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等著的人,對 不 起 !aabf4d3a79fb9bfb06675825385a2e34_w43_h48

坑了這麼久,還不是普通的久(爆#)

 

我想、我會試著慢慢補完。這次是真的,所以催稿也沒關係,回覆是動力請相信我(認真)

 

 

 

2LQjX  

 

 

2a6dc2c8a786c917fb9901c1c93d70cf39c757d3.jpg  

 

 

 

 

正文:

 

 

 

 

現在時間是早上8:00分,柏木由紀今天很難得的比以往都起得更早。

因為今天是白皇冬祭的初日,生徒會的成員們得比一般學生更早開始進行準備。

 

她拿著流程表在禮堂不斷來回演練或糾正一般生。好不容易在彩排了四次之後,由紀滿意地說出了先休息一下吧。

 

由紀笑著對著滿臉疲憊的一般生說著辛苦了,一邊走到自己擺放包包的位置。

 

她喝了口水後,看了一下手機。

有一封簡訊,是高橋要她在結束了自己的工作後前來支援的短訊。

 

稍微看了看四周,布置及桌椅的擺放都很完美了,方才的演練也幾乎都沒有極大的失誤。由紀和身旁正坐著休息的學生告知自己還有事得先行後,揹起了包包快步的步出禮堂。

 

整個白皇校園充滿了笑聲及交談聲,放眼望去盡是各種有趣的攤位及忙碌趕工的早起學生。

 

由紀記得自己所屬的二年B班似乎是弄了類似咖啡廳之類的活動,但是因為忙於生徒會的關係,由紀根本沒有多餘的時間參與自己班級上的活動。

 

幸好班上的人也都能理解,大家只是笑著要由紀別擔心。

 

 

越過了滿是COS的路上,由紀快步地跑到了位於廣播室旁的高橋等人身邊,不只生徒會的學生在場,還包含了各活動的相關負責人、冬祭執行委員會以及難得會插手學生活動的老師們。

 

高橋みなみ正與幾個人圍在一起嚴肅的談論著。

 

一旁的大島優子在看見柏木由紀時,朝著她招了招手「ゆきりん,去旁邊說話吧。」優子偕著由紀一同走到了遠離一般人聽力所及的範圍。

 

「今天是白皇的初日,進駐的廠商以及來參觀的人潮數量是非常可觀的。」優子疲憊地按著太陽穴「聚集了這麼多人的白皇,會是很好的糧食大本營,所以從今天開始到冬祭結束,生徒會每天都要更緊密的巡邏校園。」

 

由紀露出了有些受打擊的表情,哀怨的點了點頭時,被優子輕輕地敲了額頭「別露出失落的表情。會採輪流制的。たかみな已經排好了名單了,第一天是ゆきりん、あっちゃん、ともちん。第二天是たかみな、にゃんにゃん、還有被短期徵招的松井玲奈。第三天就是まゆちゃん跟我,還有那隻叫松井珠理奈的小鬼。

 

「排在第一天啊

 

「嘛嘛嘛,二、三天的攤位也都很有趣啦,排在第一天算不錯了。」優子賊賊的笑了笑「勞動之後的娛樂是最好的唷。」

 

「這麼說也是」由紀皺了皺眉。

 

這時突然響起了快門的聲音,兩人都有些疑惑地轉過頭,新聞部的峯岸みなみ拿著單眼相機快速對焦後不斷對著兩人拍著照片。

 

「『生徒會的柏木與大島,冬祭準備前嚴肅的對談。』這樣的標題兩位覺得如何呢?」峯岸笑著放下了手中的相機。

 

優子用手指搖晃了一下表示否定。「多放些我跟小嶋さん的照片更實在些。

 

「這麼說起來,優子。」峯岸挑起了左眉,往優子更靠近了些。並用手肘推了推優子。「今年還是一樣後夜祭上會告白嗎?」

 

