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葛羅利安娜的船艦中後方,有棟獨立的都鐸式建築,這裡是聖葛羅利安娜戰車道的學生在使用的地方。即使沒有告示與牌告,但學生都十分明瞭,並盡量避免接近此處。
這棟僅有兩層樓的建築的二樓的最後一間房間,是佔了二樓一半面積的聖葛羅利安娜女子學院戰車道隊長的休息室。
除了偶爾在辦公後的閒暇之餘會與幾位較親密的學生一起在此享用下午茶之外,這間休息室,基本上僅屬於現任戰車道隊長――為大吉嶺一人所用。

在隊長辦公桌後的兩大片玻璃窗灑落進和煦的陽光。在邊角,有個鋪著白色亞麻桌布,浪漫的維多利亞風格的下午茶桌。與讓人精神疲乏的紅茶之園的茶聚相比,大吉嶺非常喜歡在這裡享用午茶。
這裡的客人幾乎以我行我素的桑德斯隊長來的最為頻繁,為了迎合來客的口味,大吉嶺最後點頭答應讓凱伊在旁邊擺放一台小小的冰箱,好用來冰她那些千里迢迢從桑德斯帶到聖葛羅利安娜的可樂。自從這小冰箱侵入後,凱伊就像得到了恩准,她跑聖葛羅利安娜跑得更勤快了。大吉嶺並不討厭,畢竟,凱伊往往帶來的伴手禮,都是非常可口美味的點心。
像是前幾日的焦糖蘋果派,又或者是前陣子的蒙布朗與檸檬派。偶爾收到一兩條長崎的蜂蜜蛋糕時,那大概就表示桑德斯的學園艦最近有回母港。
大吉嶺其實非常期待這種時候,在溫暖的木質屋子內,僅有兩個人的,非常輕鬆的休閒時光。偶爾凱伊會讓阿薩姆與白毫一起加入,縱使多一兩個人,大吉嶺也不在意,因為她知道,凱伊是為了見她而來的。只要知道這點,再多幾個人,大吉嶺都不會介意。
只是今日,這圓桌邊的三人午茶,卻有那麼一絲絲的、厭煩感。

大吉嶺用糖鉗從糖罐中夾了顆方糖。為了不濺起茶水,輕輕的放入紅茶杯中。接著倒入些許的牛奶,用茶匙攪拌一下,大吉嶺捏著茶耳的把茶杯遞向唇邊,因為熱氣而停頓了下,才緩緩讓唇瓣碰觸上杯緣,細細啜飲了小口。大吉嶺在啜飲著時,往左方的位置抬起了眼,亞麻色的來客正拿著銀叉欣喜地享用著自己帶來的草莓奶油蛋糕。
據說是個有名的法國甜點師傅做的,在桑德斯每日限量販售,凱伊今日初到聖葛羅利安娜時揚著手上精美的禮盒,帶著無比燦爛且興奮的笑顏。

凱伊一臉幸福的大口把蛋糕咬下的模樣讓大吉嶺有些心動,在心裡盤算著是否該去動自己的那盤甜點,但是此刻比起草莓奶油蛋糕,大吉嶺更介意的,還是和自己的視線坐落在相同的地方的,坐於凱伊左方,那應該是不屬於這世界的、與自己有著相似容貌的女人。
漂亮的外翻式波浪捲髮蓬鬆濃密的自然垂落,慵懶又帶點優雅。金色的髮絲襯托出白皙的膚色。天生就有著好膚質,女人只有畫著淡妝,大膽的正紅色唇膏因為無意識的抿嘴而顯得性感。
女人沒注意到大吉嶺的視線,她帶著淺淺笑意的往凱伊那方傾了些,拿起桌上的餐巾,修長的手指輕輕地把沉浸於草莓奶油蛋糕餘韻中的凱伊的臉龐扳向自己,女人用餐巾擦拭去凱伊嘴角的奶油。

凱伊彷彿被誘惑的連魂都丟了似的,害臊的連耳根都紅透的樣子讓大吉嶺有些吃味,「 凱 伊 さ ん ― ― !」 ,幾個音節被刻意的加重,凱伊轉過頭,露出了很無辜的表情。
大吉嶺相信,這位風情萬種的桑德斯隊長肯定能從自己皺起的眉間與不悅的視線中,知道自己想表達的意思。

女人瞥了眼像是炸毛的貓一般的大吉嶺,她如方才大吉嶺那般地端起茶杯,姿勢卻更為優雅、更為成熟的,她沒有加牛奶或方糖,只是淺淺的嘗了一些,挪開唇的杯緣留下了豔麗的紅色。她說:「不要對我這麼防備。我就是你,你就是我。我擁有的東西,你也會擁有的。」

這些話像是又提點了大吉嶺那些她幾乎要拋之腦後的,超乎常理的事情。
縱使眼前的女人與自己的確非常神似,但是,說是『來自十年後』什麼的,就算大吉嶺對奇幻系再怎麼喜歡,也無法在一、兩個鐘頭內,就欣然接受坐在自己正對面一起喝著茶,享用點心的人是十年後的自己這件事。

