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不起我就是麻友神推,我就是元B/新B控怎樣(挺胸)

好可惜在幾個字就破萬了說(才不是幾個字而已###)

 

YOU & I。沒錯是IU的YOU & I,寫到一半突然想到這個收尾整個就大轉過去。

是說前面可以算是平行世界或者是另一個時空或者夢境怎樣的,任憑想像。

 

024f78f0f736afc3443db1deb319ebc4b7451253  

 

我啊,真的很喜歡渡辺麻友。

不知道為什麼,喜歡的不得了。

 

Team B的這兩個孩子唯獨讓我格外心疼,現在真的是僅存的元B的血脈了(泣

我很堅信這兩個人的羈絆。就像優菜的「1300年後也要一直在一起。」Mayuki的「一生彼此互相照顧」我也信了。

這兩個人是相扶相持過來的,陪伴在隊長的身邊、支持著她,以及守護著ACE、支持著她,這兩個人之間的關係不是說能被取代就被取代的。

 

渡辺麻友18歲生日,柏木在Blog如此寫道:

 

気付けばいつも隣にいるまゆちゃん。
要是有發現的話我旁邊一直都是Mayuちゃん。


さいたまスーパーアリーナの3日間も、気付けばいつも隣にいました
埼玉Super Arena這三天也是、要是有發現的話她一直都在我旁邊


これからも気付けば隣にいる関係でいたいな
從現在起也想要有著這種要是有發現都在旁邊的關係啊


まったく愚痴や弱音を言うことのないまゆゆが、
完完全全沒有抱怨過的Mayuyu、


あるとき糸が切れたようにならないように、
有時候為了不要讓這條線斷掉、


いっぱいいっぱいになってしまわないように、
為了要變得能夠盡全力的努力、


隣で支えていけたら、と思っています。
我想我想要、在一旁的支持她。

(轉高橋南應援團)

 

就像第三次總選前的某雜誌訪談:

ゆきりん:不过……我希望麻友能够加油。我,比起自己,麻友的闪耀是更让我开心的事情。所以我会支持她的。

 

64380cd7912397ddde1a41b15982b2b7d0a28720  

完全治癒的兩人,真的ˊˋ

朋友、親友、摯友、隊友、我覺得他們都是,甚至、我覺得他們是“家人”。和由紀媽媽一起去迪士尼,什麼的。爽健美茶什麼的,這兩隻是像家人一般的存在對我而言。

 

 

我啊、看著害羞內向、早期被片山說連打招呼都會顫抖的渡辺麻友逐漸變成大叔系、真的感到非常高興。

如果說要和柏木由紀說些什麼的話、

「謝謝你一路陪著麻友,今後也請繼續陪伴在那個孩子的身邊。」

 

因為我、是這麼地喜歡麻友啊   (親媽(蓋章

 

66e5c57fgw1drfzbdjclvg  

柏木由紀(右),渡辺麻友(左)

 

66e5c57fgw1dob9he72ydg  

柏木由紀(左),渡辺麻友(右)

 

 

 

正文:

 

 

 

 

今年的冬天來得比往年慢,也比以往都還要來得寒冷。

柏木由紀伸手把鴨舌帽帽緣上的細雪拍掉,她呼出了口白氣。轉頭看著旁邊大樓上的電視牆,光鮮亮麗的偶像跳著可愛的舞蹈,她忍不住掛起了微笑。
對於柏木由紀來說,她是個標準的偶像迷。不論是早安少女組或AKB48,她都深陷其中,而最近的新歡正是目前電視牆上的雙馬尾女孩。

精緻的臉蛋和纖細的身子,還有那令人激起保護欲的妹系形象。柏木由紀打從心中佩服著這個SOLO歌手。在如此競爭的女團時代中,靠著自己的力量仍能存在於一席之地,真的很不簡單。

本人的話,一定比電視上可愛數百倍吧、

陷入妄想的時候,從旁邊走來的先生向柏木遞出了褐黃色的薪水袋。

「今天真是辛苦你了。」
「不會,如果以後有需要的話,我還是能隨時趕來的。」

和對方意思性的禮貌寒喧。由紀在對方離開後把薪水袋裡的鈔票點數確認後放入了大衣的口袋中。
身為打工族的柏木在東京靠著做大大小小的打工來維持生計。當然,除了水電費之外,她每個月都還會定存下一筆錢在花費偶像的相關開銷上。

