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題:因為有你在、

 

其實我也不知道為什麼取這樣的標題。

可能Mayuki在我心中就是這樣互相的吧,這句話可以是麻友對由紀說,同理、當然也可以是由紀對麻友說。

這兩個人是互相支持、扶持,跌跌撞撞一路過來的。

不准拆散Mayuki的固執可能跟這點也有關係,就像我信了優菜的相思相愛,Mayuki的一生互相關照我信了。

 

由紀對麻友的寵溺與縱容我很喜歡、

麻友為了由紀而努力想成長起來的心態我很喜歡。

 

Mayuki大概就像戀人、像家人一樣的關係吧、

他們兩人之間存在著一個,只有兩人能理解的未知世界。(笑

 

    A1ntX.jpg    

rIoqf.jpg  

 

 

有著史上最強CG顏的夫婦

情人節快樂 ~ (`・ω・´)ノシ

 

 

正文:

 

 

柏木由紀得仰著頭,才不會讓淚水不爭氣的滑落下來。

不管是飯之間或者是成員,甚至是家人或她自己,大家都很清楚,由紀不是愛哭的人、她也會難過會傷心 會痛,只是很少哭。

但是現在,她卻在打開家門看到站在門口一臉傻笑的戀人時,覺得自己莫名的就要潰堤了。

「ゆきりん不招待我進去嗎?」麻友歪斜著頭笑著問。

抿著下唇,由紀側過身子讓那孩子進來。

她看著門外胡亂的擦著眼淚。其實很清楚的,麻友故意一溜煙就跑到客廳的原因。

 

笨拙的、溫柔…

 

在門外停留了一下,確認了情緒平穩些後,她拿起另一雙拖鞋走向客廳。

在麻友身邊坐了下來,由紀把脫鞋放到地上:「真是的,就知道你沒穿拖鞋。」

「反正ゆきりん會拿來給我的嘛。」晃著雙腿的麻友像小孩子一樣的笑著。

無奈的皺了皺眉頭,由紀握住了那孩子有些冰冷的手:「好冰…」

麻友嘿嘿的笑著,然後反握緊由紀的手掌。

「最近很少見面呢…」由紀的指腹撫摸著麻友的手心,滑過那些讓她心疼的細繭。

「嗯,個人行程越來越多了。」

「今晚要睡這嗎?」

「嗯,柏木さん能收留嗎?」

伸手敲了麻友的額頭,由紀任憑那孩子撒嬌似的鑽入懷中:「偶爾一次才想到來我這裡借宿,我都快跟はるごん吃醋了啦。」

麻友的頭靠著由紀的胸口,她悶悶的聲音從懷中傳了出來:「剛剛、在電話裡說" 好想見你 " 的人是…」


「唔…、」


由紀一個半小時前才剛跟麻友聊了電話,因為不常見面在加上今天母親不在家的關係,忍不住脫口而出了撒嬌的話語。

沒想到一個半小時後麻友就這麼出現在家門口,這就是讓柏木 由紀紅了眼框的原因。

最近兩人的行程繁重到由紀都快忘了上一次見到麻友是什麼時候之前的事了。她其實很想渡辺麻友,撇開戀人的身份這點不說,身為チームB隊長的柏木 由紀,很需要チームB的ACE適時的建議和打氣,這是一種相互支撐的關係。

加上最近なっちゃん和よねちゃん的辭退造成的打擊。

她記得那天麻友打電話告訴她這件事時強忍淚水的顫抖嗓音。


她記得那天麻友最後崩潰地哭訴著


ーー就算AKB即將到了盡頭,請你到那最後一刻也牽著我的手好嗎?

 

把縮在懷中的孩子抱得更緊,由紀知道這孩子非常辛苦。

沒有打開電視吵著看動畫,彷彿要把握每一分的時間把流失的睡意給補回來。


她很心疼。


曾經那樣任性吵鬧著的孩子,被行程逼到了現在這樣的疲憊樣。

這是成名的代價、或者該說是犧牲?