「今年我跟小嶋さん還會有報導的價值可言嗎?不是有更精彩的」優子沒有把話說完,她只是露出戲謔的笑容看著由紀。

 

明瞭優子言中之意的峯岸道了聲說的也是後,立刻湊到了由紀的身邊。她拿出小簿子與筆,彷彿職業的記者一般追問。「剛加入生徒會的柏木今年後夜祭有打算與誰告白嗎?亦或者被誰告白呢?前任室友的片山さん?籃球部的ACE佐江ちゃん?還是最近被生徒會短期徵招,傳聞兩位走得很近的二年E班的松井玲奈さん?」

 

「等、等等啦

 

正當由紀不知道該從哪反駁時,準備離開的優子回過頭又補上一槍「みぃちゃん,別把我們家可愛的まゆちゃん給忘記囉

 

峯岸與優子揮手道別後,轉過頭來面對由紀的表情竟露出了曖昧般的笑容。「原來如此啊本命是まゆゆ那孩子?

 

「都不是!不要聽優子さん亂說好嗎!?――不好意思我得去忙了。」由紀對峯岸道別後,加快腳步的跑離峯岸視線所及的地方。

 

方才聚集在廣播室周遭的人群早已散去,沒有聽到集合時講的事情而有點不安的由紀。悄悄的打開了廣播室的門,打擾了的這麼低聲說著,她探頭進去。

 

高橋みなみ與前田敦子兩個人都在廣播室中,不過似乎正在爭執什麼一樣喋喋不休。

 

前田敦子賭氣的說著我不要就是不要並抱胸撇開視線時,正好看到了滿臉好奇的柏木由紀。前田敦子突然露出了笑容「吶、たかみな讓柏木來做不就好了嗎?」

 

……咦?」

 

「但是……

高橋似乎有些猶豫。前田走上前把柏木拉了進來,安撫似的對高橋說道「反正柏木也是生徒會的成員不是嗎?沒問題的。」

 

「唔、好吧。」高橋把擺放在桌上的紙張遞給柏木。「這是等一下開幕的廣播搞,你先讀一下吧。」

 

由紀低頭看了一下手中的紙張,上頭盡是注意事向以及簡易的台詞。就像是遊樂園或百貨公司開幕時,會有個聲音甜美的播報小姐說著現在已經正式開幕,幾點到幾點在什麼地方有什麼活動,歡迎大家去參觀之類的。

 

「為什麼要我來做啊!?」由紀抗拒似的擺出了萬般不願意的表情。

 

高橋無奈的聳了聳肩「本來一直都是由敦子來做的,今年預訂是讓廣播部的部長來做,但是那位部長臨時發了高燒,所以……

 

本來還一臉煩躁的前田此刻卻是滿臉輕鬆的笑意「如果你不願意的話,那就只好叫まゆちゃん來做囉

 

一提到麻友的名字,由紀可以感覺到自己忽然就加速奔走的心跳。

 

在圖書館時,不自覺的吻上了的、那孩子的唇。

――一想到這裡,由紀覺得自己的臉頰肯定紅到發燙。

 

這樣的由紀被前田默默地看在眼裡。前田一直都不喜歡柏木太靠近麻友,也許在前田淺意識的心裡,還沒能準備好把如同妹妹一般疼愛的麻友交給別人。

 

其實前田不討厭柏木由紀,只是如果柏木真的對麻友動心的話,那前田會考慮用盡辦法把柏木排除。

人與非人的戀情。讓麻友承受的話太沉重了

 

「柏木さん。」前田輕聲喚了柏木,在對方疑惑的目光望過來時,仰起了最燦爛的笑容「請不要,太過接近まゆちゃん,否則……

 

前田沒有說話的話,充滿了濃厚的要脅意味。

由紀皺了皺眉頭,細聲喃喃道:「這種事,不需要前田さん來管吧

 

聽力極好的前田當然一個字也沒漏聽,她直盯著由紀的瞳孔突然化作艷紅色一般詭譎。

 

和生徒會的人相處了有一段時間。由紀知道,當混種的瞳孔變為豔紅色時,是嗜血的前兆同時也有可能是、她們極度地憤怒。

 

麻友的人生輪不到你插手,你的存在也只會讓麻友更綁手綁腳而已。希望你搞清楚,柏木由紀さん、你的存在對麻友來說,不過就是個絆腳石而已。

 

 

敦子!!!!

