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題:ずっと一緒に…   ( 一直在一起…)

是說我標題總喜歡取的特別感傷(爆)

 

總之最近真的好喜歡龍兔,誰來告訴我怎麼辦才好啊##################

我喜歡龍兔的身高差,個性,相處方式等等。

身高差這個真的很重要,最近又重溫魔法少女奈葉,天啊菲特ちゃん和奈葉さん的身高差超萌啊(尖叫),我喜歡像菲特ちゃん那樣一心一意只有奈葉的那種心態,很溫柔、很體貼的笨蛋,例如下雨天站在簷下等雨停時,會不著痕跡的站在對方面前幫她擋住濺進來的雨滴 ← 像這樣的模式會讓我覺得很幸福。

 

b3b7d0a20cf431ad2e8efb784b36acaf2edd9817  

 

 

是說文中會出現所謂「Ace of Ace」的名稱,是所謂超級王牌的意思。

雖然這篇的龍兔並不是戀人的關係,但是已經達了「友達以上,戀人未滿」那樣了吧?wwwwwww

寫作至親朋友,讀作笨蛋情侶 ?wwwwwwwww(被打

 

正文:

 

 

 

「這裡需要醫療部隊!」

 

身穿白色軍服的軍方醫療部隊穿梭在戰區內,地上有許多倒著、正等待著救援的傷兵。

週遭也有許多綠色軍裝的軍人在進行滅火等善後處理工作,整個現場十分混亂。

這樣混亂的戰區中,身穿黑色軍裝外套的少女毫不猶豫的朝著戰區的內部走去。

少女看起來二十歲出頭,十分年輕,但是在這樣的場所內,卻絲毫沒有一絲恐懼顯露。

這時快步經過的軍人捉住了少女的手臂:「前面很危險的!」

走在軍人旁邊的同伴,回過頭看見搭檔所攔住的人後,露出了驚恐的表情。

「笨蛋!」在少女狐疑的眼神還沒從被抓住的手臂移開前,他率先拉開了自己愚笨的同伴,並向少女道歉,毫不在意的少女又踏著步伐繼續向深處走去。

相較一臉無所謂的少女,被搭檔所制止的軍人有些不滿的向他詢問了原因。

 


「那位可是、 有著三枚榮譽勳章的,總局特二的Ace of Ace…    朴智妍上尉啊、」

 

 

 

輕而易舉的躍過因為崩裂所造成的地基裂痕,朴智妍把雙手插進了口袋,微微瞇起眼睛走向正倚著矮牆閉目養神的嬌小長官。

李智恩似乎剛經歷一場苦戰,連朴智妍走到她面前並停下腳步這一連串的動作,都沒能讓她睜開眼睛。

垂下了僵硬的肩膀然後放軟了繃緊的表情,朴智妍微微彎下了身,她伸出手掌輕輕撫住少女的臉頰。

因為呼吸而輕微的起伏讓她最後一絲緊皺的眉間也舒展開來。

盡量不驚醒李智恩為前提下,輕巧的撩開額前因為血液而沾黏住的髮絲,李智恩的表情很疲憊,但是與其說是疲憊,面無血色會來得貼切許多。
從兩年前的那場意外之後,就再也沒有看過李智恩露出這麼憔悴不堪的樣貌,朴智妍突然想哭了。

「嗚…」

智恩發出了細微的呻吟聲,朴智妍原本放鬆的表情又一下子繃緊了起來,她有些慌張的叫喚著:「智恩、智恩…」

因為疼痛而讓好看的五官全揪了起來,李智恩努力地撐開雙眼,她從細微的眼縫中看清出聲者的樣貌後,又疲憊的闔上眼皮。

「第四戰區完全鎮壓了嗎?」

傷重之際還能分神擔憂其他戰區的戰況,該說真不愧是總特二的隊長嗎?朴智妍無奈的嘆了口氣。

「第四戰區已經完全解決了。倒是你、已經活膩了嗎?… 竟然自己親上戰線?」

「本來還留守的寶藍中尉和花英少尉在昨天全都被派駐出去,總局特二只剩我ㄧ個魔女,要是我不出動的話,總局特二哪有抗衡的力量?」

「你明明知道我的任務已經結束了!」朴智妍的聲音因為生氣而提高了許多:「不要在下達什麼協助現場同仁善後的工作,馬上把我調派回來的話,還是趕得及的不是嗎!?」

李智恩睜開了眼睛,她想挪動身子,卻引發腹部的抽痛而忍不住發出了呻吟。

「智恩!」朴智妍慌張的蹲下身並扶住那纖細的肩膀:「傷勢怎麼樣?」

李智恩仰起一抹笑容:「沒事,舊傷而已…」

「…是那個嗎?」

 

