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了やまさん的新本之後突然就想寫了(炸####

很溫腥吧 owo

 

 

正文:

 

 

 

We all live in the past. We take a minute to know someone, one hour to like someone, and one day to love someone, but the whole life to forget someone. ――The Bridge of Madison County
(我們都活在過去。我們用一分鐘認識一個人,用一小時喜歡一個人,用一天愛上一個人,卻要用一輩子去忘記一個人。――《麥迪遜之橋》)


大吉嶺認識凱伊約有十個年頭了。
最初,是凱伊被那位先任抓著來與格雷伯爵打聲招呼,『這傢伙就是桑德斯的下任隊長了。看起來是這個樣子,可是很有實力呢。』,凱伊的先任一邊把手掌擺放在那人燦黃色的髮上,一邊用著粗魯的方式搓撫著那人的金髮。
年幼的凱伊皺著好看的臉龐,似是不滿、卻仍是雙手擺放於身後的,不怎麼敢去反抗那位看起來和善的先任。看她噘著嘴、瞇起眼睛,大吉嶺覺得很有趣,――那位先任的的動作,就好像在逗弄著大犬一樣。她忍不住輕笑。

那一瞬間,凱伊望向站在格雷伯爵身邊的大吉嶺,在大吉嶺穩下了情緒,想著是否該為了唐突的舉動而道歉時,那人歪著頭、用著桑德斯一貫的陽光笑容,――『你笑起來真好看。大吉嶺』

那是凱伊第一次喚了大吉嶺的名。帶著溫暖的笑意。

從那次之後,只要大吉嶺遇上凱伊,那準桑德斯隊長總是會帶著那樣溫暖的笑容,輕喚大吉嶺的名字。一直到準桑德斯隊長成為了桑德斯隊長,她依然如此。
不論當時有多忙、不論正被多少人簇擁、不論是為了活動的籌備而搞得焦頭爛額時。甚至大吉嶺都沒意識到自己已經入了凱伊的眼,聽到那聲叫喚,順著望去的、總是那人笑得連眼睛都彎成月牙的溫暖、又燦爛的笑容。


大吉嶺喜歡凱伊的笑容、喜歡她喚著自己的嗓音、喜歡那擁抱著自己強而有力的臂彎、喜歡那雙如天空般的湛藍只映著自己的身影,――大吉嶺喜歡凱伊,喜歡的不得了。
大學同居時趁著酒意,向著那人告白了。凱伊起初愣了一下,呵呵地笑了起來,好蠢、好傻,但很可愛。『為什麼被你搶先了?我也很喜歡大吉嶺啊。從最初見面開始、一直...非常喜歡』,――凱伊哭泣著、笑著,大吉嶺忍不住湊上去,吻下了滑落下來的淚珠。雖然好蠢、好傻,但是那是認識凱伊的人生中,大吉嶺最喜歡的笑容。


此生再也不會有、比那笑容更動人的笑容了

 

 

 


――ダージリン
突如的呼喚,讓一直緊閉著眼的大吉嶺,帶著不該有的期待把思緒從回憶中拉回了現實,快速把捏著眉間的手放下來。她幾乎要脫口而出了,那人名字的首音。卻在抬起頭的瞬間,見著了穿著一身典雅黑色和服的阿薩姆時,意識到了這、殘酷的現實。
阿薩姆皺著眉頭,呼了口氣、輕聲,「差不多、該出門了...」「...嗯」

同樣穿著黑色和服的大吉嶺起身,瞥到了放置於桌上的,曾一度被覆蓋、又被掀開的相框,相片中的那人看起來笑得非常開心。大吉嶺像是重重的被人毆打了一拳,她感到一陣暈眩,趕緊扶住桌沿。
大吉嶺胡亂的吸氣,呼吸非常凌亂。緊咬著牙根讓她的表情變得非常古怪扭曲。阿薩姆知道,大吉嶺在壓抑著,稍一不注意就會全面崩潰的、眼淚。
雖想上前,卻什麼也沒辦法做,阿薩姆輕輕拭去眼角的淚,只是嘆息。

 

 

大吉嶺失去的,不只是笑容、不只是感情、不只是幸福,大吉嶺失去了、凱伊。
 

 

 

 

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