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

在玄關上,Jessica、金泰妍,以及一個不認識卻親暱挽著泰妍手腕的女人,三個人彷彿有默契一般,尷尬的、十分不自然。

Jessica看著那女人,心理想起允兒和她說過泰妍在公司裡有個曖昧的對象,不需想得太過,Jessica就知道她想必就是那位傳說中和泰妍在公司中被認定為是天造地設的一對的Tiffany了。
而同時、Jessica也認為,金泰妍在把人帶回家之前,肯定有先和對方說清楚了家裡會有多住著一個一起合租的大學同學這件事。所以Jessica對Tiffany不大驚訝,反而有點明瞭的淺笑不太意外。

則讓她意外的是,金泰妍在看到她從客廳中走出來時,訝異的自口中脫口的那聲。那種感覺就好像是她早已認定Jessica不在家了,或像是、有種不願讓Jessica看見的無奈。

「泰妍,不請人進來坐嗎?」,Jessica的語氣很強烈。就是拐個彎暗罵著 你敢讓她進來我就跟你翻臉 的意思。

但是不知道是金泰妍神經太大條還是故意的,她嗯嗯啊啊的點了點頭,轉頭向著Tiffany:「進來坐坐吧。」

一聽金泰妍這麼說,Jessica差點沒氣絕。

金泰妍很貼心,她幫Tiffany接過包包後,還幫她把拖鞋擺放至前方的地上。倚著牆把一切看著的Jessica冷漠的哼笑了聲。什麼時候在家裡得穿拖鞋了?

Tiffany好似察覺到了Jessica滿腔的不滿,在經過Jessica身邊時,有些拘謹的打了招呼。

滿身的香水味啊。――空氣中盡是Tiffany身上那退散不去的刺鼻香水味,Jessica嗅著、臉色更加暗沉。

「fany啊,喝茶好嗎?」
「嗯。」

「那你先坐一下。」

風風火火的,金泰妍穿過了走廊,往廚房跑去。這樣的舉動又讓Jessica燃起了另一股無名火。
她不動聲色的跟進了廚房,看著從來不曾做過燒水泡茶這些事情的泰妍忙得跟什麼一樣。「金泰妍,你沒跟我說過你有女朋友。」

泰妍本來專心的斟酌著要在茶壺裡倒入多少水,聽到Jessica的問話,抬起了頭。金泰妍張開了嘴,似乎要說些什麼。但是接著的又是一閉,彷彿在猶豫著該不該說、又或者是該怎麼說。然後她嘆了口氣,「你想太多了,fany不是我的女朋友。」

「騙人!」,Jessica稍稍提高了音量,因為知道客廳裡有客人的關係,她還是有稍微克制,「看起來就不是這樣!」

「ssica!我說了不是了,你如果要這麼想,我也沒辦法、」,泰妍皺了皺眉,打開了爐火。

因為那一句話,Jessica有種被從頭澆了盆冷水的感覺。
金泰妍不擅言詞,Jessica是知道的。但是這種不擅言詞在此時的此刻,竟是如同傷人的兇器一般,銳利無比。

Jessica就覺得鼻頭一酸。她走向小櫃子,把裡頭那瓶喝了一半的燒酒拿了出來,在金泰妍還沒意識到的下一秒,她仰頭就灌了起來。「你瘋了嗎!?」,金泰妍急忙制止,Jessica因為一口氣喝下的關係,被嗆辣的苦澀嗆得猛咳嗽。

酒精真的是個很奇妙的東西,一入喉就可以摧毀一個人的理智與矜持。Jessica在一陣神智暈眩後,她看清了金泰妍的表情。不悅半參雜著心疼,心想著這人的心竟不在自己身上,Jessica突然就落下了眼淚。

「咦!?」,金泰妍慌了,「怎麼突然哭了!?」

金泰妍想遞上衛生紙,卻被Jessica一把推開。無計可施的金泰妍只能放軟了姿態,「秀妍、」,她難得的、帶著無奈又疼惜的喚了Jessica,「不要這樣嘛…。你希望我做什麼嗎?你說吧,我可以做什麼、才能讓你不會這麼難過…?」

