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於邁入第十章了...。什麼時候才要完結呢?(仰天)

這篇是、分團刷存在...、不對,是麻油雞約會向喔☆

 

奇怪我真的沒什麼好說的(爆)

 

順帶一提、9382個字耶啾咪wwwwwwwwwwwwwwwwwww

 

c8ea15ce36d3d53905709cae3b87e950352ab00a  

←麻油雞

 

8911344e251f95cac6932763c9177f3e6609529f  

←もも君(木下百花)

 

d4628535e5dde711345c92c9a6efce1b9d166107  

←古畑奈和(左),菅なな子(右)

 

 

 

 

正文:

 

 

 

把粉紅色的襯衫往自己身上比對,麻友唔了聲後,隨手又把它往床上一扔。本來已經有些高度的衣堆山,越疊越高。

 

麻友不想穿著校服跟由紀約會,那會使她顯得很沒有面子,但是她很少有機會能穿私服。雖然衣櫥中有一大堆大家因為看她可愛所以硬塞給她的可愛衣服,麻友卻極少穿過,因為一直在與吸血鬼戰鬥,麻友的服裝都以便利為主。

 

她不知道自己該如何搭配,才能算得上是可愛。也不知道怎樣的上衣該搭怎樣的裙子,才是合襯的。

 

望著手裡衣櫥中的最後一件白色襯衫,麻友搖了搖頭毫不考慮地將它扔到衣堆上。

 

「完蛋了…」放任自己讓身子往後倒在床上,麻友用手臂擋住眼睛,遮掩住那讓人煩倦的日光燈。

 

沒有任何約會經驗,也不曾穿過可愛衣服的麻友,此刻真的認為自己遇到了一生之中最難的困境。她想著,如果是由紀的話,肯定是穿著可愛的洋裝,然後像大小姐一樣吧…。那樣漂亮的人身邊,站著的就算不是個帥氣的男性,至少得是個可愛的女孩子吧。

 

然後,柏木由紀會用一貫溫柔的笑容說“麻友ちゃん今天非常可愛喔。

 

感覺到自己的臉頰在一瞬間溫度上升,麻友雙手啪的往臉頰一拍――才不是因為由紀而困擾的啊笨蛋!!!

 

激動後的冷卻更加感到疲憊,麻友側頭看著幾乎已經成山的衣服,長嘆了一口氣之後坐起身子。「嘛、還是在努力一下好了

 

 

 

 

 

 

 

 

上午十點五十分。

 

麻友站在四大校舍正中央的庭園入口前等待著,因為是冬祭的關係,平日鮮少有學生會待的庭園,如今也聚集了許多的人潮。

 

麻友有些不自在的扭動身子,身旁擦肩而過的學生穿著的粉紅色小圓裙背心洋裝非常的可愛,相較之下麻友身穿的鵝黃色針織衫外搭白色的絨毛外套,黑色的短裙似乎顯得遜色。

 

――明明是用盡全力挑選的…。

喪志的低垂下頭,想著乾脆趁現在跑回宿舍算了時,麻友最熟悉的、柏木由紀的呼喚聲從身後傳來,麻友慌忙回過頭。

 

「唔…」看著由紀,麻友有說不出的惆悵。而由紀看著麻友,眼神中除了訝異之外還有困惑。這樣的情形下,彷彿變成了麻友才是奇怪的那方。

 

身穿校服的由紀在驚訝之餘,仍不忘走向麻友。直到站在麻友面前時,由紀才笑了出來,「好可愛。

 

「為什麼、ゆきりん是穿校服!?」

――這樣不是顯得我全力以赴嗎?!

 

「因為、」由紀搔了搔臉頰,「我覺得麻友ちゃん肯定會穿校服嘛…。

 

麻友覺得自己非常的難堪。一個人像笨蛋一樣充滿幹勁的,結果對方卻著了最單純的服飾。現在站在柏木由紀的面前,麻友反倒覺得無地自容。

 

「我想回去了…」

 

「不過…!」

 

由紀語帶停頓讓麻友好奇的抬起頭。由紀的視線在飄移著,她頓了一下後,細聲道:「超級可愛的…」

 

渡辺麻友感覺自己的耳朵在發燙了。正想要出聲道謝,卻被不認識的陌生人給打擾了。

 

