煩耶、沒人陪廚一個人嗨的好無聊(掩面

然後其實我滿喜歡凱伊美穗的。TV版中大洗VS桑德斯後凱伊展現出來的騎士道精神一整個讓美穗很動心ww還用兩手去捉凱伊的手wwwwwwww
之後還有凱伊看出西住姊妹間的尷尬,所以找了兩人一起去海邊試圖讓他們透過這次的遊玩來化解,這樣察言觀色又細心的凱伊估計也讓美穗很心動。
劇場版又搏命保住大洗的戰車(動用了三台航空器、花費了數千萬日圓),本人只是一句小事一件就帶過了。這麼豪爽的個性估計美穗也、(夠了##

所以劇場版美穗在指派三隊的中隊長時,西住真穗、西住美穗,剩下那一個人、美穗竟然沒有選曾經打敗過她兩次的大吉嶺,而是選了凱伊。由此可知在美穗心中還滿信任並喜歡這位桑德斯隊長的。

 

 

 

順帶一提文中所提到的大吉嶺是黑幫家族的由來是噗浪上隨口提到。
就是有海盜血統的大吉嶺,家中祖先肯定是海盜、然後現在在做黑幫之類的

 

以下:

 

 

 

凱伊加快的步伐因為眼前的景象而停滯了。帶領著大洗獲得了今年戰車道全國高中大賽冠軍的隊長、西住美穗,望著牆上貼著的那張與自己同姓的少女的海報出神。

對於那對姊妹之間的變化,凱伊或多或少的有查覺到些什麼。
她不是故意要探人家隱私的,只是長年身處在明爭暗鬥如此之豐富的家族中、她非常擅於察言觀色。
無意識的、就察覺到了那不尋常的曖昧。那即是,不應該存在於那同姓少女之間的,被世人稱之為『戀愛』的、感情。

美穗的表情很黯淡,凱伊讀不出來她在想什麼。她應該快點繼續趕路的,亞里莎和外賓客都在等著桑德斯的隊長,她知道、卻無法把美穗眼底的憂傷棄之於不顧。躊躇了好一會,凱伊還是改了步道的,朝著美穗那方踏出了步伐。

「不會冷嗎?」,凱伊笑笑著、接近那因為突然的出聲而有些嚇著的孩子。
「ケイさん。」,美穗搖了搖頭,「以前在黑森峰、有時候會比現在更冷,所以沒事喔。」
「...是嗎」,凱伊頓了一下。抬起頭、望向牆上的海報。那穿著黑森峰制服的隊長帥氣凜然的表情,著實非常奪人目光。「美穗。如果你正在沮喪時、希望真穗怎麼做呢?」
「...姊姊?」,美穗黯淡的神情因為少女的姓名而閃過一絲洋溢,她揪了揪眉、似是想了一下後,微微笑著,「只要能抱抱我、就行了」

「哼嗯。」,凱伊朝其走近,美穗還搞不清楚狀況時,凱伊已經把美穗擁入了懷中,「我不是真穗呢、對不起。不過,如果這樣能讓你不那麼悲傷的話,那就太好了。」

心知著對方的細心。凱伊過高的體溫讓美穗感覺非常溫暖,一瞬間、酸了鼻頭的,她緊緊地、緊緊地回擁住凱伊。「ケイさん...」,美穗打從心底信任著這個人,只比真穗少一點點。
不管是在大洗初賽時、亦或是凱伊因為察覺出兩姊妹的關係緊張而邀約他們一起去海邊時,凱伊每次所給予美穗的感受,讓他非常欣賞、並且打從心底的喜歡她。
甚至於是那二話不說的幫忙運送大洗的戰車。凱伊嘴上的小事一件,事後透過認識的桑德斯孩子口中得知了全部後,眾人全都被那驚人的金額與桑德斯隊長的豪爽啞了口。
這個人情欠大了...,――那時、不知道是誰這麼低聲喃喃著。


但是美穗知道的,這些事情對凱伊來說、他肯定沒放在心上。誰叫、這位桑德斯的隊長心胸像藍天一樣廣闊。廣闊的、能包容任何事。包含美穗的一切、與那不能言說的秘密。

美穗很敬佩這人,總是能適時的抓住快沉溺的美穗。
就像是現在――,「...好難受」「嗯、我明白」,那人的手掌輕輕撫著美穗的後腦,輕柔的、像是在哄著孩子一樣。
她什麼都沒問,卻什麼都知道。
美穗強忍著情緒而哽咽著的,那嗓音讓凱伊心疼極了。「沒事的、我在這裡,所以沒事的。」

兩人維持了相擁的姿勢好一陣子,美穗揪著凱伊外套的力道逐漸鬆了,但凱伊輕撫著美穗的動作、始終沒停過。美穗撇過了頭,望了眼凱伊,對上那人憂慮的眼神時、嘆了口氣的又把頭枕回那人肩窩,「ケイさん...初戀都是這樣嗎?」――會愛上不該愛的人,沒有結果什麼的...

