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標題為:❤~りぃちゃんなう~(((((((((((っ・ω・)っ キラ☆彡~❤(無誤

←有什麼問題請找山貓桑、粉粉屑屑(*´艸`*)(住手#

 

 

 

 

 

 

 

正文:

 

 

 

完全放學的鐘聲迴盪在已經有些寂靜的校園之中,這是比放學鐘聲還要來得更晚一些。因為6點半過後,學校的正門便會關閉,因此6點的鐘聲,正是給予沉浸於社團活動而留在學校內的少數學生的提醒。

 

因為有過幾次拖到6點半還沒走,得從黑漆漆的校園內翻牆出去的糟糕經驗。小笠原毅然決然地停止了踢球的動作。對著陪她對練的岸野里香喊道:「りかにゃん,差不多該走了吧?」

 

「說得也是,都這麼晚了啊。」,岸野踩住了球讓它不再滾動,接著她俯下身把球揀了起來。「走吧。」

 

小笠原與岸野抓起擺在地上的書包,快步的朝向校門跑去。

 

勉勉強強趕在校門關上之前跑出了校園。因為固定在校門前擺烤地瓜攤的小販還在的關係,小笠原低頭看了手錶。

――615分而已,就關校門了,根本一點都不守時。

 

新換來的警衛是個有點歲數的大叔,雖然早就跟他說過好幾次了,但是依然沒有成效。就算最後山本以學生會長的身分去勸說了好多次,固執的警衛還是時常提早關閉校門。

 

小笠原有些不高興地踢著路上的小石,岸野一邊玩著手上的球,一邊興致勃勃的說著昨晚的電視節目劇情。

 

突然岸野停下了腳步。

 

怎麼了啊?」,順著岸野視線的方向望去,那方是一個賣鯛魚燒的攤販。

 

小小的攤位雖然頗不起眼,但是烘烤著鯛魚燒的香味在空氣中瀰漫著,非常誘人。岸野看著小笠原,一臉很想吃的樣子。まーちゅん,你要嗎?」

 

雖然在剛運動完後肚子有點餓,但是一想到如果被山田菜菜發現的下場,小笠原扼腕的搖了搖頭,「被菜々ちゃん知道的話我會被殺死的...

 

岸野聳了聳肩,露出一臉真是可惜啊的同情樣子,然後不由分說的把手上的球塞給她。說了聲等我後,匆匆的朝著攤位跑去。

 

――嘖、好歹也說句我幫你掩護偷吃一個吧之類人道的話啊!!!

 

因為本來就肚子餓,加上又嗅到鯛魚燒香味的關係,肚子竟然咕咕的叫了起來。「好餓...

 

但是即使如此,小笠原還是不敢動到一絲想偷吃的歪腦筋。

 

原因是同住在一起的山田菜菜是負責煮飯的,山田的手藝真的很好。偶爾連甜點也會做。但是這樣的山田,其實最初的手藝是讓人擔憂的等級。在經過不斷反覆的練習與嘗試後,逐步成長為一流的廚師手藝。

 

還記得曾經有過那麼一次,因為練習完後肚子餓的關係,跟山本兩個人一起跑去吃了炸串。想當然爾的,當天的晚餐兩個人都剩了東西。

 

山田冷漠的質問是不是在晚飯前吃了什麼東西,最後跪在地上的山本與小笠原老實的招出後,足足讓山田氣了一個禮拜。說她在也不做飯了,要她們自己想辦法負責晚餐。

 

小笠原與山本足足吃了一個禮拜的微波食品後,還是乖乖地向山田道歉並發誓再也不會在晚餐前吃其他點心。

 

那一個禮拜的微波食品地獄真是太可怕了,小笠原寧願委屈自己的肚子稍微餓一下,也絕對不要在深陷那種無間地獄。

 

想起了可怕的事而打了個顫。為了轉移注意力,小笠原玩起岸野寄放在她這的足球。

 

這麼說起來,不知道山田今晚打算煮什麼呢?一邊想著這事的同時,不小心分了神,球從手中滾落到地上,向前滾了一段距離後,碰到路過的少女的腳而停住了滾動。

 

「抱歉!」

 

少女蹲下去把球撿了起來,遞還給跑到她面前的小笠原。

 

近距離一看,眼前的少女非常的可愛。及肩的包柏髮型,梳理得整齊服貼的前瀏海,看起來讓人偶一樣精緻的臉蛋。尤其是那雙眼睛,大大亮亮的,就如同小孩子般無邪的眼神。

 

少女疑惑的偏了偏頭看著有些傻楞住的小笠原。

 

等等、這個動作也太可愛了吧!?這已經不是可以用文字形容的可愛了啊,超越所有形容詞的等級,甚至比現在日本、不,全世界所有的偶像都還要可愛啊!!!