對方穿著男裝制服,望著麻友的雙眸中閃爍著光輝。在麻友還搞不清楚對方想做什麼時,她突然90度鞠躬,並伸出手。「まゆゆ様真的非常感謝您!!!!!!!!!!!」

 

「咦、咦?」麻友狐疑著,仍握住對方的雙手。

 

「我()是木下,今天的我()是もも君唷~」

「もも君…?」

 

木下百花(一年H)露出自以為帥氣的笑容,彷彿花心的公子哥一樣。「まゆゆ様是超越神一般的存在啊…。我()能這麼近的跟您說話、握著您的手…ももか、感激不盡!!!!!!!」

 

在木下仰天亂吼亂叫的同時,由紀苦笑著拉開了木下握著麻友的手。不著痕跡的把麻友向後拉了一點,「不是もも君嗎?ももか是…」

 

「ももちゃん!真是的,別亂跑啊…。」如此喊著的門脇佳奈子(一年H班)跑到了他們的身邊,在看見麻友後一瞬間露出訝異的表情,隨後低頭道歉說我們三宿的這隻白痴死變態給您添麻煩了後,硬拖著胡亂吵鬧的木下離去。

 

麻友跟由紀幾乎是同時鬆了口氣。兩人意識到這點後,相視笑了出來。

正以為沒有人再來打擾時,方才木下引發的波瀾,餘浪似乎才正要打上來。周遭的交談聲很清楚的傳到兩人耳中。

 

諸如像是――真的耶,渡辺さん今天超可愛的說。、本身就長的很可愛了,今天卻更加可愛呢。、平時只看過渡辺さん穿校服,私服的渡辺さん真的好可愛。之類的驚嘆。

 

被當成議論紛紛的焦點而有點害怕的想逃跑時,其中一位膽大的學生率先上前,小心翼翼地詢問:「渡辺さん這件針織衫好可愛呢,是在那裡買的嗎?」

 

「法、法國…」

 

「那這雙咖啡色的雪靴呢?」

「這、這是……」

 

人群不斷聚集。因為有人起頭的關係,本來只敢觀望的人也開始加入發問的行列,不知不覺中,他們已經被群眾給團團包圍住。

 

看著一雙雙直直盯著自己的眼睛,麻友覺得好可怕,壓力好大。她試圖發出聲音,卻不敵這些學生的一言一語。

體內有什麼在鼓譟著,麻友抱著頭不斷告誡自己冷靜點,越縮越緊的圈子卻不斷的逼緊著她。

 

幾乎束手無策之際,一件深黑色的外套覆蓋在麻友的頭頂上。抬起頭,柏木由紀把麻友拉向自己。「好了好了。在這樣下去,怕生的なべさん就要受不了囉。」

 

緊緊牽著麻友的手,由紀朝著逐漸散開的人群隙縫中鑽出去。

眾人像是能理解由紀的話,非但沒有追趕,反而還讓出了道路讓兩人離去。

 

直到走了一段距離,由紀才在北館與西館中間的那條小徑上停了下來,她先是左右張望,接著把麻友拉到了小徑旁的長椅邊。

 

「我看看。」由紀面向麻友,輕輕的把自己的外套往後拉開。果不其然一對雪白的獸耳出現在頂上。豎起的狀態顯露了當事人的好心情。

 

由紀出神的望著麻友。

雪白色的獸耳與今天穿著的白色絨毛外套形容強烈的一體感,彷彿就如同一隻活生生的小動物一樣,用無辜的眼神眨啊眨的。

 

「麻友ちゃん、你是故意的吧?」由紀感覺臉頰發燙,她趕緊撇開視線。

 

「什、什麼!?」

 

「也太可愛了吧!」由紀用雙手揉捏麻友白皙的臉頰。惹得噘著嘴的麻友發出奇異的低鳴聲。麻友拉開由紀的雙手,雙耳微垂著、撇著頭瞪著柏木由紀。

 

看著這樣的麻友,由紀又壓抑不住捉弄的心情。「說起來、麻友ちゃん的嘴唇,有牛奶的味道呢。

 

「咿――――!?」

 

如同想像中的反應,麻友宛如觸電一樣停住了動作,唯獨能輕易看出來的,就是那對本來輕垂著,在聽到這句話時突然豎直的獸耳。

 

