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數→12780

 

我在碼這篇文時一直在想,我這樣努力的碼了一萬多字,看的人、十個人裡可能連一個回覆也沒有。這樣努力真的有人在看嗎?的,很是猶豫。

想著乾脆寫文這篇之後就算了、再也不寫文了。也做個看文不回的讀者好了。

當我對幫潤稿的粉粉說辛苦了後,她回:不辛苦啊,打文需要好幾天,看文只需要幾分鐘。←被這句話戳到淚點了OAQQQQQQQQQQQQQ

 

一萬個字,看完之後給了20字的感想,算過分嗎?

 

啊、還是其實,熊桑是個可有可無的寫手,呢?(RY)

 

 

 

 

 

*字多、劇情有,慎入。

 

 

 

 

13 - 1ugug  

 

 

 

 

 

梗的由來是這張圖→

 

27 - 1yif7d7d  

說了菜菜好像混在一群不良中的優等生一樣(ry)

 

 

 

 

 

 

正文:

 

 

 

 

彆扭的躲藏技巧、讓人難以忽視的身影、不時會傳入耳中的自語,福本愛菜很是無奈,已經不知道是第幾次的跟蹤了,那人的技巧、絲毫沒有半分的長進。

 

福本一點都無法理解自己突然被這樣貼身跟蹤的原因為何,尤其對象還是學校數一數二的優等生的山田菜菜。

但是山田這樣的行為讓福本非常困擾。雖然是優等生,但是和山田有聊過幾次的福本非常清楚,山田是除了課業之外,其餘一切不行的大小姐。

 

正這麼想著,爭執聲便於耳邊響起,裡頭夾雜著耳熟的嗓音,因此福本立刻轉過身。果不其然的,看見了被混混們糾纏著的山田菜菜。

這種情況不是第一次了吧?福本嘆了口氣,朝著他們走去。

 

「喂!說了跟我們一起出去玩是給你面子!」「放開!」,山田激烈的掙扎,惹怒了戴著毛帽的男子,強硬的拉扯,讓不敵男子力氣的山田發出了疼痛的哀嚎,「少在那邊假清純了啦!!」

 

男子吼著時,身邊注意到福本走近的同夥拍了拍他的肩。抬頭、對上福本的那一瞬間,男子露出惶恐的神情,彷彿大難臨頭般的。

 

「是怎樣、さやか有段時間沒來這裡晃晃,你們又膽敢任意對我們學校的學生動手了?」

 

福本話才剛落,男子馬上收回本來扭扯著山田的手,小人般的嘴臉陪笑著,「福本さん,不要這麼說嘛,我們也只是看她一個人、危險。並不是在欺負她啊。」

 

福本也仿著仰起了笑,「久保田,如果不希望さやか手上的那些秘密外流的話,就請你好好遵守與さやか的約定。」,福本從驚慌的男子之中,牽住了山田的手,把她拉往自己,「那麼、就此告辭了。」

 

對於福本把山田帶走的事情,沒有一個男人出聲制止,雖然臉上盡是不悅,但是正如福本所言,握有讓他們足以被法律定罪的證據的山本,是他們的剋星。最終幾個男人只好當自己找錯了對象,摸摸鼻子離去。

 

撇過頭,確認周遭已經安全了後,福本鬆開了牽著的手,「說了多少次叫你不要跟著我了!」

 

「但是、你不上課的話,要做什麼呢?」

「跟你沒關係、」,福本嘆了口氣。注意到了山田追隨著自己似乎顯得有些吃力而放慢了步伐,「倒是菜々你沒問題嗎?這樣跟著愛菜。是說這一節不是數學嗎?

 

聽聞福本的話,山田僅是笑了笑,「沒問題的,因為都是已經會了的,之後自己在家複習就可以了。」

 

已經是常態的關係,福本也知道趕不走山田,她只能無奈地、任憑山田跟隨自己。在轉角過後的小巷弄內,福本在有些陰暗的店門前停了腳步,「Cat's Eye」,像在確認一般,福本把店名呢喃了一遍。

 

「在外面等我吧。」,這麼對山田說著、便要獨自走下樓梯時,衣擺被揪了住,山田低聲道,「不想、自己一個人

 

也許是方才的陰影尚未散去,山田看起來似乎非常的害怕。福本默了一會,輕輕摸了摸山田的頭,「那就一起下去吧。」

 

走下樓梯,並推開店門。因為是位於地下室的店面,所以才一踏入,無法揮散而囤積在空中的菸草味馬上竄入鼻腔中,因為早已習慣了的關係,福本厭惡的用手遮住口鼻,反倒是身旁的山田,一下吸進了大量濃嗆的二手菸,她一邊咳著、一邊因為暈眩而緊揪著福本的衣擺。

 

「牽好。」,福本細心的牽住山田的手,然後往吧台走去。在吧台上細酌著飲品,裝扮花枝招展、濃妝豔抹的少女,撇了福本一眼後、有些嫌惡又疑惑的看了眼把臉埋在福本身後的山田。「SINNERS什麼時候也開始幹起保母這行了?」

 

福本沒有回應,而是自顧地伸入外套口袋中,取出透明的小夾鏈帶,「,你知道這是什麼吧。

 

的少女從福本手中接過了東西,拿至眼前端詳了後,有些訝異,「K粉?」

 

「嗯、這是我們學校的學生持有的,說是最近有人在學生間以低價販售。」,福本頓了一會,「應該、不是你搞的吧?」

 

愣了一下,隨即聳了聳肩,「拜託、人家可還沒有膽到,在さやか的地盤撒野呢。說起來、」,把東西遞還給福本後,如思索般喃喃著,「T校的佐野那夥人倒是很可疑喔,最近他們出手可大方了,而且…張望著四周,傾身、壓低道,「七海有跟人家說過喔、說哲也他們最近找到了容易賺錢的方法,什麼的

 

把身子坐正,把手指擺放到了唇上,做出了要福本不能把這情報洩漏出去、噤聲的動作。

 

「我知道了。、謝謝你。」,福本把夾鏈帶放回口袋中,笑著道謝。「先走囉。」的,打了招呼後,福本正準備轉身離去時,被叫了住。

 

愛菜、下次,別把女朋友帶來這種地方。」,笑了笑,「人家很傷心的

 

福本皺起了眉,反駁的話正要出口,馬上便被不耐煩的揮了揮手止住。考慮到山田待久了會不舒服,福本只好放棄辯駁,牽著山田的手往戶外走去。

 

