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0236172  

 

 

 

 

第四章,正文:

 

 

 

 

闔上學生名簿,CinDy側頭看著靶場上的柏木由紀。

兩個禮拜前,雖然被找來訓練但是卻沒有幹勁,不知道受了什麼刺激,現在練的可勤了。

把最後一顆子彈打完後,由紀轉過身把耳罩拉了下來,並把護目鏡掛在領口上。

「50m的一千發都打完了嗎?」CinDy把旁邊的毛巾丟向由紀。

點了點頭然後接住毛巾,由紀擦拭著脖子上的汗水並打開了礦泉水的瓶子。

CinDy把身旁的紀錄器打了開來,快速的按著,把由紀的打靶成績給調閱出來。

「哦,命中率有90%啊,真是有潛力呢。」看著把毛巾蓋在頭上安靜不語的由紀,CinDy把記錄器蓋了起來「怎麼啦,這幾天肯定發生了什麼事吧?」

由紀沒有回答,她把上衣口袋裡的紙遞給了CinDy。

疑惑的接過信紙後,CinDy看著上面只有幾行字的內容。

這個字體CinDy知道是誰,只是沒想到,她會說出這樣的話。

 

『由紀把自己該盡的學生義務做好就行了,麻友的事情,請你不要在插手了。』

 

「まゆゆ這孩子思想倒是挺成熟的呢。」喃喃的說著,CinDy把信紙折好後還給由紀「不過什麼都攬在自己身上,肯定不好受的吧。」

「上個禮拜麻友叫らぶたん拿給我的,然後那孩子就一直很迴避我...」

「原來是這樣啊,難怪最近麻友都很少來社團。」

白皇學園採取的是50%由學生自治,因此生徒會的幹部等於掌握了學園裡的50%控制權,管理學生以及活動的舉辦等忙碌的事情多由生徒會籌辦,所以幹部們是全校唯一可以不必參於社團的人。

其中也有像麻友這樣執意參與社團的,但是是否有到堂並不影響到他們的成績。

「嗯啊、」

沉默了一下,CinDy從後頭打算拍拍由紀的肩膀安慰時,對方竟往前壓下自己的肩膀,然後迅速地回頭。

「反應力倒是進步不少了呀。」收回騰空的手,CinDy看著由紀反射性拿起槍的手微微笑著。

「抱歉...」

「嘛嘛,我沒放在心上的。倒是你...」CinDy把桌上的名簿翻開「怎麼分數開始沒有長進了?」

電子的學生名簿上,每個學生的名稱下方有著一行數字,那正是每個人至開學以來大考及測驗的成績總累積。

白皇學園的成績採無上限累積制,到畢業為總結算,成績高者,享有各公司優先面試及錄用的優勢。

由紀皺了皺眉並從旁邊的位置上的包包裡拿出學生證。

第二頁的目前分數那行上顯示著4.000的數字,每個禮拜五的時間學生們可以決定是否要把分數儲蓄起來,也有不儲蓄起來,把手頭上的積分拿來花用的人。

分數還有另一個用途,便是開銷。

學生餐廳的伙食費等等的開銷,均由分數下去做抵銷。

換句話說,學生們的學生證就好比存摺,而花費的錢就等於是分數。儲蓄起來的分數便無法更動,可以花用的,是尚未儲蓄起來,還存在學生證裡的分數。

「這個禮拜都沒有去測驗啊...」

「你也未免太懶惰了吧。」CinDy翹起了雙腿「快點去吧,今天就特許你放個假。」

 

 

