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其實是兩個梗來著,基本上從頭到中半段、全都是在下的一個姊姊在噗浪上發的親身經歷。www
因為開玩笑的套上了Mayuki,發現還滿萌的,便把那段像是連續劇一樣的梗借來用了。

第二個梗則是在朋友的噗上看到的一則消息。是日本有位學生一直去星巴克讀書,店員在紙巾的下角寫著加油的字樣。
因為很有趣也擅自拿來用了wwwww

總之就是這樣,希望大家會喜歡(^ω^)



 

 

1e66da43ad4bd113b8e6c0e85aafa40f4afb0530  



正文:




當夕陽緩緩爬入了美術教室的落地窗戶,渡辺麻友才起身收拾畫具。她慢條斯理的關上窗戶及電燈,帶著與其他學生不同的緩慢腳步,朝著校門口移動。

對麻友來說,在正常時間內回家,並沒什麼意義可言。她的母親在美國銀行海外市場行銷部擔任經理。作息幾乎是與麻友相反,在麻友入睡時、母親才會悄悄地回到家,麻友要上學時、換成母親正熟睡著。

麻友不會說這樣的母親很糟糕。因為至少,她提供了麻友衣食無缺的生活,甚至、每個禮拜都有偏高額的零用金可拿。

但是對於高中二年級的渡辺麻友來說,內心的寂寞,是無法忽視的。尤其幾次去朋友家玩見識到了別人的母親有多親切與和藹,以及家中飄散著的飯菜香。這對每天回家都面對著黑漆漆又空蕩蕩的屋子的麻友來說,是無比諷刺的對比。
漸漸地、麻友和人之間的距離越拉越大。甚至到了高中後,和要好的同學不同校。麻友才注意到,自己沒什麼朋友。

這也沒關係。麻友認為,有二次元的世界她就足夠了。人際關係什麼的,她不需要。


心理思考著晚餐要吃什麼而漫步走在街上的麻友,喵了一眼便利商店。她昨晚才吃了微波便當而已,實在不想要連續兩天都吃同樣的東西。

但是回家路上會經過的中式餐館、拉麵店、家庭餐廳幾乎都已經吃膩了。煩躁的長呼了一口氣。這大概就是每天外食的困擾吧。

想著乾脆回家泡泡麵好了的同時,麻友嗅到了空氣中一抹濃郁的咖啡香氣。麻友不喜歡喝咖啡,那對她來說太過苦澀了,也許是、她還是孩子的緣故。不過此刻空氣中的咖啡香氣彷彿還雜帶了點烘烤糕點時的焦香味。

「好香…。」麻友像小動物一樣不斷的嗅著,一邊往自己不曾拐進去的巷子走去。

循著咖啡豆的香味,找到了一家位於巷子中段的咖啡廳。斑駁的招牌有些不起眼,但是店外的花草看得出來是非常用心在照顧的。

望著有些陰暗的店內,麻友有些猶豫要不要踏進去。

但是空氣中飄散著的糕點味對於女高中生來說真的是十分誘人,所以猶豫的時間並沒有很久,麻友硬著頭皮推開了深褐色的木製店門。

採暗色系的店內並不大,位置的規劃讓室內看起來並不擁擠。木質的地板以及幾張米色的沙發,牆邊有著一排如麻友家中會出現的木質書櫃。總體感覺上,非常低調、慵懶,甚至有點家的感覺。

放眼望去的位置幾乎都坐滿了人。第一次進入咖啡廳的麻友有些不知所措,是她該自己去找個位置坐呢、還是會有服務生接待她呢。

正在苦惱之際,甜美的聲音敲入麻友的耳中,讓正煩惱不已的麻友回過了神。

「你好。」長相漂亮的服務生抱著托盤笑容可掬的看著麻友。「請問、是一個人嗎?」

麻友有些緊張的點了點頭。服務生又道:「不好意思,現在店內的座位都滿了。坐吧台的位置可以嗎?」

因為不敢直視漂亮的女服務生,麻友依然用點頭表示。接著便被帶往吧台前靠邊的座位上。吧台是木質的,只有幾盞鵝黃色的燈的關係,讓人有種神秘詭譎、卻又朦朧的感覺。在加上坐在吧台的位置上,咖啡的香氣幾乎是濃厚撲鼻。

麻友似乎可以理解語文老師說的、咖啡廳是最能讓她沉靜身心的地方。

這時另一位女服務生遞上了灰色封底的菜單。麻友先粗略地隨意翻閱著,飲品類有咖啡、可可、茶飲、冰沙、果汁等等,這時麻友注意到最後一頁的某樣品名。

――天使之吻(Angel Kiss)?可可酒、紫羅蘭、白蘭地、鮮奶油!?