凱伊沒料到這孩子會這麼問,她望著海報旁的販賣機中的鋁箔紅茶沉默了一下,「我想,是的。」「ケイさん也是?」,看著那孩子訝異地望向自己、凱伊苦笑了一下,「...嗯。那大概是9歲左右的事了。對方是有著一頭金髮、眼睛的顏色如湖水一般的靛藍,非常漂亮的孩子。從小就以淑女為志向,真的非~常喜歡喝紅茶,雖然總是要加牛奶或方糖。」「像聖葛羅利安娜的學生一樣呢」

「嗯,那孩子就是立志要進聖葛羅利安娜。但是在我10歲的時候,因為雙方父親公事上的決裂,我再也沒見過那孩子了」,凱伊說完後、美穗似有些埋怨的、揪了揪凱伊的外套,「那就不一樣了、...。ケイさん如果去找、肯定能找到那孩子。像ケイさん這麼好的人,那孩子一定不會拒絕的。――ケイさん的初戀、並不會有沒結果的...」

美穗小小的彆扭讓凱伊輕笑出聲,她忍不住側去、用鼻尖磨蹭著那孩子,「並不會這麼美好的。那孩子出身黑幫家族,我、不會和黑幫的人在一起的,絕對不會。」,凱伊語氣中的落寞,美穗聽得出來。那就跟她一樣,一樣悲傷、一樣為了感情而嘆息。
她把臉端正、仔細的看著那人的臉龐,「...如果ケイさん正在沮喪時、你希望那孩子怎麼做?」,模仿著自己說過的話,凱伊愣了楞後,「...什麼都不要做,陪在我身邊。不要再離開我,這樣就行了」「嗯...,哪裡都不會去的,就在這裡喔。」,――被同樣的感情所困擾著,為相似的感情所傷心著的兩人,互視著對方的眼後、笑了出聲。

「而且、我並不覺得美穗的感情會是無疾而終。」,這麼說著的凱伊,鬆開了擁抱的手、讓美穗離開了自身,她用眼神示意了美穗的後方。
略帶困惑的,美穗回過頭時、見著的是喘著大氣,看起來非常焦慮的,那讓她牽掛於心的、真穗。

「姊姊、?」「去吧、」,凱伊笑著的、俯身在美穗的耳邊低喃著什麼。
這樣的舉動惹得真穗本來就緊繃著的臉龐更加低沉。但是美穗笑得很開心、對著凱伊。她向凱伊道別後,小步的往那眼神幾乎冷冽的像是想把人殺了的真穗跑去。


美穗還沒來得及解釋,真穗早先一步的、霸道的牽起妹妹的手,瞪了一眼凱伊後,便頭也不回的離去。


真穗的反應讓凱伊有點忍俊不禁。
――看到真穗那樣緊張著,真的什麼都不明白嗎?美穗。



「還有、大吉嶺。你要在旁邊偷看到什麼時候?」,在姊妹的身影從視線中離去後,凱伊瞥了眼後方,淡淡的、說道。
無聲的幾秒後、明白自己早已被抓包的大吉嶺從轉角處走了出來。
凱伊看了眼大吉嶺手上螢幕還亮著的手機,「果然是你去通報真穗的...」「我只、「謝謝你。」,大吉嶺想解釋的話語,被凱伊打斷了,那人颯爽的道了謝。沒說理由或原因,彷彿大吉嶺做的是十分正確的事情一般。

大吉嶺真是厭惡極了這個人的溫柔,那份沒有特定給予誰的、溫柔。
――明明、這個動機幾乎是出於己私的...。


凱伊看了眼手錶、低喃著得走了。望著那人又要邁出的腳步,大吉嶺喚住了她,「ケイさん。『那個孩子』、也許我能幫你找到...,你真的......、不想再見她嗎?」
停住了腳步的凱伊沉默了很久,因為大吉嶺站在凱伊身後、所以完全無法從那人容易揣測的表情中看出什麼,也許正因為這樣、大吉嶺顯得比以往更害怕。
一會,凱伊嘆了口氣、垂下了雙肩。她回頭,看著大吉嶺。視線從大吉嶺的雙眸往下瞥了眼。凱伊此刻眼眸中的訊息、大吉嶺難以解讀,「不、不想...」

「...那如果、」,大吉嶺看見凱伊閃避般撇掉的眼神,她頓住了、不敢繼續說下去了,「沒事」「我先走了。」,凱伊匆匆邁出的腳步,讓大吉嶺哀沉的閉上了眼。



就因為那孩子的家庭背景所以單方面的放棄了這段感情





――你這樣、對我並不公平...





「ケイさん你知道嗎?...最甜美的是愛情,最苦澀的、也是愛情」

單手揪著胸前,金屬相碰在一起時的聲音、清脆而響亮
大吉嶺不是花俏的人。她的衣著、就如那盤的整齊的髮一樣。沒有一絲能挑剔的。唯獨那、在鮮紅色的戰車道制服前亮晃晃的掛飾,總是讓阿薩姆頗有微詞,大吉嶺很少把它外露在制服外,除了、桑德斯也在的場合之外。


那是兩枚樣式全然不同,但都被保養得宜,即使過了這麼久也依然沒有失去光澤的、小小的戒指




一枚是、9歲的凱伊送給9歲的大吉嶺的生日禮物
一枚是、10歲的大吉嶺送給10歲的凱伊的生日禮物,――只是、在雙方父親決裂的那一天,這枚戒指像是與贈與者一樣、注定與這短暫的持有者無緣,從凱伊的手中滑落了下來








...你是真的認不得我了
還是你只是不想認我?

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