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a19322720e0cf34d16bd4f0a46f21fbc09aa91  

 

 

第二章,正文:

 

 

這一夜,柏木由紀很難得的又夢見了自己的父親。

那宛如軍人般不茍言笑的表情,還有挺直的腰桿,曾經由紀以這樣的父親為榮著。

 

 


「ゆきりん!!!」

尖銳的尖叫聲傳入耳中,由紀稍微睜開了眼睛,然後又緊閉上的同時,片山陽加又大吼了一聲「快點起來!!」

有著嚴重的賴床症,片山必須花許多時間在叫醒由紀這方面。

直到出門後,總共花了快一個小時的時間。

片山看著身邊那明顯睡眠不足的友人「昨晚回校舍拿手機拿到哪去了呀?」

深深打了個哈欠,由紀努力讓自己不要閉上眼睛「沒有去哪裡呀。」

「騙人。」片山板起昭和時代的生氣臉孔瞪著由紀,正想說什麼時,指原莉乃從後頭拍了兩人的肩。

「早安どーん!」

跟在指原身後的同房室友仁藤萌乃也朝著兩人打了招呼。

指原與萌乃和由紀、片山同樣都是管樂隊的成員,因此感情也比一般的同班同學好很多。

指原一來後,便興奮的和由紀談論著偶像團體的事情。

突然片山等人的聊天內容讓由紀的注意力被拉了回來,因為兩人提到了板野友美這個名字。

抬起頭,校門口果然看見了穿著制服的板野友美站在門口,黑色長袖西式外套的袖口上還別著寫著生徒會的臂章。

「為什麼生徒會的板野會在那裡??」

「聽說是昨晚有人在校舍被外校人士襲擊了,現在是在加強管理吧?」

這樣稀稀疏疏的談話聲傳入了由紀的耳裡,她不禁對高橋昨晚說要保密的事情抱以哧笑。

「ゆきりん,早安~ ♪」不知何時來到身旁的麻友撇著頭看著由紀。

「まゆゆ早安。」

麻友的黑色長袖外套和站在門口的板野是同一種款式,黑色的長袖外套鑲白邊,還有針織的套頭帽,這套外套,是只有生徒會的人才有的。

而普通學生是白襯衫與鵝黃色的針織背心,只有天氣寒冷的時候會在加上外套。

因此走在由紀等人旁邊的麻友顯得非常顯眼,不時的有人談論著他們。

當由紀等人經過板野身邊時,由紀清楚的感覺到了,板野友美注視著自己的眼神。

「到底是想怎樣啊...」

由紀有些不高興的低語著,在踏入校舍之前,她又回過頭,果然,板野友美雙手抱胸的靠在牆邊,眼神卻瞪著由紀。

 

 


 

在B班的教室前停下了腳步,由紀看著前面那間掛著二年A班教室的門牌。

雖然兩間教室只隔著一堵牆,但是由紀從來沒有看過高橋、前田、板野等二年A班的幹部成員。

是自己完全都不曾去注意過嗎?