白皇學園的測驗地點在西館的後方不遠的測驗所裡。

這裡只有一年級、二年級、三年級等區分,各個考試的科目都標示在一樓的大屏幕上,選擇好預考試的科目後,便可照著屏幕上的教室位置前往測驗。

抬頭打量了一下後,由紀選擇了五分鐘後開始測驗的古文科(三)。

緩步走到測驗教室後,由紀隨意選了個中間的位置坐了下來,並把學生證下方的編碼處朝下,在桌子上的條碼機刷了一下。

條碼機旁的走馬燈立刻顯示出:受驗者:二年B班  柏木由紀,科目:古文,時間:四十分鐘。

鐘聲響了起來,本來就待在教室裡的老師站了起身。

打開桌面的電腦屏幕的那一瞬間,走馬燈的時間開始倒數。

由紀快速的在螢幕上勾選著答案,測驗的方式是採選擇題,無上限做答制的,由於題目據說有250題之多,因此由紀偏向的是速寫型,寫的題目越多,得到的分數越多。

加上古文本來就是拿手的,四十分鐘過去後,由紀在鐘聲響起時停下了動作。

螢幕恢復成了關機的狀態,而前頭的老師正在計算著成績。

沒多久,年輕的男老師站了起來「古文科測驗第一名,二年B班的柏木さん,平均總加權50分。」

自信的笑著,由紀把學生證在條碼機上又刷過一次後,學生證第三頁下方的空白處立即打上了


時間        科目     得分           其他

20:00    古文     2.400       額外加權 50


把學生証闔了起來,由紀煩躁的搖了搖頭並走出測驗教室。

古文是拿手的項目,應該還能得更高分的,二年級的測驗題目有250題,一題是20分,平常古文這科由紀有自信能拿到3.000分的。

「由紀。」

回過頭,松井玲奈朝著她走了過來。

「玲奈也來考古文的?」

「嗯。」玲奈把手上的學生證攤開「這次才考了2.340分,果然由紀很厲害呢。」

「才沒有的事,這次我的成績下滑了喔。」由紀笑了笑,然後和插肩而過的高城亞樹(二年B班)揮了揮手。

玲奈也笑了,然後和由紀走向設置在各樓層的測驗項目的屏幕處「由紀還要測驗嗎?」

「嗯,我這個禮拜還有9次的測驗沒考呢。」

「那我先告辭囉。」

和玲奈道別之後,由紀看著已經漸漸沒有學生的走廊。

測驗的時間是一到五的17:00分開始到21:00,六、日是開放全天,一個禮拜最多只能考10場,但是多數學生會選擇早點結束測驗好回宿舍休息。

因此通常過了20:00後,測驗所幾乎都沒什麼學生。

嘆了一口氣,然後望著屏幕上那些全都是自己不喜歡的科目。

由紀放棄似的轉身想要回宿舍。

「柏木さん?」

轉過身,高橋南正拿著學生證從樓梯上走了下來。

「高橋さん?你也來測驗啊?」

生徒會的學生,在測驗這一方面,並沒有享有任何特權。

點了點頭,高橋把學生證放入了口袋「想要在去考20:40的生物,因為這禮拜太忙的關係,我都沒什麼參加測驗呢。」

「是這樣啊。」

看著一臉心事重重的由紀,高橋問道「柏木さん,要走了嗎?」

「嗯,接下來的科目都沒什麼想要參加...」

「既然如此,就當作是陪陪我吧。」高橋看了一眼大屏幕上的科目「生物、數學、現代史、化學、語文,柏木さん擅長哪個呢?」

「語文...吧?」

高興的點了點頭,高橋便邁開腳步往同樓層的方向走去。

不得以只好跟著高橋踏入測驗教室,由紀百般無奈的看著考卷出來。


四十分鐘後,停下了作答的動作,由紀側頭看向那神情嚴肅的高橋。

監考著語文科的山羊鬍老師站了起來,用沙啞的聲音報告著這科的第一名「...二年A班,高橋みなみ。」

其實這樣的結果由紀也不怎麼意外。

 

走出教室後,由紀看著也跟在身後出來的高橋「高橋さん還有事嗎?」

「有喔。」微微笑著,高橋把學生證放入口袋中「走吧,讓我請一餐吧。」

 


 


