳注視著自己「らぶたん?怎麼這樣看我?」

「ゆきりん,我、直到現在還不能明白,你為什麼要離開?」

「咦?」

「因為你,まゆゆ變成了那個樣子,全都是因為你、如果你沒有離開的話、如果你---------!!!」

多田愛佳非常憤怒,她站起身俯視著由紀,玫瑰紅色的魔法不停的洩漏出來。

Witches在情緒起伏過大或不穩定時,會無法掌控住魔法,換句話說,很容易造成暴走現象。

如果沒有附加屬性的Witches最多就是流失掉太多魔法而精疲力盡,但是像多田愛佳的附加屬性是麻痹,她能夠讓一個區域內產生大範圍的暫時性麻痺。

現在愛佳的玫瑰色魔法就讓由紀感受到了皮膚有像被微弱的電擊刺激到的感覺。

「愛佳!!!愛佳妳冷靜點!!」由紀往後倒退了幾步「我聽不懂你在說什麼!!」

愛佳因為憤怒而繃起的臉孔稍微緩和了,她轉過頭去,玫瑰色的魔法漸漸消散著。

由紀不敢靠近,但是稍微出聲詢問「麻友怎麼了、嗎?」

愛佳仰著頭,重重的喘息聲和劇烈起伏的背影說明著她正在忍耐著什麼。

過了一會,愛佳轉過頭,單邊的酒窩非常甜美「沒、事、喔~☆」



騙人!!!!!!剛剛那一整個想殺掉我的樣子絕對不是假的!!!!


由紀往愛佳身旁靠近了些,沒有被趕開後,她低頭望著愛佳「是不是、發生了什麼事、這三年間...?」

愛佳猛然的抬起了頭,那一瞬間,由紀以為愛佳又會暴走時,愛佳只是再度露出單邊酒窩「沒、有、喔~☆」

「...真的?」

「真、的、喔~☆」


「...。」


「らぶたん這樣好噁心。」

「柏、木、由、紀、ちゃん、你、去、死、吧~☆」

啊啊,由紀看著愛佳額上的青筋笑了出來,雖然不懂這孩子想要殺我的原因,不過果然還是像以前一樣傲的真可愛。

愛佳的視線注視著下方街道,不在與由紀玩鬧,接著她指著下方「那是,什麼?」

順著愛佳的視線望下去,由紀瞇起眼睛看著愛佳所指的方向。

果然有團漆黑的東西在翱翔著。

「似乎有翅膀...。」

「...是烏天狗。」由紀肯定的喃喃著,雖然不是什麼難對付的妖怪,但是是名為鼻高天狗的妖怪的手下。

假使有烏天狗在這裡,是不是代表著這個區域內也有鼻高天狗呢?

身旁的愛佳似乎沒有想到這麼多,她邁出步伐「我去對付就行了!」這麼說完,愛佳便從三十六樓的世貿大樓上一躍而下。

「啊啊、」低頭看著在底下跳躍著的小小人影,由紀無奈的搖了搖頭。

愛佳的附屬能力用來對付地面型的妖怪還算可以,但是面對著在天空翱翔的烏天狗,難不成要用手槍去瞄準?