這麼想著的同時,同班的北原里英拍了她的肩膀「在看什麼吶??」

「きたりえ有認識A班的人嗎?」

「嗯?」北原撇著頭思索了一下「みぃちゃん或あみな吧。怎麼了嗎??」

「那高橋他們呢?」

「生徒會幹部!?」北原有些驚訝的看著由紀「這個就完全不認識了呢,聽說他們幾個也很少出現在課堂上的。」

「明明很少上課成績卻能保持的這麼好...」

在和北原一起進教室時,由紀喃喃自語的抱怨著這不公平的事。

無趣的上著富田老師的英文課時,由紀的視線不自覺的放到了窗外。

二年級三樓的教室往外看,剛好可以看到排球場,而此時一年B班似乎正在上體育課。

身穿紅色運動服的一群少女之中,渡辺麻友明顯的興致缺缺,不時用手掌遮住頭頂上的陽光,或是尋找陰影的地方蹲著。

然後被分配到與仲川遙香同一組後,興致缺乏的麻友和興致高漲的遙香形成了極大的對比。

運動神經本來就很好的遙香打過去的球一直被麻友漏接,這樣跑來跑去撿球的動作開始讓麻友不耐煩,她坐在地上任性的不想繼續時,遙香跑過來死命的拉著麻友的衣袖。

看到這裡由紀不禁笑了出來,這時另一組的平嶋夏海和多田愛佳朝著兩人跑來。

夏海在麻友耳邊低語幾句後,麻友突然紅了臉並揍了夏海一擊。

還搞不清楚是怎麼回事,麻友抬起頭並迎上了由紀的視線,挑起的眉毛簡直就像是在傳達看什麼的疑問。

而身旁的夏海則無良笑著的朝由紀比了V的手勢。

被出賣了呀。由紀無奈的想著,然後微笑。

「らぶたん好可愛啊!! まゆゆ也是,怎麼可以這麼可愛啊!!」後頭傳來這樣低聲讚嘆的聲音。

指原那傢伙!竟然也在注視著排球場上的一年級生。

壞心眼的由紀在富田老師準備點人翻譯時,舉起手來「老師,指原說她很想要試著翻譯看看。」

「えぇぇーーーーーーーー!?」

指原發出了淒厲的慘叫,無視後頭的指原,由紀高興的轉起了手上的原子筆。

 

 

一下課,指原馬上按住前面由紀的肩膀「竟然針對我啊你!!!」

「我不懂你在說什麼!」拍開指原的手,由紀指著後頭「啊,萌乃!」

在指原回過頭的那一瞬間,由紀抓著自己的包包便往教室外跑去。

上午兩節英文課結束之後,剩下的兩節是古文課,因為是額外選修的關係,所以由紀上課的地方在南館的三樓校舍。

踏著輕快的步伐朝著南館走去,這時一抹快速的身影從自己旁邊一閃而過,並消失在走廊的盡頭。

有些不可思議的眨了眨眼睛,由紀還來不及反應時,後頭便傳來跑步聲。

「柏木さん!?」高橋南和板野友美在由紀旁邊停住了腳步。

「高橋さん?發生什麼事了嗎??」

「昨晚那個吸血鬼還躲在校舍裡,因為受了傷的關係現在非常嗜血,根本不管是不是夜晚就跑出來襲擊人了,所以我跟ともちん正在追牠。」

這時板野的手機響了起來,她低聲交談了幾句後,看著高橋「在二樓的麻友ちゃん已經找到了,現在正在僵持中,不過好像不是米蒂絲。」

「告訴麻友先別輕舉妄動,等我們到達。」如此下達命令之後,高橋轉頭看著由紀「抱歉,我們得先離開了。」

看著高橋和板野匆忙離開的背影,由紀想到了那個嬌小的友人。

「まゆゆ,不會有事吧...」

 

 

「由紀,有心事嗎?」古文課上認識的朋友,二年E班的松井玲奈有些擔心的看著身旁的友人。

「嗯?」

「你從剛剛開始就很心不在焉呢。」

玲奈是個非常善解人意又溫柔的人,散發出的大小姐氣質也讓許多人猜測著玲奈是不是什麼財團的千金。

「也沒什麼啦...」

由紀十分擔心麻友那孩子的安危,那孩子雖然非常精明,但是畢竟年紀還小,實在讓人放心不下。

前頭的松下唯和玲奈借走了筆記本後,由紀若無其事的隨口問著「玲奈覺得世界上有吸血鬼這種東西嗎?」

「相信喔。」

「咦?」

「這個世界這麼大,在我們不知道的地方或許真的存在著那種生物也說不定呀。」

「說...說的也是。」

上課的鐘聲再次響起,只是這次伴隨著刺耳的尖叫聲迴盪在南館的校舍內。

頓時班上的人鬧哄哄的談論著那聲可怕的怪叫,甚至有些人不顧老師的勸阻想要起身去看看。

由紀只感到渾身發毛,不管是父親的筆記本裡記載的,還是自己的第六感,那個聲音絕對是所謂的吸血鬼。

她想到了麻友。

「全部給我坐下。」數學老師篠田麻里子重重的打開門並命令著那些不安分的學生。

「只是電影社的音效設備出了問題而已,別給我大驚小怪的。」

而門外還有另一名老師,教生物的大島麻衣也正一間一間的安撫著學生。

心裡暗暗的清楚著事情絕非那麼單純,看著走出門往下一間教室走去的篠田老師,由紀直覺的認為她和生徒會絕對有關係。

「抱歉玲奈,我出去一下。」

接著,由紀趁著大家還一團亂的時候,悄悄的從後門跑了出去。


是二樓對吧...


她在走廊上奔跑著,腦中想到的是,父親在自己面前嘔出鮮血,重傷倒地的最後一抹身影。


沒錯,她騙人了。


由紀的父親不是死在歐洲,是在日本進行進行驅魔的工作時,不幸喪命的。

而那天,正是由紀拉著父親要他帶著自己一起去工作的下雨天。


─ ─ 絕對,不要讓這種事情在來一次啊!!!!!!