朴智妍所指的,正是兩年前的那場意外所造成的後遺症。

兩年前的冬天,身為南區特一ACE的她被指派和當時總局特二成員的李智恩一起出任務,但是因為朴智妍的疏忽大意,導致李智恩為了保護她而傷重命危。

特殊犯罪組的人幾乎都知道、擁有三枚榮譽勳章的朴智妍曾經差點死過一次,那次所付出的代價是、 味覺。

但是其實、朴智妍確切來說應該是差點死過兩次,而那不為人知的第二次,付出代價的不是她自己,而是李智恩。

那時為了守護她而命危的李智恩,跟她一樣付出了某樣東西與體內的魔獸交換生命與更強的力量。

諷刺的是、李智恩被奪走的,是體內的臟器。

而為了保有性命的存活,李智恩的魔力全都用在維持虛假的臟器的存在上。

用魔力所構成的虛假臟器,是需要龐大的魔力來維持,李智恩光是維持自己的性命都快不足了,她完全無法再釋出更多的魔力進行戰鬥。


ーー無法用魔力的魔女,就是沒有用處的廢物。


朴智妍很清楚上層的人都是這麼在暗地裡說著智恩。為了彌補李智恩,朴智妍自願降階委身加入李智恩所在的總局特二。

一年後,李智恩憑藉著過人的作戰指揮能力進階為少校,而把這些李智恩所擬定的作戰實踐完成的,便是朴智妍。


朴智妍比任何人都清楚的,李智恩強行釋出魔力戰鬥的話後果會如何。
兩年前的那一天,李智恩倒在血泊中的模樣,對於朴智妍來說仍然清晰的彷彿只是昨晚的事情。朴智妍很害怕,害怕到、晚上驚醒時會偷偷跑去智恩的房間,確認這個嬌小上司正沉沉熟睡,她才能安心。


她、從李智恩的身上… 感受到了對死亡的恐懼、她真的很害怕李智恩會死掉,非常害怕…
 

「噫、」

李智恩似乎想要起身,卻因為力氣全失,只得趕緊抓住朴智妍的軍大衣以免跌回地上。

朴智妍無奈的把懷裡的嬌小上司摟緊:「沒力了吧,活該。」

「你倒是別一副置身度外的樣子啊。」
「反正我說什麼智恩你也不聽,一點都不在乎自己的話我能怎樣?」

李智恩抬起頭,看著一臉彆扭的智妍:「你生氣了?」

「非常。」朴智妍仰起嘴角不合時宜的笑容:「你這樣不愛惜自己的生命我可是會非常苦惱的。」

李智恩聽出了語氣中的那一絲怒氣,只得無奈的吞回原本要反駁的話。

見李智恩不語的樣子,朴智妍皺了皺眉頭:「算了、回去吧。」

 


兩人一前一後的慢步走著,李智恩知道朴智妍放慢腳步的原因。ーー但是因為先走快的是朴智妍自己,所以壓不下自尊又回頭吧、

 

「喂朴智妍。」李智恩在行動力逐漸不再僵硬時叫住了走在前頭的ACE Of ACE。在對方轉過頭時,李智恩一下子撲上了朴智妍的後背:「我累了,背我回去。」

 


「好重…」

 

朴智妍忍不住露出笑意。

 

 

 

 

李智恩放下手中的筆,疲累的把身子往椅背倒去。

今天勉強的出戰果然是太過頭了,她站在戰區現場時不只一次以為自己會死掉,尤其是最後她嘔出了一口血時。

雖然朴智妍詢問過為什麼不把她調派回來這句話,李智恩怎麼也說不出口ーー本來想讓你好好的跟前同隊的嘉熙上尉好好敘舊。

如今這個理由說出來好像反而更會加深朴智妍的怒氣,李智恩無奈的輕笑出來。

 

「虧你還能笑得出來…」

 

朴智妍不打招呼的,自顧自地從門口走了進來。看著李智恩莫名輕笑的樣子、因為她而擔憂的心情莫名的感到不高興。重重的把巧克力牛奶放到桌上,濺灑出來的一點巧克力牛奶瞬間把公文的一角染成了咖啡般的黑色。