抬頭再次看了一眼電視牆上的偶像,柏木由紀無奈的笑了笑——這次就多花點錢去參加握手會好了。

準備轉身離開時,後頭突然響起了腳步聲。像是在盡全力的奔跑一樣,而且行進的方向似乎離柏木由紀越來越近。
疑惑的轉頭的下一秒,迎來的是對方重重的撞擊上來的痛楚。

「嗚啊!」

柏木倒在地上。頭暈腦脹,白雪不斷飛落在她的臉上,感覺有些狼狽。
她想要起身,卻做不到。那個把她撞倒的兇手正巧就倒在她的身上,身子非常纖細。

她的鴨舌帽和少女的粉紅色保暖帽相互交跌掉落在一旁,因此少女一頭流順的黑色長髮在白雪紛飛中顯得格外豔麗。

輕輕搖了搖少女的肩膀。少女抬起頭,她也搖晃了小小的腦袋,接著她看著柏木由紀露出疑惑的眼神。

面前的少女,是柏木由紀認識的人,與其說是認識,不如說是大家都熟知的人。由紀有些不敢置信抬起頭又再次看向電視牆上可愛眨眼的偶像,接著她再次把視線拉回那個莽撞把自己撞倒的少女身上——知名偶像渡辺麻友對著她做出了歪斜著腦袋、露出狐疑的眼神的超可愛POSS。

「咦——!?」
「怎麼?」

「まゆゆ!?」
「啊、你也認識我啊…」渡辺麻友這麼說著,露出了黯淡的苦笑。

「當然啊。」柏木由紀首先起身並朝著麻友伸出手,對方雖然一臉訝異但還是乖乖的讓由紀拉了起來。接著由紀把掉在一旁的兩頂帽子都撿了起來。她把鴨舌帽挾在腋下,然後把粉紅色的保暖帽上的雪拍掉後,微笑的遞給渡辺麻友:「是粉絲喔。」

麻友接過了帽子,還是用一臉疑惑的樣子看著由紀。

「怎麼了嗎?」

渡辺麻友搖了搖頭並把保暖帽戴在頭上。
這時柏木由紀才注意到,渡辺麻友的外套是很單薄的針織外套。這麼寒冷的天氣穿著這樣的外套的確讓人匪夷所思,她下意識地脫下自己的羽絨外套批在麻友身上。「為什麼會穿得這麼少啊?」

麻友拉緊有些寬大的外套,道了聲謝謝。
突然她拿下自己頭上的保暖帽,並不由分說的搶過由紀拿在手上的鴨舌帽。

「跟妳交換。」麻友笑笑道。她把鴨舌帽戴了起來,然後俏皮地笑著。

好可愛!!!!——柏木由紀傻愣愣的把保暖帽戴了起來,然後聽話的又穿上麻友遞過來針織外套。
柏木由紀對可愛的女孩子沒輒啊,這點她一直很清楚,所以才會深陷偶像的魅力之中無止盡的花錢。但是渡辺麻友的一切她幾乎到達言聽計從的地步,最後由紀傻笑著揮手送別麻友。

看著麻友可愛的走過轉角之後,柏木由紀才狠狠的意識到——她的薪水袋放在羽絨外套的口袋裡。

 

「啊——!!!!」

 

追上轉角,渡辺麻友的身影早就消失無蹤。
彷彿只是夢境一般,但是由紀知道這不是夢,因為麻友給她的針織外套上,還留有一絲燙人的溫度。

 


 

遇見偶像的機率,是多少?

柏木由紀不清楚,不過那不可思議的機率就正巧讓她遇上了。當然、還連帶了後面牽扯出的這些詭異的事情。
那時她目送渡辺麻友離開後,沒多久,就被幾名黑衣的外國人給抓了起來。

她數度掙扎著想要逃開,卻徒勞無功,因此只能乖乖的跟著黑衣人前往未知的目的地。

最終黑衣外國人把她帶到知名經紀公司的某間辦公室後,便獨留下她全數離去。

這算什麼啊——柏木由紀看著擺放在辦公室內的可愛海報露出了微笑。偶像重症者、真是可怕。

「啊拉?」

柏木由紀轉過頭。走進來的女人看著由紀挑起眉毛,接著她又打量了由紀全身後,發出了無奈的歎息聲。「麻友也真是、這次竟然想出換衣服這招了嗎?」

接收到由紀疑惑的表情,女子笑了笑並遞上名片:「我是渡辺麻友的經紀人,小林杏子。」

「您好。」由紀把名片放進褲子的口袋。「所以把我帶到這裡是?」

「嗯…」小林杏子似乎在想著該如何解釋才好。片刻後,她有些無奈的道:「麻友是慣性逃跑者。明明是偶像,卻總是費盡心機想要逃走,今天大概是想用金蟬脫殼術,結果不幸的你就成了受害者。」

柏木由紀愣了一下。慣性逃跑者,是指習慣性的在逃跑的人吧。所以那時候渡辺麻友才會匆匆忙忙的撞到她,要求換衣服的原因也是不想要被抓到。柏木由紀皺起了眉頭,身旁海報上的可愛笑顏彷彿瞬間破滅一般——渡辺麻友根本就是個腹黑!!!!