 

二樓的教室全都是視聽教室,看起來目前沒有任何班級在這裡使用。

碰撞聲清晰的迴盪在寂靜的走廊上,由紀更加緊腳步往裡頭走去。

這時左邊的門扇碰的一聲被撞擊開來,產生的煙霧和風沙讓她止住了腳步。

「咳咳!」揮揮手,由紀從開始散去的塵土看到的,是攤坐在地上的板野友美。

除了嘴角上的血跡之外,腹部也有明顯的傷痕,亮黑的制服早已變成骯髒不堪,現在的板野與早上相比,落魄無比。

「你沒事吧!?」

想要上前去扶起對方,卻被板野瞪視了。

「你在這裡做什麼!?」板野的口氣很急促而且焦躁。

說不出自己到這裡來做什麼,由紀沉默著,並咬著下唇。

「算了!」板野扶著牆壁邊緣勉強的站了起來「快走吧你。」

這麼說完後的板野,拉起了西式長袖外套上的針織帽子遮住了自己的臉龐,然後握緊手上的獵刀往已經被破壞掉門的教室進去。

不知道為什麼,整個二樓非常的暗,除了沒有任何一盞燈之外,也好像沒有陽光透進來一樣,明明現在也不過才11點左右。

不久,板野的戰區再次傳來了打鬥的聲音以及金屬相互撞擊的聲音。

無暇管那麼多,由紀向著更裡面的教室跑去。

一陣一陣非常細微的喘息聲越來越明顯,在最後的教室裡,由紀看見了額頭上流著血的高橋南,以及,右手臂滴著鮮血的渡辺麻友。

他們顯然沒有注意到柏木由紀的出現。

高橋南的對面僵持的是個高大的男子,壯碩的身子和尖長的牙齒讓人不寒而慄,但是真正可怕的,是牠那宛如利刃般尖銳的爪子。

男子的身上明顯的也有幾處刀傷。

刀傷的造成原因,有可能是麻友以及高橋手上的獵刀所造成的。

不過此時麻友拿著獵刀的右手似乎受了重傷而無法挪動,她的左手緊緊護著受傷的地方。

高橋反著拿獵刀,一個衝上前和對方的爪子互相撞擊時,竟然發出了金屬碰撞的聲音。

男子的喉嚨發出咕嚕咕嚕的聲音,他用血紅色的眼睛瞪著高橋,彷彿她是美味的佳餚一般。

而受了傷的高橋一步一步的退後,這時麻友大聲喊道「たかみなさん,讓開!」

『碰ーーー』一聲巨響不禁讓由紀縮了一下,麻友手上銀白色的槍還有些許的煙硝飄散在空中。

男子的臉孔十分猙獰,牠低頭看著自己被打穿的心臟,還來不及尖叫,便倒了下來。

屍體不到幾分鐘的時間便化成一縷黑煙散在空中。

高橋南跪倒在地上,她大口大口喘氣著。

而麻友往右邊踉蹌了幾步,並急忙扶著牆壁好穩住身子。

擔憂的上前想要扶住麻友的同時,渡辺麻友正好用左手把套頭帽拉了下來。


這一瞬間,柏木由紀驚訝的停住了腳步,還來不及做出任何反應的同時,正好麻友也轉頭看到了由紀,接著她驚恐的像受到了嚴重驚嚇的小動物一樣。

用最快的速度把套頭帽又拉了上來,並且用力的彷彿要把小腦袋整個塞到帽子裡頭似的。

「那是...耳朵嗎?」

這樣的疑問聲也讓坐在地上喘息的高橋南驚訝的抬頭看向由紀。

然後她又把視線看向緊緊護著自己套頭帽的麻友,恍然大悟的趕緊站了起來並拉開由紀。

「為什麼你又會出現在這裡!?」

看著有點憤怒的高橋南,由紀的腦中所想的,卻是此刻高橋被帽子遮住的腦袋上面,是不是也有一對毛茸茸的耳朵呢。

發覺由紀根本沒有理會自己,而是一個勁的只注視著她的帽子,高橋南更生氣的推開由紀「走開!!!」

孰不知這樣的舉動卻造就了另一個更大的錯誤。

首先發現到這個錯誤的麻友用著近乎絕望的表情喊了高橋的名字。

「たかみなさん!!!!!!後面...被看到了 」

雖然高橋南急忙對著屁股遮遮掩掩的,但是他們從由紀尚未回過神的表情看來,百分之百可以確定由紀什麼都看到了。

「耳朵和...尾巴?」

沒錯,麻友被帽子遮住的頭上,有一雙毛茸茸的雪白耳朵,而高橋的背後,從裙子的下方,露出了咖啡色像是尾巴的東西。