 

 

高橋用力拍著桌面的響聲迴盪在寂靜的廣播室中「說過頭了吧

前田敦子不理會高橋,自顧自地往外走去。

 

用力關上的門而發出的巨大響聲可以想見前田到底有多氣憤。

 

 

被遺留下來的兩人沉默了好一會兒,高橋才嘆了口氣後開口道:「ゆきりん抱歉、敦子她……太過保護まゆちゃん了。

 

「可是、優子さん不是說,前田さん一直無法跟まゆちゃん親近起來嗎?

 

高橋拉了椅子坐了下來,她有些無力般的讓身子往後靠著椅背。「啊啊,說這種事的話敦子又會生氣了。」

似乎在猶豫著該說或不該說,高橋緊皺著眉間。最後仍長呼了一口氣後仍然開口「まゆちゃん曾經為了保護敦子,而失手屠殺了人類。……啊、嚴格來說應該是驅魔師。那天敦子被驅魔師們包圍,為了保護幼小的麻友而閃神的敦子幾乎就快要死在驅魔師的矛下,就在那時能力突然覺醒的まゆちゃん把在場的驅魔師都殺光了。當我們趕到時,只看到まゆちゃん不斷搖著瀕死的敦子哭喊著你不要死

 

高橋突然輕聲笑了出來。「其實優子有問過まゆちゃん唷,為什麼這麼討厭敦子。那孩子滿臉歉意地說敦子是因為太靠近她所以才差點死掉的,她不想要敦子死掉,所以她不能太過靠近敦子。那孩子很單純的,單純的就像張白紙一樣。因此、對於因為自己而讓白紙染潑染上了鮮血的敦子而言,她非常自責。

 

這樣保護著まゆちゃん,是敦子對她的彌補。希望你能諒解。

 

「所以、我有可能會傷害了麻友,是這個意思嗎?」

 

高橋沉默不語。

 

柏木無奈的按著額頭。「這真是……

 

「總之,請先忘了那些事,專心你的工作吧。」高橋站了起身,她看了看手腕上的錶喃喃道「還有15分鐘,就要開幕了。」

 

 

 

 

 

 

 

 

「哇哇哇哇!有章魚燒耶!!!」松井珠理奈興奮的喊著。

 

而與珠理奈快步走在攤位間的麻友無奈的無視了過度亢奮的珠理奈,她加快腳走著。提起手腕,現正時間是859分,「開幕了」麻友呢喃著。電子錶的畫面跳轉成了900

 

而與此同時,突然有大量的五顏六色的氣球直飛晴空。

 

「嗚哇!」和麻友一起仰望的珠理奈不自覺地發出了讚嘆。頂上的晴空與鮮艷的氣球形成充滿朝氣又清爽的畫面。

 

接著校園內的廣播響起了甜美的聲音『現在時間是上午9點,白皇學園第七屆冬之祭典,正式開幕!』

 

「這聲音是」珠理奈看向同樣有些疑惑的麻友。「是柏木さん,對吧?」

 

麻友點了點頭。「是說那不是前田さん的工作嗎?」她低聲呢喃著。

 

「對了。」走在前頭像小狗一樣嗅著空氣中食物飄散的味道的珠理奈突然回過頭「你沒事了吧?」

 

不知珠理奈所謂的沒事是指哪方面的。但是就現況而言,麻友該處理的事的確都完成了,巡邏的工作也是在第三天,單指現在沒事情做的話,那也沒錯。麻友點了點頭。

 