山田的手掌很溫暖,埋在福本背後的熱度,讓福本有種、裡頭的襯衫應該都已經濕了的感覺。太接近了啊。的,明明是這麼想著,卻在鬆開牽著的手時,感到了空虛。

 

踏出了店外後,山田彷彿重獲自由般的大口呼吸新鮮空氣。她用手做扇子搧著風,「愛菜、剛剛是在…」

 

「找藥頭。」,福本慢慢的朝著來時的方向走著,「最近學校中,突然有一些學生在碰K粉,さやか希望能找出把這東西賣給我們學校學生的傢伙。

 

「咦?那不是毒品嗎?、這種事告訴學校,讓學校處理比較好吧?」

 

福本看著山田,似乎想說什麼般的張開了嘴,最後僅是嘆了口氣,「學校不願意正視這件事。而且、真要交給學校,最終的處理方式大概就是把抓到持有毒品的學生開除,這種治標不治本的手段吧。」,福本說了聲等一下後,拿出了手機,花了點時間打了郵件,傳送出去後,她看著山田,「該回學校了吧、」

 

「嗯、如果愛菜要回學校了的話

 

停住了前進的腳步,福本很是訝異的望著山田,「菜々、還不打算回學校嗎?」

 

「都已經放學了,還要回學校嗎?」,山田有些理直氣壯的反駁,讓福本有點啞口無言。突地、喵喵的聲音讓兩人有些納悶。

 

「啊!貓咪呢!」,在右手邊堆積的紙箱縫隙中,有一隻黑色的貓。福本蹲了下來,伸出手、發出にゃー的聲音,逗弄著。

 

「這種地方竟然會有貓咪啊…」

「應該是家貓吧。你看、牠的脖子上有項圈呢。」,逗弄著貓咪,福本笑了,「說起來、菜々有點像貓咪呢。」

 

愛菜、喜歡貓咪嗎?」

「嗯、喜歡喔。」

 

放棄誘使貓咪出來的福本站起了身,並朝著山田伸出手。握住了福本的手後,山田燦笑著、問道,「那愛菜、也喜歡我嗎?」

 

瞬間、福本覺得自己的雙頰肯定是滾燙的。雖然曾經是網球部的ACE,被不少女孩子告白過,但是這還是第一次,福本覺得自己的心跳劇烈的、好像才剛結束一輪賽事一樣。

 

山田注視著自己的眼神太清澈,一瞬間、福本才意識到,山田是與自己身處於完全不同世界中的人。

如果福本去碰觸了純白的話,那汙穢、是鮮明且無法抹去的。

 

意識到了這點,福本抽回了手,低聲呢喃了句『對不起』。

 

「啊不、說了讓愛菜困擾的話,抱歉呢…」,山田無奈的笑著,起身、正要跨出步伐時,眼角似乎見了,與自身相同的制服而望去,――みるきー?!

 

那快速走進了某棟建築物的身影,與同是優等生的渡邊美優紀的身影幾乎重疊在一起,山田有近乎百分之百的把握可以確定、那是渡邊美優紀。

 

菜々?不走嗎?」

「好、」,默了一會,山田認為渡邊不可能會出現在這種地方。看錯了吧…,如此心想著,山田仰起了笑容跟上福本。

 

 

 

 

 

 

 

 

 

 

 

Lovey – Dovey,是一家隱身於複雜地區的CLUB夜店,當渡邊踏了進來時,馬上就是震耳欲聾的音樂聲,甚至把人群的狂歡給覆蓋過去。

 

渡邊往人群聚集、歡動的地方走去,雖然距離有些遠,但是舞台上的樂團爆發性的表演讓渡邊有些震懾,尤其是、主唱低沉卻充滿磁性的歌聲。

 

曾經聽說傳說中前學生會長、山本彩的各種傳聞,但是這還是渡邊、第一次見到那個人露出這樣的表情,甚至是、第一次聽到山本唱歌。

歌曲結束了,渡邊卻還沉浸在其中時,正要下台的山本,突地、與有些遙遠的渡邊對上了視線,這一瞬間,渡邊悠悠地、仰起了燦爛的笑容。

 

那人有些狼狽的慌忙逃下台後,渡邊才不疾不徐的,朝著後台尋去。

 

擅自用了是山本女朋友的自稱而得已通行,渡邊一邊走著、一邊想著那人得知這事時會露出怎樣的表情,而忍不住笑了出來。

 

喀啦的,渡邊不請自入的,打開了休息室的門。「打擾了

 

「你進來的時候,都不知道敲門的嗎?」,山本似乎正慌忙的收拾著東西,手上橫掛著背包,肩膀上垂掛著外套,右手拿著吉他、左手拿著背袋。彷彿正被人追趕著般,慌忙要離去的感覺。

 

「如果敲門了,さやかちゃん說不定會跑去躲起來喔。到時人家會很麻煩的呢

 

別叫得這麼親暱,我跟你沒這麼熟。」,嘆了口氣,深知逃不了的山本把吉他放入背袋中,遷怒似地用力的把拉鍊拉上。然後她抬起頭看著渡邊,「你到底想幹麼…?

 

聽聞的渡邊,仰起了山本不太喜歡的燦爛笑容。「嗯哼。學生會長的職缺,一直沒人肯坐,搞得人家非常的困擾呢。所以、如果前學生會長さん肯回來的話,那 就 太 好 了 唷

 

「嘖、」,山本把背袋橫擺在沙發上,穿起外套後,提了起來,「唯獨這個、別來跟我說。」

 

跟著似乎有些怒氣的山本往外走去,渡邊略帶試探性的向其詢問,「是因為盜用公款的事情嗎?」

 

話才剛說出口,山本便低聲喝斥了,「閉嘴!」,那是幾乎已經傾瀉而出的龐大憤怒,山本瞪視著渡邊,「什麼都不知道的人,給我閉嘴!」

 

對學生會長的職位一點興趣也沒有的渡邊,卻有聽說過前學生會長離職的原因。主任告訴渡邊,山本個人擅用學生會長職位盜用了為數不小的金額,死不承認、又長期與學校高層有衝突,這位前學生會長,在師長眼中、是個不值得一提的麻煩人物。

 

但是渡邊有親自看過,那些山本在職時所處理的文件與各種報告及提案書。從那些文字中流露出的,與師長所形容的、有著極大的落差。渡邊美優紀並不相信山本被加諸上的各式罪名,她相信,山本彩是、比任何人都要愛著這所學校的。

 

「我相信你喔。」

咦?」

 

「雖然不清楚事情的始末,不過我相信さやかちゃん不是會做這種事的人。

望著渡邊毫不避諱直望過來的眼神,山本很是無奈,「你相信我、有什麼根據嗎?我就這麼值得讓你相信嗎?」

 

山本頓了一會,突然舒展開了緊繃著的眉間,「既然你相信我,那就沒辦法了。」

 

……?

