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什麼bug、跳痛什麼的、神展開什麼的,都不要問我!

一切都去問bz醬!(喂#)

 

中途的迷路彩展開是因為噗浪的(bzzz)隨機選中了山本,所以就...(合掌(咦?)

 

 

 

 

請用愉快的心態食用、謝謝:

 

 

 

 

 

 

 

 

本來應該與福本一起去社團的小笠原,因為身體突來的不適,最終決定請假而留在教室。她趴伏在桌子上。頭昏昏沉沉的,微微睜開的眼睛、卻因為那眼前的模糊而又緊閉


啊啊、好難受...――頭痛欲裂、小笠原有點懊悔剛剛沒有讓福本帶去保健室時,細微的噪音傳入了耳中,在教室門被打開之後、是輕輕的腳步聲

 

「麻球...?」,那是小笠原幾乎不用辨識、早已深深鑲在記憶深處的熟悉嗓音,那個、讓小笠原愛戀不已的孩子。

但是即便認出了來人,趴伏在冰冷的桌上而感到好受的小笠原,根本沒有多餘的力氣作出反應。


「…在睡覺嗎?」,暈沉沉中、小笠原感覺到,近藤拉了椅子、就坐在自己的面前。

 

接著是一陣的沉默。
幾乎差點昏睡過去的小笠原吸了口氣,正想開口、――「不說話的時候、倒挺可愛的嘛…。」


――咦?


近藤那孩子,平時對小笠原的親暱是各種厭惡,偶爾她心情好、就會像賞點甜頭一樣善待小笠原,要是惹得煩了、眉頭一皺小笠原就知道要收手了。

這樣的近藤,用這麼溫柔的口氣說話,還是弟一次呢。這麼想著,小笠原突然睜開了眼睛。
從窗戶照落進來的夕陽刺痛了雙眼,可那孩子的聲音,卻在耳畔邊環繞著,「明明、好好的來告白的話…就會答應你的喔…」

還無法從這句話帶來的震驚回過神,『喀拉』的、小笠原作賊心虛般的又慌張閉上雙眼,從偷看的眼縫中,那孩子撩開了她的髮,然後是慢慢湊上的唇――「、!?」


睜開眼睛,並沒有預想中的親吻讓小笠原有些失落。「你發燒了!?」,近藤把手擺放在額上,有些慌張,「為什麼不回家休息啊!?」

 

「因…」,小笠原一句話哽在了喉中,近藤從驚慌到如今滿臉通紅的表情轉變、可愛的讓她望了出神,「…里醬?」


那孩子撇開了眼神,雙手揪著自己的衣擺,「…、」「咦?」,過於細聲的話語讓小笠原聽不清、於是只能傾身靠近,「麻球剛剛、有聽到我說了什麼嗎…」

 

「嘛…」,猶豫著該如何回答時,打破了這尷尬的,是從教室門口走了進來的山本。「さや姉?」,近藤很是不解,山本那一臉低沉的表情。
只見山本在門口停頓了一下後,快步走到了小笠原的身邊,不由分說的,便把手覆蓋上了小笠原的額,「果然…、早上看你不太對勁,剛剛愛娘說你看起來很不舒服,果然是感冒了啊…」

 

「抱歉、」


山本無奈的仰起嘴角,「走吧、我帶你去保健室。」
「さや姉、我…!」,近藤吐出的話,到一半卻又縮了回來。緊咬著下唇,看著山本攙扶著小笠原、兩人那般自然又默契的行為,近藤突然覺得自己很無能為力。「里醬先回去吧,麻球就交給我吧。」

「嗯、」

被山本扶著,小笠原看著那情緒急落的孩子的表情,無奈地、伸手摸了摸她的頭,「先回去吧,まゆ沒事的。」
沉默著,近藤最終只能嘆口氣,「我知道了…」的,轉身走出教室。

「你啊、對那孩子太好了啦…」,在近藤走後,山本如抱怨般的低喃著。「沒辦法嘛、里醬這麼可愛,要不疼她也很難啊~~」,側眼看著友人提及近藤時那突然閃爍的眼神,山本很是忌妒。

 

山本其實、不太能認同,那個才認識小笠原半年的孩子,隨意奪走小笠原。要論喜歡的話,山本自認不輸給近藤那孩子,真要論及哪點不行、大概就是山本她並不可愛吧…。但是、――「只要可愛的話,就讓人想疼嗎?」