手指稍微撩開遮住麻友臉龐的髮絲,果不期然看見麻友睡著的臉龐。

「まゆゆ,去床上好嗎?」

麻友瞇著眼睛看著由紀,喃喃說著:「變態…」

「喂!!   我是指去床上睡覺這件事啊,不要自己想歪了又罵我變態好嗎?……
麻友你不要又睡著了啦!!」

無奈的揉著太陽穴,由紀伸出手,輕輕捏住那孩子的鼻頭。


一秒、


兩秒、


三秒……。


「呼啊!!  柏木由紀你打算謀害我嗎-------!?」

看著麻友喘著氣瞪視著自己的樣子,由紀忍不住笑了。

她又捏了捏那孩子的鼻頭:「無視我的懲罰。」

「ブラック!」麻友起身。

拿起自己的背包往走廊走去時,她回過頭看著由紀:「衣服,就暫時借穿囉?」

「沒帶睡衣?」由紀也站了起來,把客廳的主燈關了。

她走到仍等著的麻友身邊,和她一起並肩往房間走去。

「嗯,沒帶。」途中渡辺麻友理所當然的這麼說著:「只帶了明天要趕通告的衣服。」

「明天有通告?」

「還是早上呢。」
「辛苦啦…」

這樣一搭一唱的對話,直到麻友去洗澡後才結束掉。

坐在床邊,柏木由紀按著手機和片山聊天,偶爾抬起頭看向時鐘。

一個小時過去後,由紀無奈的起身走到浴室門口。

她不是趕著要用浴室,畢竟她很早便洗好澡了。她真正擔憂的,是那孩子會不會就累到又睡在浴室裡了。

敲了敲門。意外的,麻友打開了門,帶著緋紅的臉頰看著由紀。

 


吹風機的熱風吹撫著麻友烏黑的髮絲,舒服的感覺讓麻友又瞇起了眼睛。

透過鏡子看著幾乎快閉上眼睛的麻友,由紀喃喃說道:

「我還以為まゆゆ又在浴室裡睡著了。」
「所以ゆきりん是打算突襲嗎?」

「只是關心,沒有其他的意圖!」
「欸? 竟然對まゆゆ一點遐想都沒有!?」

「遐想是有啦…、慢著我為什麼要回答這個問題啊!?」
「お母さん是變態…」

「お母さん是變態就亂倫了啦!!! 況且我不是什麼お母さん啊!!」


由紀關起了吹風機,無奈的收拾著。

お母さん…、   這個名稱在鏡頭前喚著,似乎也有遮掩的效果。

但是其實很討厭的,這個稱謂。

或許是年長者的心理作用。無關年紀的比較、是所謂心理的擔憂。

喚著她お母さん的麻友,會不會是無意識的把她當成了母親那樣的角色在依靠著?

每往一想到這裡,由紀便嘆出了大氣。

當然,現在這一刻也做出了同樣的反應。鑽入床舖的渡辺麻友疑惑的歪著頭拋來了詢問的視線。

「啊、沒事。」由紀關上了房間的燈後,憑藉著熟悉感走回了床邊:「まゆゆ睡過去一點吧?」

擠上了對於兩個人來說有點狹窄的床,由紀側躺著。

「ゆきりん該換床了… 好窄…、」
「窄一點比較好…」

輕輕握住麻友探過來的手掌,由紀細聲笑著。

她能感覺麻友的手心傳達過來的溫熱感,很真實、很安心。

「對了、」
「嗯?」

「麻友以後私下可以不要叫我お母さん嗎?」
「嗯…?」

「還是…、  對麻友來說,我真的是像お母さん而不是恋人?」


心臟噗通噗通地跳著。

雖然和麻友有著 " 只要有疙瘩就要馬上告訴對方 " 這樣的約定,但是說出口後,才真正感覺到緊張。

和麻友自白了很多事,像是和宮澤佐江僅僅只是朋友、又或者是私生活上的許多事。

但是似乎多半都是屬於不足掛齒的事。

習慣黑暗後面對的,是麻友一眨一眨的眼眸。

由紀突然很懊悔脫口而出的那句話,很任性、很衝動…  很不信任、這個感情。


「那個…」麻友細微的聲音讓由紀的心臟又再度加速蹦跳著。


「巧克力…、 放在由紀的桌上了…。  粉紅色盒子的那個…、還有…… 


是本命巧克力啦!!」

 