雖然是一時興起的惡作劇,但是由紀望著麻友因為有上了淡淡的唇膏而帶著水潤光澤的櫻色嘴唇時,圖書館時的羞澀感頓時湧上了心頭。

麻友的吻,有牛奶的味道,柔軟的、就像棉花糖一樣軟綿綿。――啊啊、糟糕,想要接吻啊…。

 

變態、

 

像是看透了由紀的心思,麻友掩著嘴,幾乎是用鄙視的眼神微微仰起頭瞪著由紀,不過紅透的臉頰跟擺晃劇烈的尾巴表露出了當事人的真心。

 

求饒似的把雙手舉起,由紀無奈的笑道:「我先去買飲料好了,麻友要喝什麼嗎?」

 

麻友知道因為自己獸化尚未退去而不能隨便亂跑,只好低聲道句 隨意。看著麻友似乎有些失落的表情,由紀彎了下身,把自己披蓋在麻友肩上的外套拉好,確認耳朵沒有露餡後,她摸了摸麻友的頭。「好孩子。」

 

在麻友還沒來得及炸毛前,柏木由紀先逃跑了。

因為不放心麻友獨自一人在等待的關係,本來快步走著的步伐,也變成了輕快的小跑。

 

比起還要特意跑到有攤位擺設的地方,由紀很乾脆的選了自動販賣機。而且自動販賣機中有在賣麻友喜歡的ピルクル。

 

拿著兩瓶飲料正準備要回去時,突然有人從後頭叫住由紀。回過頭,只見穿著校服的松井玲奈朝她走近。

 

如果柏木由紀沒記錯的話,第二天的巡邏,是玲奈、高橋跟小嶋。

「辛苦了。」經歷過第一天巡邏的可怕夢靨,由紀語帶同情。

 

玲奈搖了搖頭苦笑著。「有點後悔答應幫忙學生會了。」

 

因為不能久待的關係,由紀把手中自己那份的飲料遞給玲奈作為慰勞,和玲奈道了歉之後,由紀匆匆往回跑去。

 

如果渡辺麻友是一隻小型犬,那一定是很可愛、路過的人都會忍不住回頭多望兩眼的那種。然後太可愛的關係,一個不注意,就會被陌生人給拐走。

 

當然,麻友是個聰明的孩子,至少她不會望著骨頭就搖著尾巴跟著人家走去。

 

但是、

 

由紀呆愣地望著空無一人的長椅。「――真的被拐走了!?」

 

正當由紀還無法反應之際,從後頭傳來的耳熟的聲音。麻友站在由紀身後挑著眉一臉狐疑的看著由紀「誰被拐走了?」

 

「你跑去哪了啊!?」

已經退去獸化模式的麻友笑著把手中拿著的傳單遞到由紀面前。

 

「第三宿舍的、Cosplay咖啡廳?」

麻友點了點頭。「剛剛三宿的學生在發傳單,那個叫做矢倉、穿著貓耳女僕裝的孩子超可愛的說。所以我就忍不住上去要了一張…」

 

――你是大叔嗎?!

由紀嘴角抽了一下,好不容易忍住了吐槽的衝動。麻友眨了眨眼睛看著她,然後細聲道:「吶ゆきりん,我們去看看好不好?」

 

看著麻友閃爍著期待的眼神,由紀於心不忍的嘆了口氣。「我知道了,那就去吧。」麻友雙手高舉發出了歡呼的聲音,看著手上的傳單,柏木由紀不知為何感到十分不安。

 

麻友一邊把傳單摺好收進口袋一邊道:「那就最後一站再去三宿。」

 

「咦?」

麻友淺淺地仰起了笑容。「壓軸,不是要擺到最後的嗎?」

 

把Cosplay咖啡廳當成壓軸、嗎?――由紀已經連吐槽都放棄了。「嗯、知道了。」她牽起了麻友小小的手掌。

 

兩人相牽的手不曾鬆開過,不管是一起看表演,或者是玩鬼屋。由紀始終把麻友的手牽得緊緊的。

 

