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更新最新篇。

今天才在果壇發上這章的wwwww

天啊獸耳麻友簡直萌到要人命了(掩面)

 

31784c4a20a446234c8b08d09822720e0df3d79d  

 

珠理麻友不知道為什麼設定上就是打打吵吵的兩個小朋友wwwwwwwwwwwww

不過我比起雙大小姐更不排斥珠理麻友(笑

 

 

第六章,正文:

 

 

 

今年的冬天來得比較早,11月底便細雪紛飛。

普通學生穿起了深藍色的制服外套。而學生會的成員們,依然是黑色長袖西式外套,一年四季皆如此的制服穿法,據說針織套頭帽的原因就是為了掩飾突然冒出來的獸耳而設計的。

當然,這點對沒有如此困擾的柏木由紀來說是沒有必要的東西。在這樣的天氣中,她甚至覺得這套頭帽更顯多餘。當細雪積落到背後的套頭帽中時,背後會有溼溼冰涼的感覺,讓人討厭。

因此,比起在外頭到處跑的工作,由紀選擇在生徒會中處理平面文書這類的工作。

也或許是因為由紀才剛加入生徒會不久,大家一致同意由紀自己的選擇。但是身為生徒會副會長的高橋南就沒有這麼輕鬆,柏木由紀能看見她的時間並不多,以往時常能在生徒會中看見高橋南坐在座位上處理文件,隨著冬祭的時間漸近,高橋南不見的時間更長。但是奇怪的,在生徒會中遇見前田的次數反而頻繁的嚇人——副會長比學生會長來得忙嗎?

冬祭對今年才轉學過來的柏木由紀來說很陌生。

從指原、片山、佐伯、仁藤那裡聽到不少描述,但是柏木由紀還是無法想像這個為期三天的祭典會是怎樣的盛況。小嶋陽菜曾經笑著說非常熱鬧、簡直像慶典那樣。當時柏木由紀的腦中出現的是像南九州神樂廟會那樣的場景。

不過當然不可能是像南九州神樂廟會那樣的場景。北館開始堆積起來冬祭要用的東西,裡頭有像是裝飾聖誕樹之類的閃亮亮的裝飾品,以及一堆疊放在走道上的箱子等等,看起來比較像是普通的學校所舉辦的園遊會那樣。

柏木由紀逐漸後悔選擇文書方面的工作,她想參與冬祭的準備。——只剩一個人的生徒會反而讓人無聊啊。

假如參與冬祭的準備,應該會有更多的時間和渡辺麻友相處吧。自從上次的“意外”後,麻友像是有了理由般的排斥柏木由紀的靠近。

把身子向後仰去無奈嘆息時,大島優子探頭進來。「ゆきりん,能來幫我一下嗎?」

「啊,好!」

柏木由紀快步的朝著大島優子走去。優子的手上堆放了兩個箱子,地上還有一些小型物品,優子無奈的笑著:「可以幫我把地上那些放到上面來嗎?」

大島優子的力氣很大,柏木由紀知道這些對她來說並不算重。但是拿起地上的星星貼紙,她想起了渡辺麻友被分配的工作似乎是屬於會用到這種貼紙。「優子さん,這些是要給誰的啊?」

「嗯?」優子轉了個方向,側身看著由紀手上的貼紙。「にゃんにゃん剛剛傳簡訊來要我順道帶去給她的。」

小嶋陽菜和渡辺麻友今天一起拿了許多東西出去,應該是在一起的吧。這麼想著,柏木由紀說道:「不如這些我拿去吧?」


「不、要 ~。」


「欸?!」

「這可是去見にゃんにゃん的好機會啊!」

「說的也是…」不過這個也是柏木由紀去見渡辺麻友的好機會呢。她無奈的嘆了口氣,準備把地上的貼紙都放上優子的箱子。「不過,你去吧。にゃんにゃん他們在南館的三樓。」
聽到優子這麼說,由紀訝異的抬起頭。優子露出酒窩笑著。「你在打什麼主意我會不曉得嗎?麻友ちゃん的確跟にゃんにゃん在一起哦。」