「我可以幫你喔,這段期間。」,山本轉過身,面對著渡邊,「渡邊美優紀,全校最頂尖的資優生,學年成績全校第一,討厭麻煩的事、沒有領導能力,嚴重的自我步調,對學校的政策沒什麼特別的想法,這樣的人做學生會長,對那些大人來說,是最期望不過的人選吧。

 

渡邊默著,臉上一直掛著的笑容也消失無蹤,「さやかちゃん難道、對我身家調查過了嗎?我可不喜歡這樣呢。

 

失了笑容的渡邊,讓山本泛起得勝感,忍不住地、讓嘴角上仰了,「我對你沒興趣,只是那時候上面就很想要你了,所以讓我調查過。」,在渡邊的疑慮還未退去,山本又緊追道,「我會幫你,直到我認為可以了。

 

「這段期間,我會讓さやかちゃん心甘情願回到自己的位置上的。

 

「做得到的話,就儘管試試吧,現任學生會長。」

 

一會、渡邊又掛上了燦爛的笑容,「是代理、學生會長。」

 

 

 

 

 

 

 

 

「很好笑吧!昨天的劇情」「我很喜歡那個橋段呢!」,山田與小笠原圍著福本的桌子坐著,一邊享用著便當,一邊聊著昨日的電視劇劇情。「還有之後重逢的那邊也很好笑。對吧、愛菜

 

愛菜?」,心不在焉的福本,僅是感覺有些焦慮地低頭看著錶,見狀、山田忍不住擔憂地詢問道,「愛菜今天怪怪的呢,一直看手錶,是等會又要出去嗎?」

 

福本還沒開口,小笠原便比當事人更慌忙的解釋,「不、不是喔!あいにゃん才沒有一直看手錶啊,菜々你年紀大了,連眼睛都不好了嗎?」

 

「誰是ババァ啊!!!」「まゆ沒有說到ババァ啊!……啊、」,學校的廣播,正好於此時響起,內容是要福本愛菜到學生會長室一趟。「學生會長找愛菜要做什麼?」,山田在廣播結束後,很是疑惑的看向早已把飯盒收拾好,並已穿起外套,彷彿就在等著這一刻般的福本。

 

「嗯、可能是進路調查吧,因為愛菜好像可以保送上幾所大學呢。」

這對曾經是網球部新星,多所學校妄想挖角的福本愛菜來說,的確不是什麼不可能的事情。但山田仍茫然的點了點頭。

 

「我先走囉。」,起身、福本與小笠原極有默契交換了視線後,快步的踏出教室。

 

她並沒有往學生會長室移動,而是快步的往樓下跑去。

一邊在廊上跑著,福本一邊撥打著電話,「喂,りかにゃん,你在哪裡?…校門口?好,在那等一下,愛菜馬上就到了。

 

氣喘吁吁的把室內鞋脫下並與鞋櫃中的布鞋交換,換穿上布鞋後,福本又馬不停蹄的跑向校門口。

 

門口的警衛正要站起身,一見來人是福本後,便又視若無睹的坐回了位置上。說也奇怪、這所學校中,唯一認同山本等人的,竟是這位職位卑賤的年邁警衛。

福本等人與他也只有偶爾的閒聊,但這老警衛像是能明白他們滿腹的委屈似的,開始對福本等人的不假外出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的。『你們不是壞孩子啊。』――幾次的疑惑詢問,這年邁的老人家只和藹的笑笑道。

 

點了點頭以示感謝,福本走出校外後,便看見了躲在樹陰底下乘涼的岸野里香,「りかにゃん!」

 

「怎樣,菜々有起疑嗎?」

「沒有。」,福本搖了搖頭,「さやかちゃん用學生會長的職權把愛菜叫去這招挺好的呢。

 

岸野把口中早已吃完的棒棒糖桿子拿了出來,「先出發在說吧。」

 

「嗯。」

 

 

岸野與福本並肩踏出了步伐。

 

 

 

 

 

 

十幾分鐘的車程加上一小段路後,福本又再一次的,站在Cat's Eye那狹窄又昏暗的樓梯前。

 

早已在門外等候多時的見福本沉默不語,有些擔憂的,「真的要去嗎?佐野那幫人可不是好惹的啊

 

不待福本開口,岸野先笑了笑,「SINNERS也不是好惹的喔。」

 

無奈的嘆了口氣,「佐野今天帶了兩個人來,其中戴毛線帽的那個、寺脇大輔,小心點、他以前是T校空手道的ACE呢。

 

「嗯,我知道了。」,福本道了謝後,往樓梯走下。

 

依然是跟上次來的時候一樣,一開門,便被那濃烈的菸草味嗆著,福本環視了店內,視線落在圓桌位置上圍繞坐著的三名男性。

 

和岸野點了點頭,福本深吸了口氣後,朝著那夥人走去。

 

佐野さん。」

坐於正中間,染著一頭亮麗金色短髮的男子在聽見叫喚聲後,抬起頭,看見福本的一瞬間,露出了遲疑的表情,「呿、」的聲音才落下,身旁的兩位男性便站起了身,硬是擋在福本與岸野的面前。

 

「這邊不歡迎你們,閃旁邊去!」,威嚇的,是站在左邊的男子。邋遢的制服和鬆開的領帶、戴著灰黑色的毛線帽,眼眸中有著一絲憂鬱,整體散發著無比頹廢的感覺。

應該就是提及的寺脇大輔。福本心想。

 

「聽到了就快滾啊!」,沉不住氣的右邊男子,在咆哮後接著而來的,是毫不客氣的拳頭。

 

雖然對方是男性,但是出拳的力道與速度並沒有特別突出,這對打架有過不少經驗,同時也有在學防身術的福本來說,是能輕鬆就閃開的程度。

 

在福本撤身閃過那笨重的拳頭之後,岸野扭住了那男人還不及收回手腕,「啊!」,向外的掰扭讓男子痛的喊出了聲並狼狽的抽回手臂,「你這傢伙、!」

 

男子仇恨的瞪著岸野,彷彿準備發動第二波攻擊,佐野制止了他,「五木,傷了山本的人,你可是會吃不消的啊。」

五木的男子呿了聲,按著疼痛的手腕,往後站了兩步。

 