逛完了四宿不怎麼有趣的相聲之後,他們也去了二宿。在哪裡,麻友很好的被吸引了好奇與目光。

高中部一年級,卻因為才能的關係是大學部機器人工學研究社的菅なな子(一年E)現場展示出來的機器人非常驚人。當麻友看著機器人靠著渦輪動力之類的在天上短暫飛行時不禁發出感嘆聲。

 

難怪珠理奈時常以身為二宿成員為傲。

 

「ゆきりん!菅さん說可以讓機器人幫我們拍照耶!!!!!」

「欸!?」正在看著二宿內陳放的由紀有些驚訝地回頭,菅なな子笑著點了點頭。「那就、麻煩了?」

 

因為自家小傢伙看起來很想要照的關係,由紀只得點頭答應。

她與麻友並肩站在一起,擺好了姿勢。60公分左右的機器人按下了快門鍵。並於幾秒鐘後,發出了像是處理作業時的運轉聲。

 

「好厲害!!聽說現場就能沖洗出來耶!!!」

 

霎時,由紀真覺得麻友的雙眼滿是崇拜。可是隨著運轉聲越來越大,機器人開始冒出了濃煙。「唔。菅さん,沒問題嗎?」

 

「等一下!」菅なな子朝著在滿是工具的角落攤位上待命的古畑奈和(一年E)請求支援後,古畑抱著工具箱來到了菅的身邊。「鉗子!」

 

「欸?當場維修嗎?」由紀無言的望著當場開始修理機器人的菅與其助手古畑。

 

古畑把電腦遞給菅後,仰頭甜甜笑著對由紀道:「請稍等一會唷。」

 

約5分鐘後,菅舉起大拇指。「Ok。」

 

但是事情又如同10分鐘前一樣,連本來抱有高度興趣的麻友,也顯得興致缺缺。菅又說了稍等一下。

 

「不、我想算了吧?」由紀同情的反問。

 

菅和古畑四目相交,似乎有著難言之隱。「既然如此,之後修好了的話,照片會拿去給柏木さん的。」菅這麼說著。

 

由紀的一句謝謝才剛說出口,古畑便朝著由紀伸出了手:「跟您收500円。」

 

「咦!?要錢的嗎?」

 

古畑沉默了一下,接著宛如求救般的拉了拉的衣角。「吶,ななちょ跟柏木さん解釋一下吧?」

 

被丟了爛攤子的菅很明顯一臉驚訝。但是在古畑雙手合十的拜託下,菅搔了搔頭:「沒有事先告知真的很抱歉,那邊本來有立牌的,但是被撞壞後就沒有擺出來了。不過、算了吧。」

 

「沒關係嗎?」麻友詢問道。

 

菅笑道:「沒關係的啦。之後照片仍會給你們的喔。」

 

因為菅的堅持,麻友與由紀便道謝接受了她的好意。在兩人並肩繼續向前逛去時,由紀好奇的忍不住回頭。看見的是古畑朝著菅伸出手、彷彿在討錢的樣子,菅一臉震驚、與其相反的古畑則笑瞇瞇的。――感情真好。由紀也笑了。

 

之後兩人一起坐在陰涼的地方品嘗著可麗餅。這時由紀撇見了抹熟悉的身影。「麻友、」她把手中的甜品遞給正在與可麗餅攤位上工作的佐藤實繪子(大一)閒聊的麻友手上,「等我一下。」

 

由紀朝著熟悉的人影跑去。在大樹旁,松井玲奈躲在樹後,彷彿就像偷窺一般的看著不遠處正被孩童們拉著一起玩耍的向田茉夏(一年F班)。

 

搞不懂這有什麼好看的,由紀有些不解的皺了皺眉。那孩子的笑容很無邪又純真,是很可愛沒錯,但是不至於可愛到會讓人發出哈嘶哈嘶的喘息聲吧?――「玲奈、原來是這種形象、嗎?」

 

「ゆきりんさん!!」著實被嚇著的玲奈撫著胸口。她有些尷尬的撇開差點與由紀相交的視線,「ゆきりんさん怎麼會跑到二宿呢?」

 

「你才是怎麼會跑到這種地方啊?」

被這麼一問的玲奈頭垂的更低,她用細微的聲音解釋著:「需要撫慰自己一下

 