「這算什麼啊!!!偷走我的薪水然後還有外套和帽子,可惡竟然還欺騙我的感情!!」

小林杏子笑了笑然後遞出紙筆。「請把您的姓名和聯絡方式寫上。假如麻友回來後,我們會照聯絡方式請您來拿回外套的。」

「啊、好。」

由紀在紙上寫下了柏木後。她停住了動作,像是在思索什麼似的發著呆。
過一會,她把紙筆遞還給小林杏子。

「柏木?」

小紙張的上頭,只寫著那姓氏。小林杏子疑惑的看著準備離去的由紀。

「不好意思我告辭了。」柏木由紀並沒有費心解釋。僅僅只是微笑著向小林杏子道別。
她再次抬頭看向那可愛的海報。然後她心想著——自己的東西,就該自己討回來吧。

 

 

 


除了AKB48之外,少數的偶像會舉辦像握手會這樣的活動,幾乎可以說是AKB48的專屬活動。
但是渡辺麻友就不一樣,她也會不定期舉辦握手會,與粉絲近距離的互動。

雖然一張票的要價並不便宜,但是多數粉絲甘願花這筆錢。畢竟能親眼看到心儀的偶像並握到手,那該是讓人多振奮的事。

假如是兩個禮拜前,柏木由紀大概也會像這些粉絲一樣傻笑著排在隊伍中,想著見到まゆゆ時要說些什麼這樣甜蜜的苦惱。

但是現在,柏木由紀心中只有到時候見到渡辺麻友,要如何把自己被奪走的一切討回來。

——隨然是這樣想的…

但是隨著隊伍越來越往前,柏木由紀覺得心臟好像要蹦出來似的劇烈。接著,麻友的嬉笑聲逐漸清晰,她覺得自己快要喘不過氣了。那一天在街上碰巧撞到麻友,是非常居家的打扮,但是平時電視上的麻友,總是穿著很可愛的裙子和迷人的笑容。標標準準是柏木由紀沒有反抗力的那種偶像類型。

所以那個時候才會毫無反抗的讓那個小傢伙擺布了吧、

懊惱的想著,突然後面的人拍了拍她的肩膀。柏木由紀尷尬的笑了笑然後快步的往前。她到了渡辺麻友的面前。

「你好~」渡辺麻友笑著揮手。

「你好。」由紀握住麻友的手。冰冰冷冷的,明明就一直在和大家握手啊。

她看著麻友似乎已經忘了那場鬧劇的無辜笑顏,指了指自己身上的針織外套。「まゆゆ還記得這件針織外套嗎?對我來說有點小件呢。所以、可以把我的羽絨外套還給我嗎?」

麻友的笑容垮了下來。她看著柏木由紀的表情少了剛開始的那一抹清純無辜,反而驚慌和不知所措居多。柏木稍微把身子向前,在只有麻友能聽見的範圍內小聲道:「乖乖的把外套和帽子還我,我就不會到處宣揚渡辺麻友是慣型逃跑者這種事。」

確認手掌中的小紙條被麻友收好後,由紀先鬆開了手,然後笑道:「掰掰。」

看著渡辺麻友露出厭惡的表情,柏木由紀心中仰起勝利的快感。


在走出會場之後,她忍不住心想——我應該不會被當成是壞人吧?

 

 