「咦?」

「都寫在臉上了。」優子笑著然後轉身離去。

大島優子有時候瘋瘋癲癲,但是有時候卻細膩到讓人恐懼。柏木由紀無奈的搔了搔臉頰。









北館到南館的路並不遠,但是柏木由紀順道繞路去了CinDy的辦公室,因此比平常花了更多的時間。她快步走著,希望別讓太多細雪落在套頭帽中,這時站在白色雪景中的少女引起了她的注意。

在一片雪白的籃球場上,長相帥氣的少女看著籃框似在發呆著。假如白皇學園並非女子學園,柏木由紀恐怕會直接把該女子當成是男性,畢竟那頭俐落的短髮和帥氣的臉蛋,無疑就是個讓人心動的美少年。

在由紀看著女子出神時,女子轉過頭,看見柏木由紀,露出了陽光的微笑並對著由紀揮手。

由紀愣了一下,左右張望發覺女子是在和她揮手後,她也慌忙的揮手並尷尬的微笑著。然後女子慢慢的朝她走來。——現在不是做這種事的時候吧!?雖然心裡這麼想著,但是那帥氣的臉龐讓她的心臟噗通噗通的蹦跳著,和其餘的學生交流並不是壞事吧,由紀如此說服自己。

「哈囉。」
「您好…」

「欸~。不用這麼緊張啦,柏木さん。」
「您知道我…?」

「佐江,宮澤佐江。」宮澤笑著伸出手。「我和あっちゃん是同班的喔。有聽過あっちゃん他們提到你。」

由紀鬆開和宮澤交握的手,上頭還留有些溫度。和宮澤的笑容一樣,有些灼人。「說我的壞話?」

宮澤大聲的笑了。「不是喔。“ゆきりん真的很喜歡まゆゆ呢”他們時常這麼說著呢。」

「這算什麼啊…。」由紀無奈的輕笑著。「啊,對了。 宮澤さん剛剛在看些什麼呢?」

「嗯?」宮澤沉默了一下,難得的笑容從她的臉上退去。她有些尷尬的搔著頭髮:「因為我的腿受傷了,好一段時間不能打籃球,有點懷念所以就跑到籃球場上,但是似乎不知不覺就發起呆了。」宮澤說完又傻呼呼的大笑起來。

由紀忍不住被這樣的笑容感染,也仰起了微笑。她伸出手拍了拍宮澤的頭頂,髮質非常柔軟。「宮澤さん快變成雪人さん了啦。」

「欸~」宮澤像小狗一樣搖晃著腦袋,細雪從頭頂上飛落。柏木發出了輕呼聲以及笑聲。宮澤佐江突然伸出手拍著由紀的頭:「別笑我啦。柏木さん還不是一樣。」宮澤的手感覺非常溫暖,充滿著讓人安心的感覺。「不過柏木さん應該是白雪公主吧。」

柏木由紀的臉紅透了。甚至連耳根似乎都很不爭氣的滾燙著,用著非常帥氣的笑容這麼說著的宮澤,讓心臟快速地蹦跳、彷彿坐了十趟雲霄飛車般的讓人冷靜不下來。








「や  ばい~ 」

前田敦子的輕呼聲引起高橋南的注意,她放下手上的東西疑惑的看向前田。
沒有轉過頭來,前田依然撐著下巴倚在窗台邊,她朝著外頭指了指,示意高橋南往她所指的方向看去。

「嗯?那不是ゆきりん和佐江嗎?」

聽見高橋南的話,小嶋陽菜也好奇的探頭往外看去。「欸,真的耶。」

前田敦子撇過頭,看著站在他們身旁一直沉默不語的渡辺麻友:「看來麻友ちゃん最喜歡的ゆきりん要被搶走了喔,沒關係嗎?」


「隨便她要怎樣…。」


渡辺麻友自顧自的朝著樓梯離去。前田和高橋相視,高橋南露出了無奈的眼神。

他們都知道,麻友很少會這麼在意一個人,至少、柏木由紀是首例。只是那孩子自從吸食過柏木的血液後,和柏木由紀之間的距離遽增。在大家眼裡看來,柏木非常的積極想要親近麻友,而麻友則極力的逃避著。