大吉嶺記得,這個伴隨著爆裂聲與濃煙唐突憑空出現在聖葛羅莉安娜隊長休息室的『大吉嶺』,向著一臉驚恐的兩人解釋,十年後的『大吉嶺』投資了一項時光旅行的計畫,因為一些錯誤她被誤植到了十年之前,雖然暫時無法自行回去,但是十年後那邊應該已經在著手展開救援了。
「所以我說...,你的那些所謂的救援呢?」,大吉嶺瞪視著對方。

『大吉嶺』抬起了手腕,瞥了眼那雖是簡約優雅,錶面的鑲鑽卻是大氣名貴的腕錶,「過了3個小時,應該是差不多了。她不會拖太久的」

「...她?」,大吉嶺望了眼來來回回望著她們兩人,一臉無奈又困惑的凱伊,心裡有些底。卻又有些個害怕,對於自己而言是未知的那個未來。
『大吉嶺』把垂下來的大波浪捲用手撩到耳後,「那個人為了找我肯定會動用全集團的力量,就算把日本翻過來也不是不可能呢。」,她轉了轉無名指上的戒指,彷彿喃喃、聲音淡了些的,說道:「...哪怕是跨越了時空、呢」

大吉嶺很想追問,她想知道,未來的自己口中的那個"她",是否、與自己此時心繫的人是同一人,此時此刻正於心中慢慢萌芽的這份戀情,是否、會在未來有好的結果。大吉嶺想知道的太多了,卻好幾次欲開口,在看見未來的自己的眼神時,把這些疑問吞了回去。
她肯定不會說的,不管是基於她口中那什麼時空旅行的條款,還是其她原因,大吉嶺只有在這種時候、才深刻感覺到眼前這陌生又熟悉的女人就是她自己。她了解她,所以她知道,問出口的,都是多餘的。
輕輕呼了口氣,大吉嶺只得端起茶杯的,讓那些好奇與疑惑混著茶水一同吞回肚中。

「你很喜歡她嗎?」
凱伊近乎喃喃的話語讓兩個人停頓了一下,才有默契的反應,「「...咦?」」
桑德斯的隊長,意外的遲鈍。

發問的人看起來有些小小的失落,桑德斯的隊長用手撫著脖子,說道:「因為你每次說到那個人時臉上的表情看起來總是很幸福,我想、你應該是很喜歡她...,不、說是深愛著也不為過吧」,凱伊輕輕笑著的,垂下眼,「那個被你深愛著的人一定是全世界最幸福的人了」

「噢凱伊...」,『大吉嶺』揪著眉間,看似有些動容。她伸手撫上凱伊擺放在桌上的手,在凱伊帶著小小的沮喪面向過來時,修長的手指輕撫上女孩稚嫩的臉頰,――「等等!」,大吉嶺慌忙起身的,讓上半身越過茶桌,她抓住了那雙在凱伊臉上不安分的手,「這裡是十年前,不是十年後...,不要、隨便對我的東西出手」

『大吉嶺』挑起眉的,輕笑,「不都是一樣的嗎?」
「不一樣!」

看著大吉嶺似乎已經進入了狀況,凱伊不干示弱的打斷爭吵的兩人,「為什麼大吉嶺你不用解釋就明白了啊?」
大吉嶺還未開口,突然的爆裂聲讓她嚇得縮了一下頸子,轉過頭所見的,果不其然是熟悉的濃煙迷霧,在那其中,有個人影若隱若現。
那個人影沒有走出濃煙,只見她的影模糊的伸出了手。穩重、熟悉的嗓音,喚著:「Honey,走了」

這一刻,大吉嶺才注意到,未來的自己、那個女人臉上壓抑不下的笑容,那副滿溢的幸福感不可言喻。
女人站起了身,在凱伊耳邊低語:「那個人,是我的初戀喔,凱伊」

大吉嶺看著未來的自己走向濃煙之中,牽住那朝其伸出的手。接著,在模模糊糊之中,大吉嶺突地對上了那來人的雙眼,那抹熟悉的湛藍,在見著大吉嶺時,露出了愛戀的笑意的,那雙湛藍的主人在說著什麼、但是濃煙越瀰越蔓,大吉嶺聽不清、也逐漸看不見那兩人的身影。

不可思議的事件就這樣落幕了,桑德斯的隊長與聖葛羅莉安娜的隊長依然坐在相同的位置上,只是兩人似乎各懷著心事,沉默不語。
一會、凱伊才主動開口道:「......大吉嶺、十年後的你...,很吸引人呢」
「你還真喜歡我啊、十年後的」

「嗯。...說起來大吉嶺你的初戀是誰?你現在有喜歡的人嗎?」

「...凱伊さん?――那個『嗯』是什麼意思?」
「嗯。我很喜歡你的意思。」

創作者介紹

M@STER PIECE~のヮの

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