佐野把身子往椅背靠去,翹起來雙腿,「福本,上次的事情,我還沒找你們算帳呢。」,說著,佐野瞇起了雙眼,「菅原在觀護所裡,已經待不下去了呢、這都是託你們的福啊…。

 

福本聳了聳肩,「さやか都說了,禁止對我們學校的學生動手,菅原さん不遵守的話,這只是給他的一個警告而已。」,頓了會,福本抬眼,對上佐野的視線,「你也一樣,佐野さん

一邊說著,福本把放在外套口袋中的小夾鏈袋拿了出來,「這是你的東西吧?」

 

……

佐野さん,你可是有碰毒品的前科呢。

 

佐野煩躁的嘖了聲,「福本,你這是在懷疑我嗎?」

 

「對,就是在懷疑你。總而言之,請配合我們吧,佐野さん藥的流向及來源,請誠實告知。」,在這句威嚇後,佐野用力拍著桌子,站了起身。福本卻只是不慌不忙的,從外套的另一個口袋中,拿出了隨身硬碟,「瀬戸彩乃,是瀬戸議員的女兒吧,真虧你敢追她啊。瀬戸議員是出了名的保護女兒的,要是他知道他的寶貝女兒,有個把她肚子搞大、不負責,甚至帶她去墮胎的男友,會怎樣呢?」

 

「福本――!!!」

佐野,這裡面全是有關瀬戸彩乃墮胎與和你交往後,碰觸毒品的證據,如果不希望這東西被瀬戸議員看到,請你配合。」

 

佐野瞪視著福本的眼神,彷彿恨不得把她生吞活剝了一般仇恨,「就算如此,我也沒辦法滿足你的要求呢。畢竟、這件事情,真的與我無關。」

 

佐野把倒下的椅子扶正後,坐了回去,「你要怎樣都好、隨便吧。看是要讓我被追殺、還是被關進觀護所裡,只是啊、福本。」,拿起桌上的洋菸,點了火,深深吸了一口後,「你們學校中,不是還有個更可疑的傢伙嗎?」

 

「咦?」

「那個叫矢部的老師

 

矢部?」,岸野把這名字呢喃一遍,有些困惑的,「矢部直樹?新來任教的,教體育的那個?」

「りかにゃ,你知道?」

 

岸野點了點頭,「他很受歡迎啊,是現在學校中的人氣老師呢。聽說學校中有不少人愛幕他。說到這個她啊、聽說跟矢部老師交往過呢。」

 

?」,福本很是訝異。而在驚訝過後,她突然理解了,也許並不是在幫他們、而是在誤導也說不定。福本從沉思中回神,她看著佐野,「矢部老師也好,或者是佐野さん,線索我會自己去查的。

 

佐野攤開雙手,聳了聳肩,「請便。」

 

在福本與岸野轉身離開時,佐野又開口道:「福本,那個東西、不打算交還給我嗎?

 

佐野指的是,福本收回口袋中的,裝有佐野把柄的隨身硬碟。

福本回過頭,看了一眼那似乎打算發動攻擊用搶的兩名手下,「給。」,毫不遲疑的,福本把口袋中的隨身硬碟拋向佐野,「不過、其實那是我用來裝一些歌曲的。」,福本笑了笑,「真正的在さやか那邊。佐野、那個就送你聽吧。

 

「福本你――!!」,佐野氣得用力把手中的硬碟往地上摔去,「別太囂張、SINNERS也好、山本也好,總有一天,會幹掉你們的!

 

聞言,福本僅是還以不變的笑容,「再見。」

 

身後的男人們似乎很火大,福本與岸野快步離開店內時,還能清楚聽到那讓人驚恐的砸桌椅聲,以及那難以入耳的難聽咒罵。

 

 

每每踏出店外後,福本總有穿越了兩個世界的錯覺。

大口的吸了新鮮的空氣,掏出了手機,「總之,先把事情跟さやか報告一下

 

あいにゃん。」

「嗯?」,循著岸野的視線轉過身去,不知何時起站在身後不遠的山田讓福本驚訝的吸了一口氣,「菜々你、!」

 

又跑出來了、又自己一個人在做這麼危險的事了…、為什麼要騙我!?」,抬起頭的山田,臉頰掛著未乾的淚痕。

 

嘆了口氣,福本對岸野道:「りかにゃん,報告的事、麻煩你了。」

「嗯。」,岸野拍了拍福本的肩,「りか先走囉

 

和岸野道別後,福本轉身,山田注視過來的眼神充滿了責備、怨恨、擔憂,福本覺得很沉重。「為什麼還跟來了?」

 

愛菜、做這些事你有什麼感受?覺得自己比其他人強嗎?覺得自己這樣很了不起嗎!?」,山田逼近的氣勢,讓福本有些心虛的往後退,「不過就是受了傷,為什麼不堂堂去面對,反而選擇讓自己墮落了!?」

 

福本原本對自己瞞了山田獨自跑出來的事還稍微感到了那麼一絲歉意與愧疚,在山田最後一句話脫口而出後,福本久久、才從那些厭惡的過往中回過神。她很生氣,「什麼叫不過就是受了傷!?菜々你根本什麼都不知道!!」

 

「我不知道?也許我的確什麼都不知道,但是至少我知道,福本愛菜是連跌倒後再爬起來都不敢的膽小鬼!!!!!」

 

福本緊緊握著拳頭。除了生氣之外,還有滿腹說不出口的委屈。

曾經是球壇的新星,被譽為是球場上的王者,福本的運動生涯原本是一帆風順的。只因為同儕的眼紅忌妒,福本不慎傷了左腳腳踝,還被栽贓了莫須有的罪名。

 

休養了半年後,福本再也沒有回到球場上。

 

福本一直清楚的記得,受了傷又被誣陷的她,平時總是對她百般呵護的教練在得知她有可能無法恢復到以往的水準後,那突然的翻臉,還有那些她視為夥伴、卻聯合起來陷害她的隊友們譏笑的嘴臉。

 

在福本對人幾乎要喪失了信心之際,對著這樣的福本伸出手的,是山本彩。

 

我沒有做錯…。」,山本在福本幾乎被眾人拋棄,心灰意冷時對著福本伸出援手,耐心聽了福本的委屈、擁抱了福本的痛苦,幫助拯救了自己的山本,福本並不覺得自己有錯。

 

愛菜、」

菜々!」,在山田開口前,福本搶著道:「我從之前就一直很好奇了。菜々是優等生吧,其實、已經被學校警告過好幾次,別跟我們走得太接近了對吧」,福本吸了口氣,感覺胃部在絞痛著,開口:「為什麼依然要這麼做,理由是什麼。」

 

山田沒有馬上就回答,她沉默著。與福本一樣也握著拳頭,不同的是、那沒有逃避,正視著福本的清澈眼神,「因為、喜歡…

 

……?」

 

山田的聲音滿是顫抖,卻還是無畏懼的重新在說了一次,「我喜歡愛菜。」

 

告白來的太過突然,本來滿腔的火氣與委屈,一下被惶恐與震驚所取而代之。「什麼?

