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什麼感想 o3o

 

 

 

正文:

 

 

西住真穗很疼愛妹妹,這是眾人都知曉的事情。――不、也許用疼愛來形容還太膚淺了。大吉嶺捏著杯耳、輕托杯碟,將紅茶杯移向嘴邊輕輕啜飲,她斜暼了眼坐在自己左方的西住真穗。
似乎對方有著更重要的事情,手中端著的紅茶從剛剛開始就不曾就過口。這樣一直懸空端著的,真穗的手不痠、旁人看的也累了。

 

把手中的茶杯置回杯碟上,大吉嶺順著真穗的視線,望向了那讓黑森峰的隊長從方才開始便眉頭深鎖的要因,――在不遠處的角落邊,西住美穗被那風情萬種的桑德斯隊長逗得掩嘴輕笑,因為微笑而彎成月牙般的笑眼、確實是可愛極了。――大吉嶺的眼看著桑德斯隊長笑得燦爛的側臉時,抿了抿嘴、挪開了視線。

把從桑德斯的隊長身上移開的視線,又放回了身旁的友人身上。那人本來緊揪著的眉間似乎比剛才還要更接近了。用疼愛來形容,真的是太膚淺了。
她不禁想起前陣子被好動的後輩一起拉著看的電影,那其中的一句是這麼說的―― Love makes man grow up or sink down.
無庸置疑的,西住美穗的確是西住真穗的弱點。

 

大吉嶺閉上了眼斟酌了下時間,「...白毫。幫客人再添上一杯熱茶。」
「是的。大吉嶺大人。」,年幼的後輩怯怯的把眼神銳利的黑森峰隊長的注意力喚回了茶桌,她從真穗手中接過早已冷卻了的紅茶。在新溫好的茶杯中注入熱茶,「請用。」
「不好意思...」,似乎是察覺到了自己的失態,真穗向著白毫點了點頭以表歉意。

結果外賓客的茶剛湊到嘴邊,就因為一瞬間的閃神,被溫熱的紅茶燙到了下唇。讓真穗閃神的那一幕、大吉嶺也碰巧看在眼裡,――聊得開心的西住美穗,似是為了說悄悄話,她撩起鬢角的髮塞到耳後、踮著腳尖的湊到桑德斯隊長的耳畔,以手遮掩、笑得非常迷人。
「......」,被燙傷的黑森峰隊長顯然比起唇上,更在乎著那是否對她人動心的妹妹。沉重的嘆息,讓大吉嶺把不悅的視線、從桑德斯的隊長身上挪開。
看著不像話的黑森峰隊長,她招了招手、在白毫的耳畔低聲交代了幾句。年輕的後輩點了點頭後、匆忙離開。

白毫小步的朝著那兩人跑去,她向桑德斯的隊長轉述了幾句後,凱伊欣喜的朝著這方走來,美穗跟著白毫小步的落在後面。大吉嶺看著那越來越走向自己的桑德斯隊長、仰起了嘴角,「真穗さん。有一句話是這麼說的,――人總是憋不住心裡的感情。還是對自己誠實一點比較好。」「...別開玩笑了。」

「你覺得我像是在開玩笑嗎?」
真穗沒有回話。因為凱伊已經來到了桌邊,大吉嶺與真穗有默契的停止了這個話題。

 

凱伊走到大吉嶺身邊,一手撐著椅背、一手擺放在桌上,她俯身湊向大吉嶺,「在聊什麼?」「沒什麼。」,大吉嶺不慌不亂的,伸手理了理那人凌亂的領帶,「今天送來的果醬和司康餅搭配起來非常美味。和美穗さん一起來享用吧。」「是上次卡秋莎提到的那間嗎?」

把歪斜的領結打正後,大吉嶺滿意的撫了撫,「嗯,就是那間。快去把手洗一洗」,她抬起眼、看了眼凱伊,忍不住發笑的,撫上那人的頰,「還有,順便把臉擦一擦。――...你是去院子裡滾了一圈嗎?」
凱伊噘起了嘴,「知道啦~」,她笑著俯身親吻了下大吉嶺,「See you later.」

 

待到凱伊帶著美穗一起遠離後,真穗忍不住的、端起了茶杯,喝了好大一口茶,「大吉嶺。...你是故意的嗎?」――在故意擺顯著什麼關係

 

「我只是讓靜不下心的真穗さん能放心而已。至少、這下就可以放心美穗さん不會被ケイさん搶走了呢。」

 


大吉嶺看著真穗面前那終於見底的茶杯,泛起一絲絲的得意,
――心不在焉的,豈不是浪費了這上好的茶葉了嗎?

 

 

 

她兩指捏著杯耳,把茶杯湊到了嘴邊,細細啜飲了小口。

 

 


重視下午茶品質的大吉嶺這下、總算是舒心多了。 

 

 

 

 

 

 

 

 

 

註: Love makes man grow up or sink down. (愛情要麼讓人成熟,要麼讓人墮落),出自電影《和莎莫的500天》

 

 

 

 

 

 

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