!?」

「不覺得、只要看著まなつ那孩子,心靈就會被撫慰了嗎?!…那個孩子真是超~可愛的,簡直就是可愛的代名詞了! 看那孩子手擺動的幅度、肩胛骨的線條、從這裡望過去的側臉、接球時伸出的手、撿球時蹲下身時上半身的線條…哈啊哈啊……、

 

由紀雙手搭在玲奈的肩上,雖然和吸血鬼對戰並將其殺死會有一定的壓力。由紀也能理解看著可愛的女孩子心靈就會有被治癒的感覺,但是…,「…喘息聲過頭了。」

 

「啊,對不起…。」

「我才是…。那、我先告辭好了。」

 

看著玲奈不時偷喵茉夏的痛苦樣。由紀決定不要妨礙人家會比較好。於是她離開了,走回到麻友身邊,但是本來是由紀的位置上,坐著剛剛在搞機器人的菅なな子跟其助手古畑奈和。

 

菅手上拿著另一隻小型的機器人,她手無足到的向麻友解說著,她說這隻的名字叫ななこ。接著菅還讓ななこ演繹了伏地挺身與跳舞等動作。

 

麻友真的很開心。

開心到,連由紀默默坐在她的身旁,她也沒有注意到。

 

真是…!――稍稍不爽的由紀輕咳了兩聲。「三宿的咖啡廳,不知道開到什麼時候呢。」如此故意的說著。果然麻友轉頭過來,赫然想到的表情浮現在臉上「快點!現在去!!」

 

由紀一邊和菅與古畑道別,一邊牽著麻友往三宿走去。

 

沿著環型的小徑直直走下去,經過操場、一宿,在食堂前的小路左轉往前幾公尺後,步行約三分鐘,三宿的宿舍便映入眼簾。

 

由紀其實並沒有來過三宿,雖然晚間巡邏時的範圍廣闊,但是由紀始終沒有被派遣至三宿或三宿附近。

 

與一宿、二宿外觀大為不同,三宿屋宅外觀是呈ㄇ字型,顏色則與其他宿舍無異,均是米白色的外牆。三宿ㄇ字型的中央,是座小小的花圃。裡面種植了一些由紀說不出名字,卻很美麗的花朵。

 

正當由紀尚未回過神時,麻友已經亢奮的拉著她的衣服:「ゆきりん,那個!」

 

順著麻友說的方向望去,只見在人群之中,有個身穿女僕裝、戴著貓耳的少女在發傳單。「那個就是剛剛我遇到的,名叫矢倉的孩子。很可愛,對吧!?」

 

矢倉楓子(一年H班)班的確非常的可愛,顏幾乎可媲美當今的日本偶像團體了。在加上貓耳跟尾巴的加持,由紀完全可以理解麻友從心底而生的大叔心態。

 

這對身為偶像宅的柏木由紀來說,無疑是一大衝擊。

這時,由紀的眼角撇見了人群的右手邊,「…那是、什麼啊?」被年輕女孩子們簇擁著的,是一位穿著黑色衣裝的女孩子。

帥氣的臉龐跟俐落的短髮,在加上面無表情中又帶著冷漠的感覺,說是個帥氣的男孩子也不為過。但是由紀知道的,這孩子跟佐江是一樣的,雖然有著帥氣的外型,女孩子的秀氣還是藏不住的。

 

「好帥~~!!!!!!」

「咦?」

 

站在由紀身旁麻友望著短髮的男裝女子,露出了陶醉的表情。「是魯路修啊,超帥的!!!」

 

「魯、魯路修??」

 

「ゆきりん自己Google一下。」

 

麻友完全拜倒在Cos成魯路修這角色的男裝女子身上,除了好帥之外就沒有多餘的第二句形容詞。

無奈地嘆了口氣,由紀看著那女子喃喃問著:「說起來,那孩子好像很眼熟呢…」

 

「是さや姉喔。」方才遇到的穿著男裝叫木下的孩子不知何時來到兩人身旁。由紀這才想到、剛剛拖走這孩子的同學有說到他們是三宿的。

 

木下看著男裝女子有些自豪的說:「さや姉cos成魯路修果然最適合了。」

 

「さや、姉?」

「山本彩。」麻友突然解釋道:「是三宿的宿舍長。」

 

這個名字由紀倒是聽過幾次。

是因為帥氣跟有才華而被女孩子們愛慕著,在校刊舉辦的最想讓她成為男朋友的票選中,堂堂獲得第三名的殊榮。片山因此還花癡的尖叫著好帥在床上打滾。

 

「不過竟然連宿舍長都下去Cosplay嗎?」雖然有聽說過攤位販賣的金額全數歸攤位自身所有,但是身為堂堂宿舍長卻也得打扮成動漫人物下去博人氣,三宿就這麼缺錢嗎!?

