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來發在果壇的文,搬運來私家存放。wwww

 

1c877e98fd88b9837709d740

 

神六(笑

 

 

 

第一章,正文:  

 

 

漆黑的走廊上,本來只是回來拿手機的由紀,因為找到失物而高興掛在嘴上的笑容僵住了。

在走廊的前方,兩個女子摟在一起,但是透過窗戶的漏進來的月光所看見的。

是更高個子的女子把身子癱軟的另一名女子緊摟在懷中,並且正咬著對方潔白的脖子。

本來以為只是碰巧撞見在偷情的情侶,但是根本不是那樣。

從咬處流出的鮮血只讓由紀直覺聯想到--吸血鬼。

高個子的女子吸吮的聲音在寂靜的走廊上迴盪的十分清晰,由紀把口中的唾液嚥了下去,她害怕的流下了汗水。

卻也因為害怕吸引了對方的視線,腳步一步也不敢移開。

這樣下去,飯後甜點就是我吧!?如此悲觀想著的同時,背後突然亮起燈光,然後宛如救命般的人聲響起「在做什麼!?」

被強光照射的女子用血紅色的眼睛瞪著這方,似乎猶豫著該不該放下手上的美食,但是隨著腳步聲的接近,女子把手上癱軟的女子扔在地上,並從開啟的窗子一躍而下。

「你在這裡做什麼!?」那個救了自己一命的人來到了背後。

由紀帶著淚水的轉頭「萬分感謝你救...咦!?」

讓由紀如此驚訝的,對方正是白皇學園生徒會的副會長,高橋南。

如此崇高的身分竟然會出現在半夜的校舍,並拿著手電筒在做著類似巡邏校園的事,由紀訝異到不自覺的張大了嘴。

高橋南撇了頭然後皺起眉頭,接著她露出恍然大悟的神情「你是今年轉學過來的,二年B班的柏木 由紀嘛,管樂隊的對吧。」

「咦!???」會被地位這麼高的人說出名字,也是一件相當震驚的事呢。

「我知道你喔。」高橋比想像中還要溫和的笑著「まゆゆ時常把你掛在嘴邊。」

渡辺麻友,是一年級的學妹,僅僅一年級卻能進入生徒會讓許多人敬佩,但是也是有人認為不服的。

總之,那樣一個可愛的孩子,是管樂隊的一員,同時也是個很喜歡黏著由紀的孩子。

「原來是まゆゆ啊...」情急之下差點誤脫口而出"我家麻友一直以來都麻煩您了"這種話,由紀害臊的低下頭。

隨即想起身後那個剛剛才讓自己也驚魂未定的場景,由紀抓起了高橋的手「不對!在這裡閒聊太危險了啊!!!先逃吧!!???」

一動也不動的高橋按住緊張的由紀,卻也帶著緊張的表情看著她「你剛剛...什麼都看到了?」

由紀點了點頭,高橋垂下的肩膀並發出了哀嚎。

她從針織外套裡拿出了手機。

按下快撥鍵的按鈕,電話只響了一下便被接了起來「ともちん,我現在的位置在南校舍三樓這邊,有點意外的狀況,過來支援一下吧。」

簡單的對話完後,高橋要由紀留在原地,她獨自的走到被攻擊的女子身旁,像是醫師般的檢查了女子的身體後,她把女子的上半身扶起並靠在牆邊。

在高橋起身,並重新朝著由紀這邊走來時,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方才的驚嚇導致的後遺症。

高橋的眼睛也是血紅色的,像是紅寶石一樣的豔紅。

由紀晃了晃腦袋並把視線轉開,她看著手機上的時間顯示現在已經是十一點半。

而回到了身邊的高橋倚著牆邊,沉默的不發一語。

「那個...你怎麼會在這裡呢?」由紀打破了可怕的寂靜,她試著找些話題與高橋攀聊。

「夜間巡邏喔。」高橋把手臂上的紅色臂章轉向由紀,上頭用黑色的毛筆字寫了:生徒會 三個大字。

理解似的點了點頭,兩人又迅速的滑入沉默之中。

無奈的不知該如何是好時,高橋南難得的先開口了「謝謝...」

一開口卻是讓人摸不著頭緒的道謝,由紀臉上訝異的表情非常明顯「謝什麼...?」

「謝謝你願意成為麻友的朋友,謝謝你願意接納她。」

有點不好意思的搔了搔臉頰,由紀看著地板兩人被月光所照射的影子「那孩子...一開始向我搭話時,看起來簡直害怕的不得了,說著『你的這件外套我也有一件一模一樣的喔。』,只是回應了一些話,就高興的紅透了臉頰,我很喜歡這樣突然會情緒高漲的まゆゆ,所以根本不麻煩的。」