 

...好可愛... ...」完了。無意識的把心裡話脫口而出,就算現在掩住了嘴也無法改變已經發生的事實。

 

少女愣了一下,接著微微地低垂下頭,因為夜晚的路上燈光昏暗的關係,不知道是不是錯覺,小笠原彷彿在少女的頰上看到紅暈。

 

「謝謝

 

咦!?這到底是什麼世間稀有超可愛生物?太可愛了,胸口好痛啊!

 

「啊,這是您的球。」

少女把球遞給小笠原,然後輕輕對她點了點頭道別後,在小笠原還來不及有所反應時慢慢走遠離去。

 

看著那抹身影逐漸遠去,小笠原覺得內心有說不出的惆悵。――那麼可愛的女孩子,真的是百年難得一見啊。

 

那身校服,是難波女子高等學院鄰近的櫻華初等中學吧?

 

まーちゅん,你在看什麼啊?

 

「嗚哇!」沒有注意到岸野已經來到身邊的關係,小笠原著實被岸野給嚇了一大跳,慌忙地把亂掉的視線重新尋找,已經看不清那孩子的身影了。

 

不加掩飾的長呼一口氣,小笠原有些哀怨的瞪著岸野,「你害まゆ沒看到天使離去的最後一眼!」

 

「你已經開始出現身心都有問題的情形了嗎?」,岸野用很可悲的眼神望著她。小笠原呿了一聲,把球還給她。

 

正打算說些什麼調侃里香來進行報復時,口袋中的手機聲響了起來,小笠原只好先接起電話。「喂?」

 

まーちゅん,你現在在哪呀?』

 

咿?!

 

聽見山田的聲音不禁讓小笠原無意識地挺直了腰桿,有些顧忌的左右探望,確認自己並沒有遭到跟蹤,畢竟只是站在鯛魚燒攤位旁便接到山田的電話整個就是說不出來的詭異。

 

まゆりかにゃん正在回家的路上。」

『那太好了。能在回家時順路幫我拐去車站前的超市買醬油跟麵包粉還有蛋嗎?』

 

「不順路啦!這樣已經是反方向了啊!」

 

山田沉默了一下,就當小笠原自以為勝利時,山田用無奈的語氣說道:『既然如此,那晚餐就不能炸豬排了,泡三碗泡麵吃吧

 

這次換小笠原沉默了。

重重的垂下肩膀,小笠原煩躁的答應了山田的跑腿。

 

畢竟如果現在不答應的話,回去絕對也會被山本強行要求去買的,與其回到家後在出門跑一趟,倒不如現在就去。

 

掛上電話後,岸野問著,「誰啊?」

 

菜々ちゃん打來的。要まゆ去車站前買點東西,在這裡分別吧。

 

「嗯」,岸野咬著鯛魚燒揮了揮手,用口齒不清的語調說了再見。

 

――是說、竟然到最後也沒想過分一隻鯛魚燒嗎

嘆氣、轉身,小笠原朝著車站的方向快步前進。晚上7點半的光之美少女重播,可不想錯過啊!

 

幾乎是跨大步的奔跑著,雖然時常被山本教訓說體力根本不行,但是幾年的練習下來,還是有卓越的進步。

 

平時要花15分鐘的路程,大概10分鐘,甚至不到10分鐘內就到達了。小笠原在超市門口扶著膝蓋大口的喘氣,並用包包裡隨身攜帶的毛巾擦拭去額上的汗水,確認自己的儀容還算可以見人後,才走進超市裡。

 

拿著購物籃直奔必需品的位置,因為假日會陪山田來採購的關係,物品的位置幾乎都很熟悉。小笠原一下子便拿齊了醬油以及麵包粉,在經過餅乾區時順手也拿了兩包洋芋片,最後晃悠悠地尋找雞蛋時,站在一堆根莖類前的少女讓小笠原訝異的瞪大了眼睛。

 

那正是方才幫忙撿了球,小笠原自認是世界第一可愛的那位女孩子。

 

小笠原有些心虛的轉過身,假裝在看著藍莓麵包,實際卻用眼角打量著那個孩子。

 

那個孩子拿起馬鈴薯跟芋露出了不解的表情。看起來是分不清該買的食材是什麼而傷腦筋。

 

深深吸一口氣,想要讓鼓譟的心跳減緩。然後小笠原大步的朝著那孩子走去,「唷!好…好巧啊。」,語氣、刻意裝著自然。

 

那孩子抬起頭,點了點頭說您好後,又把注意力放回馬鈴薯與芋的上面。

 

「你在、看什麼嗎?」

「…馬鈴薯,是哪個?」

 

因為有幫山田做料理的經驗,所以小笠原能毫不猶豫的指向正確的東西。那孩子把兩三顆馬鈴薯放入籃子後,用極小聲的聲音說著:「還有紅蘿蔔、洋蔥…」

 