看見麻友點頭後,珠理奈笑了。「走吧,我們一起去逛冬祭。喂!不要這樣一臉厭惡好嗎!?」

 

「我不想跟過動的拉不拉多一起逛

 

珠理奈嘖嘖了兩聲,不由分說的捉起麻友的手腕。「你這樣真的很不可愛耶。」

 

珠理奈捉著的力道很大,麻友覺得硬要掙脫起來,除非是用盡全力,否則單單一般的拉扯,很難掙脫掉珠理奈的禁錮。

 

無奈地嘆了口氣。麻友只得跟著珠理奈往攤位的方向走去。

 

周遭的攤位非常的多樣。幾乎就像是祭典一樣熱鬧盛大。「啊,有化妝遊行的隊伍呢。」在珠理奈視線的方向,是一長列華麗的化妝遊行隊伍。

 

麻友還記得,她第一次看到這個隊伍時,是在非常年幼的時候,那時候她還尚未加入生徒會的行列,甚至、還沒入學。大島優子牽著她的小手,笑嘻嘻地說很棒吧?我們可不輸迪士尼樂園唷。

那對從未看過這樣的東西的麻友來說,是一輩子無法忘記的光景。

 

把視線從華麗的遊行隊伍轉向身邊,珠理奈興奮難耐的側顏,麻友彷彿看見了自己第一次看見化裝遊行隊伍時不自覺流露出的神情。

 

「很棒、對吧。」

珠理奈用力的點了點頭「我還是第一次看過這樣的東西。平時根本沒有機會

 

珠理奈的意思,麻友也很清楚。

在麻友尚未進入白皇前,她所過的生活,就是不斷的逃亡與躲藏,盡最大的力讓自己活過每一天。珠理奈也亦同。

 

「走吧,笨狗。」麻友拉了拉兩人從方才便一直沒有鬆開的手「我想吃棉花糖。」

 

麻友的轉變讓珠理奈有些訝異的呆愣住,只能順從的被麻友自顧拉往棉花糖的攤位。

直到接過麻友遞來的棉花糖,珠理奈這才回過神。她把手伸入口袋,準備掏錢,卻被麻友制止了。「不用給我錢沒關係。」

 

「那就不客氣囉、」珠理奈不自在的撇了麻友一眼,接著大口地咬下柔軟的棉花糖。

 

麻友笑了,也跟著咬了一口拿在手中的棉花糖。一絲一絲的棉花糖在舌尖上慢慢融化,草莓的味道在口中薰染開來。

棉花糖很甜,很好吃。但是松井珠理奈可憐兮兮望過來的眼神讓麻友根本無心品嘗。

 

「你、該不會是想吃吧?」

 

話才說出口,珠理奈便用力的點了點頭。

「我想吃吃看草莓口味的。」

 

早知道就買兩支口味一樣的了――麻友無奈地這麼想著。

 

似乎是把麻友皺著眉頭的舉動誤解成是反對,珠理奈二話不說的拉住麻友的手腕,湊了上去,大口地咬了麻友手中草莓味的棉花糖。

 

「唔!草莓味的也很好吃呢!」

 

「喂!」麻友有些不滿的瞪著珠理奈。「又沒有說不給你吃,這樣你咬過了我怎麼辦啦、」

 

麻友最初的打算是剝一小塊分給珠理奈。畢竟就算是生徒會的成員也好,麻友還沒有跟任何人有過這樣互吃的親暱舉動。

 

松井珠理奈揮了揮手說了句不要那麼在意啦,便捉起麻友的手又繼續往前走去。

 

――就像是間接接吻了一樣,怎麼可能不在意啊。

意識到這點後,渡辺麻友突然覺得自己的臉頰莫名的發燙。

 

 

最後麻友還是把被珠理奈咬過的棉花糖吃完了。她一路上被珠理奈捉來捉去的,一下子吵著去玩射擊遊戲、一下子又拖著麻友去撈金魚。

 