「謝謝、」智恩拿起溫熱的馬克杯,細細酌飲著甜膩的飲品。

「還沒完嗎?」朴智妍站在一旁並倚著辦公桌,隨手翻著桌上成堆的文件:「快點弄好一起去洗澡吧…。」

李智恩點了點頭並重新拾起了筆,在報告書上的頓點後接著書寫起來。

無聊的抬頭研究著辦公桌背後的勳章列表,朴智妍很快就感到厭倦,她接著轉頭看向掛在壁上的殉職長官的照片。


2010年殉職…嗎?朴智妍看著其中一張看起來年紀跟她差不多的女性長官的照片。


雖然早就知道他們的職業所伴隨的危險性,不過這麼年輕就死亡了,似乎會感到有那麼一絲的可惜。

她忍不住把視線轉向低著頭努力工作的李智恩身上。一想起今天在戰區找到智恩時的擔憂感,朴智妍又不高興的抿起嘴唇。

抱著惡意的心態,她伸手捏住了李智恩的耳朵,輕輕揉捏著的舉動很快讓李智恩不舒服的做出了反抗,雖然隨後她又把注意力放回報告書上。

被制止了一次後,朴智妍又忍不住伸手撫弄著智恩的黑髮。

用指尖轉弄著智恩的頭髮,接著又用手梳理的那一頭柔順的髮絲。直到李智恩無奈的說出「別玩了啦。」朴智妍才收手,但是難以靜下的朴智妍隨後又跨進智恩與椅背的中間。

硬是要擠進去的氣勢讓李智恩不得不向前挪動一點,好讓朴智妍能有位置坐下。

得意的仰起笑容,朴智妍伸手環住嬌小上司的腰際「嘿嘿、」的笑了出來。

「不熱嗎…?」翻閱著文件查看條文的李智恩隨口問道。

「不會啊。」


朴智妍把身子向前一靠,並把臉埋進了工作中的李智恩的頸項間低聲咕噥著:「好香哦~」


李智恩在條文註記上補充著時,突然開口道:「今天,讓你擔心了,抱歉、」

本來把頭埋在智恩頸項的朴智妍已經快睡著了,突然聽到這麼一句,她挪動了位置,改把頭枕著智恩的肩膀:「我不想要你死掉… 所以請你以後,不要再做出類似的事情了,否則、少了能欺負的人,我會很無聊的…」

「就因為這樣?」李智恩哭笑不得的把寫錯的句子劃掉。

「不能就因為這樣所以不要你死掉嗎?」
「倒也不是、只是我還以為會是更讓人感動的理由…。 你看、通常不都是什麼感人的友誼或情誼之類的。」

「噁啊、 有點肉麻的說…。」
「這麼說也是。不過只是友誼而已也肉麻嗎?」

「所以你覺得我應該說些什麼囉?」
「我並沒有那個意思。 只是說、通常不都是這樣嗎而已……啊、」


李智恩停住了話,她抬頭看著擅闖進來的孝敏。

朴孝敏的臉上帶著尷尬的笑容,看見智恩撇到自己後,她尷尬的晃了晃手上的報告書,並自以為貼心的放在辦公室的地板上後,馬上關起了門。


「難道姓朴的人都習慣不敲門嗎?」


這樣的突如闖入,朴智妍並不覺得有什麼關係,畢竟在總局特二,大家對於ACE Of ACE和少校的感情很好這件事幾乎是人人所知。


「你趕快走開啦…」


但是個性有點內向的李智恩似乎很容易就因此被擊敗,她的耳根已經紅透了。

「嗯?智恩你說什麼?」朴智妍不知道是故意的還是真的沒聽見,她又問了一遍。


「快點下去啦!」


李智恩放下了工作,雙手遮住臉頰,似乎想要把臉上的紅暈遮住。朴智妍忍不住用鼻尖磨蹭了李智恩的頸項:

「"特殊犯罪二課的李智恩少校,怎麼會這麼可愛。" 有沒有這樣的民怨來過呢?」

 

 

End。

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留言列表 (7)

發表留言
  • Iauos
  • 龍兔真是美好~~(笑)
  • 呆呆鹿
  • 好甜(欸
    你好啊~~~~~~~我是快比的親固之一XD
  • 小胖
  • 所以在辦公室時,知恩是坐在智妍腿上???
    孝敏常常出現耶XD〈可以來個Sun屏文嗎QAQ
  • 小胖
  • http://youtu.be/qlTWpYTzplA
    IU:朴智妍我愛妳! ......這樣說的話她會很開心
    IU:對智妍的時候會這樣...我也不知道為什麼 面對她的時候我會變得比較瘋
    大概是因為她很愛撒嬌吧 常常對我各式各樣的撒嬌 瘋瘋的 所以我也這樣對她
  • jie
  • 龍兔真的很合
    智妍快展開攻勢好了

    孝敏又打醬油了~
  • blue
  • 我跟樓樓一樣最近瘋狂的迷龍兔啊!!!!
    完美的身高差
    個性也完美的互補啊!!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