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了巫師3後誕生的梗,巫師AU之類的owo/

這是類似序的東西之類的?(##

 

 

正文:

 

 

雖然加蓮說了並肩跟在旁邊沒關係,可是奈緒還是習慣保持一段距離,把身子躲藏在暗處保護著主人。
倚著牆的,藏身在暗巷的陰影中的奈緒,看著對街的精品店中,那位大小姐把看起來價值不斐的洋裝擺放在身上比對。
加蓮已經逛了好一陣子了,她買了很多東西。整個城市,大概也就只有北条家的大小姐跟島村家的大小姐有這種閒時間跟閒錢能做這種事情。
她無法理解,畢竟打從出身的那一刻、價值觀就不同了。
奈緒從很小的時候,就為了生存下去而弄髒了雙手。為了一條麵包而被揍一頓,為了幾十塊錢的小費而跟其他同齡的賊童打架,神谷奈緒跟從小就安穩的在大宅邸中長大,不用為了下一餐、為了看不見未來的人生煩憂的千金大小姐不一樣。
但是、奈緒永遠記得,在那個下雨的夜晚,那個、她給予加蓮誓言,加蓮給予她生存下去的希望的夜晚――


奈緒已經好幾天沒有吃飽,早已飢腸轆轆,疲憊不勘了。她看著街尾的麵包店,那香噴噴的、剛出爐的麵包非常誘人,奈緒偷了一條法式長麵包,她想、只要有這一條麵包,她就能撐上一周、甚至更久了。
可是她被捉住了,太過飢餓導致她腦袋發昏,沒注意到周遭的情形,就擅自的行動起來。碰巧在附近的幾個士兵把她的罪行全都看在了眼底。
奈緒被拖到暗巷裡,被一陣拳打腳踢。幾個士兵朝她吐口水,把骯髒的鞋底踩在她的臉上,口中說著難聽的穢言。奈緒沒有哭,她惡狠狠地瞪著那些欺辱她的人。

「這一雙紅瞳真是讓人不舒服」「真不祥啊這對眼睛」「大概是被詛咒的孩子吧,才會是棄兒啊」,士兵俯看著那一雙直直瞪視著他們,看起來格外詭異的腥紅。沒有因為被毆打而退屈的態度,讓他們心生不滿,加上被那一雙可怕的腥紅盯著。其中一個士兵朝著她又吐了口口水後,蹲下身抓著奈緒的頭髮、把它往後揪,「乾脆把這一雙眼睛挖掉吧。殘廢的女孩更能博人同情的。」

奈緒以為他們是在開玩笑的,但是其餘的士兵哈哈大笑,然後冷眼的、看著那揪著他的男人,從腰間掏出了匕首。
亮晃晃的刀鋒閃著駭人的金屬光芒,奈緒聽其他賊童說過,城裡的士兵的匕首都非常銳利,因為他們有專業的鑄造師傅。他們常常在街頭,對那些罪人或流浪漢測試那些鋒利的刀具,他們會用削的,從皮膚開始一層一層的把肉削開,有些會用砍的,用刺的。就好像一群可怕的殺人魔一樣,他們會伴隨著悲鳴聲歡聲大笑。
一想到這裡,奈緒開始害怕起來了。她的背脊發涼,雖然想掙扎,但是剛剛被踹了幾腳,似乎讓她肋骨骨折了幾根。她一動,腹部就痛得讓她幾乎要呼吸不到空氣。

匕首就近在眼前,她幾乎能想像那鋒利的刀具插進她的眼窩時的畫面。

就在此時,――
「你們在幹什麼?」,稚嫩的女孩的聲音響起,奈緒睜開眼、順著眾人的視線望去。穿著深藍色小禮服的,與自己方是同年的女孩略是不滿的瞪著暗巷中。

士兵沒有像往常那樣馬上出言回擊或針對女孩的猖狂欺辱她,他們面面相覷,看起來、對方是個大人物。
「小姐。我們只是在教訓這個小偷而已。」,其中一個士兵道,他竟然還用了敬語。