對於鮮奶油與酒精的搭配格外好奇的麻友有些無法想像這東西的滋味。就在此時,纖細的手指從前面伸來,並把菜單翻回了咖啡茶飲類的那面。

抬起頭,站在麻友位置前的那位漂亮的女服務生正吟吟笑著。「這對你來說太早了。」

漂亮的女服務生似乎正忙完店內的事,她站在吧台內麻友的正前方,一邊擦拭著玻璃杯、一邊在等著麻友的點單。

麻友點了燻雞起司三明治和經典可可。

在等餐的同時感覺到不自在,環顧周遭發現似乎很多人在讀書或寫字,因此麻友也拿出了課本,好讓自己感覺上不會無所事事。

但是拿書出來也只是個障眼法,麻友不時會抬起頭偷喵在吧台內忙進忙出的漂亮服務生。

從第一眼見到時,麻友就覺得她非常漂亮。黑色的長髮、些微的波浪捲。臉蛋非常嬌小細緻,屏氣凝神在拉花的表情看起來很迷人,手指也很修長,身材也很好。

突然察覺自己看得出神,麻友趕緊拿起課本遮住自己的視線。


――說起來、聲音也很好聽呢…。


餐點送上後,麻友意外的有些食之無味。比起看起來可口美味的三明治,她對看起來漂亮美麗的服務生充滿了更多的興趣。

整體來說,那位服務生像極了麻友最喜歡的K-ON!中的角色、秋山澪。


神魂顛倒的麻友即使回到家,開了電腦。也無法忘記那位漂亮的服務生笑著對她說路上小心喲的表情。

――好想認識她!
這是麻友此刻彭湃的心理湧現的想法。

但這不就是搭訕嗎!?女高中生搭訕別人什麼的,這大概是件可笑的事吧?

抱著頭發出低鳴的麻友此刻有些後悔自己的人際關係差勁的問題。思考了半天,麻友決定上學校內的學生私人架設的網站中的聊天板內發出求助。

比起都是wota聚集的2ch,麻友覺得都是女高中的網站應該會更可靠一點。

暱稱為ネズミ,標題為:誠徵、想跟服務生做朋友的方法。╥﹏╥

幾乎不要很久的時間,許多回覆便湧了進來。像是――咦?百合?、求照片≧▽≦y、天天去吃吧?、每天都去的話肯定會變成朋友的吧?、這是搭訕嗎?www、好梗啊!、對方胸部大嗎?

「這、根本沒有用吧!?」看完後有些哭笑不得的麻友雙手拖著臉頰看著螢幕苦笑著。

還有女高中生問胸部做什麼?好梗又是什麼啦!?女高中生竟然比2ch的wota更不可靠嗎?




尺:總結就是,樓主今天在偶然踏入的咖啡廳內遇到了心儀的對象。想要認識她,但是因為怕生又膽怯的關係所以想求意見、是嗎?

ウナギ:←咦?難道只有我覺得樓主是想交女朋友嗎?

ヲタ:不管是哪個,百合好棒啊!!!!!!!!

トリゴヤ:求後續(бвб)

サド:求後續( *`ω´)

ヲタ:樓上是來亂的喔wwwwwwwww

食いしん坊:那裡東西好吃嗎?(∵)

コリス:是美人嗎?胸部有D嗎?(´-∀-)

おたべ:年收呢?沒一千萬的話我建議不要來往比較好。

ヲタ:←在咖啡廳工作怎麼可能年收會有一千萬啊!!!!!!!!!!

コメマス:明天第一堂課是什麼……?(ω#)

ウナギ:←誰知道啦!!!!!!!!!!!!!!!!!