 

木下搖了搖手指,「因為要奪下銷售總金額的第一名啊。二宿肯定也是以這為目標的吧。所以絕對、不能輸給二宿!」

 

「二宿、三宿的競爭真的很激烈呢…。」麻友憶起珠理奈昨天的話而感嘆道。

 

這一點由紀也有聽說,不過這純屬各個宿舍的私事,學生會方面也不會插手。由紀還記得高橋很愉悅地說:有兢爭力是好事啊。

 

就在這時,喀嚓、喀嚓的快門聲響了不停,一瞬間、由紀還以為遇到了新聞部的峯岸みなみ,定眼一看,是個綁著斜馬尾的少女正對著另一名穿著女僕裝的女孩瘋狂拍攝著。

 

木下難得露出無奈的表情,她走上前揪住那少女的衣領。「まーちゅんさん,雖然指派你做攝影,不過請不要只顧著私心啊。」

 

名叫小笠原茉由(二年H)班的少女眼睜睜的看著被騷擾的女孩無情地走遠,戲劇化的哀號著「りぃちゆわあん~~~~~~~~~」

 

「まーちゅんさん!我們可是來了貴賓啊!!!

「…咦?」小笠原回過頭,視線掃過由紀看著麻友時突然放聲大叫「ま…まゆゆさん!!!!!!!」

 

小笠原突然改變了表情,用十分喜感的樣子嘟起那本來就有點像明太子的嘴唇不停的道まゆゆさん超可愛的啊~~。之類的話,奇怪的是卻透露著讓人不舒服的感覺。

 

由紀下意識的牽住麻友的手。

思考著該怎麼從三宿的這些怪人手中脫困時,小笠原茉由被人從後頭敲了腦袋。「まーちゅん,不要做讓人困擾的事啊。」

 

「好痛…。」小笠原按著腦袋回過頭,瞪著Cosplay成魯路修的山本彩「まゆ才沒有做讓人困擾的事啊!

 

「你明明就…」

「那個!」

 

山本的話說到一半,被麻友突如其來的喊聲給打斷。

眾人看著支支吾吾的麻友,好一會兒,麻友才臉帶紅暈的道:「山本さん、可以跟我合照嗎?」

 

由紀很不是滋味的抽動了嘴角――渡辺麻友ちゃん,臉紅得太過頭了吧!?

 

「好喔。」欣然接受的山本帶著一行人帶人潮較少的三宿校舍旁邊。她擺出了冷漠的表情,接著、摟住了麻友的肩膀。

 

由紀本想上前制止,卻在看見麻友羞澀的表情時怯住了腳步。

那孩子很怕生又慢熱,會突然鼓起勇氣向山本要求合照,一定是因為真的非常喜歡那個角色所以才勇敢的提出要求吧。

 

這麼想著,由紀無奈地嘆了口氣。她決定隨意到處繞繞,散散心。

 

沿著三宿的外牆走著,後面就是樹叢,景色非常漂亮。不像一宿在澡堂旁,二宿鄰近操場,三宿幽靜的彷彿能聽見樹梢被風吹撫過所發出的咻咻聲。這裡的環境意外的很合由紀的喜好。

 

抬起頭,陽光從樹葉中的縫隙灑落,投射在地上。

――不知道今年會不會是白色聖誕呢?如此想著,由紀用手臂擋住仍然有些刺眼的陽光。

 

右手腕是告白…嗎?

 

「ゆきりん~」

突然由紀被人從身後擁住。不用回頭也知道是誰,由紀雙手覆蓋上那孩子擺放在自己身上的手。輕輕笑著:「不是準備跟魯路修さん去約會了嗎?

