さやみるきー今天的三個題目是:「冷漠的眼神」、「要求」、「哀傷」。
 
 
對不起wwwwwwwwwwwwwwwwwww(跟誰道歉#)
渡邊你要知道,anit是深沉的愛,我是愛你的啊ww(眨眼)
 
 
 
 
 
 
 
 
正文:
 
 
 
 
 
「等等、さやかちゃん!」

山本的步伐已經開始拉開與渡邊之間的距離。即使小跑步,也仍然無法縮短的距離讓渡邊難得焦急又不知所措,她喘著氣,稍微加快速度地跑上前,勾住山本的手腕強行使其停止下來。

停住了步伐的山本,低頭看了眼渡邊揪著自己的手腕,冷漠的抬起頭,對上渡邊,「放手。」

啊啊…、
渡邊是第一次看到山本露出這麼冷漠的眼神,彷彿渡邊真的是個糟糕透頂的女人一樣。但是即使如此,渡邊仍然希望能就山本方才在公司內看到的事進行解釋,「剛剛那是…、」

雖然是這麼想著的,但是語到喉嚨時,卻什麼都說不出口。要怎麼對山本解釋――這全都是因為新進的橫山跟你走的太近了,所以教訓了一下她…。
不過,從山本那方看來,渡邊這話百分之百不會被信任,反之、更有可能讓山本就此對自身的人品抱持懷疑。

但是,渡邊只要一想到那天在圖書館所見…橫山在熟睡的山本身上偷走的吻,她就無法壓抑住自身的妒意。――對、她只是把橫山從山本那邊偷走的東西,討回來而已…。

「要是沒什麼要說的,就放手。」
「さやかちゃん…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樣…」

山本冷漠的、稍嫌用力的甩開手腕,「對不起,渡邊さん。我不是你的玩物,如果你要找玩物,請去找別人。」

「就不能、相信我一次嗎?!」

聞言,山本挑了挑眉。啊啊的幾個音剛出來時,原以為有轉機的渡邊,被山本之後接著的言語給重傷了,「你倒是提醒了我,我們只是上司與下屬的關係呢,渡邊さん。所以其實我也沒什麼資格管你呢。」

「等、!」
渡邊再次伸手挽留山本的手,毫不留情的被推拒開來,山本低聲著再見後,無視渡邊已經浸滿淚水的眼眶,轉身離去


無能為力的攙扶住矮牆,渡邊揪著胸口、輕聲、自嘲地笑了出來――


 
 
 
 


活該、



玩火自焚了吧…

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