因為時間不早的關係,打出了該睡的訊息後,麻友便結束了這次的沒有結果的提問。

趴在床上時,麻友聽見了母親開門回家的聲音。已經凌晨1點了啊。麻友半瞇著眼睛心想著。雖然早該入睡了,腦中卻浮現著漂亮服務生的笑顏跟身影。







雖然留言板上給出的意見總結是每天都去就會認識了。但是這幾天是麻友最喜歡的K-ON!跟ヘタリア的PVC發售日,因為省下了餐費來買PVC的關係,當然沒有多餘的閒錢能去消費金額有點偏高的咖啡廳報到。

直到麻友決定在踏入那間咖啡廳時,距離上次已經是四天後。

這次省去了找尋的步驟,麻友直接抵達了店門口。雖然已經沒有如第一次般的生澀感了,但是麻友還是感到非常的緊張。

小心翼翼的推開門,那天接待麻友的漂亮女服務生對麻友揮手並親切的打招呼。因為時間有些晚的關係,店中的客人有些稀少。

在幾句客套的寒暄後,女服務生問麻友有沒有想要坐那個位置。猶豫了一下,麻友依然選擇上次吧台前的座位。

比起上次更熟練的點了餐點後,女服務生一直斷斷續續的和麻友閒聊。偶爾女服務生跟另一名服務生在忙時,麻友便會拿出書本來翻閱。但是仍然是不時用眼角偷偷觀察著女服務生。

當店裡忙碌完,有段空閒。另一名服務生對著漂亮的女服務生說道:「ゆきりん,你先吃飯吧?」

「嗯。」女服務生把綁著的馬尾放了下來,用手指梳整過肩的髮絲後,她洗了手,並端了份餐到麻友的身邊。

「能坐你旁邊嗎?」
沒料到會有這樣展開的麻友又緊張的僅能以點頭表示。

服務生用叉子優雅的食用沙拉。中途停下動作與另一名服務生聊天時,麻友注意到了她擺放在桌上,纖細又修長的手指。

連手指都這麼漂亮。麻友心想著。

「我的手上,有什麼嗎?」

嚇了一跳的麻友有些心虛「只、只是覺得你的手很漂亮…」

女服務生笑著,有些慵懶地用左手撐住頭,她看著麻友。「麻友さん也是很可愛的孩子喲。」

「咦――!?」

這一聲因為驚嚇而脫口而出的聲音在不寬敞的咖啡廳中格外響亮。麻友甚至能感覺到突然望向她的幾道目光。
但是女服務生像是比較滿意麻友的反應一般笑得更加燦爛。

她指了指麻友擺放在桌上,一直沒有去翻動的另一本理科課本。上面有著渡辺麻友四個小字。「同學都怎麼叫你呢?麻友ちゃん?麻友?」

「……。」
「…嗯?」

「…ま、まゆゆ。」麻友鬆口的瞬間,感覺自己連耳根都紅透了。

女服務生愣了一下後,有些誇張地笑了出來。「好可愛~。」接著她改用兩隻手撐住下顎,笑吟吟的側看著麻友。「從第一次看到まゆゆ,就覺得你好可愛呢。」

「…才、才沒有啦。」



第二次的來訪,雖然對做餐點的人感到很抱歉,但是麻友仍然食之無味。
因為女服務生就坐在身邊的關係,麻友緊張的彷彿在嚼蠟一樣。還有另一個原因,就是她說麻友很可愛。

女孩子,果然還是希望能被人認為是可愛的。

渾渾噩噩的回到家後,麻友才感覺臉頰像是要惹火一般的紅燙。她跪坐在房間的地上,按著雙頰。

「……她說我很可愛。」

止不住雀躍的心情,麻友洗好澡後馬上又打開了上次的聊天板。把今天發生的事全都放了上去。



ヲタ:ネズミさん,怎麼變成你被調戲了?!(´□‘)

ウナギ:對方根本老手吧?

サド:所以對方的年收有一千萬嗎?(*‘ω´)

尺:老手+1

バンジー:感覺很腹黑呢。

食いしん坊:東西到底好不好吃?(∵)

センター:反被調戲的ネズミちゃん好可愛,喜歡你喲❤❤

ネズミ:←Σ( ° △ °|||)︴

コリス:原來ネゼズミさん才是受嗎?(´-∀-)

総監督:明天記得要健康檢查,不要忘記帶學生證。('A`)

トリゴヤ:學生證不見了怎麼辦?(бвб)

おたべ:假如對方沒有土地或不動產的話,建議你還是不要來往比較好。

尺:←是要多現實啦www

ヲタ:是說這下變成了Bluckさん知道ネゼズミさん的本名,ネゼズミさん卻還是不知道Bluckさん的名字啊(´□‘)

チハル:←Bluckさん是誰啦wwwwwwwwwwwww

ネゼズ:明天在去(^ω^)