由紀的好友片山陽加在市區開了間小小的咖啡廳。

因為房租的關係,店坪不大,僅僅只有十幾坪罷了。但是片山陽加把店內裝飾的十分溫馨,木質桌椅和淡淡的咖啡香,由紀在沒有工作之餘,很喜歡待在這裡。

她會自己動手泡杯咖啡,然後坐在習慣的座位上,翻看著偶像雜誌。

她習慣坐的位置位於角落,屬於如果不多加注意會顯得不起眼的地方。如今她的對面坐了另一個人,用著與該有的可愛形象天差地遠的凶狠眼神瞪著她。

如果是之前,柏木由紀肯定會因為女孩的反差而訝異到不行。但是在早已經和女孩有幾次的接觸後,由紀並不在意,只是感嘆多了些。

「就算你這樣瞪我,也不會有所改變的。」柏木由紀在自己的咖啡中丟入了兩顆糖,細心的攪拌著。「我的外套和帽子快點還給我。」

「你這根本是威脅!」渡辺麻友氣憤的拍著桌子。她氣得連肩膀都止不住的顫抖著。

小酌著咖啡。柏木由紀一邊在心理思考著自己是不是真的太過份了,一邊制止渡辺麻友想要在點單上添加巧克力香蕉豪華聖代這種好像很貴的東西。「除非你是要自己付。」她對上麻友心虛撇開的眼神。「我可沒有多餘的錢可以幫你付這種東西!」

麻友噘起了嘴巴。委屈的好像是柏木欺負她一樣,她眨了眨眼睛。「我疑似有低血糖…」

柏木嘆了口氣,鬆開了壓住的點單。

「謝了~」

麻友笑了。收起了怨恨的表情,像個孩子一樣哼著不成調的曲子在期待著豪華的聖代。
不自覺的感染上這樣的歡樂,柏木由紀仰起無奈的笑容:「這麼喜歡甜食啊?」

「嗯嗯!」麻友用力的點著頭。幸福的表情洋溢在臉上。突然她認真的看著柏木道:「這個的錢我會自己付的,所以你大可不必擔心。」

「咦?」由紀搔了搔臉頰。「我請你也不是不可以啊。」

「真的!?」
「嗯。」

「真的真的!?」
「對,真的。」

渡辺麻友露出壞心眼的笑容:「不過不用了,感謝。」

「你又來了!!!」柏木按耐不住的拍桌起身。看著那孩子一臉得意的表情,她知道這孩子是在玩弄她,而且以此為樂。

「不是說是粉絲嗎?你要對まゆゆ發脾氣嗎?」

「まゆゆ才不是這樣小腹黑的形象我不相信!!!」

柏木由紀有些後悔了。自己太口急,説出了些傷人的話。渡辺麻友和まゆゆ,都是同一個人。可愛、清純、惹人憐的妹系形象,全都只是粉絲們單方面的希望,而她也只是回應了粉絲的願望,塑造出了這樣的まゆゆ罷了。私底下的まゆゆ,或許真的就是個小腹黑、愛耍點脾氣的任性、喜歡惹出小麻煩,但是這或許才是まゆゆ的真實面不是嗎?

嘆了口氣。柏木由紀坐了下來,她向一臉狐疑的麻友道了歉。對方一臉莫名奇妙的看著由紀時,笑臉盈人的服務生把巧克力香蕉豪華聖代端上桌,打斷了兩人之間突如的尷尬。

麻友的吃相十足的偶像樣。柏木由紀撐著下巴,笑盈盈的看著她像孩子一樣的吃著甜食。不自覺地,甚至會拿起餐巾紙擦去麻友嘴角邊的巧克力漬。

麻友的心情似乎很好,甚至舀起了一匙滿是巧克力碎片的冰淇淋遞到柏木由紀的面前,並用哄孩子的口氣說著:「來,啊~」

這算什麼啊!?——柏木由紀看著那一杓誘人的冰淇淋和麻友燦爛的笑容失了魂,雖然心中有股聲音告訴她吃下去就糟糕了,但是她還是乖乖的張開了嘴,把那一杓甜膩的冰品吃了下去。

「怎樣?」
「嗯,很好吃。」她看著麻友毫不在意的含住湯匙時紅透了臉頰。連耳根都滾燙的讓她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太好了。」
看著麻友笑了出來。由紀忍不住指著那支湯匙,壞心眼的笑道:「應該是我要說太好了,和まゆゆ間接接吻了喔。」

話才剛說完,渡辺麻友的臉頰紅透了,她慌張的張口又閉口。最後擺起厭惡的表情瞪著柏木由紀:「變態!」

「まゆゆ好可愛~。」
「超級變態!」

「是粉絲的說。」
「變態粉絲!」

「我很傷心喔!」
「哼!」

撐著下巴看著氣鼓鼓的渡辺麻友,由紀寵溺的輕笑出聲。惹來了對方的一個白眼和又一聲的變態。但是她止不住仰起的笑意,不知道從哪個時間點開始,她意識到自己和麻友的氛圍像是在“約會”一般,和最喜歡的偶像約會,由紀連妄想都不曾有過。

她甚至認為外套、帽子和那筆薪水都要不回來也沒關係了。她很幸福,在麻友的身邊。

明明相識的時間非常短暫,但是柏木由紀比以前更加喜歡まゆゆ了。不管是在見識到了麻友的真實面,或者是任性面,她都好喜歡。

 