 

福本從來沒有想過這個可能性。有些人,接近福本等人是因為有著計謀才這麼做的,或者是想從其中獲利之類的。但是山田不同,福本從她的身上感受不到任何的惡意。

 

山田很溫暖,有時候、讓福本有了被救贖的感覺。但是、喜歡――「搞…搞錯了吧?」

 

「才沒有搞錯!再說了,我並不覺得我需要迴避掉我喜歡你的這件事!」,山田看著福本,很是堅定,「只要,愛菜你沒有戀人的一天,這份感情…、我都不會迴避掉的!」

 

山田的氣勢很強硬,雖然感覺上非常的緊張,但是能毫不畏懼的說出喜歡這點,讓福本很是敬佩。同時,內心中開始泛起絲絲的擔憂,「你要我、怎麼回答…?」,福本開始感到急措,她不想傷害山田,可是除了拒絕之外,沒有第二選項了。在山田沉默不語時,福本轉過身,「拜託、別再來煩我了…。」

 

踏出第一步,細微的嗓音馬上竄入福本的耳中。「喜歡、我希望你說你也喜歡我…!」

 

「別開玩笑了!」,深深吸了口氣,福本轉過身,「如果你就這麼擅自誤解了的話,我會很困擾的。抱歉、我對菜々你,一點感覺都沒有。」

 

愛菜!

「請不要、在這樣跟著我了。因為我是不會回應你的感情的。」,福本撇開了視線,讓自己不去看到,眼淚一滴一滴滑落的山田,「走吧,我送你到車站。」

 

福本是個,非常溫柔的人。即使選擇了錯誤的道路,那份善良的心,卻仍然沒有被玷污了。山田非常喜歡這樣的福本。

縱使兩人已經如此尷尬了,也不會做出把山田一個人丟在這種危險的地方,自己離去的事情。

 

想要拯救這樣的福本、什麼的,根本是虛偽的,山田她想要的,僅僅只是、再更靠近她一點而已。

 

 

無聲的淚水再次滾落,福本的背影被淚水迷失了。山田已經無法,再接近她了

 

 

 

 

 

 

 

 

 

 

「這也不是、!」,隨意的把翻閱過後的資料往旁邊擺,甚至不顧疊放的過高而倒塌的其餘資料,山本只是自顧的、盡可能繼續翻找著下一本冊子,「kasata

 

專注於冊子中的山本,沒有注意到那被輕輕推開的門扉。直到那逐近的腳步聲開始清晰時,山本才意識到,並焦急的轉過身。みるきー

 

渡邊笑著,瞥了一眼被弄得亂七八糟的學生會長室。さやかちゃん這是在、做什麼呢?」,走近的渡邊,隨手拿起了一本冊子,「導師的資料!?這些可不是學生會長有權力可以翻閱的啊

 

……

「差不多該說出來了吧,さやかちゃん你在盤算的計謀。」,渡邊瞇起了雙眼,看著山本的眼神,有些不滿,「很徹底的、利用了我,對吧。真是沒想到呢,竟然被反過來利用了啊,真是過分呢。

 

山本沉默了一會,接著、只是繼續翻找著手上的冊子。

 

さやかちゃん!!

MaYa」,快速的翻閱著,山本在尋找著,那個關鍵般的名字。渡邊卻不這麼認為,她有些生氣的,抓住山本的右手腕,「さや「找到了!!!」

 

「咦?」

山本用手指著字列,低聲呢喃、如背誦一般,「矢部直樹、在S校任職半年,涉嫌販毒、因為校方無實質證據而僅已辭去為處分。家庭成員有父、母哥哥?矢部大輝?」,山本用力的,用拳頭捶擊了桌面,她很是生氣的,轉頭看著渡邊,「誰允許這樣的人來學校任教的!?學生會都沒人知道這人的底嗎!?沒有監控著他嗎!?學生會都在做些什麼!?」

 

本來該是生氣的那方的渡邊,完全被突然發怒起來的山本給嚇著,有些摸不著頭緒的,詢問:「怎麼了嗎?」

 

「學校裡有藥頭。那些毒品不是從外面流進來的,而是學校本身內部的問題。矢部大輝,以前就曾經因為販毒而被抓過很多次了,聽說他現在還留在難波…。」,山本從沉思中抬起頭,「把K粉賣給學生的人是……

 

是?」

山本突然的沉默,讓渡邊很是疑惑,循著山本的視線轉身,看見的是,站在門邊、狀似要敲門的矢部老師。

 

「啊,不好意思啊。」,大約才26歲左右的矢部用爽朗的笑容笑道:「因為看你們好像聊得很起勁,不知道該不該打擾呢。」

 

雖然矢部沒有表現出來,但是山本知道,他全都聽到了。

 

渡邊在沉默中開口,「矢部老師,有什麼事嗎?」

 

「這個、要交給學生會長的東西。」,矢部把手上的文件交給渡邊,有些害臊的燦笑著,「你實在太可愛了,老師一下就忘了要做什麼呢。」

 

渡邊挑了左眉,「人家也這麼覺得呢

 

「我先走了。」,山本慌忙的把冊子都疊在一起,因為冊子擺放而造成的風壓,本壓在筆下的便條紙被吹落在地,「啊、!」

 

在山本要去撿拾之前,矢部搶著把它拾了起來,彷彿不經意卻又刻意的一般,喵了上頭的內容。「別看!!還給我!!!」

 

「好」,矢部笑著,把紙條遞還給山本。然後拍了拍渡邊的頭,「老師先走囉。

 

直到學生會長室的門被關起,渡邊才露出厭惡的神情,「真希望他不要這麼親暱的碰我」,轉身,看見了山本沉重的表情,「さやかちゃん?怎麼了嗎?」

 

「糟糕了」,山本有些不知所措的低頭沉思著,「不知道矢部老師剛剛有沒有看到上面的內容

 