偶爾因為好奇心氾濫,所以珠理奈會買看起來很新奇的食物,然後她會分一半給麻友。能徒手分半的食物就扳成兩塊一人一半,不能的話、珠理奈會先給麻友吃一半後在吃掉剩下的。

 

渡辺麻友看著被珠理奈自然牽著的手,忍不住心想――

 

「兩位就像情侶一樣呢。」

 

「咦!?」麻友急忙的轉頭望向說中她內心話的人。

 

站在後頭的是個髮尾有點捲曲的黑髮少女,少女的頭上戴著可愛的狐狸面具。麻友不認識她,不過可以確定的是,少女剛剛的那句話,的確是對著麻友和珠理奈說的。

 

想要詢問珠理奈是否認識來人,麻友撇頭,卻瞧見珠理奈一臉厭煩的表情。「幹麼啦、あいりん。」

 

「是你認識的人?」

 

珠理奈還沒回答,少女便先自我介紹了。「二年H班的古川愛李,跟珠理奈一樣是二宿的。」

 

所謂二宿,是第二宿舍的簡稱。

白皇是所規模非常大的綜合學校,除了高中部之外,還有大學部。因為人數過多的關係,分成了第一宿舍、第二宿舍以及第三宿舍。

每個宿舍都坐落不同的位置。最近新建完成的第四宿舍,位於北館左後方大約幾百公尺。相比鄰近操場的二宿,鄰近圖書館的四宿非常的安靜清幽。聽說唯一的抱怨就是澡堂太遠了。

 

在白皇學園中,與同班學生比起來,同宿舍的學生之間感情會更加要好。畢竟除了上課時間以外,多半的時間幾乎都在宿舍中渡過。偶爾、白皇也會以宿舍為單位進行活動。

 

經古川愛李的自我介紹,麻友這才注意到,她繫著的、並非粉紅色的蝴蝶結緞帶。而是與珠理奈一樣、二宿統一使用的黃色緞帶。麻友有聽說過,一宿是粉紅色、二宿是黃色、三宿是有著豹紋的褐色、四宿是黑色。

 

但是因為這些是各個宿舍自己與宿舍長商量後決定的事情,所以麻友對這部分並不是很清楚。

 

只是和松井珠理奈同宿舍,又姓古川。麻友直覺地便和腦中所猜想的那個人搭連在一起。那個松井珠理奈時常提起的,與玲奈是相思相愛的那位情敵。

 

轉頭看見珠理奈不太高興的表情,麻友知道她猜對了。珠理奈用幾乎毫不掩飾的煩躁口氣又問了一次「所以要做什麼啦、是說你不是跟玲奈有約嗎?」

古川點了點頭,她拿起左手掛著的小包包晃了晃。「玲奈さん去廁所喔。」

 

是喔。

 

從兩人交握著的手掌傳來了,珠理奈輕微的顫抖。不知道是不甘心,還是難過,珠理奈把麻友的手握得非常地用力。

 

古川對珠理奈略差的態度似乎並沒有特別在意,反而一直積極的親近珠理奈。就這點而言,麻友也認同珠理奈說古川愛李是個很好的人。

 

無奈的垂下肩膀,覺得在不打破這場僵局不行的麻友,拉了拉珠理奈的手。「我想去吃刨冰。」

 

珠理奈還沒反應過來,倒是機靈的古川先笑著道歉「抱歉啊,耽誤你們這麼多時間。」

 

「不會。」麻友和藹的笑了笑「那我們就此先道別囉。」

 

麻友拖著珠理奈與古川分別,直到走了有一段距離後,她轉頭瞪著一臉陰鬱的珠理奈。「露出這樣的表情是想怎樣啦

 

其實、我本來是想約玲奈的,可是玲奈、一定跟あいりん有約,所以……

 

「所以覺得很不甘心、很忌妒嗎?」麻友不停的往前走「笨蛋,如果真的覺得不甘心,就玩得比他們更愉快啊

 