接下來的幾天,麻友幾乎成了一下課便跑到咖啡廳報到。

鼓起勇氣開玩笑的向女服務生說出“你都知道我的名字了,我卻不知道你的名字這樣不公平。”,女服務生愣了一下後笑著說出自己的名字――柏木由紀。

她說,可以叫她ゆきりん,如果想叫由紀ちゃん也是可以的。只是如果叫她柏木さん或由紀さん的話,麻友的法式巧克力就不會免費多送一球冰淇淋了。

因此麻友聽話的喊她ゆきりん。

也因為比較熟識而知道另一名服務生叫片山陽加,跟由紀是大學時期很要好的朋友。

偶爾由紀不在時,陽加便會八卦的透露一些由紀的事讓麻友知道。

像是由紀其實是從鹿兒島來的,私服土的要命,反應誇張的比綜藝人還離譜,意外的是個偶像宅,是朋友間公認的雨女,害怕小動物,討厭芹菜、牛奶、紅蘿蔔。

曾經被由紀知道了陽加的爆料,那天由紀很不高興的板著臉孔對陽加說“はーちゃん你很囉嗦耶!”,陽加聳了聳肩說又不會怎樣。麻友依然記得,沉默了一下後,看了麻友一眼的由紀有些低聲說道――不想被まゆゆ知道我的糗事啦。


――好可愛!
麻友覺得自己被柏木由紀徹底攻陷了。

在某天麻友無意識的於繪布上勾勒出柏木由紀的身姿時,麻友才驚覺她已經喜歡上柏木由紀了。
因為覺得這樣的情愫很不可思議,麻友在聊天板很小心翼翼的試探問出:女孩子喜歡上女孩子、會很奇怪嗎?



センター:ネズミちゃん、喜歡你!❤

ヲタ:咦?一開始不就是因為對Bluckさん一見鍾情所以才想搭訕的嗎?wwwwwwwwwwwwwwwww

尺:有愛的話什麼都可以(ΘωΘ)

コリス:沒什麼不好的啊,喜歡就喜歡嘛(´-∀-)女孩子身體很柔軟的喲。

おたべ:就算是女孩子,年薪沒有一千萬跟不動產的話還是要深思熟慮。

バンジー:沒必要想太多吧。喜不喜歡是自己的事,而不是由別人來幫你決定。也許、Bluckさん也喜歡你也說不定唷。

ネズミ:←我沒有說是Bluckさん啊wwwwwwwwwwwwww


因為回答都十分珍奇沒什麼參考價值,麻友果斷放棄思考這個問題。

這天假日,麻友特地正中午便跑去咖啡廳。因為還沒到營業的時間,只有片山陽加獨自一人在吧台後的小工作室烘烤當天要用的餅乾及蛋糕。

「はーちゃん。ゆきりん呢?」麻友走到工作臺旁邊。看著陽加把餅乾排到烤盤上並推入烤箱中。

「ゆきりん有點事,晚點才會來。」把所有的烤盤都放入烤箱中,陽加看了一眼突然沉默了的麻友。「麻友ちゃん,一下子垮下來的臉很過分喔。」陽加笑著調整了烤箱的溫度,然後轉身把攪拌機中的麵糊倒出來。

「因為……。」有口難言的麻友幫無法抽出手的陽加從冰箱中把香濃的卡士達醬拿出來。這時陽加從另一個烤箱中取出一盤一盤香氣逼人的泡芙餅皮。

麻友偷偷地用食指沾了卡士達醬,一口含入口中。濃濃的奶香味在口中化了開來,讓麻友忍不住舔了舔嘴唇。

肖想著在偷嘗一口時,突然被人從後頭拍了腦袋。

麻友急忙回頭,拿著捲成紙筒狀的報紙皺著八字眉的柏木由紀在對上麻友心虛的眼神時挑起了眉毛。「我還在想怎麼會有一隻ネズミさん呢。」

「唔、對不己…。」

「我倒是不在意喔。」由紀一邊脫下黑色的大衣一邊笑道「只是卡士達醬要是都被ネズミさん吃光的話,はーちゃん會很困擾的喔。」

「你倒是也給我困擾啊ゆきりん!」陽加毫不留情的吐槽。然後看向繫上圍裙準備來幫忙的由紀。「都辦好了嗎?」

「嗯。」由紀從冰箱裡拿出一盤一盤新鮮的水果,接著把冰箱用腳給帶上後,遞給麻友一個今天現作的奶酪。「已經簽約了,大概明天就可以開始搬了。」

「咦?!ゆきりん要搬家?」

「嗯。」由紀熟練的把獼猴桃切成片狀,然後拿起一片到麻友的面前。「啊~。」手上拿著湯匙和奶酪,雖然也不是說沒有空閒的手,但是在視線游移一下後,麻友還是紅著耳朵乖乖的讓由紀餵食。「因為以前住的地方離這裡太遠了,所以想搬到近一點的地方。」

