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篇的由來是朋友在玩三題故事時:

 
山本彩今天的三個題目是:「動不了」、「學長」、「藥物」。

開玩笑的說迷路彩BL好帶感www然後被強迫推銷後就答應會寫(咦?

 

因為是用三題故事的,所以並沒有想寫成長篇什麼的

 

 

是說為什麼我轉了跟沒轉的感覺一樣?功力不夠嗎?(爆)

 

1BD4A4C5-0B14-4A23-A086-E1006646F990  

 

5fdf8db1cb1349542146a5fd564e9258d0094aca  

 

 

 

 

 

 

正文:

 

 

 

獨自坐在學生會中,不知何時拖著筆的手已改拖撐著下顎。空蕩蕩的室內除了時鐘的運轉聲之外,寂靜的讓人空虛。

 

也許正是因為這樣的氣氛。山本突然想起了那個他得喊學長的傢伙。撇了一眼福本一直很中意的古鐘――也差不多了吧…。正這麼想、學生會室的門如預期一般的打開。

 

渡邊晃悠悠的走了進來。

 

「學生會就這麼好玩?每天都來不膩啊。」,渡邊笑了笑,聳了聳肩「嘛、是不太好玩。」緩步走到山本面前的渡邊嘴上帶著的是山本非常厭惡的輕挑笑容――「只是山本你在嘛。」

 

啊啊…。

山本把身子往後靠在椅背上。有些不滿的看著渡邊把辦公桌當椅子。他得仰起頭,才能看清渡邊的臉。「你啊,…到底是不是那個啊?」

 

那個、是指不正常的戀愛。

就像岸野跟吉田那樣,男性與男性之間禁忌的關係。

 

因為認真與開玩笑的問過了數十次,山本不必特意解釋,渡邊也懂了其中的意思。但是每次不管山本以何種口氣或態度來詢問,渡邊都是那副輕狂的笑顏、彷彿制式的一般,「只是喜歡、山本你喔。」

 

「才不想被男的這麼說啊!」

渡邊只是笑笑,他把上衣口袋中的東西拿了出來,遞給山本。「糖果?」那是一顆黃澄澄的、豔麗的糖果狀的東西。

 

「從別人那裏收來的,聽說是個好東西。」

聽著渡邊解釋。山本把它丟入了口中,除了些許的酸味之外,連一絲絲甜味都沒有感受到。山本皺起了雙眉,「這什麼啊?」

 

渡邊沒有回答。僅是雙手抱胸笑嘻嘻的看著山本。

 

「嘖、你這傢伙…!」

「山本。身為學生會長、不該叫學長你這傢伙吧。」渡邊突然站了起身,在山本的眼前,大辣辣的站在桌上、把山本所有的文件都用腳踢散至地面。然後在山本正前方的位置坐了下來。

 

山本對於渡邊突然的驟變還沒反應過來。「…白癡嗎你?」

 

「山本、你的嘴巴就一定要這麼壞嗎?」渡邊向前彎了身子,放肆的用大手搓揉著山本柔軟的頭髮。

在朋友間大家都知道,山本討厭被別人摸頭。渡邊此刻的行為就如同挑釁一般,讓山本非常火大,「喂!別太…、」一瞬間高升的的怒火瞬間被自己無法挪動的雙手給澆熄,山本疑惑的望著自己完全使不上力的右手。

 

「怎樣、?」

「…動不了、」不管如何出力或使勁,四肢都虛弱無力、連挪動都做不到。「怎麼會?」――愣了一下,山本猛然抬起頭,對上渡邊的雙眼時,恍然大悟,「…那顆、是什麼東西?」

 

渡邊曖昧的笑著,他抓起山本整齊的領帶,用力的往自個的方向拉,「是從小笠原那裏,沒收來的喔…、說是要用來對付近藤的最後武器…。」

 

「那傢伙腦子有洞嗎…」低聲咒罵著那隻矮小的友人。

山本無奈的抬起頭仰望著渡邊,那張連女性都傾羨的臉。一直都覺得、渡邊不只帥氣、還很嫵媚。

臉上一直掛著燦爛的笑容,還有那一副一切都無所謂、不在乎的樣子,讓很多女學生為之瘋狂。

但是在山本面前,卻會露出一種彷彿在媚惑他的表情。嗯,雖然把媚惑這詞用在男性身上非常的詭異,不過渡邊就是如此。像是在向山本傳達著我很寂寞的訊息。

 

而在山本恍神之際,渡邊突然親了山本的臉頰,隨後皺起眉間、一臉不滿的表情,「…早上不刮鬍子的嗎?」

 

――啊啊,抱歉啊我沒有你這麼潔白細緻的臉蛋啊!!!!