「まゆゆ。」

 

「嗯?」渡辺麻友抬起頭來的模樣非常可愛,由紀笑著搖了搖頭。說不出口——我只是想叫你的名字而已。這種話。

「怪人。」麻友咬著巧克力棒這麼說著。突然響起了手機的鈴聲,雖然是渡辺麻友的,她卻一副徹底無視的樣子。
柏木由紀有些好奇,她開口詢問。然後麻友煩躁的解釋:「肯定是經紀人啦… 要叫我趕快回去之類的…。」

「欸?你不回去嗎!?」

「在趕得及的時間內回去就行了。」麻友垂下了眼簾,她隨手攪拌著奶茶。「我不喜…」她停住話,然後放下攪拌棒。抬起頭笑著「沒事。」

看著麻友生澀的笑顏,怎麼看都不像是沒事。柏木由紀站了起身並伸手拿起帳單:「走,我送你回去。」

「等…!」麻友皺起了眉頭「我說我不要現在回去,你… 」她看著由紀的笑容止住了話,然後柏木由紀笑著拍了拍麻友的頭

——「我會陪你的。」

 

 

 


我會陪你的。——這句話算是誓言嗎?柏木由紀不太清楚。只是當她把麻友帶回攝影現場後,小林杏子相當地震驚。然後在錄製結束後以相當一份正職的薪水聘請她之後負責找回逃跑的渡辺麻友。

她沒有拒絕小林杏子的提議,畢竟那份薪水的誘惑太大了。她可以少打好幾份工,甚至多了很多私人的時間。


因此、從那天開始,她負責盯顧著渡辺麻友。


本來以為這個小傢伙會任性的發脾氣,但是麻友並沒有那麼做,除了在知道之後淡淡的回了聲“嗯”,之後的每一次行程都乖乖的跟著由紀帶進帶出。柏木由紀有時陪著麻友在片場等待時會想,麻友應該是很怕寂寞的一個孩子吧。那天在咖啡廳時,用著落寞的表情說著不要回去的麻友,看起來真的很寂寞。

也許、會接下這份工作,就是因為想要陪伴著看起來好像很寂寞的麻友也不定。

但是今天,麻友沒有像往常一樣準時出現。這個平面廣告是麻友今天的第一項工作,因此由紀和經紀人說好,會在這個片場等麻友。只是渡辺麻友沒有像往常一樣準時的出現。

麻友的經紀人焦急地不停踱步打著電話。

已經超過約定的時間了。柏木由紀也有些焦急起來,雖然麻友有可能是逃跑了,但是、也可能是遇上了事故。

「我出去找看看吧?說不定已經在附近了。」

 

 

拍攝的地點位於秋葉原的某間工作室中。由紀快步走在秋葉原的街上時,才真實感受到了無助感。

因為是假日的關係,人潮非常的多,根本無法在這樣的人群裡找。由紀被人潮推擠著,無法前進,她越來越擔憂那個嬌小的失蹤者。

眼角向一旁的店家撇去,似乎是新遊戲的發售日,非常多的人正在排隊著。那款遊戲柏木由紀多多少少也聽過,知名的聲優、豪華的製作團隊、華麗的場景、優美的配樂等等,上至每天的電視廣告,小至公車看板幾乎都能看見這款遊戲的介紹,想不認識也難。

仔細一想,今天人潮特別多的原因,原來是這個啊。

她無奈的拿出手機想要再次嘗試打給麻友。但是她停住了撥按的動作,在旁邊兩家店家中間的巷子裡,她似乎看見了熟悉的身影。

柏木由紀擠開人群拼命地想向那抹身影靠近。——所謂熟悉,是那件黑色的羽絨外套以及、那頂黑色的鴨舌帽。她想起自己第一次遇見麻友時被搶走的外套和帽子。隨著逐漸接近,由紀甚至覺得身高也很像、體型、感覺。