甚至在麻友面前說起柏木由紀都會讓那孩子反感。

「あっちゃん也不要一直欺負麻友ちゃん啦。」

前田笑了笑。她又把視線放到柏木由紀身上





——「那麼,我欺負柏木由紀ちゃん好了?
也許某個小傢伙會為了主人挺身而出呢。」










雖然忙於秋祭,生徒會的成員依然要定時前往測驗所進行測驗,否則學生證中的分數歸零,不僅嚴重影響到期末的總和成績,更有可能發生因為沒有分數購買餐點而餓死的可能。

柏木由紀是不曾聽過生徒會中的其餘成員嚷嚷著沒有分數吃飯,但是她自己很頻繁的會遇見這種情況。多半可能是學業和生徒會的工作要兼顧的情況下,無法抽身去測驗而導致一個禮拜的十次測驗只有測過一兩次。

在加上她有每個禮拜有定期把分數全儲蓄到學校的管理帳戶中的習慣,因此雖然學生證中的分數可能低的無法見人,但是柏木由紀總儲蓄的帳戶中的分數是全校數一數二名列前矛的。

因為是禮拜六的關係,測驗所開放全天都可受驗,因此人潮特別多。柏木由紀在一樓的大屏幕墊起腳尖探頭看著,眼角撇見數學(三)的測驗時間與教室,雖然她並不喜歡數學,但是她更不想在這些人裡被推擠著。

她匆匆跑向測驗教室,因為學生特別多的關係,位置幾乎已經被坐滿了,柏木由紀只得選擇第一排靠近窗邊的位置。

把學生證在條碼機上刷過後,鐘聲響了起來,桌面上的電腦螢幕也隨之打開。柏木由紀開始快速的勾選答案。

數學的題目得用到許多算式,她的數學不是強項,但是也還是能過得去。在生徒會中,大家時常會教她一些超過課本以外的教學,還有重點和如何測驗的方式。

40分鐘結束,柏木由紀停止動作。

有些微禿老師用乾啞的嗓音喊著「數學科測驗第一名,二年A班的柏木さん,平均總加權50分。」

由紀微微笑了。

掃描過後的學生證上登記著更新的資訊



時間        科目     得分           其他

15:00    數學     4.000       額外加權 50



以往柏木由紀在數學測驗中得的分數在2.000至3.000不等,這次拿到4.000分是非常大的躍進。她高興的笑了,然後在三樓的屏幕前停住了腳步。

渡辺麻友拿著學生證困擾的仰望著屏幕,似乎是不自覺的,還做出了歪斜著腦袋這樣可愛的舉動。前幾天柏木由紀特意拿了東西要去南館找麻友,沒想到前田卻告知她麻友早就先走了的事情,柏木由紀巧妙的錯過了和那孩子相遇的機會。

這次她細聲的想要靠近麻友身邊,沒想到對方卻先一步的轉過頭。

那一秒,柏木由紀很明顯地看出麻友的表情露出了驚恐的樣子。「まゆゆ!!」她朝著轉身逃跑的渡辺麻友追了上去,平時麻友對運動非常苦手,今天卻格外的快速,而且以不可思議的方式越過人群。

「等等,麻友!!」由紀朝被撞到的佐藤亞美菜道歉,然後奮力伸出手用力地揪住渡辺麻友的手腕。

「疼!!」高速之下被狠狠揪住,麻友向後踉蹌跌倒。她露出憤恨的眼神瞪著柏木由紀,然後揉轉著自己的手腕。「怎樣啦…、」

由紀撐著膝蓋大口大口的喘息著。她略帶歉意的看著麻友的手腕。「抱歉、 但是為什麼要跑啊!?」

麻友沉默的低著頭。有時候由紀覺得,是不是自己做了什麼讓這孩子討厭了。渡辺麻友幾乎不在正眼瞧過她,比起寂寞、更多的是傷心,她喜歡這孩子,像妹妹一樣的撒嬌、任性。卻因為一些奇怪的原因而疏離了,由紀並不認為這樣是對的,縱使麻友咬過她也吸過她的血,她全然沒有介意過。