眉毛一抽的山本忍住想要咆哮的衝動。「今天早上睡過頭了所以就沒刮了…」

 

「你知道小笠原用這藥是要做什麼的嗎?」因為進入學生會室得換上室內鞋,因此渡邊輕易的就把室內鞋從腳下踢下。他惡意的用腳底磨蹭著山本的股間。「…硬了吧?想做嗎?」

 

「……。」

「吶、我喜歡你啊…。」渡邊輕吻著山本的唇。語氣中卻透出了一絲的落寞,山本頓了一下。――原來啊…

一直以來,山本都以為渡邊僅是覺得他有趣所以才會這樣逗弄他。身為前任學生會長,山本的學長同時也是山本的直屬學長,三年來渡邊一直都這樣玩弄著他。

不知道是他太笨拙還是渡邊太不容易被摸透,這樣顯而易見的情愫,是渡邊第一次毫不掩藏的流露出來。

 

「你真的是、讓人很火大啊…」,低聲呢喃著,山本伸手按住渡邊的後腦勺,不由分說的便吻上渡邊的嘴唇。

 

渡邊雖然試圖向後躲,卻被山本壓在後腦勺的手制止。山本站了起來,一面倒的向渡邊進攻。最終在山本差點把渡邊推倒在辦公桌前結束了接吻,「唔…」、對上山本滿臉得意的表情,雖然已經結束的吻仍讓渡邊心神意亂。

 

「跟女孩子接吻沒什麼兩樣呢。」

「…為什麼?」

 

山本轉動著原本動不了的右手腕,「突然就覺得能動了…,是說啊、小笠原那傢伙的東西你也這麼相信?他要是敢對近藤下藥,估計這次就不是肋骨斷了這麼簡單了。」

 

曾經試圖強暴高一學弟的小笠原,最終被有點柔道底子的學弟狠狠的摔砸在地上而以未遂收場。當然摔斷小笠原肋骨的近藤始終認為自己沒錯。

 

不過山本堅信如果小笠原這次用下藥的方式推倒了近藤,估計會活不下去吧。

 

「嘖。」

「所以呢、學 長。」奪回了主控權的山本笑得非常燦爛,「要繼續些什麼嗎?」

 

難得露出驚慌神情的渡邊非常有趣,但是山本還是放開了他。撇下突然失去溫暖而略顯失落的渡邊,自顧的走向擺放書包的地方。

 

「山本你真的是個混帳…。」

「…什?」山本回頭不明所以的看著渡邊,「是指我無視了你說喜歡的意思嗎?還是我沒有繼續做下去的意思?」

 

「誰知道呢

輕輕笑著,山本提著書包到渡邊身邊,在其耳畔輕聲道――「我家今天沒人喔…。」

 

 

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Cancat
  • 嘛 我是不是該來出一本"第一次強迫推銷就上手"之類的書呢w
    沒想到首次推銷就拿到業績了 搞不好我意外的適合當推銷員也說不定(X)

    被渡邊學長釣了三年還被說了這麼多次喜歡 居然現在才意識到人家的感情
    果然山本不管是男是女(?)是木頭這點始終不變啊w

    是說熊桑不管寫哪個配對 里球的部分都 超 亮
    小笠原桑你到底想對正太(?)近藤做什麼啦www
    是個男人(?)就給我好好的告白啊w 居然玩強暴這招 囧
    還是其實只是想被近藤修理呢w <斗M屬性?!


    P.S. 不知道是她太笨拙還是渡邊太不容易被摸透 <<她→他
  • 是說請不要再來找我推銷了謝謝。
    上當一次的顧客不會上當第二次的ww(咦?)

    山本表示分明就是渡邊曖昧不清的他才搞不清楚(喂#)

    超亮自重www
    啊啊、我已經得了不把里球配在一起會死的病了wwww(那就去死#)
    小笠原是男的肯定是個身高不到平均的矮小子(喂)
    因為這樣所以一直沒辦法成功性騷擾近藤學弟,所以就決定下藥、被渡邊沒收....(RY(自重#)
    是說為什麼不吐槽吉田跟岸野!(要吐槽什麼?),這是我的新嬉皮說(喂

    糾錯感謝www

    於 2013/05/28 22:53 回覆

  • Cancat
  • 比起吐嘈吉田跟岸野 我更在意福本中意的古鐘啊!!! <<?!

    山本固執不喜歡認輸也是定番 於是想把問題都丟給渡邊是沒有用的
    我認定木頭就是木頭 這已經在我腦中根深蒂固了 ヽ(´―`)ノ <<喂喂

    還有關於另一篇的回應 我才沒有只想要糾錯啦www
    只是想說沉了那麼久該起來換一下氣 <<妳ww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