她奮力的向前跑去,然後用力的挽住那人的臂膀。

「疼——!!」渡辺麻友吃痛的皺著眉頭轉過頭。在看見柏木由紀的那一霎那,她轉為露出驚恐的表情。彷彿她是什麼三頭六臂的鬼怪。

「你難道不知道大家都很擔心你嗎!?」柏木的口氣充滿怒意。也許這是渡辺麻友第一次看到柏木由紀生氣,麻友露出了厭煩的表情並試著掙扎開被緊捉住而有點疼痛的手臂。

「放開我!!」

「渡辺麻友!不要任性了好不好——!?」這句話像禁忌一般。柏木由紀懊悔似的降了幾分怒意,但是渡辺麻友的眼淚卻大斗大斗的滑落在白皙的臉頰上。柏木由紀不知所措。

她是為了麻友好。因為太擔心了,所以在看見麻友平安無事時,才會忍不住生起氣了。如果還有下一次,渡辺麻友莫名失蹤的事情,她承受不起。

從電視上看見這孩子單獨一人的身影時,柏木由紀就對她傾心不已。

麻友一直很努力、努力在證明自己是偶像。努力讓成為她的粉絲的人能為她感到驕傲。因此麻友很成熟,明明沒有多大的年紀,少了由紀三歲。腦中想著的,卻是由紀不曾思考過的問題。

無奈的低下頭時,柏木由紀霎時真的感到很後悔。她簡直快哭了出來,硬撐著不讓眼淚落下,所以眼睛刺痛到不行。
——麻友的左邊褲管破裂了。看起來像是因為跌倒摩擦而導致的破損,除了沙土之外,鮮紅色的血跡看起來怵目驚心。

「跌倒!?」她蹲了下來,心疼地看著那個不算小的傷口。雖然沒有專業的醫學知識,但是柏木由紀看得出來,這不是抹抹藥水就可以的,大概得上醫院處理,甚至可能需要缝個幾針。

麻友不斷地哭著,雖然受傷,卻一直向後退。想拉開她和柏木由紀之間的距離。

因此柏木由紀很不開心。她伸手拉住麻友,儘可能讓自己的口氣不會讓麻友反感。「麻友。 告訴我,發生什麼事了?」

麻友沒有回答。用力抗拒著,想要掙脫由紀抓住她的手腕。

「麻友! 別這樣!!!」
「不要碰我!!!」

「麻友,拜託你先冷靜…」
「走開!!」


「麻——」


這樣的相互拉扯之下。兩人都相互向後跌倒在地,麻友手上的紙袋跌落在地,動畫CD、遊戲片、漫畫散落一地。

由紀很不能理解的看著這些看起來像是從秋葉原搜括而來的物品。清純偶像渡辺麻友跟宅,似乎好像沒有關係?
基本上まゆゆ的形象,和粉紅色、小動物、甜點這些可愛型的比較相近。魔法少女OO、反逆のOOO、ヘタOO、黒執O、けいOO!、新世紀エヴァンOO等動漫跟麻友就像另一條平行線上的東西。

但是這些東西是從紙袋裡掉出來的,紙袋是麻友提著的。雖然很想在假設像是可能是麻友的朋友託她買的或是麻友的家人喜歡所以才不得以幫忙購買之類的,但是從渡辺麻友慌忙想把東西遮住的舉動看來,那些假設都是多餘的了。

「不要看!!」麻友用手掌覆蓋著物品,低垂著頭哀切地哭喊著。

「麻友…?」

「不要看…」麻友又哭了。她用雙手遮住臉,非常難過地哭泣著。「很噁心… 所以拜託你不要看……、」

「並、並沒有覺得麻友噁心喔… 你看、人都有…」


「騙人——!!」


由紀著急解釋的下文被麻友的哭喊覆蓋過去。她傻愣愣地看著不停顫抖著的麻友。

「就連你也是這麼想的對吧… “まゆゆ竟然是這樣的人,真的好噁心”。まゆゆ不能看漫畫嘛、不能沉迷遊戲、不能著迷動畫,因為這些不是まゆゆ會做的事。對、是渡辺麻友才會做的、和光鮮亮麗的まゆゆ不同,渡辺麻友很糟糕吧?任性、耍脾氣…、你不是很清楚的嗎?渡辺麻友根本不該存在在世…」


「開什麼玩笑——!!」


柏木由紀跑上前並托住麻友的臉頰硬是讓她抬起頭。渡辺麻友的臉上滿是淚水,哭紅的眼睛像小兔子一樣、讓人憐憫。
「不管是まゆゆ也好,渡辺麻友也好。不是都是同一個人嗎!?可愛努力的まゆゆ,任性撒嬌的渡辺麻友,都是我面前的麻友啊!都是那個、把我的外套搶走,任性不付帳、討厭野菜、喜歡吃磨菇、腸胃不好、害怕寂寞的麻友不是嗎?」