那女孩藐視的瞪了一下說話的士兵,她看向狼狽的躺在地上、幾乎奄奄一息的奈緒。然後她招手,不知藏身於何處的幾個黑衣男子走近了她的身邊,女孩指了指地上的奈緒,「把那個女孩帶回去。」
身邊的黑衣人幾乎沒有猶豫,他們馬上朝著奈緒走來。幾個士兵面對這樣的展開,連一句話都不敢說,奈緒被黑衣人輕手輕腳的抱在懷裡,她本想反抗的、可是她真的太痛了。
她不想成為有錢人家的玩具,幾個也混這條街區的賊童,被有錢人家撿了回去,幾天後、屍體在後山被發現,指甲、牙齒都被拔斷了,頭髮一根不剩,整個頭皮都是血與癩痢,本來的那一雙湛藍的眼球早已不見蹤影、眼窩空蕩蕩的。
奈緒是發現屍體的其中一個人,看到不久前還一起偷竊的夥伴,慘不忍睹的屍體,她一邊嘔吐一邊哭泣,――她絕對不要變成這樣,絕對

腦中憶起的那夥伴的死狀讓她垂死掙扎的試圖推開黑衣男子,但是只是一個用力,幾乎讓奈緒痛到要暈厥過去。
――我不想死
她低聲呢喃著,奈緒面對過很多事情,她為了侮辱而哭泣過、為了挨餓而哭泣過、為了這不公平的人生哭泣過,但她沒有為了死亡哭泣過,如今、一想到可能會有的下場,她忍不住的,已經好久好久沒有流下淚的眼睛、滑下了些微的濕潤。

「別怕」,這時,一雙手握住了奈緒無力垂下的右手。那稚嫩的、女孩說著,「相信我。我不會傷害你的,所以別怕」「...嗯」

奈緒閉上了眼,任憑眼淚落下。
在沉穩的臂膀中,她能感覺到女孩一直沒鬆開的手,沒來由的、一絲絲的安心感湧上了心頭。奈緒沒想過自己會這麼大意,她疲累的昏睡過去。

隔天醒來時,她發現自己躺在一張她從沒睡過的,柔軟又溫暖的床鋪上。這一生她只睡過地板或木板,偶爾運氣好還能在旅館忙碌時窩到馬廄裡,睡在稻草堆中。柔軟的床鋪把她的重量都吸收了,像是要深陷進去一樣,讓人難以脫離。這真是太可怕了...
奈緒起身,昨晚被毆打的傷痕全都不見了。她四處撫摸著,試圖想找出一些被毆打過的瘀青與傷口,但是身上除了好聞的芳香以及不知是什麼的精油外,什麼都沒有。

她環顧了下四周,是個乾淨的房間,她不習慣地嗅了嗅,空氣中沒有熟悉的腐屍味、沒有東西腐敗的惡臭、沒有馬匹的屎臭味,她只能嗅到一點點丁香與黑醋栗的芬香。
整個房間除了一張床以及桌椅外,沒有其餘的家具。即使如此,這裡仍是奈緒此生待過最舒適、最高級的地方了。

這裡到底是哪裡?

還在困惑中時,房門開了。昨晚的女孩帶著笑意地走了進來,她手上端著銀色的托盤,「你醒啦?」
「你是?」

女孩逕自的走到床邊,她在床邊擺放的小椅凳上坐了下來。並把托盤擺放在大腿上。裡面有火腿、起士、麵包以及一些生菜,還有一盤冒著白煙、聞起來有牛油香的燉肉,奈緒下意識的吞了口水。
女孩沒有馬上答話,她上下打量著奈緒,然後迎上奈緒那被眾人稱為不祥的紅瞳,「加蓮,――北条 加蓮。」
北条這個姓氏奈緒聽過,是掌握著這座城鎮的三大商會的其中之一。聽說北条家向上頭貢獻了很多"資金",因此在這個城鎮,就連最猖狂又沒水準的士兵,都畏懼著北条家。
難怪昨晚那些士兵只是眼巴巴的看著加蓮把人帶走,連大氣都沒喘一聲。