「搬家公司也找了吧?」把卡士達醬注入泡芙裡的陽加問道。

「剛剛和屋主簽約後也一併找了。只是有些零散的小東西整理起來真不是普通的麻煩啊。」

這時麻友舉起了手。「我、我可以幫ゆきりん!」

由紀和陽加同時愣了一下,由紀笑著。「明天是禮拜一吧?高中生,不要忘了你還要上課。」

「但是…、」

「晚上再讓麻友ちゃん來玩這樣好嗎?」由紀把切好的獼猴桃放入盆子中後,又開始迅速的切著鳳梨。「但是要記得打個電話跟媽媽說喔。」


「我媽媽這幾天都出差…」


「…那爸爸呢?」
「和媽媽離婚了。」

查覺到空氣中一絲的尷尬氣氛,麻友趕緊解釋道。「不用介意啦,我已經習慣了。」

「麻友ちゃん是好孩子呢。」

「我才不是孩子!」

由紀把蘋果切開後挑起了眉。「不是孩子的話就乖乖的把蔬菜都吃掉。」

「我是孩子!」
「就是因為是孩子所以才挑食嘛。」

「哼!」

陽加看著坐在由紀旁邊的工作椅上氣鼓鼓的麻友忍不住笑了出來。「你們兩個感情真好。是相思相愛對吧?」

「「才不是呢!!!!」」

「連反駁都這麼有默契。」陽加一直在笑著。


當由紀把水果都切完後,接著她繼續把已經放涼的戚風蛋糕切去了表面,然後在橫切成兩片,把底層擺放到旋轉盤上,一邊鋪上草莓以及鮮奶油,在把另一層疊上去。

麻友起先是對鮮豔的草莓感興趣,最後卻望著專注的用抹刀塗抹鮮奶油的由紀出了神。

由紀笑起來時很漂亮。但是專注時的表情也非常迷人。頭髮也很柔順,身上有著淡淡的咖啡香,身材真的很好啊。――麻友忍不住在心底感嘆著。

突然柏木由紀停住了塗抹的工作,她抬起頭對上麻友來不及閃躲的目光。「麻友ちゃん、能別一直盯我看嗎?」由紀說這句話時語氣中滿是無奈,眼神也帶著笑意。

比起像是覺得反感,更像是因為被盯著感到不自在而出聲的樣子。

不過不管是哪個,渡辺麻友都覺得自己羞恥的可以去死了。「對不起…。」

由紀在整平的鮮奶油上擺上裝飾用的草莓。「被這麼可愛的女孩子盯著看,很害羞的啊。」

「ゆきりん、」聽見陽加的叫喚而抬起頭,只見片山陽加指了指由紀身旁的渡辺麻友。「那孩子臉紅得像發燒了呀。」

確實,連麻友自己都感覺到了臉頰在滾滾發燙著。――被喜歡的人說了是可愛的女孩子…、



自從認識了柏木由紀後,麻友有種生活變充實了的實感。

她一天比一天更喜歡圍繞著由紀打轉,喜歡看著由紀用專注的神情拉花,喜歡看由紀熟練的做蛋糕,但是、更喜歡由紀笑著叫她麻友ちゃん。

因為這時候才承認喜歡上由紀絕對會被吐槽,因此麻友刻意不在聊天板上提到這件事,卻仍然被很多敏銳的人給發現。



コリス:說起來到底還要拖多久才要告白,都兩個半月了啊(´-∀-)

ヲタ:什麼時候才要告白+1。

ネズミ:告白什麼的,才不會做啦〒▽〒

尺:ネズミちゃん每次都口嫌體正直(ΘωΘ)

センター:在不告白的話,要是中途被搶走可是會後悔的喔(^∀^)ノ

ゲキカラ:加油,會應援你的喔ヽ(*・ω・*)ノ

コリス:告白吧,不是被拒絕就是交往啊。還是能做朋友嘛。沒什麼不好的www

センター:←コリスさん你這看戲心態自重wwwwwwww

トリゴヤ:嗯,告白吧(бвб)