「由… 紀?」

「不討厭的喔。真實的麻友、一點都不討厭,真的真的。因為我是まゆゆ的死忠粉絲,因為我是這麼的喜歡麻友,所以…  不管是什麼面貌,全都讓我看到吧…。」柏木由紀流下了眼淚。她的指腹溫柔地拭去麻友臉頰的淚水。接著她俯身,讓額頭輕輕抵著麻友的額頭:「我都會無奈的笑笑,然後全部接受的。因為是粉絲啊。所以、 別哭     好嗎?」

渡辺麻友噗哧的笑了。一邊哭著一邊笑著,她也伸出手,輕輕擦拭著由紀的臉頰。「由紀好狡猾。」

「咦?」

「因為啊,一開始不就是由紀粗暴的把我弄哭的嗎?現在又說好聽話哄人。真的太狡猾了。」

「粗暴什麼的…不要把我說的好像變態好嗎!?」柏木由紀無奈的笑著,然後輕輕的用額頭撞擊麻友的額頭。


柏木由紀起身並攙扶著麻友,然後把紙袋掛在手腕上。她小心翼翼的扶著麻友走著。

「是說,怎麼會受傷?」
「嗯,我不知道。」麻友皺著眉頭喃喃。「當時只覺得被人很用力的推了一下。」

「唉…。」由紀讓麻友在路旁的長椅上坐下,拿出手機打給經紀人時,她又好奇的問道:「為什麼要穿我的外套?」


「欸? 因為,誰都不會想到まゆゆ竟然會穿著這麼土氣又不合身的衣服嘛~」

 


下一秒,柏木由紀後悔問出這種問題。

 

因為太鬆懈的關係,她沒有注意到有人接近她們。
直到她被用力的推倒在地,還是無法當下做出任何反應。

等到意識到時、已經來不及了。

男子的刀子從麻友柔軟的腹部刺穿過去,柏木由紀慌張的推開男子,他匆匆忙忙的逃跑。柏木由紀並不在乎,她不知所措的看著麻友,然後眼淚一滴一滴地滑落下來。

「麻友、救護車!等等我…」柏木由紀哽住了話。她的手機因為剛剛的跌倒,撞擊到地面而壞了。不管如何開機也無法啟動。她伸手想要去拿麻友的手機,才想到麻友剛剛提到手機沒電所以沒接的事。「我去找人…」

「由紀…」麻友拉住了她。「由紀如果是偶像的話,我一定會是由紀的粉絲。因為由紀很漂亮嘛、 人也很溫柔、聲音很好聽… 雖然有點土氣…。」

「麻友,你不要說話好不好… 會沒事的,我現在就去找人幫忙好嗎…」

麻友搖了搖頭。其實柏木由紀也很清楚的,那一刀刺的並不淺,只是她一直在催眠自己別去注意地上的艷紅鮮血。但是柏木由紀的手掌早已濺濕,她的眼淚無助的流下。渡辺麻友輕咳著。「可是呢、 個人偶像,很寂寞的喔,會像まゆゆ那樣寂寞的…」

「團體… 我們做團體就行了啊!怎麼樣?像AKB48或早安少女組那樣,這樣麻友就不會是一個人了喔…」

「欸…」麻友笑了。「好像很棒呢。裡面一定也會有、和まゆゆ一樣喜歡動漫的人吧。當然,由紀也會在一起的吧。」

「嗯,絕對會有的…。   所以到時候,麻友前輩要陪在我身邊喔…?」

「嘻嘻,真拿你沒辦法啊…」


柏木由紀緊緊握住那孩子逐漸失溫的手掌。她得把耳朵靠近,才能聽見麻友細微的聲音。


「吶由紀…… 、 」

 

 


 


「OK!在從來一次喔!」

工作人員的喊聲讓柏木由紀驚醒。指原的拍攝仍然在進行中,還有兩三個人才會輪到她。
柏木失力的把頭向後仰去,並用右手擦拭掉額上的汗珠。

她想起剛剛那個夢境,嘆了口氣、閉上眼睛,由紀非常害怕,像做惡夢一樣讓人驚恐。

就算是夢境中,那個名為渡辺麻友,愛搶她東西、討厭野菜、喜歡吃磨菇、腸胃不好、害怕寂寞、喜歡動漫的孩子,是她最重要、無可取代的人。

組閣的時候,當她看著熟悉的成員接二連三的離開,孤獨感幾乎要把她吞噬。幸好渡辺麻友還留著,還留在她的身邊。

假如有一天,渡辺麻友像夢境中那般被瘋狂粉絲刺殺而死,柏木由紀無法想像那天之後的光景。甚至她無法確定自己有辦法獨自走下去。畢竟那孩子、一直陪在她的身邊,每當她停下腳步,就會發現,那孩子就站在自己身邊。偶爾會帶著笑看著她,偶爾會揪著眉間想事情。但是渡辺麻友,一直一直都陪在柏木由紀的身邊,不曾離去過。