「寫的是?」

「是地址。我剛剛也說了吧,學校有藥頭,而那個藥頭正是矢部老師的哥哥,矢部大輝。」,山本嘆了口氣,「矢部大輝從兩年前保釋出獄後,就音訊全無,可是據說依然用匿名與暗中的方式,繼續從事毒品的販賣。我擔心矢部老師會因為擔心自己的哥哥而先找去警告他

 

さやかちゃん你們打算、做什麼?」

「抓到他,今晚10點。」,山本把紙條收入上衣口袋,「一定要把矢部大輝抓到才行!」

 

渡邊正想開口,山本卻只是搖了搖頭,「這裡就麻煩你收拾一下了。我還有事,先走了。」,不等渡邊答應,山本快速的打開了學生會長室的門,撇頭,還能依稀可見那剛閃到轉角的矢部老師身著的紅色運動外套。

 

 

 

 

 

 

 

 

夜,位於海港邊的倉庫中,閃進了一人的身影。矢部直樹提著手電筒,張望了一下這滿是塵埃及貨物的倉庫。

 

「喂、大輝!」,矢部輕喚著哥哥的名字,一邊慢慢往內部走去,「你在的吧!?」

 

正當矢部四處張望,開始懷疑這完全沒有有人待過的跡象的倉庫是不是個陷阱時,周遭的燈亮了起來。山本為首的SINNERS與十來個身著黑衣的男子包圍了矢部

 

「山本,你、!」

「抱歉,矢部老師。」,山本看著面前那有些狼狽的師長,「這是個陷阱。」,一邊說著、山本一邊從口袋中拿出了紙條,「從一開始在學生會長室中,就是我設下的陷阱了。這個地址,故意讓它掉落,也是為了誘使你來到這裡。」

 

矢部抓著頭,看起來焦急極了,他看著那一夥黑衣男子,神色驚恐,「山本、你到底是誰

さやか的話,可是山本組組長的女兒呢。」,坐在倉櫃上的小笠原茉由按著手機隨口答道。

 

「別說這麼多了。矢部老師,您絕對不是為了警告哥哥有危險而來的,對吧。」,山本點了點頭,身後被黑衣男子架著的,套著布袋的男人被推了上前,岸野取下了麻布袋。

 

大輝!!!

 

被抓住的男人,正是矢部直樹的哥哥,矢部大輝

 

矢部老師。您來找哥哥,是為了告訴哥哥,即使被抓到,也不准把他有賣藥給你的事情說出來對吧。」,山本喘了口氣,「您利用老師的職權,得知了哪些學生成績低落,趁著他們的情緒低潮時,把毒品推給他們、沒錯吧。」

 

矢部神色慌張,「別開玩笑了、」

 

「那幾個女孩子全都說出來了喔。」,山本笑了笑,「擅長甜言蜜語的,可不是只有您呢。對吧,まーちゅん。」

 

聞言,小笠原垮下了臉,「りぃちゃん到現在還不理まゆ,這損失太大了啦

 

「總之、請您乖乖配合吧。矢部直樹さん。」,山本的話說完後,幾名黑衣男子便上前,擒住早已萬念俱灰的矢部

 

他們左右架著矢部,拖著往外頭的箱型車走去。

 

其餘SINNERS的成員在得到山本的允諾後,紛紛雙雙邀約著等會去哪玩吧之類的事情。山本瞥了眼獨自刷著手機、慢步走著的小笠原,「要走就快走吧,りぃちゃん在等你吧?」

 

嗯,不知道會不會想見まゆ就是了

「放心吧。我寫了郵件給りぃちゃん,跟她說明了事情的原委了。」

 

小笠原停下了腳步,滿是感激的眼神看著山本,「さやか!愛你喔~~」的,胡亂說著,便大步跑了起來,因為心情愉悅的關係,在經過吉田身邊時,還摸了對方的屁股一把,惹得岸野不高興的皺起眉頭。

 

「真是的」,山本無奈的笑著,然後回頭,另一個獨自走著的福本,恍神般的跟在他們的身後。

 

山本記的沒錯的話,福本這般失常,是從上次拜託她辦事之後。還有另一個,在福本回來後的隔天,請了假的山田菜菜。『感覺像失戀了一樣』,渡邊美優紀這麼跟山本說過。

 

呼了口氣,放慢腳步,山本在福本到達身邊時,開口:「愛菜、臉色很糟糕呢。

 

さやか,怎麼辦、我該如何是好?」,福本停住了腳步,疲倦的、向山本求救了,「已經、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了

 

看著福本,山本很是憐惜。福本其實就算因為腳傷而放棄網球,未來也因為有那些獎狀及名次的堆積,而前途光明。山本沒有推她一把,而是把她帶上了另一條路。「愛菜的話,不用擔心的吧?想回去,就回去吧。想做什麼,就去做什麼吧。」,山本拍了拍福本的肩膀,「這是愛菜的人生啊,就照自己想做的,去選擇吧。」

 

「可是

 

回想起往事,福本很是害怕。害怕的、連一步也不想踏出去。

 

山本把這樣的福本看在眼裡,她笑了笑,「跟以前不一樣囉。我在啊、不是嗎?假如又受了傷,無法堅持下去,SINNERS都會在這裡的。總覺得、我來說這話不太對啊,不過,菜々也不會放棄你的,愛菜你知道的、不是嗎?

 

沉默不語的福本,被山本輕輕彈了額頭,「愛菜,恐懼不會使你前進,只會讓你卻步的。愛菜不是跟我說過嗎?『已經沒有能失去的東西了』,既然沒有能失去的東西了,就沒有害怕會失去什麼的必要吧?試著、再去抓住些什麼吧。

 

山本的話讓福本突地,笑了出來,「當初相信了さやか,真是太好了呢。

 

「誇獎我也不會有什麼好處的喔」山本與福本、相視笑了出來,「加油。」

 

 

 

 

 

 

 

 

福本輕輕的打開了鐵門,卻在要跨出第一步時,有些猶豫。輕輕嘆了口氣,還是踏上了這久違的球場。

 

幾乎沒什麼改變的樣子讓福本有種錯覺,彷彿她上次離開,僅是昨天的事而已。

 

沿著雙打線的外圍走著,往事清晰的歷歷在目,福本感覺內心有什麼在翻騰著,有股壓抑不住的、興奮。

 