和高橋來到學生食堂,早已超過晚餐時間,食堂裡只有少數的學生在用餐。

端著鮭魚定食坐到最角落的位置,畢竟由紀可不希望又被傳出什麼奇怪的事情。

沒多久高橋便也坐到了身旁,拉開筷子並說了我開動了之後,高橋大口大口的扒著豬排丼。


等到兩人都把主食吃完後,高橋喝了口附餐的果汁。

「柏木さん,和麻友怎麼了嗎?」

意外的詢問讓由紀驚訝的抬起頭,本來生徒會中也只有高橋比起其他人更沒有敵意,所以由紀也不討厭這位幹部。

看著高橋的表情,由紀嘆了口氣「她叫我別管她了。」

把空杯子放到桌上後,高橋的表情十分認真「這樣啊,難怪麻友最近又悶悶不樂的...柏木さん、那孩子...能否請你不要放棄她呢?」

「咦---!?」

「雖然あっちゃん他們可能不希望我和你說這種事,但是我認為,只有你能幫助那孩子...」

高橋撫摸著杯緣的水珠,低聲的說著「我們是在九年前認識麻友的,據說一出生便被拋棄,被我們發現時,是被人類眷養著,用狗鍊栓著脖子,露著耳朵和尾巴,做出像家犬一樣的行為舉動,把麻友帶走之後,那孩子還是害怕人類害怕的不得了,甚至是相處了九年的我們,麻友也一點都不親近,雖然直到兩年前才開始跟優子比較熟暱...」

乾澀的吞嚥了口中的唾液,由紀在桌底下的手不自覺的握緊了拳頭。

「在學園中不得以得跟同學有交際關係,麻友把這視為工作,但是你不一樣,看到你入學資料的照片時,她主動說出想要認識你這種話,我們很驚訝。」

「...為什麼是我?」

露出了無奈的笑容,高橋說道「因為你長的跟一部叫做K-ON!的女主角很像,她是這麼說的。」

「真是...」由紀也仰起無奈的笑容,然後她看著高橋「放心吧,我不會離開麻友的。」


「是因為喜歡嗎~?」


這樣帶著拖長尾音的話語在由紀耳畔響起,慌忙回過身,大島優子用著不懷好意的笑顏看著由紀。

「大島さん!?」對方到了身後自己卻一點感覺也沒有,由紀有些驚訝的喊道。

笑著在兩人中間拉來了一張椅子,優子用閃著光芒的眼神看著由紀「所以是喜歡嗎?對我們家麻友ちゃん。」

「才...」

說不出否認的話,被優子的眼神注視著,一句違背自己內心想法的話,完全都說不出口。

優子露出了酒窩然後更燦爛的笑著「我們家孩子很可愛吧~ 當初她說要認識你的時候,真是把我們都嚇壞了呢。」

也露出淺笑的高橋跟著說道「第一次主動和我們說話竟然是因為想要認識妳,あっちゃん當時簡直想殺人了...」

「誰叫あっちゃん曾經努力的想親近麻友ちゃん,卻一點都沒有拉近兩人的距離。所以對你超忌妒的啊~」

這時高橋的手機突然響了起來,接起後的高橋露出了嚴肅的表情。

起身並快速的交代幾句後,高橋看向優子「有吸血鬼跑進了學園裡。」

也跟著繃起了臉孔,優子點了點頭後跟著站了起身。

「那個...我能一起去幫忙嗎!?」

有些訝異的轉頭看向由紀,高橋沒有遲疑很久便點了點頭。

 


 


無數的槍聲回盪在靶場內,最後一顆彈殼掉落在地上後,麻友把耳罩拉了下來,掛在脖子上。

沉默的看著遠處,麻友失神的站著。

在一旁擦拭著槍身的板野友美輕嘆了一口氣。

最近時常這樣擺出悶悶不樂的表情,麻友肯定是和最喜歡的柏木又怎麼了吧...。這麼想著,板野拿出了震動起來的手機。

『ともちん明天有空嗎?