ネズミ:= 3=



打出了無奈的嘟嘴符號。麻友把身子往後靠向椅背「告白、啊……、」,她拿起一直擺放在桌上的粉紅色信封。

其實從很早之前,就寫好了告白的信。只是因為沒有勇氣遞交出去,而一直擺放在房間內。看著暱稱センター的那句“要是中途被搶走可是會後悔的喔”,麻友皺起了好看的臉孔。

要是她知道柏木由紀有戀人的話,肯定會超打擊吧。

因為這幾天是考試周的關係,麻友已經有三天沒去店裡。這期間由紀會傳郵件來加油打氣。

但是不能見面果然很寂寞啊。――如此想著,麻友拖著下巴出神了一會。

最終她拿起了手機,打了“明天有重要的事情想跟你說”這樣的郵件傳送給柏木由紀。不出兩分鐘,由紀回了訊息“嗯,我知道了(癶∀癶) ”


――告白、嗎?

麻友仰著頭,已經可以感覺到自己開始在緊張的心跳。











隔天麻友特地翹掉了社團活動,提早到了咖啡廳。

因為時間還早的關係,店內只有幾桌坐著少數的客人。由紀在把奶泡倒入咖啡後,笑著對麻友打了招呼。

然後她把摩卡咖啡遞給陽加讓她端出去,接著又開始調製飲品。「麻友有什麼話要跟我說嗎?」

「咦?」正把脖子上的圍巾拿下來的麻友躲開了由紀望過來的眼神,支支吾吾的道。「不能現在說啦…、」

由紀笑了笑。「什麼事情這麼神秘呢。」

「比較沒人時在跟你說。」麻友一邊把圍巾摺好擺放到書包上一邊又道「說起來今天會早點回家喔,母親今天休假在家所以要一起吃晚飯。」

「太好了呢。麻友ちゃん很期待吧。」

「嗯嗯。說起來…今天人還真多呢……。」麻友看著在自己之後陸陸續續開始坐滿了的位置,有些擔憂的糾起眉頭。

不到一個小時,本來坐沒五個人的咖啡廳,已經全都坐滿了客人。

而由紀和陽加也都忙得無法抽空和麻友聊天,麻友一邊幫由紀遞送餐點一邊煩惱著到底該如何是好。

6點整時,由紀叫住了麻友。「麻友ちゃん還要陪媽媽吃飯的話,早點回去吧。」

「但是、!」

「對了。為了答謝麻友ちゃん的幫忙,這杯請你吧。」由紀把一杯上面擠著鮮奶油的咖啡擺放到麻友面前的位置上。「雖然是拿鐵,不過有加了鮮奶油的關係,不會很苦的。」

「嗯…、」覺得像是被小孩子一樣對待了的麻友沮喪的坐下來,並拿起熱拿鐵輕輕酌飲。就像由紀說的,因為有鮮奶油的關係,咖啡的苦澀都被包裹起來,味道很溫順,撒在上頭的肉桂粉也非常的香。「ゆきりん、這好好喝…。」

由紀沒有回應,只是笑著。

這時,麻友撇見了那張墊在咖啡下的白色紙巾。紙巾的一角似乎用原子筆寫了什麼。麻友放下咖啡杯,小心地拿起紙巾。

在看清楚上面的文字後,她覺得胸口暖暖的,眼淚也在眼眶中打轉。


上面寫著――まゆのことが好きです、私と付き合ってください(我喜歡麻友、請和我交往吧)


喝完了那杯咖啡後,因為店外還有人在等待著空位的關係, 麻友把連同墊咖啡的小盤子一起擺放到了吧台的上方。然後和由紀招呼一聲後,便先行離去。


整整忙了兩個小時,由紀才終於能好好休息。


她拿起了麻友專屬的杯具,在已經空著的杯子上頭,擺放著一封粉紅色的手信。輕輕拿了起來,從外觀看起來就像情書一樣。

然後由紀把信封下的那張紙巾抽了出來,在由紀寫著告白的的那一行下多出來新的一行字。


――いいよ、わたしもゆきりんのことがだいすき❤(好啊、我也喜歡由紀❤)


 




End。







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小筠
  • 我超喜歡你寫文章的風格

    用詞什麼的不會刻意雕琢卻能句句深入人心

    加油呦!我會定時來這裡逛逛

    希望可以看到你的新作品 ^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