由紀腳下出現黑色的魔法陣,接著她抬起頭看著漆黑的天空。

本來無風的夜空,雲朵卻移動了起來,相互碰撞又融合,接著由紀按下無線電「らぶたん,別太麻煩了。」

隨著愛佳回應的一聲疑惑詞剛出口,天空打下的一道閃電直直命中翱翔著的烏天狗。

拿出夜視望遠鏡,被閃電擊中後焦黑成屍塊的烏天狗重重的掉落在某戶人家的屋頂,過沒多久便逐漸湮滅。

『...騙人的吧?』愛佳無意識脫口而出的驚呼聲透過無線電傳入由紀耳中。

「不是騙人的喔,我的附屬能力是操控天氣。」由紀的語氣中有些許自豪。

因為這是,她和DiVA小分組遠赴韓國見習後,才挖掘出來的附屬能力。

由紀不像愛佳或仲川,一開始訂定契約便知道自己的附加能力,她得經過長時間的努力才能從自身挖掘出這樣的武器。

所以對於遠赴韓國見習這件事,她沒有後悔過。







高橋南和前田敦子吃完宵夜的拉麵後,正走在回家的路上。

身為對策室總隊長的高橋,就算不是自己值班的日子,也是有許多的工作要做。

而今天,正是她與對策室ACE前田敦子一同前往名古屋分部勘查。

把手上的外套披在前田肩膀上,高橋雙手插到口袋裡「あっちゃん覺得名古屋分部如何呢?」

「嗯、還可以...」前田無精打采的把外套拉緊些,接著又補上一句「松井珠理奈、似乎值得期待。」

前田口中的松井珠理奈,是被譽為名古屋分部的ACE,年僅17歲的女孩。

高橋也認同似的點了點頭「但是才17歲,有點讓人擔心啊...。」

「是"已經17歲"了,たかみな,在我們這行,17歲不是藉口的。」

前田輕輕呼出一口白霧「真正讓人擔心的,反而是チームB的那兩個人吧...」

這句話讓本來低著頭發呆著的高橋台起了頭,她也不禁跟著嘆了一口氣「ゆきりん還不知道麻友ちゃん的事情吧...。」

「遲早會知道的。」前田轉頭看著比自己矮小的友人「吶、たかみな,假如ゆきりん向你詢問了麻友ちゃん的事,你會說嗎?」

高橋抿著嘴唇,微微皺起的眉頭透露出當事人的苦惱。

「我不知道...這種事情,我不知道。」

ACE與總隊長,有著一致的煩惱。

側頭看著高橋苦擾的臉,前田微微笑了「たかみな,今晚我要睡你家。」

「欸欸!?」高橋的臉龐又瞬間轉為另一種苦惱的樣子「可以是可以,但是あっちゃん的睡衣怎麼辦,明早的制服怎麼辦?」

「たかみな想辦法。」前田任性的傻笑著。

無奈的看著腳步稍快的前田,高橋的臉上盡是寵溺的笑容。

這時高橋的手機響了起來,因為本身習慣攜帶兩支手機,一支歸公一支歸私,而響起的正是工作用的電話,高橋的神情不禁嚴肅起來「喂,我是高橋。」

『たかみなさん,你在哪裡!?』

「...我!?」高橋四處張望了一下「大概是外神田三丁目這裡吧。」

前田用眼神詢問了來電者,高橋用嘴型說道:ゆ き り ん。

由紀的聲音似乎很急促『果然,我在巡邏時正巧看到了你們。』

「發生什麼事了嗎?」

『這個區域裡有鼻高天狗,我和多田正在追捕,除了帶頭的鼻高天狗外,似乎還有許多烏天狗和木葉天狗。』

掛掉由紀的電話後,高橋看著前田「ゆきりん那邊有點麻煩,我想回本部去,あっちゃん先回去吧。」

搖了搖頭,前田看著她「一起回去吧。」









高橋和前田沒有花很多的時間便回到了對策室。

今天值班的是チームB的成員,因此當高橋出現在對策室內時,廢柴ーー指原莉乃驚訝的大叫出來。

而仁藤萌乃則是馬上站了起身並對著來人行了舉手禮「高橋大佐,前田中佐。」

「仁藤さん和指原さん現在馬上出發去支援柏木さん。」