    一起讀書吧~チュウ    』

仰起了笑容,板野友美快速的回覆了口不對心的簡訊。

ともみ和ともみ的相遇,果然還是該從宛如緣分般一樣的名字說起吧。

心滿意足的闔上手機後不久,這次換麻友的手機響了起來,只簡單交談了一下後便掛了電話。

從口袋中拿出無線電的耳麥放進耳朵裡,麻友走向板野友美「有工作了。たかみなさん在食堂那附近,麻里子さん現在在生徒室查看監視器。」

點了點頭,板野也把耳麥戴了上去,並把手機暫時改為關機狀態。

站了起身然後把瑞士生產的SIG P250放入Shoulder holster(肩式槍套),她和麻友快步的跑向靶場的門外。

位在社團指導老師的辦公大樓更加後面的射擊靶場已經有點接近後山的範圍,因此夜晚非常的陰森且寒冷。

板野把黑色西式外套的針織帽拉了起來,轉過頭來看著麻友「我去學生宿舍那那附近巡,麻友ちゃん就去北館吧,有事情在聯絡。」

點了點頭,麻友看著板野的身影消逝在黑暗中。

沒有停頓太久,頭上的耳朵露了出來,麻友也跟著拉上針織帽遮住。


--她沒有告訴柏木由紀,一旦她們用到妖力時,狼人的特徵也會跑出來。

 