彷彿為了把注意力從美食上抽離,奈緒慌忙地又問了下一個問題:「你、為什麼要救我?」
加蓮眨了眨眼,彷彿奈緒有那裡做錯了一樣,她有些冷漠的道:「在你發問之前,是不是該說什麼?」

這次輪到奈緒眨眼了。
她該說什麼?
她完全不知道這有錢人家的大小姐想聽什麼,奈緒皺起了眉頭,努力思考。

看著奈緒的樣子,加蓮嘆了口氣,然後把托盤上的食物遞給奈緒,「就連比你年幼的賊童收到麵包時都會道謝了,我把你從鬼門關救了回來,你該說什麼、這都不知道?」

被加蓮提點了後,奈緒才恍然大悟的,她愣愣地低下了頭,「謝、謝謝你救了我」
「不客氣~」,加蓮笑了出來,笑容燦爛的。

奈緒恍了神。
眼前的女孩像是不知道人間疾苦,卻又似是明瞭著什麼。奈緒看過很多人,她很了解那些人的想法。但是唯獨加蓮,她無法從那琥珀色中,看出這人的想法。

「那麼,回到你剛剛的問題。」,加蓮瞇起了眼睛,她望著奈緒,「我救你的原因,是因為我需要朋友。」
「--我?那種情況、?」
加蓮的回答讓奈緒哭笑不得,但是女孩只是淺淺笑著,然後嘆了口無聲的輕氣的,淡然地把原本停留在奈緒身上的視線拉到了遠處的窗戶上。加蓮的沉默有一段時間,奈緒趁著這時候、偷撥了一小塊麵包塞入嘴中,發現加蓮仍是一臉沉重的靜默著,她又放膽撥了塊比方才大四倍的麵包放入嘴中,想說要慢慢品嘗時,女孩才開口:「北条家內部其實很複雜的,我隨時都有生命危險。我需要的,不只是朋友」,加蓮話語停了會,她看著鼓著一張嘴努力的裝著一臉無辜的奈緒。搖了搖頭的笑了聲,她把托盤上的玻璃瓶的木塞打開,裏頭傳來一種甜蜜的水果的香味,「這是葡萄汁,裡面有加了些百解草。畢竟你身體還是很虛。配著吃吧,別噎著了。」

奈緒點了點頭,她拿起玻璃瓶,細飲了口。那是她這輩子從不曾品嘗過的味道,甜甜的、帶著一絲絲的酸味,非常冰涼好喝,「...真好喝」
「你喜歡就好。――好了、回到正題,我要找的,是一個能把性命交付予我,誓死保護我並能完全信任我的朋友。」

「...找傭兵會不會比較快?再說了,為什麼是朋友,這種情況、應該是侍衛吧?」
女孩頹敗似的垂下了肩膀,她稍微皺起了眉間的、有些哀怨,「嘛、有一半是因為我沒有朋友嘛...,家族管得很嚴,根本就沒有人,真心是想跟我交朋友。」

奈緒默了會,「為什麼想找我?我可是路邊隨處可見的賊童喔,你覺得我能信嗎?」
「你的確是路邊隨處可見的賊童。」,加蓮邊說著、邊起身,她朝著奈緒傾身,用雙手托住她的臉頰,她注視著奈緒那雙因為唐突而微微睜大的腥紅,她淺笑道:「可是,你也是難得一見的紅瞳呢。我聽說紅瞳的族人魔力很強,也非常厲害,――還有、他們寧死也不會背叛誓言。」