接收了高橋的指示後,仁藤和指原左右各掛著兩把MP5K-PDW,踏出了本部後,兩人以驚人的方式跳躍上對面棟的樓頂。

「高橋さん說ゆきりん在哪裡?」指原緊跟著萌乃並詢問著。

「外神田二丁目。」

萌乃的腳步非常快,在夜空中以各個凸出點作跳躍點,華麗的在夜空中穿梭著。

相較於這樣的萌乃,指原就相反的顯得吃力,跳躍距離差,落點錯誤等等,如果不是萌乃放慢腳步等待,指原可能早就被丟棄在後。

萌乃嘴上雖然抱怨著指原,但是順著指原的速度而放慢的舉動十分貼心,在怎麼愚鈍,指原也感受到了。

「啊、萌乃ちゃん!!!!」指原突然朝著前方的萌乃仆倒過去,雖然搞不清楚怎麼回事,但是萌乃能感受到指原拼命把自己護在懷中的感覺。

稍微起身,萌乃看到了夜空中有四隻烏天狗在盤旋著。

似鷹的臉孔上泛著金光的眼睛注視著他們,似乎把他們當成了獵物。

「萌乃ちゃん...情況好像有點糟糕啊...?」

仁藤沒有思考很久,她把手上的一把MP5K-PDW丟給指原「莉乃照原訂的計畫去ゆきりん那裡,這裡我來斷後。」

遲遲沒有動作的指原又被萌乃從後頭推了一把,雖然抱著MP5K-PDW躍到另一棟大樓上,但是回過頭,萌乃一個人單獨對付四支烏天狗的確過於勉強了。

手上的MP5K-PDW也得盡快交付到由紀手中,雖然愛佳是有附屬能力,但是如果光靠附屬能力作戰的話,馬上就會筋疲力盡吧。

眼角帶著淚水,指原大聲吼了出來「在指原...在指原回來之前,萌乃ちゃん要好好的活著!!!!!!!!!!!!!」

擦著眼角的淚水,被稱為廢柴的指原莉乃開始了自己的戰鬥。

沒有了其他人的帶領,起初指原甚至會跳過頭,但是逐漸掌握了訣竅後,指原大膽的加快了速度。

終於在約定的地點看到了由紀與多田的身影。

「好慢。」接過MP5K-PDW的由紀瞪著指原抱怨道。

「指原可是拼了命的趕過來的啊!!!」

由紀無視了指原的反駁,指著前方的神社「多田和指原你們兩個一組,我...」

「等等!!」指原打斷了由紀的話「萌乃ちゃん為了幫我斷後所以留在後頭,我想回去幫萌乃ちゃん...」

由紀似乎很驚奇的睜大了眼睛,接著點了點頭。

得到上司允諾的指原,朝著由紀行了舉手禮後,轉頭朝著來時的路奔馳而去。

愛佳看著指原離開後,回過頭「ゆきりん那什麼臉啊!?」

「欸!?只是覺得...成長了啊、這樣...」

由紀還記得三年前,指原甚至不敢拿槍,有恐高症所以一直無法克服許多事,懦弱的個性一度讓CinDy對她咆嘯說乾脆滾出特殊犯罪對策室。

沒想到三年,能改變這麼多...。

「那是你什麼都不懂...」

「愛佳一直話中有話呢。」由紀把MP5K-PDW掛在背上後笑著「不過現在得上工了。」

柏木由紀的腳下出現黑色的魔法陣,接著四周的風開始狂放的吹撫起來。

愛佳抬起頭,頂上的烏雲夾雜著雷聲。

接著神社發出了颱風天常聽到的高風壓的嘶嘶聲,接著躲藏在樹叢中的狗賓被狂風捲了出來。

一邊無力的被風胡亂吹刮著,狗賓一邊發出了歐咿歐咿的叫聲。



雖然被由紀下達了進攻的指示,但是多田依然傻愣愣的站在原地。

閃電、打雷、小颶風,而主導這一切天災的人,竟然雙手插著口袋站在對面大樓上。

一隻烏天狗被颶風拖了出來,然後一道閃電劈下,瞬間就成了乾屍。


到底是為什麼...需要尋求支援?  愛佳看著由紀無奈的想著。


對策室中,有許多被下屬所敬畏的人物,例如像神一般的前田敦子,被稱為狂氣繪師的渡辺麻友,千變萬化的大島優子,擁有絕對命中率的板野友美,魂之支配者的高橋南,諸如此類的。