沒注意到山本冷漠的語氣,小笠原笑著,「嗯~只要可愛,就讓人想疼不是嗎?」,彷彿想起了對小笠原來說是可愛的代名詞的近藤,小笠原又露出了有點陶醉的表情,「可愛的、讓人忍不住就想犯罪啊~~~,嘛、反正這樣的犯罪,能被理解的嘛,因為是這麼的可愛~~」

 

 

「是嗎?」――的話語之後,是山本突然印上的嘴唇。
「唔、!」,本來因為生病就沒什麼力氣,根本無法掙脫山本的小笠原,只能任憑友人霸道的親吻。

 

山本還是有那麼一些憐憫之心的,她沒有把小笠原吻到幾乎要換不過氣才放開她。即便是如此、小笠原依然驚恐的望著山本。
「你自己說的,所以應該可以理解吧。可愛的、讓人忍不住想犯罪…。」

 

小笠原似乎並不能接受山本的行為,她激烈的掙脫山本的擁抱,即使自己得勉強扶住桌椅才不致跌倒,「開玩笑、也不是這樣的吧!?」


嘆了口氣,山本想上前扶住友人,卻被她的低聲喝斥而止步,「我說過了,喜歡你。接受也好、拒絕也好…什麼都不給,卻裝作沒事一樣的、像給了我希望,這全都是你的不對吧…」

 

小笠原想起了那天,山本對自己的告白。


並不是不想給予明確的答覆,而是小笠原根本不知道該如何答覆。不能接受、拒絕也是傷人,小笠原非常的困擾。


乾脆就這麼不了了之吧…。――當山本不在提及這件事時,小笠原泛起了這樣的想法。


誰都不在去掀開,那已被時間的塵埃覆蓋住的事情。

小笠原一直以為這樣就沒問題了。

 

「即使如此…、這可是まゆ的初吻啊!」,按著越發疼痛的腦袋,小笠原發恨地、跌跌撞撞的獨自跑出室外。


被獨留在教室的山本,提起小笠原的包包。此刻她的腦中、盡是那人最後轉身前帶淚、楚楚可憐極的樣子,――「啊啊、明明就是麻球你的不對啊…。」

 

氣喘吁吁的奔在廊上,小笠原很快便因為體力不支的關係,減慢了速度。眼前幾乎一片模糊、雙腳沉重的,開始連一步也不想在動了。
即便如此、小笠原也不想在這廊上,被之後可能追上的山本遇到。「嘖、」的,小笠原拉開了就近的門,躲了進去。


――「咦?」

 

裡面的人發出了驚惑聲。小笠原抬起頭,竟是應該已經先行離去的近藤,「…里醬」,不知道為什麼,小笠原突然很想抱抱這孩子。


想對這孩子、撒嬌一下…。

 

「…麻、麻球!」,小笠原往近藤跨出的一步,卻因為無力而踉蹌的、幾乎要跌在地上時,近藤及時把她擁入了懷中,跪倒在地,「さや姉不是說要帶你去保健室嗎?為什麼…?」


「里醬、」,緊緊擁著那孩子的腰際,小笠原撒嬌似的摩蹭了兩下,「喜歡你喔…」


「咦?」

 

「喜歡你喔、很喜歡你喔…」,因為在近藤懷終而感到安心,小笠原喃喃自語著,「說了喜歡、就會答應まゆ的、對吧…」


一句話。讓近藤的體溫又升高了,「原來都聽到了嗎?」的,有些害臊,卻在小笠原沉默了許久後,疑惑起來,「咦!?、這次真的睡著了啊、怎麼辦…?」

一邊遲疑著要打電話向人求救嗎,近藤撇見了那人嘴角滿足的笑意,「抱著就滿足了嗎?」,很是無奈的,抿了抿唇,「這樣的告白、才不要呢…、快點好起來啊...認真的,在告白一次啦笨蛋...」

 

 

 

昏迷中,小笠原彷彿聽見了那孩子低聲的告白。――私も、好きだ...

 

 

 

 

 

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軒少
  • 呃…………………
    完全不知該說什麼?????
    這種情形會讓人覺得感情這種事,有時會讓人煩惱啊~
    喜歡與不喜歡並不能如自己所願…
    成了這對,卻也傷了另一個…唉~
  • 完全不知道該說什麼是怎樣啦wwwwwwwwwwwww
    感情這事真的很麻煩呢(?)

    於 2013/07/29 12:49 回覆

  • 軒少
  • 熊大~
    新的那篇鎖碼文,沒有密碼提示,我不知道要輸什麼吔?????
  • 因為還沒想到標題所以還沒有開放...(爆

    於 2013/07/29 19:53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