無奈地拉起麻友,由紀牽著那孩子有些顫抖的手來到較少人會經過的階梯口,她先坐下、卻沒有鬆開緊握著的手。

「麻友ちゃん逃跑的話,我會很困擾的。」笑著這麼說的同時,她拍了拍自己的大腿。

渡辺麻友彷彿知道柏木由紀的意思,突然間紅透了臉頰,她搖晃著腦袋並試圖掙脫柏木由紀。

「麻友ちゃん!!想要獸耳照被散播出去嗎!?」

「咦!?」

「反正大家只會誤以為渡辺麻友有cosplay獸耳的癖好而已吧。」

柏木由紀的笑容有些陰險,渡辺麻友咬著下唇氣憤的在由紀的腿上坐下,她刻意仰起頭,好讓自己表現出“就算是坐大腿我也不在意”的從容感。但是由紀從後頭看去,麻友一對紅透的耳根顯得非常可愛。

「麻友ちゃん~所以為什麼要逃跑呢~?」
「怎麼覺得你並不是很想知道答案?」

「錯覺~唷 ♪」

輕輕笑著。柏木由紀其實真的不在意答案,她好久沒能這樣抱抱這個孩子,久違的手感讓她捨不得放開手。
甚至,懷抱著麻友的力道更加用力。她用臉頰磨蹭著麻友的耳鬢邊。「まゆゆ好香~。」

「放開我啦變態!!」渡辺麻友最初的從容消失,取而代之的是鼓譟不停的心跳和漸高的體溫。她感覺到不對勁、極力想要掙脫,卻被柏木由紀攔腰摟著。「你真的很煩耶!ブラック!變態まりもっこり!!放開我啦——!!」

「很失禮耶!還有為什麼要抗拒啊?…別踢啦!」

渡辺麻友突然放棄似的停止了掙扎,由紀這才意識到麻友方才劇烈反抗的原因。轉過頭來冷漠瞪著她的麻友,雪白色的獸耳朵抖動了一下。
低下頭,果然看見了柔軟的白色尾巴。

「欸!?麻友ちゃん也太銘感了吧?」由紀好笑的撫摸著麻友的頭,手指卻故意地撫撩著微微垂下的獸耳。「好可愛~」

渡辺麻友搖晃著小腦袋想要掙脫由紀玩弄的手,並且從喉頭發出了小型犬的低吼聲。
這樣的反應反而讓由紀欣喜,她放肆的用左手撫摸著柔軟的獸耳。瞬間、本來低聲吼著的麻友身子輕微顫抖了一下,低吼聲轉眼變為有些壓抑的呻吟聲。——耳朵這種部位真的非常銘感啊。由紀搓揉著獸耳這麼想著。

「你…」麻友皺緊眉頭。「你是獸耳控嗎變態?!」

「說變態也太過份了吧?」由紀在麻友看不到的背後露出無辜的表情。「我只是覺得麻友的耳朵很有趣而已嘛。」

麻友轉過頭。緋紅的臉頰卻帶著一雙哀悽的眼神,她張口、又閉口,似乎想說什麼又不敢說。由紀覺得自己像個壞人,彷彿欺負了麻友一般的糟糕。難受的把額頭靠在麻友的背上,感受到那孩子的身體又是一顫,她說「對不起、 我太過頭了…。  まゆゆ討厭這樣吧… 對不起呢… 。」

「不、不是的…」麻友似乎緊張到連聲音都有著一絲顫抖。「不討厭由紀…」

「嗯?」

「只是、」麻友停頓了很長一段時間。由紀好奇的把下巴依靠在麻友頸肩上,想要出聲的同時,麻友用非常細微的聲音說著「ゆきりん只是覺得まゆゆ的耳朵很有趣而已嗎……?」


意料之外的展開。柏木由紀愣了一下,腦中嗡嗡作響著,她彷彿剛被雷打到一般,無法正常思考。
——怎麼會有這麼可愛的傢伙!?