 

「吃醋了嗎?」麻友的聲音中有笑意,彷彿早就預料到這種事情一樣。

 

由紀拉開麻友的手,轉過身面向著她。「嗯,連續吃了兩天的醋呢。」由紀雖然想裝作嚴肅,卻忍不住發笑,她彎下身,拉住那孩子不讓她逃跑「給我點…補償吧?」

 

隨著唇逐漸地接近,麻友罕見的沒有逃跑,她緊緊揪著由紀的衣服,閉上眼睛。彷彿已經準備好面對之後會發生的事情了。

 

――這是接受、的意思吧?

由紀閉上眼,兩人的唇只有一雙手掌的距離時,不對勁的直覺讓兩人同時張開眼睛,由紀昨天才經歷過這種感覺,身體仍依然保留著警戒。

 

不出所料,突然一道黑影襲向兩人,麻友與由紀皆各自往後方跳開。因為麻友還有出手推由紀的關係,由紀的位置與黑影及麻友有一段距離。

 

襲向兩人的是一隻高壯的吸血鬼。金色俐落的短髮和帥氣的臉頰。由紀偶爾會想難道吸血鬼都是帥哥、美女嗎?

 

「唷,好久不見。」

 

吸血鬼無視了由紀,對著麻友,宛如熟人一般打著招呼。麻友那方卻像是受了驚嚇一般緊繃著身子,頭頂上的獸耳低垂、尾巴也挾在兩腿之間。

麻友非常害怕,由紀感覺得出來。

 

於是由紀從制服下抽出了槍枝。毫不猶豫的便朝著吸血鬼開了一槍,在吸血鬼躲開子彈的同時,由紀跑到麻友的身邊「麻友,你認識?」

 

「在西伯利亞追殺過我的家族…」

「西伯利亞?!」

 

「嗯、二十多歲的時候在那地方待了一段時間…」

 

 

麻友淡然地說出的話,卻在由紀內心中起了巨大的波瀾。她甚至沒有把視線放在敵人身上而驚訝的盯著麻友「你現在到底幾歲!?」

 

「…四十多歲吧?」

「等等!這是詐欺啊!!!」

 

這時吸血鬼用著細長的指甲朝著兩人突襲而來,由紀嘖了一聲後躲了開,她並往後拖開一段距離,吸血鬼卻彷彿對由紀沒興趣一般只專注著攻擊渡辺麻友。

 

由紀開了幾槍,但全都被躲了開。麻友沒有攜帶武器的關係,身上很快便出現許多傷痕。

 

「麻友!」手持軍刀向吸血鬼揮去,對方僅以一雙手臂便抵擋住由紀的攻勢。接著在下一秒,由紀突然無預警的開了槍。

 

因為長期訓練以及經過幾次實戰的關係,由紀的反應甚至比吸血鬼還要來得更快。在被擋住攻擊與開槍的瞬間,不過僅是幾秒之內的事情而已。

 

對於由紀如此的進步,麻友感到不可思議。在前幾分鐘,她還想著要優先保護由紀才行,沒想到是自己淪為被保護的對象。

 

被打中腹部的吸血鬼果斷的放棄了襲擊兩人,轉身往叢林中逃跑。

 

「不用追了…。」麻友輕輕揪住打算追擊的由紀。「他們的目標是我,所以肯定還會在來的。」

 

由紀轉身看著手臂上有傷痕的麻友,自責的低垂下腦袋「對不起、沒有保護好你…」

 

麻友輕聲笑了。她用雙手托起由紀的臉頰,對上那人滿是愧疚的眼神:「哪裡的話。謝謝你盡全力想保護我。」

 

「走吧、回去了…。」

「…咦?」

 

由紀牽起麻友的手,有些自作主張的硬拉著麻友往北館走去。

 

「等、」柏木由紀握著她的手很用力,有點痛。麻友看著走在自己面前,那人的背影。――在生氣吧…。

就像生著悶氣的孩子一樣。

 

麻友無奈地笑了。惹來由紀的注視。「ゆきりん、謝謝。」

 

「嗯…?」

 

由紀疑惑地望著麻友。正當此時,片山陽加在不遠的地方大聲喊著:「找到你了啊!ゆきりん你不是答應說今天要幫忙班上的嗎!?」

 

「我知道了!」柏木由紀很明顯是忘記了,她吐了吐舌:「麻友ちゃん趕緊回去上藥吧。我先去班上忙了。

 