咦?」

 

「今天,我們」麻友頓了一下,久到珠理奈以為麻友並不打算繼續說下去時「我們、約會吧

 

這次,珠理奈沒有訝異也沒有厭惡。她知道麻友是在安慰她,所以珠理奈笑了,她用力的握緊麻友的手,把行進的主導權奪了回來。

 

她一邊指著人潮有些多的租衣店走去,一邊仰起賊賊的笑容。「走吧!Cosplay!」

 

「不!不要!!!!」唰的一下白了臉的麻友慌張的想要掙脫珠理奈,松井珠理奈卻轉過身用兩隻手拉住她。「當然,只有你要變裝。」

 

麻友死命地搖頭,甚至眼角泛出了淚光。「不要!!好丟臉不要啦!!!!!!!」

 

最終抵抗無效,麻友只能認命的進行變裝。當她把黑色西裝外套脫下來遞給珠理奈時,表示即使要變裝,服飾也要由她來選擇。

 

珠理奈笑著答應。看著珠理奈那一臉只是在看好戲的表情,麻友只能氣呼呼地一邊咒罵一邊走進租衣店。

 

幾分鐘後,在店外等得有點想睡的珠理奈被拍了拍肩膀。

 

回過頭,穿著巫女裝的渡辺麻友有些彆扭的站在她身後。與平時一身黑的麻友不同,紅色與白色的搭配讓麻友看起來格外與眾不同,非常亮眼、白皙而且「很可愛」松井珠理奈不自覺得脫口而出。

 

「謝、謝謝

 

「啊!」珠理奈像是想到什麼一樣猛然起身,說了等我一下後,她往租屋店內跑去。

 

出來時,手中拿著毛茸茸的雪白色貓耳。「不要亂動喔」不由分說便把貓耳戴在麻友頭上,珠理奈後退幾步,彷彿在打量著藝術品一樣瞧了瞧後,她點了點頭並豎起大拇指「超可愛的啦!」

 

「我可以殺了妳嗎?」麻友冷漠的燦爛笑著。

 

「總之,這樣真的很可愛啦。如果妳會害羞的話,大不了我陪你就是了。」一邊如此說著,珠理奈一邊把剛剛掛在右手上的黑色貓耳戴在頭上。「可愛吧

 

麻友冷漠地望著珠理奈。被狠狠盯著的珠理奈吐了吐舌「好了啦、我請你吃章魚燒好嗎?」

 

珠理奈自顧地牽起麻手的手走著,比最初更溫柔的小心握著。偶爾還會回頭叮囑麻友小心腳下。這是第一次,麻友覺得跟珠理奈在一起非常輕鬆,不用刻意偽裝什麼,不用在意對方發現自己什麼秘密。

 

珠理奈帶著麻友到自己所屬的二宿,玩了一遍二宿的學生擺設的攤位。在那裏,麻友看到了珠理奈與平時不同的一面。

「終於想通要擺脫苦戀,邁入新一段戀情了嗎?」二宿的宿舍長中西優香(大一)搭著珠理奈的肩膀戲謔的調侃著。

 

珠理奈與麻友極有默契的被剛入喉的果汁嗆到而用力地咳了出來。

 

「にしし!!!」

「我、我跟珠理奈不是那種關係!!」

 

兩人有志一同的駁斥中西的玩笑話。即使知道這只是個玩笑話而已,麻友仍不希望旁人誤會他們的關係。因為珠理奈是那麼努力的在戀愛,麻友不想玷汙了珠理奈的這份感情。

 

「真是的!我們走!」珠理奈吐了吐舌並捉起麻友的手便往二宿外的走道向前走去。

 

與珠理奈並肩走著,麻友很少有在白天悠閒地走在校園內的體驗。望著操場上熱鬧的人潮,還有耳邊不時響起的歡呼聲,麻友突然覺得,能做個普通的女孩子,那該有多好。

 