在這之前,福本去找過了曾經的網球教練。

似乎因為福本離開後,仍沒有培訓出足以擔當ACE的選手,因此當教練聽到福本表態想要回來打球時,緊握著福本的手,痛哭流涕的表示會用盡全力讓福本回到全盛期的狀態。

 

而那些當初找她麻煩的前輩們,也都已經畢業、或退社了。

 

嘆了口氣,福本總有種不真實的感覺。仰望著天空,早晨的陽光強的刺眼。

 

鐵門打開的摩擦聲,讓福本疑惑的轉過身的那一瞬間,稍微愣了一下。「菜々

 

山田慢步的走到了福本的面前,仰頭,「聽說愛菜要回網球社,恭喜。」

 

「嗯,感覺會很辛苦呢。」,福本乾澀的低頭笑了笑,「如果撐不下去、感覺好遜啊

 

「才不會呢。我相信愛菜喔,沒問題的。」,山田頓了一下,有點小聲的道:「做為愛菜的朋友、我也會應援你的喔。

 

「那個」,福本撇開了視線,「因為菜々的話,我才能踏出這一步,謝謝你。」

 

山田搖了搖頭,「我才是、一直依賴著這樣溫柔的愛菜,最後似乎有點太過得意忘形了…

 

兩方同時沉默,福本低著頭、看著從方才便不願正視著她的山田,心跳加速。――沒有什麼能失去的了,不如就去試著去抓住什麼吧。山本的話在心中迴盪著,深吸了口氣,道:「對不起!」

 

「咦?」

「對不起,我說謊了。」,胸口的心跳急促到疼痛,福本揪著胸口,「對菜々沒有感覺這件事

 

山田終於抬起頭,很是訝異的望著福本。「喜歡、」,告白的話語剛落下,山田的眼淚也跟著滾落,福本很是好笑又無奈的用指腹抹去眼淚,「別哭啊,這樣不是搞得我、很像壞人嗎?只會讓菜々哭什麼的…

 

山田一邊哭著一邊搖著頭,她上前、緊抓住福本衣服兩側的下擺,「請說完、請說完,我想聽…。

 

福本仰起頭,盡可能的讓自己不去對上山田炙熱的眼神,「喜歡這樣不顧一切喜歡著我的菜々、所以我也想、不顧一切的去喜歡菜々。跟我、交往吧…

 

與福本後半的口吃與慌張不同,當福本的話才剛結束,山田便「嗯!」的用力點頭答應了。她又是哭、又是笑著的,把臉埋進福本的胸前,「嗯、嗯!」,僅能出口的,就是這麼一個簡單的詞。

 

 

 

 

End。

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6) 人氣()


留言列表 (16)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夜羽
  • 我也是有在寫文的人
    所以我知道那種感覺
    每次很認真地敲了幾千幾萬字出來
    卻得不到什麼回應
    現在對我來說
    只要有朋友願意支持我
    給我回應和指教
    我就很開心了
    其他的也就算了

    我是為了愛娘菜摸來的www
    愛娘真的很帥氣很溫柔~
    菜菜也實在是很可愛~

    希望妳還能繼續寫文
    我會常常來回復的(笑

    (總覺得自己講了很自以為是的話...
    真是不好意思阿...////)
  • 很喜歡的那位寫手說「寫作是讓自己開心的」,因為這句話我改變了很多,基本上現在只順著自己的心情、寫自己高興的。這篇的前言只是一時抒發而已。

    嗯,感謝支持。

    於 2013/08/04 14:53 回覆

  • 出雲
  • 我是用辜狗無意中連到這裡的某路人甲w"鼓起全身勇氣來勾搭XD

    熊桑的文真的寫得很好看TAT加上NMB的好質量文真的不多><
    能看到熊桑的文章真的覺得很開心!!!請不要放棄!!!

    下面感想XD
    這篇一開始看到標題想說會不會是跟運動有關呢w
    畢竟K組是體育系嘛~~
    最後愛娘回到網球部真的好開心,菜菜一直沒有放棄真是太好了!!
    愛娘之後一定可以在網球部重新發光吧!!<<好想看番外XD

    感覺彩姐跟迷路姬這部分可以單獨出一條支線啊~~!
    看壞路姬與山本組彩姐的對峙一定精彩無比(笑

    話說這學校大人們都這麼垃圾真的沒問題嘛~
    感覺只有警衛老頭是明眼人啊ˊwˋ

    最後抓到那個糟糕藥頭老師時,麻球得意忘形的樣子實在太可愛啦
    大家都成雙成對~彩姐要不要考慮一下壞路姬呀(喂!!

    以上W
  • 我不會吃人的,別害怕啊wwwwwwwww

    感謝鼓勵OAQ

    別提標題!,我是標題苦手啊,這篇的標題是朋友幫忙想的wwww
    因為最後愛菜選擇重新開始,所以取名為「RESET」也有這個意思啦。

    沒有番外www(喂#)

    到最後依然是敵對關係的迷路彩(咦?)

    於 2013/08/04 15:04 回覆

  • Cancat
  • 老是跟在福本身後的小麻煩///////
    這樣的菜々不是超令人心動的嗎(/ω\) (?)


    菜々說愛菜膽小鬼那段
    感覺狠狠戳到了愛菜的痛點啊...
    但很像菜々的作風呢、想到什麼就說什麼的w

    雖然看的時候很替愛菜感到心疼
    因為說不出的委屈而被誤解(?)什麼的...
    但儘管如此 菜々也只是努力的想接近對方罷了
    考慮這點的話 心中果然還是會泛起溫暖的感覺呢♡


    然後 我果然很喜歡貓的那段w (ฅ`•ω•´)っ

    明明是個不良 卻にゃー的逗貓什麼的、 噢 あいにゃん//////////// <<自重##
    「那愛菜、也喜歡我嗎?」、 噢 菜々ちゃん//////////// <<自重Again##


    最後、熊さんお疲れ様♥


    By 好像老是在讓熊桑受傷(?)的粉粉 (´・ω・`)
  • 粉粉~~~~(ノ∀`*)

    貓那段很棒對吧,雖然跟預期中的不太一樣(ry)(咦?

    粉粉幫我潤稿也辛苦了wwww

    於 2013/08/04 15:06 回覆

  • 軒少
  • 我來了!!!(雖然遲到了

    熊大別這樣嘛~你也知道害羞的人很多的,就像是我…(等
    所以啦~別氣餒!只要有更文,就一定有回覆的…(這是變相催文吧?!