幾個踏步便爬到了樹木的頂端,麻友試圖在夜空裡嗅出敵人的位置。

和其他人不太一樣的,麻友在嗅覺這方面特別敏銳,因此麻友不喜歡前田每次為了捉弄她而亂噴撒的香水。

撇向離自己的位置不遠的地方,麻友往地上一躍,安然無事著地後,她從Shoulder holster(肩式槍套)上的刀套中抽出ATAK。

ATAK是美國海豹部隊的專用刀,至於為什麼麻友等人會有這樣的東西,詳情得去請教畢業後離開學園兩年再次回來的篠田麻里子。

快步的跑在校舍外的樹叢裡,沒多久,麻友便看到了可疑的人物。

「たかみなさん,我發現了目標物,不過...」

讓麻友欲言又止的,正是對方身上穿著的鵝黃色制服背心。


那好像是,我們學校的學生?沒有把這句話告訴高橋,麻友直接關掉了與高橋聯繫的無線電,她小心翼翼的朝著對方走去。

但是在怎麼放輕的腳步,還是惹來了對方的轉頭。

黑色長直髮的少女、年級莫約中學二年級左右,纖細的身子讓人無法聯想到妖魔之類。

但是銳利的利爪和尖牙,以及瞪視著麻友時那紅色的雙瞳說明了女子並非一般的人類。

「...混血?」

雖然女子和吸血鬼沒兩樣,但是從略短的利爪和沒有像吸血鬼那樣暗紅色的雙瞳看來,麻友猜測著。

女子顯然十分痛苦且失去了理智,她不斷的發出低吟聲,一對尖牙透漏了對方的渴求。

她衝向麻友。

雖然並不意外,但是麻友還是有些驚嚇的閃過,舉起ATAK便準備朝著對方劃過去時,一個從側面來的猛烈撞擊正中了麻友的腹部。

根本搞不清楚是怎麼回事,背後便傳來撞上樹幹的疼痛感。

痛苦的皺起了眉間,麻友抬頭看向攻擊她的主因。

一把刀子卻搶先一步的揮向麻友,以ATAK擋住對方的攻擊後,麻友報復性的朝著對方的腹部也踹去一腳。

被反擊後的敵人吃痛的倒退幾步,又朝著麻友快速的揮刀。

艱辛的閃過了對方的攻擊後,麻友以肩膀的部位撞擊向敵人,並趁著對方不穩時,以極快的速度朝著喉嚨割去。

卻在抬起頭時麻友停住了動作。

ATAK還架在對方的脖子上,只差那麼一點就會劃開對方的喉嚨。

「...珠理奈!?」

透過月光的照射,麻友看到了攻擊自己的人的面孔。

是松井珠理奈。

珠理奈似乎也透過聲音才認出麻友,她驚訝的看著把刀收了回去,卻仍警戒著沒收入刀套的麻友。

明白麻友還在確認自己是敵是友,珠理奈率先把刀子收進了刀套。

「麻友ちゃん?怎麼是你?」

「這是我要問的吧!?你為什麼攻擊...」此時才注意到,珠理奈的頭上,有著和麻友一樣毛茸的黑色獸耳。

而珠理奈顯然也注意到了麻友底下搖晃的尾巴,她顯然也有些驚訝「雖然有聽說過白皇學園有混種,但是沒想到是麻友ちゃん你...」

「為什麼要袒護牠...?」望了四周卻已不見少女的身影,麻友不滿的問著。

「玲奈是我同父異母的姊姊,而且是人類與吸血鬼的混種。」

「怎麼會嗜血成那樣?」

珠理奈無奈的皺起了眉頭「本來從外面定期供應的我們的血漿缺貨了,我自己倒還克制得住,玲奈就...」

想起了最近也在抱怨著血漿缺糧的前田,麻友感同身受的點了點頭。

「糟糕!たかみなさん他們會攻擊玲奈さん吧!?」

雖然麻友這邊已經搞清楚狀況了,但是假如松井玲奈被高橋他們遇上,也許會被直接消滅,麻友想要透過無線電告知時才發現,耳麥除了沙沙聲之外,沒有其他的聲音了。

也許是被剛剛的衝擊震壞了,麻友懊惱的看著無線電想著。

而珠理奈見麻友沒有任何動作,緊張的拉住麻友的手「你快點告訴你的同伴別傷害玲奈啊!!!」

「嘖、說到這個我就有氣!!」煩躁的甩開珠理奈的手,麻友瞪著她「要不是你平白無事攻擊我,無線電會壞嗎!?」

「那...那要怎麼辦!?」沒了平時與麻友吵架的焰氣,珠理奈皺著眉頭,耳朵低垂著,慌張的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看著友人這個樣子,麻友無奈的嘆了口氣「我也沒帶手機出來...總之,先追上玲奈さん在說吧。」

 

 


 

 