高橋用著一種摸不透的眼神看著低著頭的由紀,隨後她仰起嘴角的笑容「在你入學之前,麻友看到你的資料後就一直喊著要認識你了,說什麼和澪很像的。」

咬著下唇免得露出太明顯的笑容,由紀一直對麻友的事情無法抗拒。

也許是那孩子和自己理想的偶像氣質太相似的緣故,又或者是那孩子的笑容總是會讓人不自覺的臉紅。

由紀喜歡那孩子,也很高興自己能認識麻友。

「但是,可以的話,請不要太過接觸那孩子。」

訝異的抬起頭,高橋的眼神裡透著淡淡的悲傷,卻十分的堅定。

正想詢問原因,走廊上響起了腳步聲,方才電話裡暱稱為ともちん的人踏著緩慢的腳步懶庸的走到高橋身邊。

與高橋南同為二年A班的板野友美,同時也是生徒會的幹部,因為身穿制服也顯得時髦的關係,讓許多少女們崇拜著,理所當然,由紀也多少知道這位幹部。

高橋南帶著板野友美來到被攻擊的少女身邊,俯身在對方的耳邊低喃了幾句之後,高橋南朝著由紀走回來,而板野友美帶著一臉不爽的表情扶起地上的少女。

「走吧,接下來的事情ともちん會處理的。」

由紀回頭看了一眼那個嘴上喃喃抱怨的板野友美,在加緊腳步跟上走在前頭的高橋南。

 

 

被高橋帶著走過中庭,然後到了北館的校舍,北館沒有任何教室或學生會用上的地方,傳聞整棟北館都是生徒會的地盤。

高橋繼續帶著柏木走上五樓,過了一排長廊後,高橋南打開了還亮著燈的生徒會教室門。

緊緊跟著高橋走進這個陌生的區域,裡面是一個大空間,一組沙發和幾張桌椅之外,後頭還有一個流理台。

在高橋南踏進來後,幾面的幾個人便帶著好奇的表情看著由紀。

其中最大膽的,莫屬直接上來在由紀四周打量著的,三年級的大島優子。

「啊啊!!」優子突然帶著滿臉興奮的表情看著後頭的幹部「胸圍絕對是D的啊!!」

在沙發上按著NDS,用厭惡的眼神瞪著說出此話的優子,是三年級的小嶋陽菜,大島優子積極的向小嶋示愛的事情,在學園裡是眾人所知的事情。

而站在流理台邊,把手上的馬克杯裡的東西一飲而盡後冷漠看著由紀的,正是白皇學園的生徒會會長,二年級的前田敦子。

「這不是柏木嗎...把她帶來做什麼?」前田看著高橋,然後依然冷漠的提問。

「あっちゃん,她...看到了米蒂絲攻擊學生了。」

聽到高橋這麼說後,大島優子停下了研究由紀身材的舉動,她的神情突然的變得十分認真。

不只優子,就連正在玩NDS的小嶋陽菜都停住了按鍵的手。

前田嘆了口氣,正想要說什麼時,後面的門又再度被打開,端著杯麵的渡辺麻友有些不解的環視著寂靜的生徒室,然後她看到了站在高橋南旁邊的柏木由紀。

「ゆきりん?為什麼你會在這裡?」

「這...說來話長,不過其實我也不是很想出現在這裡的。」這時候看到麻友,對由紀來說簡直像黑暗中突然看到一抹救贖的燈光。

 