「珠理奈,謝謝」不知為何,麻友突然想對珠理奈道謝。

「幹麼啦、很噁心耶

 

「很多很多事,都謝了

珠理奈稍微向上仰了下頭,接著她長呼了一口氣,轉過身來面向麻友。「我們是同類啊、同伴之間互相照顧,需要道謝的嗎?我啊、很喜歡你這傢伙喔。所以、有需要的話,也依靠我一下吧

 

麻友愣了一下,靦腆的笑了出來。「好奇怪的感覺

 

珠理奈也跟著笑了。「我也」語到一半,珠理奈突然停住了說話,她的視線直盯著麻友的身後。麻友有些疑惑的轉過頭,在看見來人後,皺了眉頭。

 

柏木由紀站在距離兩人不到十步的地方,此刻的柏木面容除了疲憊之外還有些微的失落與沮喪。

 

麻友在由紀一步一步朝著他們走來時,迅速鬆開了與珠理奈交握著的手。最後,當由紀站在麻友面前時,嗅覺靈敏的麻友察覺到了柏木由紀身上那濃厚的血腥味。

 

……ゆきりん、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樣

麻友話還沒說完,便被由紀一把擁入懷中。由紀把環著的手收得很緊,她像是撒嬌似的用鼻尖磨蹭著麻友的頸項。「我相信麻友。只是很累,想撒嬌一下、行嗎

 

「嗯」從由紀身上血腥味的濃厚程度看來,單單只是第一天的巡邏,解決的吸血鬼數量可能並非是用手指就能數完的。

 

這樣的事情對幾個月前仍是普通人的柏木由紀來說的確沉重了些。麻友反摟住由紀,語氣輕的像是在哄小孩般「由紀、辛苦你了

 

「我還以為會出現修羅場呢!」珠理奈雙手背在頭頂,一副事不關己的模樣。麻友瞪了珠理奈一眼,識相的松井珠理奈只好轉身暫時離去。

 

柏木由紀抱得很緊,而且很久。時間長到,麻友一度闔上眼睛差點睡著了。正想著要怎麼辦,由紀終於悶悶的開口:「跟珠理奈是在約會嗎?」

 

「不!」麻友皺了皺眉頭「是說ゆきりん不是說相信我的嗎?」

 

由紀嗯嗯了兩聲後,又磨蹭了一下麻友。「相信歸相信,吃醋又是另一回事。明天、跟我約會吧。

 

好歹也、用疑問句啊、

 

由紀放開了麻友,她整理了一下自己有些零亂的黑色領帶後笑著「我沒有要讓麻友拒絕的意思喔。嗚哇、」由紀撫上麻友紅透的臉頰,勾勒起有些壞心眼的笑容「要獸化了嗎?巫女配獸耳跟尾巴,高殺傷力呢。」

 

かし柏木由紀!!」麻友瞪著由紀。但是並沒有真的很生氣,因為從柏木由紀的語氣與態度,麻友很清楚的知道柏木由紀很介意她跟珠理奈的事。大概正因為如此,才會惡質的欺負麻友。

 

麻友嘆了口氣。「快走吧,珠理奈還在等我呢。」

 

「咦?真是讓人忌妒

「已經不是吃醋,是忌妒了嗎?」

 

「反正、麻友ちゃん明天的時間全歸我的,今天就暫時讓給珠理奈吧。」

「快走啦,笨蛋ゆきりん」麻友笑著推了推由紀,硬是把那隻不願意離去的人給趕走了。

 

雖然麻友也想多跟由紀在一起,不過第一天的巡邏有前田跟板野,撇開想跟河西約會可是卻得巡邏而非常不爽的板野,要是被對前田看到的話,後果不敢想像啊。

 

看著柏木由紀的背影漸行漸遠,麻友才跨步往珠理奈走去的方向前進。

 