本來以為是Cosplay的東西,但是不管是耳朵還是尾巴,真實的太過頭了。

由紀的腦中開始翻想著父親的筆記本裡是否有記載著有關長著耳朵和尾巴的妖魔。

「你們...也是妖魔?」

聽到柏木這麼說著,麻友緊張的走了過來,右手臂上的傷口依然血流不止。

「由紀,我們不是壞人...」

麻友走近後,由紀也清楚的看到了,在麻友背後晃著的雪白色尾巴,像是小狗的尾巴一樣垂著,由紀忍著想要脫口而出好可愛的衝動。

「柏木さん,請在...去生徒會作客一趟吧。」

高橋南無力的垂著肩膀說道。

 

 

 


再次來到北館校舍,只是這次由紀並沒有像昨晚那麼稀奇,她非常擔心身旁的麻友。

以右手臂那樣的出血量照理來說應該會失血過多的,麻友卻尷尬的躲開由紀想要關心的手,迅速拉開兩人之間的距離之後淡淡的說不會有事的。


─ ─是有沒有必要生疏成這樣!?

柏木由紀壓抑著想要這麼大聲吼出口的話,轉而溫柔的勸著「麻友,我扶你吧...你傷的不輕...」

「不必了。」

得到的依然是這麼冷漠的回答,終於沉不住的由紀,強行的靠上前抓住麻友的手腕。

「如果你在一次拒絕我,那我也不會繼續往前走了。」

還差幾個樓層就到五樓了,麻友露出為難的表情,她還是拉著帽子,彷彿又怕被看見那雙可愛的耳朵。

兩人僵持了一下之後,麻友微微點了點頭。

蹲下身把麻友揹在背上,由紀訝異著有些輕盈的體重。

「まゆゆ好重。」

但是嘴上卻還是開玩笑的這麼說著。

「...好吵。」

嘴角不自覺上仰了笑容,麻友的頭靠在由紀的背上,怕摔下去而揪著由紀的制服。

 

 


只有五個人的生徒室十分寂靜,除了優子給麻友包紮傳來的聲音之外,剩下的人都安靜的各自想著事情。

在前田喝完第四杯飲料後,高橋南匆匆忙忙的從外頭進到了生徒室。

「たかみな,這是怎麼回事。」

「等會在說吧。」高橋南把帽子拉了下來,露出了一對咖啡色的獸耳之後,她把脫下來的黑色外套掛到衣帽架上。

而看著高橋這樣的動作,前田、小嶋、大島等人顯然十分擔憂,畢竟這裏還有柏木 由紀這個外人。

高橋甩了甩頭,頭上的耳朵抖了一下,這樣的畫面一直讓由紀想起鹿兒島的家中曾經飼養過的狼犬。

她走到流理台,拿了濃茶給由紀之後,又在那張單人沙發上坐了下來。

「あっちゃん,我希望能把事情全都告訴柏木さん,並且讓她成為我們的同伴。」高橋南看著移動到了窗台邊的前田。

前田用食指與中指來回敲擊著窗檯邊,她帶著冷漠的表情「我反對。」

「あっちゃん!」高橋皺起了眉頭「柏木さん有必要知道,三番兩次被她撞見我覺得這已經不是巧合了。」

生徒室陷入了沉默,大島優子蓋上了急救箱之後,看了由紀一眼「同意加一票。」

此話一出後,馬上招致前田的眼光。

「這顆銀色子彈,怎麼說還是站在我們這邊的好吧。」

「優子...」

前田的話被麻友打斷了「反對。」

本來一直沉默著的麻友看著高橋「我們的恩怨不需要把由紀拖下水吧。」

「兩票對兩票,にゃんにゃん覺得呢?」

眾人看向小嶋陽菜。

「我沒意見。」

不算意料之外的答案,優子無奈的笑了笑「總之,還是等ともちん和麻里子他們回來之後在說吧。」

「優子!」前田有些動怒了起來,她停下了手指的敲擊「根本沒有這個必要,像麻友說的,柏木是外人,別在把她扯下水了!」

高橋看著由紀問道「你呢?你想知道全部的事情嗎?但是如果知道了,勢必就要承擔些什麼了喔,想清楚了在回答吧。如果不想,你現在就能離開了。」

高橋的眼神非常堅定,窗台邊的前田煩躁的揉著太陽穴,而麻友...拼命的搖頭,低垂的耳朵讓由紀差點發笑了。

她伸出手握住了麻友的手,不顧對方想抽回去的動作,緊緊的把那雙顫抖的手護著手中。

「告訴我吧,我想知道。」

 

