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ad5ad6eddc451da2a24144eb6fd5266d1163240  

高柳明音(左),向田茉夏(右)

 

 

 

 

OOC還是怎樣通通別找我,反正我就是個無能的寫手啦!(自暴自棄自重!)

順帶一提梗是迷路彩的間接接吻(太奇怪了啦##

 

 

 

 

 

 

 

正文:

 

 

 

 

まなつ好きです――一旦意識到那人對自己竟是抱持著這般感情,平時在簡單、普通不過的碰觸,也變得讓人惱火。尤其是在這、讓人進退兩難的時刻。望著眼前的吸管,雖然這番組遊戲的環節內容是三個人一起喝完一杯飲料。但是在茉夏前面的那位,正是在番組的收錄開始之前,向她告白的罪魁禍首。

 

即使眾人的催促聲不斷的響起,茉夏還是、非常的困惑。她能感受到那人注視著自己的眼神。大概不管是茉夏自身、還是明音,都意識到了,――這樣下去,就是間接接吻了啊。

 

不是沒有做過類似的事情,但是茉夏厭煩的,是在知道了那人對自己抱持著這樣的感情之後,自己心中在膨脹的、無謂的緊張。

 

那人似乎也與自己有著同樣的顧慮,在茉夏停頓的時間,明音舉起了手,「不好意思,能否更換一根吸管?」

 

主持人愣了一下,有些玩笑的,「難道SKE內部其實不合嗎?還是…」,那主持人接著的呵呵聲,讓茉夏感到無比的煩躁。「兩位之間有些什麼嗎?」,故作效果的曖昧語氣讓茉夏更加不悅。

抬頭,一愣。明音的表情,竟與自己一般,不悅。

 

「只是、不太喜歡綠色而已。」,彷彿要打破那謠言一般、向著那人,一笑,「對吧,ちゅり」,只是一句ちゅり、卻讓茉夏的心更加煩亂。本就劇烈不已的心跳,因為與那人的對視、因為喚出了那人的暱稱,而又加速至失控。

「嗯、嗯嗯…」,明音無奈,又無力的、回以微笑,宛如很是抱歉般的,揪起了眉間。

 

「那我喝囉、」,低聲的輕喃,茉夏在吸管碰觸到唇瓣時,撇見了、身旁的明音,無意識的吞嚥動作,――啊啊,根本做不到啊。

太在意了,跟明音嘴巴互碰的這件事,在告白之後,一下變成了讓人十分介意的事情。尤其那人又,目不轉睛的注視。

 

無奈之下,茉夏撇開了身,以背遮擋了那人的目光。即使AD拿著看板書寫著這樣會讓攝影機拍不到,也徹底無視。――一切都是、害她產生了這種意識的明音的錯。

 

ごめんね」,在收錄結束後,像是刻意一般的,雙雙等到人群都離去之後,明音帶著滿臉的歉意至茉夏的面前,「其實不是要讓まなつ這麼困擾的」,茉夏不語,僅是靜靜的、聽著那人自語,「所以…,對不起、跟你說了奇怪的话,就當作沒這回事吧?」

 

啊啊、閃躲了呢。――那人急促的語氣、慌張的舉止,都顯得可笑。明明向田茉夏連一句答覆都還沒給,便擅自的、做出了自以為是的定論。

ちゅり、」,茉夏頓了一會。其實為何而喚了明音的名,心中也沒有打算。大概只是單純的,響喚那人的名,亦或者、是想讓那人暫停一會,那奇怪的定論。

茉夏不討厭明音,反之、應該用很喜歡來形容會更恰當,但是是那種程度上的喜歡,茉夏又極是困擾。――到底是朋友的喜歡、還是那種喜歡?又該如何才能確定,自己的喜歡呢?,仰頭,看著明音,茉夏抿了抿唇,開口、把疑慮告知那人。

 

「這樣啊…」,聽完後,明音突地、俯身,「明音、能幫茉夏確認一下喔,可以、嗎?」

 

句子是邀請、或者是誘惑,明明已經從中嗅出了曖昧的味道,卻沒有逃避,茉夏點了點頭。然後,明音撩著垂下的髮,在茉夏的唇上、印下一吻。

沒有什麼特別的親吻,彷彿蜻蜓點水般、輕柔的,好像是作夢一樣。雖然是這樣,但是疾走的心跳,卻是無法掩蓋的事實。

 

「怎麼樣?」,明音的臉頰早已紅透,她舔了舔唇,「まなつ有、心跳加速嗎?」

「嗯、」,何止心跳加速,茉夏覺得剛剛那種心跳劇烈到疼痛的感覺又再次出現。

 

明音默了會,「明音心跳加速到、感覺快死掉了…。卻又、想,再次觸碰まなつ「我、也是」,突然打斷了明音的話語,茉夏低喃著,「想、碰觸ちゅり」,仰起的頭、閉起的眼,是那孩子主動的、邀請。

 

まなつ、」,俯身、親吻,忍不住的,更加深入。まなつすきです」,在彼此的喘息聲中,那孩子低聲、――私も

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軒少
  • 嗯,看來熊大和汪大最近被小草莓迷到…
    不過,看來看去…到底是草莓鳥比較好?還是古柳比較好?讓我很困惑呐~
  • 不、汪桑跟熊桑都是嚴重的茉夏狂熱份子喔,基本上我們共通的首推就是小茉夏←
    見仁見智吧,我個人是傾向莓鳥。當然也不會去排斥古柳啦,只是那跟我無關wwwww

    於 2013/08/04 15:26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