「根本什麼都沒有啊...」只穿著針織背心的由紀打了個冷顫。

夜晚的氣溫比晨間更低,由紀懊悔的想著沒帶外套的事情,眼神卻不時警戒著四周。

時常在社團時被CinDy以特訓為由,不分時段的從各方面偷襲,由紀不知不覺中也練就了一身敏銳的觀察力和反應力。

右手按在Hip holster(臀部槍套)上,一方面是為了好抽槍,另一方面是想要遮掩住Hip holster(臀部槍套)上的手槍。

雖然自己也十分清楚這樣根本是多此一舉,但是由紀還是很擔心被學生看到,畢竟自己已經在校刊裡出現太多次了。

突然身旁樹叢裡傳出了奔跑的聲音,由紀雖然不清楚是什麼,但還是急忙追了上去。

按住高橋借給自己的無線電,由紀向高橋報告了自己目前現在的情形。

然後她邊追擊著邊掏出手槍,對方忽然停下了腳步,並轉頭瞪視著由紀。

本來應該開槍的手指卻按不下去,由紀被對方以極快的速度撞擊在地後,仍然以難以置信的表情傻愣著,眼看對方亮晃晃的尖牙就要咬入由紀白皙的頸部。

「住手-----!!」

一顆石子用力的砸在玲奈身上,她吃痛的用暗紅色的眼睛瞪著麻友,並張牙無爪的示威著。

麻友首先上前一腳便踢向玲奈,雖然被閃過了,但是麻友並不在意,她的目的是要拉起地上的由紀。

玲奈又向麻友襲去的同時,珠理奈從後頭按倒了玲奈,嘴上不停說著抱歉的珠理奈更用力的把玲奈壓制在地。

「玲奈...?」由紀傻愣著看著玲奈。

「松井さん是吸血鬼和人類的混種,現在是嗜血的高危險期。」麻友這麼說著時,並伸手向由紀的耳邊探去。

還搞不清楚怎麼回事,麻友便把由紀耳朵上的無線電拿了下來。

她戴在自己的耳朵上後,開始快速的和其他的人交談著接下來該怎麼處理。

麻友掛掉無線電後,走到珠理奈身邊,她從自己的Shoulder holster(肩式槍套)中抽出小小的攜帶式針筒。

「麻醉藥...たかみなさん要我們把松井さん帶回去生徒會,那裡還有些許的備用血漿的。」

皺著眉頭的珠理奈雖然看似猶豫,但還是把針筒打進了玲奈的體內,本來嘶吼著的玲奈不一會兒便昏迷過去。

輕鬆的抱起玲奈,珠理奈轉頭看向麻友。

「走吧。」剛踏出第一步,麻友停住了動作。

空氣中的味道有十分濃厚的血腥味,不是身為混種吸血鬼的松井玲奈所散發的,而是一股純種吸血鬼讓人作嘔的味道。

她想起了高橋說的


ーー吸血鬼闖入了校園。


意思就是說,除了混種的玲奈之外,還有另外的敵人。

眼神在四周快速張望著,最後她把視線停在走向樹叢邊準備撿起手槍的柏木由紀。

黑暗中有個致命的利爪快速的突刺向柏木由紀,在任何人都尚未反應過來之時,麻友以極快的速度跑向她,卻也只來得及保護柏木由紀不被攻擊到,五指利爪從麻友柔軟的腹部穿透過去又快速的縮了回去。