不知道是不是酒精的問題,Jessica覺得好疲憊,當人的承受力到達了極限的時候,僅是在多一點點的刺激,都有可能使其全盤崩潰。

金泰妍的話語滿是委曲求全的,就好像是在哄Jessica一般。在如此喜歡著金泰妍的Jessica耳中,聽來格外諷刺。

「不要管我!」,Jessica啜泣著,「你什麼都不懂、我想要什麼你根本什麼都不懂…!」

「秀妍、…那你告訴我,你想要什麼?」

沒料到金泰妍的反問,Jessica沉默了。

她想要什麼?
她想要跟金泰妍在一起、想要說出喜歡你、想要不破壞現在的關係又能更加親暱、想要金泰妍就只注視著她一人、…僅僅只是、想要金泰妍這個人而已。

Jessica非常害怕失去金泰妍,她無法想像金泰妍跟別人在一起,那樣的光景、光是在腦中描繪了大概,就讓Jessica痛不欲生。

在Jessica沉默思考的這段時間,金泰妍起身,關了爐火、把熱水沖進茶壺裡,然後她提著墨綠的茶壺,蹲了下身,「ssica。」

「嗯?」的,恍惚的抬起頭的瞬間,猛然而來的、是金泰妍的臉龐。然後、是唇上柔軟的碰觸。金泰妍笑笑,「如果在煩惱的,是這件事的話,這個吻,可以讓你比較安心了吧。如果不是,我們之後,在好好的聊聊吧。」

輕撫著嘴唇,Jessica不敢置信的皺了皺眉頭。可是金泰妍正忙著招呼客廳的客人,所以丟下了那句話後,便提著茶壺快步走出了廚房。

不知道是否是自己的心理作用,Jessica感覺金泰妍剛剛離開的腳步異常的荒張又急忙,彷彿、當事人非常的緊張一樣。


啊咧?

啊咧啊咧??


Jessica還是處於極度震驚的狀態,起初她還以為自己是永遠無法如願的單相思,突然金泰妍主動的親吻、還說了那般曖昧的告白,Jessica用力的擰了自己的大腿,用來確認自己是否是在做著白日夢。

「為什麼還在地上啦。」,金泰妍的聲音又在廚房中響了起來,原來是剛剛逃的太快而忘記拿茶杯,現在又拐回來。
她看著還跪坐在地上的Jessica,很是好笑。「廚房的地板很髒耶,快起來啦。」

「泰妍啊、」,Jessica叫喚了泰妍,卻沒有接下去。直到泰妍拿好了茶杯,說著外頭有甜點一起來吃吧並走向外頭時,她才又道:「我、喜歡你…」

金泰妍一愣,卻不訝異。她的嘴角,是壓不下來的笑意,「嗯啊…,嘛、之後再告訴你。」

「什、什麼啊!?」

不等著Jessica發作,那人又風風火火的逃出了廚房。還在廚房中不悅的股著雙頰低聲數落泰妍的不是時,客廳中的嘻笑談話聲隱隱約約傳入了廚房。

「怎麼這麼高興?跟女朋友在廚房偷情?」
「才不是女朋友啦!不過…,嘛、」

「嗯?」
「大概、快了…」

之後的對話,就是Tiffany不斷調侃著金泰妍害羞了耶、跟金泰妍極力反駁著我沒有之類的,Jessica沒注意那麼多,因為此刻她的嘴角,也染上了跟金泰妍一樣,壓不下來的笑意。


――有說出來真是太好了呢。

喜歡你、好喜歡你。

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阿海
  • 哎一西就是喜歡小甜文
    金爺你趁ssica不注意就來那麼一下
    如果不是你想的那樣就....
    反正怎樣你都要對ssica負責喇
    而且你這悶騷又讓ssica先告白了
    你明明也喜歡(我是泰妍的親媽
    每次都被你憋死了
    不過你這招攻其不備
    有被甜蜜到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