桌上擺著優子重新倒的熱茶。

高橋輕酌一口後,皺了皺眉頭,似乎也不清楚該從哪裡說起。

「我看先解釋一下"我們"吧。」前田淡淡的說著,她很清楚的看到由紀那看著麻友的獸耳好奇的表情。

高橋點了點頭「柏木さん,之前說過了,吸血鬼是真實存在的,而我們,是吸血鬼與狼人所生下來的後代。」

「名稱是...?」

「才沒有名稱。」一直都是保持著笑容的大島優子,突然露出了憎恨的表情「像吸血鬼那種自以為高尚的種族,怎麼可能接納我們這些混種,你知道牠們是怎麼叫我們這些混血的嗎!?雜種!!」

看著身旁的麻友,由紀把她的手又握了更緊些「我懂了,因為混了狼人的血,所以才有這樣的耳朵和尾巴啊。」

麻友無力的點了點頭,高橋又繼續說著「吸血鬼是種自恃甚高的種族,像我們這種混血,對他們來說就是汙點,他們會用盡全力把我們給抹殺掉,不只我們,他們恨不得把混血的都殺掉。」

「學園是我們唯一的避風港,這裡有秋元さん架構起來的結界,但是也有幾隻偷跑進來的吸血鬼,那些就是我們在對付的敵人。」

秋元...由紀對這個姓氏不陌生,父親在小的時候時常和由紀提起這個人,聽說是亞洲有名的驅魔師。

「然後混種本來就比純種還要弱,我們最多就是能見光、曬太陽,不是很嗜血,遺傳到的優點就是這樣。」前田聳了聳肩。

優子幫忙補充道「但是缺點就是一大堆,肚子餓,生病,壽命不長,等等的,其實和普通人沒什麼不同的。」

「ええ...」

室內一陣沉默,大家都看著柏木那明顯心不在焉的態度。

終於麻友小心翼翼的開口「由紀...有什麼想說的嗎?」

「我可以摸摸看麻友的耳朵嗎??」

前田發出了嘖的不爽聲,優子和小嶋噗哧的笑了出來,高橋南無奈的搖了搖頭,然後她笑著說「就先這樣好了,後續的事情,我之後在和你談,大家解散吧。」

想要抱抱小嶋的大島,突然被高橋吩咐去板野友美那裡幫忙,她嘟著嘴喃喃抱怨著走了出去。

「由紀,可以不要在看著我了嗎?」麻友撇開了頭,但是那對豎起的耳朵把當事人愉悅的心情表露無遺。

「可以摸看看嗎?一下子就好了...」如此說著的由紀不等麻友同意,便伸出手輕輕捏住了那孩子柔軟的獸耳。

麻友的身子緊繃起來,她縮著頭,由紀輕輕的撫摸著那毛茸茸的耳朵,觸感柔軟到由紀捨不得放開。

原本抗拒的麻友,慢慢的從喉頭發出了舒服的呻吟聲。

「由紀...嗚...」

撫摸的手逐漸從耳朵移到了頭髮,最後順著背脊滑到了麻友雪白色的尾巴上。

真的就像小狗的尾巴一樣毛茸好摸,由紀把玩著像是興奮狀態似的晃來晃去的尾巴。

「麻友!!」前田的聲音拉回了兩人的注意力「別像隻家犬一樣被馴服了。」

被這麼提點著,麻友急忙拉開和由紀的距離。

她紅透了臉頰瞪著在後方辦公處和高橋談論事情的前田,然後有些尷尬的起身「抱歉...」

回過神來的由紀也急忙跟著道歉「要說抱歉的是我才對!對麻友做了奇怪的事...」

「總之,由紀得回去上課了吧。」

紅著臉把由紀推出生徒會的門,麻友那黯淡的表情被關閉的門遮擋住。


輕撫著被關起來的門,由紀不覺得自己有錯,雖然不懂麻友為什麼會露出那樣的表情,但是她,一定會好好保護麻友的。


下定決心這麼想著,柏木由紀頭也不回的離開了生徒室。

 

 

to be continued...

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