黑暗中走出一名英挺的男子,他厭惡的看著指甲上的血跡。

「雜種...只會壞我們的好事。」

「麻友!!!!!!!」接住了麻友癱軟的身子,溫熱的血液馬上浸濕了由紀的衣服下襬。

輕輕推開環抱著自己的由紀,麻友用不穩的腳步站了起來,她抽出槍,然後朝珠理奈和由紀低聲吼著「你們都快走ーー!!   生徒會離這裡不遠了...」

猶豫不決的珠理奈在被麻友趕了第二次後,咬著牙逃離了現場。

吸血鬼沒有給他們很多的喘息機會,馬上又一連串的攻擊襲向麻友。

雖然幾乎都很勉強的躲開,但是麻友逐漸開始呼吸急促。

「麻友!」

「不是叫你快走嗎!?」

麻友生氣的回應著,卻在踏出下一步時雙腳癱軟的跪倒在地。

麻友腹部的傷口非常嚴重,光是這樣靜止不動,血依然在流失著,不用多久麻友會先因為失血過多而死的。

更何況麻友已經開始出現無力、呼吸急促和口唇蒼白等症狀。

憤怒的咬著牙,柏木由紀拿著自己的槍枝朝著吸血鬼開了兩槍。

雖然射入了對方的體內,但是因為是普通彈藥的關係,只是讓對方皺起眉頭然後更加火大。

從地板撿起麻友掉落的槍枝,由紀防範著吸血鬼的突擊,然後把麻友的彈夾彈了出來。

裡頭有三發銀色的子彈,雖然自己沒有習慣把銀彈裝在槍枝裡頭的習慣,但是雖然都會遇上吸血鬼的生徒會幹部應該都會裝著銀子彈的。

把自己的槍枝放回Hip holster(臀部槍套)裡,由紀舉著麻友的SIG P250對著吸血鬼。

對方衝了上來,忍著心中的恐懼,由紀在利爪即將刺入自己時以小幅度的動作閃過去,卻在下一秒被踢到腰側。

果然和練習的時候不一樣,由紀皺起眉頭想著。

疼痛感還刺激著神經時,吸血鬼又發動起下一波攻擊,他的利爪快速的刺向由紀,雖然拼命向後閃躲著,身上還是多了好幾條血痕。

不知所措的同時,突然一把刀子刺中了吸血鬼的背部,吸血鬼怒吼著回過頭,麻友倒在地上憎恨的瞪著吸血鬼,明明連意識都快朦朧了,她還是仰起譏笑的嘴角。

被混種這麼藐視著,吸血鬼近乎發狂的想要一秒衝上前把對方碎屍萬段。

趁著這一空檔,由紀豪不猶豫的對著吸血鬼的後背開出了一槍。

銀色的子彈從背後穿透,心臟被貫穿的吸血鬼終於發出尖銳的哀號聲,但是由紀卻無暇管這麼多,她快步的跑回麻友身邊。

面向地面倒臥著的麻友身體非常寒冷,蒼白的面孔絲毫無血色,純白色的尾巴也毫無生氣的垂在地面。

「麻友!!麻友!!!!!」哽咽的喚著麻友的名字,由紀著急的簡直要哭了,她無助的讓麻友躺在自己懷中,卻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


麻友會死嗎?

會死嗎?


焦急的由紀撇到麻友耳朵裡那個從自己那邊搶奪過去的無線電,由紀馬上把它摘了下來,並戴到自己耳朵上。


「高橋さん    怎麼辦、怎麼辦!!!!」

『柏木さん?怎麼了嗎!?』

「麻友流了很多血,怎麼辦!?快點救麻友,她好像會死掉的...拜託、快點救救麻友...」眼淚一滴一滴滑落的由紀語無倫次的號哭著。

『柏木さん你先冷靜點...不是沒有辦法,可是...』

「別可是!!在這樣下去麻友會死掉的、有什麼辦法快點說啊!!!!!!」

高橋停頓著,由紀的手心被麻友的血液沾濕, 裙子也滿是濕黏的感覺,但是她只是把麻友摟的更緊。

『讓麻友吸食人類的血...』高橋嘆了口氣後『對吸血鬼或我們混種來說,人類的血會讓傷口加速痊癒,但是...』

不等高橋說完,由紀把通訊結束掉了,她手足無措的看著像是昏死般的麻友,這樣的麻友怎麼可能有辦法吸自己的血。

她把麻友輕輕放在地上,奔到方才吸血鬼被消滅的地方,從地上撿起麻友的小刀。

回到麻友身邊,她用小刀從自己的手臂上劃上一刀,看著血液從刀傷處涓涓流出,她用沒有受傷的左手扶起麻友,並靠在自己身上後,由紀把滲血的手臂湊到麻友唇邊。

「麻友、」

麻友嗅到血液的味道微微的睜開了眼睛,她小心翼翼的伸出舌頭舔舐著流出來的鮮血,糾結在一起的眉間不知道是不是在抗拒著,顧不了這麼多的由紀把手臂更靠前一點。

麻友露出了兩顆只比普通牙齒更長一點的尖牙咬住了由紀的傷處。

沒有想像中的疼痛,好像在抽血一樣,除了一開始牙齒刺入皮膚時的疼痛之外,麻友在吸食時由紀沒有感到任何的疼痛感。

輕輕撫摸著麻友的後腦,由紀終於稍微放下了心中的石頭,只要這樣麻友就不會有事了吧?這麼想著,她緊皺的眉頭鬆了開來。

過了一會兒,由紀感到頭暈目眩,意識在逐漸朦朧中,想要把麻友拉開,卻發現自己一點力氣都沒有。


「ーー想死嗎你!?」


某個熟悉的聲音在耳畔這麼說著,抬起頭想看來人的由紀突然眼前一片漆黑,她昏了過去。


前田敦子把無法克制吸血衝動的麻友強行拉開,然後她從口袋裡拿出手機「たかみな,我找到了這兩個笨蛋了。」

 

 

to be continued...

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