由紀疑惑了一下。

在黑暗中似乎能感覺得出來麻友的害臊,接著下一秒那孩子把頭埋進了被蓋裡。


意會過來後,嘴角仰起的幅度無法壓抑下來。


「吶,所以、 我的餅乾好吃嗎?」
「不好吃…」

「……。」
「給我唱晚安曲做賠償…、」

「哪首?」
「 MR.TAXI…」

「我知道你頗喜歡少女時代的,但是那首我不會… 抱歉、」
「嘖、那由紀選吧。」

 

為難的皺了眉頭,由紀哼著不久前在宮澤的I pod裡聽到的歌:

「こんな僕も君がいれば強くなれるよ                          (這樣的我只要有你在,就會變得堅強喔

恋は不思議な 魔法だね 何も怖くないから                戀愛是種不可思議的魔法呢。 讓我什麼都不怕

世界中を敵にしても離しはしない                                     就算要與世界為敵,我也不會離開妳


STAND BY ME 誰かじゃ 駄目なんだ                     Stand  by  me  無論是誰都不行

君に ずっとそばに いて欲しい…   」                              我只希望能永遠待在你身邊)


由紀的歌聲與原唱不同,更平靜、多了一絲柔和。

這時麻友的聲音突然和了進來,沒有伴奏、沒有其他聲音,由紀聽見了戀人孩子氣的歌聲。


「「 あぁ 無邪気な素顔のまま 君は言う                                                           (Ah  你用那天真無邪的容顏,對著我說

『ねぇ おばあちゃんになってもキスして くれるの?』~  、、」」              『欸,要是我變成了老太婆,你還會願意吻我嗎?』)


頓了一下,由紀首先笑了出來。

緊接著,麻友也跟著發出了笑聲。

麻友的頭探出被蓋中,用兩雙眼睛看著由紀:「由紀要是變成了老太婆,我才不會管你。」

「欸!?  」

「へへへ、なーんちゃって (開玩笑的) ~ 」
「沒關係,反正到時候麻友也變成了麻友おばちゃん了、所以到時候就和由紀おばあちゃん一起窩在被爐中剝橘子吧。」

「欸?  好愜意的晚年…   」

麻友打了個哈欠。

已經疲累到連麻友おばちゃん這個都不想吐槽了嗎?由紀無奈的心想。

她騰出另一隻手撫摸著麻友柔軟的臉頰:「情人節快樂、まゆゆ…  ,好きだよ。」

 

 

由紀慢慢閉上眼睛。

 

 

 

 

 

 

「私も、ゆきりんが大好き…、」

 

 

「咦-------!?
 你不是睡著了!? … 喂!現在又是在裝睡還是真的睡著了啊!?」

 

「うるさい!!!!」

 

 

 

 

End。

 

 

「Z Z Z …。」

 

 

 

 


「好想吃宵夜…、」

 

 

 

 

「咦?まゆゆ你還沒睡嗎--------!?」
「啊、因為突然想吃宵夜就睡不著了…」

「……。」
「我可以去泡泡麵嗎?」

「那我也一起…」
「啊,不用了。我自己去就行了!……

ゆきりん?」

「因為麻友的關係,害我也想吃泡麵了…、」
「那…、一起泡吧?」

 

 

對不起這後續好像笨蛋情侶,不過就是很想加上去  (´∀`)=3

情人節夜裡在家裡泡泡麵的笨蛋情侶....(ry

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五十嵐君
  • 大小姐好溫柔!!

    好像要來香港了吧?

    這位的天朝子民推真的是史上最強!!

  • 聽說好像吧?

    柏木是釣客啊,秘技 Wink 超無敵www

    於 2012/02/18 00:25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