奈緒從小就被這一雙眼睛給困擾著,看起來像是被腥紅的鮮血渲染著。偶爾會到城鎮中的吟遊詩人唱的歌曲中這麼說著――這世上除了最陰暗深處的惡魔之外,有著那一雙腥紅眼眸的紅瞳族人,是不祥的象徵。
奈緒沒有看過這世上除她以外的紅瞳,聽說紅瞳的族人那一雙腥紅是高級的施咒媒介與魔藥素材,所以在奈緒出生前,紅瞳的族人早已被濫殺殆盡。
她很厭惡這一雙眼眸,人類害怕她,小動物也畏懼著她,大家似乎都懼怕著她這個"不祥"

在奈緒撇開了眼沉默著時,加蓮喃喃著:「多漂亮啊,你的眼睛。像寶石、像火紅的玫瑰一般。這麼漂亮的眼睛,也是我非你不可的原因。」
「...要挖出來當藥材嗎」

奈緒被加蓮狠狠的瞪了一眼,那一刻奈緒緊張地下意識把托盤按壓住、她多怕這女孩又反悔的把這些足夠讓她吃上好幾周的美味收回去。
「那多浪費。你只要,一直用這雙眼睛注視著我,那就行了」
「...我是不祥的象徵喔?」

「所以我不是打算僱用你來保護我嗎?」
「...不講理的大小姐」

加蓮鬆開了手,她用其中一隻手彈了下奈緒的額頭。然後滿意的站直了身,「加蓮喔。我的名字,叫作加蓮。――奈緒,從此以後、請多多指教呢。」
...看來這個大小姐,是不打算放過她了。
奈緒閉起了眼眸,嘆了口氣。她已經竭盡所能的生存到現在了,一直到現在、她都不曾相信過任何人,或者發自內心的想陪伴過誰,但是,她想、如果是這個女孩的話,為她獻上誓言、也許也不壞,――「嗯,我會保護你的,會一直注視著你、直到死亡把我們分散的那一刻,......我、神谷奈緒,從現在開始、會為了你而活的」

加蓮愣了一下,隨後掩著臉的撇開了頭的舉動,讓奈緒很是困惑。
「我的誓言,你不喜歡?」
紅著耳根的加蓮,怒瞪了眼一臉無辜的奈緒,「囉嗦!」

眼看女孩準備要出房了,奈緒叫住了她,「那我、接下來要做什麼?」
加蓮輕笑了下,「你的傷口女巫-塔瑪拉都幫你治癒好了,只是你的身體很虛弱、塔瑪拉說你是營養不良,總之、這幾天你就先好好休息。之後會幫你安排術士來教你魔法,以及騎士來指導你劍術,...對了,可能還需要教你基本的禮儀。」,加蓮挑了挑眉的,指了指自己的嘴角,「奈緒。麵包屑沾上了喔」

這就是奈緒與加蓮的初次見面,也是奈緒、給予加蓮誓言的初次見面。
她把思緒從回憶中拉了回來,看著精品店中的加蓮換上了方才拿在手上比對的、紅色的小禮服,修長的腿部線條一覽無遺,低胸的禮服露出了一半女性的渾然,加蓮把髮塞到耳後的,在鏡子前審視了一番後、突然,她的視線從精品店的玻璃窗,對上了躲在暗處的奈緒的腥紅。
加蓮突然笑了起來的,下一秒,――她撩起了本來就不怎麼長的裙襬,隨著裙擺越來越往上去、暴露的大腿越來越多,奈緒紅了臉的,「搞什麼啊――!!!!」,她慌慌張張的往那幾乎要成了暴露狂的主人那方跑去。


越過了街道,走進了精品店後、加蓮笑得好開心的,看著紅著耳根、一臉尷尬的走近的奈緒,「好看嗎?」「現在不是說這個的時候吧,萬一被別人看到、...」,近看之後才發現,那年的女孩已經不再是女孩,加蓮的女性美越發成熟,裸露在外的半個渾圓,白嫩又豐滿,讓奈緒頓時不知道該把視線擺往何處,加蓮湊向了她突然方寸大亂的侍衛,然後、細聲:「奈緒想看的話,可以給你看喔、我的全部」

「誰、誰要看啊――!!!!!!」

創作者介紹

M@STER PIECE~のヮの

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