「嗯…」身邊傳來細微的呻吟聲。枕著柏木由紀的肩頭睡著的渡辺麻友,發出了像小動物一樣的呻吟,鼻間微微皺起似乎正被惡夢所困擾著。

柏木由紀伸出手撩開那孩子凌亂的髮絲,寵溺的勾勒起笑容。

夢境中那孩子最後的那句話又再次在她腦中迴盪著


「麻友、 麻友、麻友、 麻友……。」


渡辺麻友微微睜開了眼睛,她露出狐疑的表情。在聽見柏木由紀不停呼喚她的名字後,她挑起嘴角的幅度。不著痕跡的伸出手握住柏木的手掌,像是在傳達著“我在這裡喔”般的用力。柏木輕輕把額頭抵靠在那孩子的額頭上。

「只是想要,呼喚麻友的名字而已哦…」她看著那孩子脹紅的臉頰哽咽了。「請你也、呼喚我的名字好嗎…」

 

「由紀、由紀、由紀…

 

大好き…」

 

 

 

 

——吶由紀,假如在哪個時空裡又相遇了

如果我在徬徨的話
請呼喚我的名字吧

這樣,我就會有勇氣了。

 

 

 

 

 


“那麼也請你、呼喚我的名字吧。
   我也想從麻友那邊,獲得勇氣…”

 

 

End。

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悄悄話
  • 萌
  • 我比較偏好是平行世界的說
    因為曾經失去過,所以更加珍惜彼此
    而且不管是在哪一個世界作為哪一個身份,由紀也敵不過麻友wwwwww

    剛開始因為意外而相遇的兩人,小熊真的很用心地在描寫麻友啊!不管一個動作一個笑容都能馬上在腦海中浮現出來,而且是超級可愛!!!!
    第一次見面就交換信物甚麼的,果然是不懷好意www
    雖然任性又我行我素,但這也是麻友的魅力之一啊

    「啊、你也認識我啊…」渡辺麻友這麼說著,露出了黯淡的苦笑。>>>
    這樣的麻友看起來有點落寞,是不喜歡作為偶像的自己,想縮在無人認識的地方嗎..?

    在握手會威脅對方甚麼的,由紀你果然是BLACK!!
    看著像小動物一樣的麻友你忍心嗎?!(艸)

    因為甜點而心情大好wwww很能理解由紀不自覺地寵愛著她啊!!!
    「まゆゆ才不是這樣小腹黑的形象我不相信!!!」>>>
    我突然想到當年佑已被可南子要求她一定要像天使一樣純潔才行...(慢著
    其實這種話很傷人呢,全部都是自己單方面認為的,有多少人能接納偶像光鮮外表的內裏呢?
    由紀馬上道歉了,真是個善解人意的好孩子wwww

    話才剛說完,渡辺麻友的臉頰紅透了,她慌張的張口又閉口。>>>
    好可愛!!!!!!!!!!麻友是真的會做出這種表情的啊(爆心

    ——「我會陪你的。」
    >>>這句話對怕寂寞的麻友來說是強心針吧www
    相比起被不認識的外國人追尋,由紀那樣靜靜地待在自己的身邊看著自己也能讓麻友感到更安心啊
    所以之後也乖乖聽話了吧w

    是說小林杏子這個角色是真的嗎XD

    由紀出去找麻友馬上就發現對方了,該說這就是愛嗎(炸

    厭惡喜愛動漫的自己,但卻沒法捨去自己的愛好
    偶像也是人啊,在電視上閃閃發亮的是她獨有的魅力,私下也需要能滋養她心靈的事物吧
    如果只能接受那平面上單一的她,真的還不如著迷於2次元的角色吧

    看著討厭自己的麻友,真的覺得很心痛。

    由紀的無條件接受,是對她而言最大的救贖吧


    後面也太突然了!!!!!!麻友她!!!!!!!!!!!!
    那持刀的傢伙,該把他丟去餵狗!!!!!!!!!!

    那纖細的身體要承受這種痛苦!小熊你也太狠心(炸

    還好最後甜回來了wwwww
    互相呼喚甚麼的,這不是奈菲梗嗎?!XDDD

    從對方身上獲得勇氣,真的是互相支持﹑不可取替的關係呢

    這篇文章好喜歡!!而且這劇情已經可以拿來造電影了!!!!ww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