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都是在一起的。――現在、卻宛如陌生人般生疏。每當旁人問起、其實連秀妍自己、對於她與泰妍之間發生了什麼事、到底怎麼了,都不是很清楚。唯獨清楚明瞭的、是金泰妍那逃避般的態度。

 

很明顯、很明顯的,一舉一動、都讓秀妍感受到了,金泰妍在閃躲她。

 

 

是做了什麼招人厭惡的事嗎?――鄭秀妍搞不懂。埋頭胡思亂想讓她很是煩躁、她不懂為什麼自己得平白無故的、就這麼被漠視,被拉開距離。

 

「泰妍、為什麼...躲我?」,當容忍跨越了臨界點,秀妍便不想在吞忍。與其這樣尷尬的讓彼此難受,還不如把事情搞清楚。

 

被這麼捉住手腕詢問的金泰妍先是露出了一臉訝異,然後、撇開了頭,看起來很是驚慌。不發一語的態度讓秀妍更是不滿,「泰妍!有什麼原因就直說好嗎?我討厭這樣。」,秀妍的氣勢很強硬,彷彿金泰妍今天不把事情說清楚,鄭秀妍就不肯放她走一樣。明瞭秀妍的固執、泰妍頓了會、開口――

 

「因為我在跟帕尼交往...」,泰妍的話讓秀妍愣默了許久。「...咦?」,最後脫口的,是不敢置信的疑問詞。

 

泰妍很是心虛的撇開頭,「嗯、我在跟帕尼交往...」,又重複了一次、讓秀妍心碎的答案,「西卡,曾經說過喜歡我、對吧...,對不起,我不知道怎麼拒絕,也不知道怎麼告訴你我跟帕尼在交往,所以才這樣閃躲你的...」

 

秀妍突然覺得自己很可笑,一廂情願的很可笑、被矇在鼓裡很可笑,她微微仰起笑容,故做堅強,「說喜歡、都幾年前的事了啊?我現在、也有在交往的人喔。」「咦?」,泰妍抬頭吃驚的表情、讓秀妍難得有一絲的優越感,「...誰?」,――

 

因為是隨意脫口而出的謊言,當泰妍反問過來時,秀妍雖是慌張、但是腦中第一個浮現的,是那溫柔過頭的友人,「...Yuri。」「咦!?」,泰妍更是驚訝,「Yuri不是...、」,打斷泰妍的,是從廊下朝這走來的――

 

「Daedae~」,朝著兩人走來的帕尼,在查覺到兩人之間有些詭異的氣氛後,疑惑的皺了皺眉,「吵架了?」,泰妍很是不耐煩的揮了揮手,「才沒有!」「嘛、」,帕尼聳了聳肩,「對了,等毀我跟順圭要去約會喔,Daedae你晚餐自理吧~」,這麼說著、帕尼湊近泰妍、低語,「不如、邀Jessi一起去吃飯吧?」

 

「你、!」,不及泰妍生氣,帕尼吐了吐舌,向秀妍打了招呼後,轉身離去。

 

默了會,秀妍才試探性的,挑眉、詢問:「那個、你女朋友要跟Sunny去約會?」「......。」,金泰妍撇頭不語。

 

「...泰妍?」。在第二次的追問下,金泰妍嘖了聲後,「沒有在交往...、是騙你的...」「...理由?」,――

 

頓了會、金泰妍才細聲道:「跟允兒玩的國王遊戲...」,話才一出口,秀妍嗤的冷笑出聲,「金 泰 妍 ?」「非常對不起!」,泰妍有些心虛的退了一步,「但是、我們不也半斤八兩嗎?西卡說喜歡Yuri,也是騙人的吧?」

 

「那是、」,秀妍一時語塞。金泰妍得意的、趁勝追擊,「所以扯平了、就是這樣。」「才不是這樣吧!?」,鄭秀妍皺了皺眉,捉住那隻轉身就想跑的矮子。

 

「不然、我給西卡賠償吧?」,看著金泰妍,秀妍思索了會、才點了點頭,下一秒、便被那人霸道的吻了臉頰,「金泰妍!!!!」「抓到我的話就請你吃飯~」,――這麼說著,那人卻在三步後跌倒在地。

 

 

「你、白痴嗎?」,秀妍把手輕輕擺放在泰妍的肩上時,眼神略帶同情。

 

「安慰我啊!!!OAQQQQQQ」,看著抱著膝蓋眼角泛淚的金泰妍,鄭秀妍很是無奈的低頭、湊上,「...,啾。」,一個臉頰的吻、得到了一會的寂靜,「高興了?」,――「更痛了!!(〃∀〃)」(喂##

 

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訪客
  • 親 之前有一篇允侑文 世允兒懷孕車禍那篇
    你刪掉了嗎??:)
  • 刪掉了喔w

    於 2013/11/13 15:48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