    另外我能說,Cat's Eye 應該是咖啡店嗎?雖然店主三姐妹是神偷ㄕ(完了,暴露了我的年齡…
  • 嗯,感謝安慰(ノ∀`*)

    我只是隨便亂取的啦wwwwwwwwwww

    於 2013/08/04 15:09 回覆

  • ke roro
  • 又跑來看第二次了,所以又來留第二次言,因為時間問題大部分都只能用手機看文,回留言方面比較麻煩,自然就很少回覆(很怕打了一大堆,一不小心按錯,就不見了...-_-||)
    好少看見nmb的文,是設定那麼詳細且又是長文....因喜歡akb有很長的時間,且大部分的cp黨多數都是akb,只有比較多人喜愛的cp,才會寫那麼長吧!!如優菜,mayuki...等等•••
    希望作者能堅持下去,雖然我算是很少留言的潛水黨,但最近真的很喜歡nmb,真的是48系的團體都真的很有魅力呢!!!本人大部分都是單推後,才會喜歡上一個cp,但最大原因還是自己喜歡看文之類的...(笑~~~)
    最後還是希望寫文的作者能夠加油啊!
    你的文很好看,只能說喜歡akb的人,海外還是佔大宗,自然喜歡的人少,感覺就比較少人在看...
    但我認為寫文不就是因為對她們有愛,才會做的事,然後分享,發現與發掘一些志同道合的朋友...一起有共同喜好的朋友,一起交流是很開心的事呢!!!
    加油哦!!!(^O^)/
  • 竟然看了第二次!?wwwwwwwwwwwwwww
    SOGA、我理解!我也不太喜歡用手機回覆,很麻煩(握)

    其實不算長啦這篇,總體來說能以一篇完的文對我來說都不算長,長的是我掉的那一堆坑...(撇頭)
    嗯、不過我最近是轉SKE了...,好SKE,不飯嗎?(ノ∀`*)
    感謝安慰與支持~

    於 2013/08/04 15:13 回覆

  • 天空哭泣著
  • 熊桑!!!!!!!!!!!(衝撞抱
    打出這麼好看的愛娘菜文真是辛苦妳了喔(摸頭
    而且熊桑明明最近比較偏向SKE,但還是打得出NMB的文
    真的很厲害喔www 一群狼中的綿羊菜菜真的好萌(掩鼻
    還有一批純情又強的狼保護著菜菜 但一開始總是不願意承認阿 果然是黑她雷的愛娘wwww
    不過校園間的陷害真的不少 只是都被隱藏起來了
    還好有彩在 不然愛娘不知道會墮落到哪裡去呢
    菜菜就算被拒絕一次還是堅定的喜歡著愛娘 果斷真愛(當然#
    最後激勵的話好棒阿~現實如果有彩這樣的朋友人生就圓滿了(O
    有朋友跟愛人支持的愛娘 網球之路一定可以再掀起高峰的!!
    這樣純情的告白讓我不能直視阿(欸## 能聽到喜歡的人對自己告白 真的是世界上最高興的一件事呢www
    熊桑!!!!!!!!!!!!!(衝撞抱(重複了####
    打這麼多真的辛苦妳了唷 真的大家都有在看熊桑的文章^^
    下次也要加油喔\^0^/ by天空
  • 天空桑wwwwwwwwwwwwwwwwwwww
    別說出來啊w還有才不是比較偏向SKE,是完全偏向SKE了!
    我是SKE推!(挺)
    愛娘菜有時候純情向過頭反而讓人覺得很不爽呢(咦?)
    不辛苦啦,看了這麼多廢字的人才辛苦吧(咦?

    嗯,會為了SKE加油的!(誤###

    於 2013/08/04 15:20 回覆

  • triplesiu
  • 樓上上keroro同學推荐我來的!
    其實之前也有來個熊桑看過文,不過一直害羞沒留言(不
    後來在果壇看到熊桑的文就立即留言了!
    是真的很喜歡熊桑的文啊!!

    \愛娘菜的長篇!!!/
    太棒了!一直喜歡著愛菜不對她放棄的菜々…好女友典範啊>//////<
    愛娘也好帥!一班不良好帥!>/////<
    問完愛娘喜不喜歡貓咪然後問喜不喜歡自己的菜々犯規啦>////////<
  • keroro桑感謝推荐!(ノ∀`*)
    欸、不要害羞啦,熊桑又不會吃人(*´艸`*)(???


    這樣算長篇嗎?www嘛、我只知道沒破萬就可以算短篇(誤#
    對吧、很棒吧,純情的愛娘菜超可愛的(*´艸`*)

    於 2013/08/17 22:44 回覆

  • 悄悄話
  • W
  • 感謝你在愛娘畢業以後還肯繼續寫愛娘菜
    真的很感謝
    本來這兩隻的寫手就很少 現在愛娘還畢業了...
    我可是每天都會去樓主在果壇的樓看更新呢 :)
    不用擔心沒有人 因為好的文章無論多少人看都是好的 不會改變
  • 不用道謝啦,因為我也很喜歡愛娘嘛(ノ∀`*)
    果壇有時候會因為懶所以都沒有去更新...ry(喂)

    感謝、OAQQQ

    於 2013/09/15 22:24 回覆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S
  • 天吶...這的要謝謝我朋友推荐...
    很久沒試過看文看得這麼入神了

    老實說...我也是那些看文不回的人
    有時候可能是不知道回什麼才好吧...m(_ _)m

    好了...到自己寫文了,才知道留言的重要性...
    真可笑......
    回覆是發帖的最大動力這道理果然沒錯((啥

    所以1萬字的文,20字的回覆,真的不過份
    反而可能是不足夠啊...
    ((雖然我沒寫過一篇過萬字的...|x・`)チラッ


    話說,不良們真是帥我一臉啊
    我也去找麻煩讓她們來找我好了(´∀`)ワクワク

    愛娘菜是我NMB第一對看的配對((好像是這樣就開始慢慢掉進NMB的坑
    自從飯上NMB後我的節操都已經碎得不能再碎了啊...
    看完這篇...我又要更萌上這對了嗎??ヽ(´Д`ヽ)


    熊桑,請你要再寫文喔
    相信很多有人在等你更文でぇす!(^∀^*)
  • ごめん原諒我拖了這麼久才回覆(土下座)
    其實我想了想,主因應該還是出在我自身啦,我雖然想要留言卻不常回覆讀者之類的XDDD

    這設定能在衍生出一堆東西的,不過我很懶所以、算了 (喂#

    感謝回覆的說m(_ _)m

    於 2013/11/13 15:48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