愛佳和渡辺麻友以及大島優子出過任務,她能理解這些人被敬畏的原因。

但是如今站在面前的柏木由紀,絲毫沒有輸給那些人的氣場。

狂妄的呼風喚雨的姿態,彷彿是氣候的主宰者。

愛佳後悔方才對由紀太過囂張的叫囂,柏木由紀和三年前不同了,已經不在是,同一個等級內的人了。









「萌乃ちゃん!!!!!!」指原莉乃第一次的大跳躍,成功跳過2公尺,穩住了腳步,連自己都不可置信的大口喘息著。

但是抬起頭後,看到的景象也是自己全然無法置信的。

仁藤萌乃的四周沒有敵人的身影,除了地上些許的殘骸之外,而萌乃本人正輕拍著肩膀上的灰塵。

「哦、さっしー,ゆきりん那邊結束了嗎?」

眨著眼睛看著萌乃,指原不是第一次佩服這個女人,就算沒有附屬能力,憑藉著自身的努力,也能強到這種程度,簡直就和チームA的佐藤亞美菜一樣。

但是萌乃突然笑了出來「さっしー,我可不是、仁藤萌乃喔。」

「咦------!?」

萌乃的四周飄散著綠色的霧氣,接著,一身深藍色軍服,外搭校級才有配發的黑色軍大衣,胸口的兩條金色橫條和兩顆金星顯示了當事人的階級。

チームK的ACE,大島優子露著虎牙現出原形。

指原立正嚴肅的舉起舉手禮「大島中佐!!」

優子皺起眉頭,聽說チームK的大島優子是最不喜歡被以階級制稱呼。

不過礙於身份,加上自己也不是チームK的人,指原還是得照禮數來。

「大島..さん,怎麼會在這裡呢!?還有萌乃ちゃん呢?」

大島優子拍了拍左肩上的灰塵「仁藤的話我請她回去了,畢竟一個人對付四隻烏天狗對她來說還早的很。」

チームK的ACE,大島優子,其實力在第二次能力測驗比試時打敗了被稱為大神的前田敦子,是個讓人畏懼的傢伙。

附屬能力是複製,能自由的變換成她所觸摸過的對象,長相、語氣、習慣、甚至是能力。

加上優子所能演示出的不是全部,也能只演示出單項。

例如她能以指原莉乃的面貌,但是使出的是渡辺麻友的繪技。

是個連前田都害怕的人物。

這時優子抬起頭看向指原來時的方向「今天的天氣,有這麼糟糕嗎...?」

順著優子的視線望去,何止是糟糕,天空不斷的打下閃電及落雷,黑漆漆的雲端仍可見大片雲朵不自然的浮動。

而且每一道打下的落雷,似乎都會致命般的強烈。

優子皺了皺眉頭「ゆきりん,有附屬能力嗎?」

「三年前與她同隊時並沒有的、只是回來之後我也不敢確定...」

雷聲讓指原很不舒服,身旁的大島優子似乎認為這個異象不是自然而是人為的,眼神專注的注視著天空。

不知道該怎麼脫身時,一抹人影躍到他們身邊「優ちゃん。」

是チームA的小嶋陽菜,身穿便服的她手上拿著塑膠袋嘟著嘴喃喃抱怨著「不要買東西到一半突然失蹤嘛,還不是優ちゃん說要煮火鍋才會去買的,哪有人大半夜的還吃火鍋嘛...」

「にゃんにゃん~ 但是這是什麼?」優子從對方手上接過沉重的塑膠袋,然後提起了其中的一袋「是冰淇淋吧?哪有人大半夜的在吃冰淇淋呢?」

「沒有嗎?」

看著小嶋陽菜一臉認真的神情,優子笑了笑「有~ 只要にゃんにゃん喜歡,什麼都可以。」

突然被冷落在一旁的指原驚奇的睜大眼睛,雖然有聽說チームK的大島優子與チームA的小嶋陽菜關係匪淺,但是沒想到實際上根本是交往中的模式嘛!!

互相交惡的チームK與チームA竟然會產生這樣的Couple,跟羅密歐與茱麗葉有什麼兩樣呢!?ーー指原莉乃望著兩位上司妄想著。

「對了,優ちゃん...」小嶋陽菜像是想起什麼似的「我剛剛看到了喔、ゆきりん的附屬能力。」

指原與優子,同時發出了訝異的聲音。

接著陽菜指著滿天的落雷「就是那個。」

「雷...自然系!?」優子深思的臉龐非常嚴肅,但是左右兩手卻掛著火鍋料顯得十分的詭異。

沒有理會這個吐槽點的指原也訝異道:「那不就和藤江さん一樣?」

藤江 れいな,チームK的主力成員之ㄧ,能自由的操控雷電,因此被チームK的成員戲稱雷娘。

優子搖了搖頭「不對,既然是控雷,那應該有更好的攻擊辦法。」

這時小嶋突然插話道「看起來的感覺像是操控著天氣。」

「「對!就是這個!!!!」」指原和優子異口同聲道。

「沒錯,就是因為能操控的是天氣,所以能產生出落雷和閃電...」優子喃喃道。

指原看著滿天的異象,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待續...。



後記:


優子的附屬能力,因為優子本身的夢想是日本第一的女優,我第一個想到的,就是優子能隨意的改變成任何人,因此這樣的能力就此誕生。
個人認為是強到不行的啦(茶 (喂!!!)

然後ゆきりん、ゆきりん!!!真犯規,因為是天氣姊姊所以弄了個超級犯規的能力。
X戰警裡,有個叫暴風女的,就是類似相同的能力。

神五的那些稱呼,請不要問我到底是些什麼(爆)

然後雷娘雷娘~~果然讓你玩雷電♥(炸)

看到這裡,大家應該對由紀為何去韓國有比較瞭解了吧。

單純只是:想要變得更強,更強,擁有足以成為渡辺麻友支柱的能力。

感謝觀看m(_ _)m

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