被高橋安撫在沙發上後,她親自去泡了杯茶,而麻友則坐在由紀身旁大口大口的吃著杯麵。

「まゆゆ晚上怎麼都吃這種東西?」由紀在麻友把湯一飲而盡後,皺著眉頭問道。

從優子那邊接過的衛生紙擦嘴,麻友聳了聳肩「工作結束之後食堂幾乎都關門,只能吃泡麵了呀。」

緊皺著的眉頭又縮了一些「明天我幫你帶便當,別再吃這種東西了...」

喊著由紀真好的麻友,像隻小貓一樣的把頭枕到由紀腿上。

這樣的舉動卻讓大島優子又吵鬧起來「にゃんにゃん,我也要膝枕啦!!!」

「找柏木さん去。」依然如此冷漠回應優子的小嶋,眼神卻也訝異的放在由紀身上。

「好啦,暫時都別吵了。」把濃茶放到由紀面前後,高橋南在單人沙發上坐了下來。

她的神情十分嚴肅,因此本來還開著玩笑的優子和麻友不禁也坐直了身子。

「柏木さん,我就稍微開門見山的直說了。」高橋南注視著由紀「令尊是個有名的驅魔師,這件事你知道嗎?」

由紀愣了一下,低下頭看著腕上那銀製的小十字架,然後她難受的點了點頭「我知道...雖然身為警察,卻在歐洲身兼驅魔師的任務,直到被殺死之後我和母親才知道這件事的。」

「那麼你相信的吧,吸血鬼。」

再次點了點頭,由紀想起了父親遺留的那本筆記本。

「你剛剛在走廊上看到的,正是名為吸血鬼的惡魔,但是請不要擔心,這件事情我們生徒會會處理好的,並且不會再度讓其他學生受到傷害,所以請你就這樣忘記這件事吧。」

冷漠的仰起笑容,由紀想起了那個隱瞞著母親和自己獨自進行那種工作的父親,然後她側頭看著低垂著頭的麻友,帶著些微的怒意,她反瞪著高橋。

「如果是怕我到處張揚,這你大可放心,我不是那種人。」

高橋被由紀的反應嚇著,她有些緊張的解釋「不是這樣的,只是這樣的傳言要是在學生之間傳開,會造成不必要的恐慌,因此...」

話還沒說完,一直站在窗邊的前田開口了「既然你也這麼明理那就沒事了不是嗎?たかみな,把柏木送走吧。」

不知道為什麼,由紀感覺前田不喜歡自己,甚至透著敵意。

在這麼沉重的氣氛下她果斷的起身並表明自己的確也該回宿舍時,麻友也跟著起身「我送ゆきりん回去吧。」

 

 


安靜的和麻友並肩走在夜晚學校的步道上,麻友終於小心翼翼的開口「ゆきりん父親的事情...抱歉讓你又在一次提起。」

有些訝異的看著麻友,由紀笑著把手放上那孩子套著套頭帽的頭上「笨蛋,我又沒有怪罪你,反而,原來麻友都在做這麼危險的事,我現在才知道...」

「我已經習慣了,不要緊的。」

「麻友,如果有我能幫上忙的地方,請盡量開口吧?」

在宿舍門口停下腳步後,由紀對準備轉身離開的麻友說著。

而身子顫了一下的麻友,帶著笑顏回頭「由紀什麼都不要改變,就是給まゆゆ最好的禮物了。」

 

 


送走由紀後的生徒室,前田的手上又拿著馬克杯,內容物是如血液般鮮紅的東西,她看著刺眼的半月一飲而進。

「あっちゃん不喜歡柏木嗎?」走到前田身邊的高橋問著。

「她會像她的父親一樣,是個致命的銀色子彈,會殺死哪一方我們不知道,我不希望最後這顆子彈是打在我們七個人的任何一個人身上。」

前田艷紅色的眼睛透露著滿滿的殺意。

坐在沙發上的大島優子反而笑了出來「這顆子彈,絕對不會打在麻友身上的,她捨不得。」

瞪著優子,前田不在說話,但是內心的某處仍然隱隱擔憂著。

 

 

 


坐在書桌前,憑藉著外頭投射的月光,由紀把手上那上了鎖的日記本打開,裡頭放的卻是污點斑剝的老舊筆記本。

小心翼翼的把東西拿了出來,她回頭看了一眼室友片山陽加,確認沒有把她吵醒後,她翻開了筆記本。

父親那剛強的字體把一頁一頁都填滿,由紀翻到了標示著V的字母的頁數。

Vampire(吸血鬼),裡頭有許多註解以及消滅的方法。

這本筆記本,是父親把身為驅魔師的各種經驗所寫下的東西。

如果照著您的方法,我是否能成為麻友的助力呢?  父親...。

 

 

to be continued...

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