小笠原忍不住笑了出來。

這孩子真是太可愛了,彆扭的樣子也好可愛。

 

因為實在是太過可愛的關係,小笠原讓那孩子待在原地,東奔西跑的幫她找齊了紅蘿蔔和洋蔥等物品。甚至、從那孩子手中接過清單,又跑了半間超市幫忙把牛肉、蒟蒻、柴魚醬油、味霖等看起來像是要做馬鈴薯燉肉的材料找全。

 

「還缺什麼嗎?」

 

那孩子沉默的眨了眨眼睛。幾乎是用細微到、小笠原得湊上前才能聽清的聲音道,「冰淇淋、可以嗎…」

 

「唔唔唔!」,小笠原做出了像是中槍一樣捂住胸口的動作。「可以的喔~~~」,幾乎是反射性地就要衝去幫那孩子拿冰淇淋時,衣袖被那孩子給輕輕拉住。

 

「但是,被囑咐了不可以買清單以外多餘的東西…」

「這樣啊…。」

 

那孩子點了點頭,看起來很失落的說了句謝謝之後,提著沉重的籃子往收銀檯走去。

 

――但是那個表情,怎樣就是很想要冰淇淋吧…。

 

小笠原無奈地笑了,提起自己的籃子快步地往冰櫃走去。接著用狂奔的速度趕去結帳之後在超市外叫住了那孩子。

 

「吶,給你。」,小笠原把冰淇淋放在那孩子的手裡。

「…咦?」

 

「你很想要吧。」

「…嗯。謝謝。」

 

「那個啊…」,小笠原突然覺得自己口乾舌燥,而且對上那孩子的雙眼時、體溫莫名地升高,於是她盡可能的,撇開了視線,「不介意的話,名字…、」

 

「…近藤、近藤里奈。」

「啊、我是小笠原茉由。

 

「小笠原、さん,如果沒事的話,我先走了。

「嗯嗯~~~。」

 

小笠原一邊揮手一邊看著那孩子走遠。現在自己的臉大概是一臉傻呼呼的樣子吧。――她忍不住傻笑了出來。

 

興奮地、哼著不成調的曲子往回家的路上走去時,小笠原才赫然想到忘了跟那孩子要郵件地址。

 

一下子雀躍的心情頓時從天國盪到地獄,本來毫不疲憊的雙腳如今變得沉重不勘,最後回到家中時早已精疲力盡。

 

這棟房子最初是山本彩的父親為了投資而在大阪所置購的房子。因為宿舍均滿,外宿又不安全的情形下,山本便提議三個人一起同住。山本的父親也沒有多說什麼,畢竟他們三個,是從小玩到大的青梅竹馬。

 

「怎麼這麼久!?」,圍著粉紅色圍裙的山田從廚房中走了出來,有些生氣地把小笠原手上的袋子拿走,無情的拋下無力倒在玄關的小笠原獨自走回廚房。

 

縮回本來期望山田能拉一把而伸出的雙手,小笠原鼓著嘴巴自立的走到客廳。

 

山本並不在客廳,也沒有在廚房,大概是在自己的房間吧。如此猜想著,小笠原順手打開了電視。分心的一邊想著近藤的事,一邊看著天氣預報時,山田尖細的嗓聲刺痛了小笠原的耳膜。

 

まーちゅん!蛋呢!?」

「啊?まゆ忘了買蛋嗎?」

 

「不只沒買蛋,發票上的冰淇淋是怎麼回事?」

「啊啊啊…」

 

本來想裝傻蒙混過去,但是山田從以前就很擅長突破小笠原的偽裝,她站在客廳口、看著小笠原。まーちゅん、發生什麼事了?」

 

小笠原看著山田,遲疑了一下。

 

「不,沒發生什麼事喔。」,小笠原對著山田輕輕地笑了笑。

 

不知道是出於什麼原因,小笠原並不想把遇到近藤的事情告訴山田。雖然她與跟山田可以說是無話不談的青梅竹馬,但是唯獨這件事,想好好的瞞著山田。

 

但是山田看著小笠原的眼神依舊微妙,小笠原讀不出這個眼神想傳達出來的意思

 

 

只是莫名的,突然感到了罪惡

 

想是做了壞事一樣。

 

 

「對了。那我再去買蛋吧!?」,慌忙之下隨意找了個藉口。

 

山田嘆了口氣,「不用了,這麼晚了就不要在跑出去了。」,這麼說著、山田朝著玄關走去,「我去跟隔壁的阿姨借幾個。」

 

「嗯,抱歉啊。」

 

直到關門的聲音響起,小笠原才鬆懈時的垂下了雙肩。想起吉田朱里曾經對她說過的話,小笠原更發無奈。

 

 

 

 

――菜々ちゃん喜歡你喔,不知道嗎?

 

 

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