在稍遠處的片山似乎以為由紀還在拖拖拉拉,又大聲喊了一次由紀的名字。

 

「快去吧。」麻友用手推了推由紀,硬是要把她往片山那邊推去,「對了、」麻友突然把頭抵靠在由紀的背部,細聲地道「謝謝、我今天玩得很開心…比跟珠理奈在一起的時候更開心……。」

 

「麻、!」

 

由紀驚喜之下想要轉過身子,卻被那孩子抓著兩側腰際的衣襬「別望向這邊、。…那個……」

 

這一瞬間,由紀大概能想像那孩子現在的表情。因為面對面說會害羞,所以才讓自己背對著吧。不過、――被抵靠著的背後,輕輕揪著的衣角,這樣反而更讓人心浮氣躁啊渡辺さん!

 

「謝、謝謝你把我看得這麼重要…。」

 

「那個、」由紀出聲介入這有點沉默又曖昧的氣氛。頓了一下後,她看著一臉無奈的片山的方向道:「雖然麻友明天有巡邏、不過晚上的舞會…請務必抽空前來,我…有話想跟你說……」

 

衣角的力道又增加了,麻友沉默了好久。久到,由紀以為自己又得意忘形過頭時,麻友細微且顫抖的「嗯…。」傳入了耳中。

 

「就這樣、走吧。不準回頭看知道了嗎?!」

 

「嗯…。」

 

那孩子鬆開了牽制的手,讓由紀能離去。有些恍惚的一步一步朝著片山的方向走去,由紀有點感激麻友最後的要求。因為如果現在面對面的話,她一定會害羞到不知道說什麼。而且、――由紀碰了自己紅燙的臉頰。好燙、

 

片山此時正在與拿著棉花糖的佐藤亞美菜聊天。由紀突然停住腳步,雖然被囑咐了絕不準回頭,但是她很好奇,也很在意。在意的、不得了。

 

她還是轉過了頭。

 

那是一隻因為害羞而蹲坐在地上的小犬。――由紀事後回想起來這麼認為著。

露出雙耳的麻友正蹲坐在地上,埋進膝蓋裡也用手掌遮住的臉頰、仍檔不住明顯的紅暈。後頭雪白的尾巴擺幅劇烈。

 

不敢在繼續注視下去。由紀揪著壓抑不住噗通噗通激烈跳著而有些疼痛的胸口朝著片山的方向跑去。

 

 

――可惡、太犯規了啦麻友ちゃん…。

 

 

 

 

 

to be continued...

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訪客
  • 好看到炸掉@ @

    這是我看過所有mayuki文裡面我最喜歡的故事了
    真是非常感謝您呀!

    麻友…好可愛(\\\△\\\)
  • 炸掉也太wwww
    您過獎了啦(笑)

    麻友好可愛+1

    於 2013/06/20 14:47 回覆

  • 路人
  • まゆゆ太可愛了!!!
    40歲的純情阿婆(咦)
    超萌!
  • 阿婆自重!wwwwwwwwwwwwwwwwwwwww

    於 2013/06/20 14:47 回覆

  • 木由
  • 最喜歡~mayuki傻恩愛的場面了~(-///-)
    不過劇情也很棒喔~會繼續觀照下去的!!加油~
    期待下一篇~

    P.S.其實個人瞞期待有mayuki的"恩愛"短篇
    雖然有點害羞...但是H一點的也不錯呢~
    如果對作者你來說,她們的存在是無法玷污的...
    我會尊重您的看法:)
  • 不w怎麼會無法玷汙呢,我連w渡邊的監禁play都可以了,更何況是麻油雞(喂#)
    只是尾巴要發展到h還有很長的路要走所以...(喂#)

    於 2013/06/20 14:53 回覆

  • 木由
  • 哈哈~是這樣阿~(我看到回覆囉
    放心!我會耐心看下去的喔~(前提是作者大大肯繼續寫故事
    最近還好ㄇ??
    似乎還沒看到更新呢
    加油!!(為您打氣
  • 嗯、←心虛中(喂#)

    有更新啊,NMB、SKE...(撇頭)

    於 2013/08/04 15:14 回覆

  • 潛水客
  • 這兩人好可愛呀(>\\\\<)

    作者大大還會更新嗎~想看由紀和麻友友告白(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