麻友彆扭的很可愛的,由紀大致能從動作感覺到麻友正緊張的拉扯著自己的外套衣擺。「欸欸欸!? まゆゆ你也太可愛了吧!?」她更用力的擁抱住渡辺麻友。那孩子過高的體溫反而讓柏木由紀捨不得放開手。

「咦——?」渡辺麻友又開始掙扎,但是無奈被從後攔腰摟住根本沒辦法逃脫。「ゆきりん!!」


柏木由紀很高興。


她真的、真的不記得上次和麻友這樣熟暱的在一起是多久之前的事。
加入生徒會後,由紀好幾次都心想著“假如時間能重來,那天絕對不會單獨回校舍拿手機”。然後、她就不會遇到那些事,也不會遇見高橋南,當然、現在跟麻友仍然一起笑著一起玩鬧。

但是她不後悔。多一點點也好,她想幫助麻友,想讓這孩子得到救贖。
柏木由紀想起高橋南說的那句話——請你不要放棄那孩子好嗎?

「麻友。」
「嗯?」

「我不會離開你的…」
「ゆきりん這種話應該去跟那個人說吧,那位王子殿下。」

「咦?什麼王子殿下?」
「沒什麼…。」

由紀還因為麻友的話而摸不著頭緒時,松井珠理奈突然踏入這個極少有人經過的樓梯口。珠理奈很有禮貌的向柏木打了招呼後,她痞笑著,眼神帶有一番恥笑意味的望著麻友。

而麻友倒抽了一口氣。隨即以讓柏木由紀訝異的方式掙開懷抱,她朝著珠理奈走去。


珠理奈看著走到面前的麻友充滿挑釁的口氣道:「欸~ 這是哪來的小狗狗啊?」
「什…!?」

「哎呀。品種是雪納瑞或馬爾濟斯?」
「你這隻發育過頭的拉不拉多給我閉嘴!!」

「小鬼你說什麼!?」
「怎樣!?」

珠理奈露出詭詐的笑容並刻意壓低聲音道。「是說、 柏木學姊沒給你掛牌子啊?」

「我又不是寵物!!」



柏木由紀看著兩個低年級的爭吵著,無奈的苦笑,心中卻隱隱有些吃味的感覺。
自從上次松井玲奈的事件過後,由紀從高橋南那邊得知原來松井珠理奈是玲奈的同父異母的妹妹。和人類與吸血鬼混血的玲奈不同,是和麻友他們一樣狼人與吸血鬼的混種。

看著麻友一副要衝上去打架的樣子,她無奈的站了起來,並伸手按住麻友的腦袋。「不要吵了啦,要和平相處喔。」

本來聽從的放下拳頭的麻友在看到松井珠理奈看到這幕而仰起的不屑笑容後又燃起怒火。

「呀!你笑什麼啦!!!」
「柏木學姊家的狗狗乖一點啦。」

「你——!  啊。」一瞬間麻友也露出了狡詐的笑容:「難道是松井學姊太久沒跟你玩你丟我檢才讓你這麼暴躁?」
「什麼? 」

柏木由紀拉住麻友的手,有些強勢的介入。「夠了!」她看看珠理奈又看向麻友。「兩個人不都是犬種嗎?吵什麼呢?」


「呀——!ゆきりん! 是狼種啦笨蛋!!」







確認了兩個低年級不會在吵架後,由紀拍了拍麻友的頭。「我先去測驗,晚上一起吃飯?」
「嗯。」麻友點了點頭,然後看著柏木由紀慢慢走遠。

直到由紀的身影消失在視線中,松井珠理奈才開口:「柏木學姊,很狡猾呢。」

「咦?」
「最後制止我們的那句話,完全就是故意的。與其讓我們兩個爭吵,不如讓焦點轉到她身上,就像這樣的感覺。」

「是嗎?」麻友輕笑著。「很溫柔吧。一直都是那麼笨拙又溫柔的、ゆきりん…」

倚著圍牆的珠理奈看著麻友。「為什麼不告白?不是很喜歡她嗎?」

意外的,麻友沒有和珠理奈又爭吵起來,她歪著腦袋並皺著眉頭。許久,才開口道:「ゆきりん遇到了王子殿下了… 我覺得他們兩個很登對……。」

「是喔…」


松井珠理奈看著渡辺麻友低垂的耳朵和毫無生氣擺動的尾巴。她撇開了頭,看向柏木由紀離開的方向。——兩個人都是、真是不老實。




to be continued...

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訪客
  • 大大..
    沒有更新了嗎?!
    很好看耶..
    MAYUKI這兩人真的很彆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