她一邊四處探望尋找珠理奈的身影,一邊想著假如明天跟由紀逛的話要做些什麼才好。突然耳熟的呼喚聲在附近響起,循著聲音望去,珠理奈正在攤位前朝她揮手。

 

「你還要吃啊」麻友有些無奈地看著珠理奈手上拿著的兩隻烤飯糰串。

 

珠理奈把其中的一串遞給麻友,然後張望著四周「吶、我從剛剛就一直覺得好像被什麼人盯著一樣

 

粉絲?」

 

珠理奈擺出沒好氣的表情,伸手用食指彈了麻友的額頭「你這隻徹底淪為家犬的吉娃娃!」

 

「好痛、」含著眼淚憤恨地瞪著出手毫不手軟的珠理奈,麻友正準備說些什麼,起頭的話卻被身旁喧嘩的吵雜聲給覆蓋過去。

 

雖然祭典當中吵鬧是正常的,但是這種吵鬧的感覺比較像是尖叫、像遇見了偶像的粉絲興奮過頭會發出的聲音。

 

麻友轉過身去,想看看到底是怎麼回事。

 

在後頭的人潮中,有一位穿著校服提著吉他,很明顯一臉困擾的學生。她幾乎是被包圍在人群中,雖然嘴上掛著敷衍似的微笑,但是困擾的眼神卻藏不住。

 

さや姉啊。」

「你認識?」

 

松井珠理奈把雙手搭在後腦勺上「嗯,也不算認識。嘛,這是沒有住宿舍的你不懂的啦,二宿跟三宿的競爭可是很激烈的啊。」

 

麻友露出狐疑的眼神,示意珠理奈繼續說下去。

 

「那傢伙叫山本彩,是三宿的宿舍長。剪了短髮後就變得特別帥氣,有在玩樂團,在加上出身地是關西,搞笑又帥氣。是繼宮澤さん之後女孩子們花癡的新對象呢。」

 

「我怎麼不知道?!」

 

聽見麻友的驚惑,珠理奈放下手,又用食指彈了麻友的前額「你這傢伙除了動漫、柏木さん之外有在關心其他事的嗎?」

 

又被彈了一下的麻友掩著幾乎有些紅起來的額頭,越想越不爽的重重用腳跟踏了珠理奈的腳。「柏木さん這個是多餘的!」

 

看著珠理奈痛得蹲下身,麻友仰起勝利的微笑,卻在下一秒被珠理奈不懷好意的笑容证住了「怎、怎樣

 

「沒啊,只是覺得,嘴上說柏木さん是多餘的,卻滿臉期待明天跟柏木さん的約會。麻友ちゃん你真的是

 

一下子,立場顛倒。珠理奈這方臉上滿是得勝了的得意。麻友手無足措的不斷否認並沒有要約會,也沒有那麼期待,像是故障的機器人一樣重複著同樣的句子。

 

「臉好紅啊,笨蛋吉娃娃。」

「走開啦,白癡拉不拉多!」

 

 

 

玩鬧的兩人,沒有注意到那從人群中望著她們、不安好心的眼神。

 

 

 

 

 

to be continued...

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蔡侑軒
  • 恩恩~真的等好久ㄌ~(遠目
    麻友和柏木的約會~(期待中~
    好看~!!今後請繼續加油喔~
    我會好好觀賞的:)
  • 訪客
  • 很喜歡這種風格~~
    何時再放文呢??
    另一篇長篇可以繼續放嗎??
  • chanville1991
  • 很期待麻友和由紀的約會
  • 小筠
  • 哇哇
    還是一樣甜
    真的等好久呢!,看了心情好好
    整個故事架構超完整的
    吃醋的由紀太可愛了啦!
    傲嬌什麼的也好萌 :-)
    會繼續期待
    話說回來第十章怎麼鎖住了Q_Q



  • 尾巴本來就不是打算走虐向了嘛wwww

    已經解開了喔w

    於 2013/06/20 14:46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