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有....內有什?(轉頭 (問誰啊你!!!!

大概是內有不是泰妍的泰妍和不是Tiffany的Tiffany吧(靠!!

 

真是稀奇,我的Blog竟然會出現這個字→【TaeNyuntitledk.JPG  (哭屁? 

這大概會是第一次出現也是最後一次出現的吧...(靠!!

我內心對泰西感到止不住的歉意啊!!!!!!!!!!(海邊吶喊)     其實只有對西卡感到抱歉而已(炸(你這西卡控!!!!!

 

總之,因為是第一次寫的,所以很奇怪(無誤)

本來是用Trouble Maker在寫的,但是最近看了電視上的城市獵人完結篇後,又看到即將上檔的特務情人,我整個偏離了Trouble Maker,變成了比較像特務情人向之類的...(ry

總之碼到最後自己好爽(咦??

這個梗超喜歡!(拍桌

但是別給我吐槽【Lovey - Dovey】這組織又出現了!(拍桌x2

我本來另一個不是打算用【Cat's Eye】而是【Cry Cry】怎樣!(拍桌x3 (夠了!!(到底要多挺T-ara!? (炸

 

然後也不準吐槽泰妍的匿名!!

本來真的就是想「泰希」<--希望的希整個就很美。

結果突然哪根經被炸到了一樣赫然想到,

 

「靠!!泰西!!!!!!!!!!!」 (媽的!!

 

所以就改成了晨曦的曦,其實怎樣都沒差啦(炸

 

因為Trouble Maker就在背景音樂裡很煩的反覆跳出來播放所以我就不放Trouble Maker的MV,我在碼這篇的時候到後面整個狂ray白智英的像中槍一樣的愛情。

超級好聽(拇指)

 

3453830_d5a35bc89a0f304d2c74b95e14d6ecb1.jpg  

 

 

正文:

 

 

 

 

四處張望著週遭,泰妍輕輕哼著PUB裡播放的法國歌曲,她的眼神霎時落在舞池中。

勾搭著帥氣的男士正跳著舞的女人,眼神誘惑又深邃,紅色的小禮服把完美的曲線勾勒出了極致的線條。

泰妍看著這樣的女人出了神,而那女人像是感受到了從泰妍眼神中投射出來的灼熱視線,她突然望向了泰妍。

說不上尷尬,因為女人很快的對泰妍露出了迷人的笑眼、然後笑著。


那是很美麗的笑容,


誘惑、又撫媚。

笨拙、又可愛。

 

不自覺仰起嘴角的笑容,後頭傳來的聲音讓她轉過了頭。

法國支部的幹員金孝淵在旁邊坐了下來,並把手上的牛皮紙袋遞給她,然後接過酒保拿來的調酒。

「這次的任務?」

「嗯,聽說對方也是殺手,你自己小心點。」

勾勒出自豪的笑容,泰妍狂妄的道:「我有,失手過的時候嗎?」

「是、是,你說的對,【Lovey - Dovey】的ACE。」

無視孝淵調侃的語氣,泰妍把視線重新拉到舞池上,卻早已不見那美麗的紅色身影。


「啊,真可惜…、」


她皺了皺八字眉喃喃自語。

 

 

回到飯店的房裡,她把領口的領帶拉鬆後,抽出了任務內容的紙張,翹起了雙腳,她喵了手上的內容。

看到目標物的照片時,泰妍皺起了好看的眉毛。

照片上的女人,正是她在舞池上見過的那美麗的女人。

「果然世上沒有兩全其美的事。」她搔了搔後腦杓然後放任身子往身後的床鋪倒去。

腦中浮現的,是那個女人摟著別的男人,卻朝著她露出笑容的臉龐。

無奈的閉上眼睛,她得盡快讓那個女人看起來不那麼討人喜歡,畢竟要是對獵物動了心,那麼就說不上是專業的殺手了。

只是理智是這麼說的沒錯,但是慾望那方面,像是不服輸一般不斷的讓她想起那女人的笑容和身影。

就在這時,門口傳來的聲響讓泰妍反射性的坐起身子,她把手探入枕頭底下,撫摸著冰冷的槍身。

她的房間門毫無預緊的被打了開來,讓她煩躁的目標物,那個身穿艷紅禮服的女人走了進來。

起初她疑惑的看著坐在床上的泰妍眨了眨眼,接著她又看了看門口:「你是不是… 走錯房間了?」

露出哭笑不得的表情,泰妍起身並拿起床頭的鑰匙卡在那女人面前晃著:「走錯房間的,到底是誰?」

那個女人用委屈的八字眉看著泰妍的鑰匙卡,接著她又拿起自己的鑰匙卡端詳了一下,喃喃自語著:「是我搞錯了…。」

泰妍趁著這空檔,她用手掌遮蓋住桌上那顯眼的任務單。

那女人抬起頭看著泰妍,接著她喵向桌上被壓住的紙張,頗有意味的露出了笑容。

「我叫Tiffany,你呢?」Tiffany朝著泰妍走近。

皺了皺眉,泰妍往前站了一步,並把用身子遮住的任務紙張揉成小團:「태희,김태희…」


看著Tiffany細聲呢喃著她的名字。泰妍忍不住想哧笑、

 

難道就你知道不能報真名嗎?  黃美英…。

 

「漢字是…?」

「泰然的泰,晨曦的曦。」

「金泰曦啊… 名字很美。」Tiffany笑了笑。

「你的也不錯啊,和Tiffany&CO一樣高貴又美麗不是嗎?」

Tiffany又再次露出了月牙般的笑眼,她顯然很喜歡這樣的讚美:「泰曦xi你,嘴巴很甜哦。」

禮貌的勾勒笑容。Tiffany纖細的左手搭上了泰妍的肩膀。

然後慢慢地,來回在頸間與下巴處撫摸著:「泰曦xi… 你相信Destiny嗎?」

「不怎麼相信…」

「我本來也不信的哦… 」撫摸的手逐漸往上,在Tiffany的指腹掠過泰妍的下唇瓣時,泰妍皺緊了眉頭。

只是那女人無視了這樣無意義的表面反抗,她更加放肆的撫摸泰妍柔軟的唇瓣:「但是現在,我相信了…。」


「我希望你知道自己到底在做什麼…」


泰妍拉開Tiffany侵犯自己的手,有些嘶啞的吐出話語。

湊上了嘴唇,Tiffany的氣息全吐露在泰妍乾燥的唇角邊:「清楚的,不能在清楚了…。」


她感覺的出來,金泰妍僵硬的身子和沉重的吐息聲,甚至連凝視著自己的眼神,都佈上了情慾的色彩。

「愛情,真的很討厭。」
「嗯…?」

「戀愛中的人,僅僅只是Trouble Maker、不是嗎?」
「……」

要吐出口的話,被Tiffany的吻給堵絕而吞了回去,她熱切回應著那個吻,然後逐漸拉回主導權,她親吻、吸吮,然後舌尖糾纏。

用手撫過Tiffany柔順的髮絲,摟住那纖細的頸項,她再次吻上因為換氣而暫時離開的嘴唇。

體內的溫度在升高,泰妍的右手不自覺的環住Tiffany的腰時,她被對方用力的推開了。

踉蹌往後接著反應不及的跌坐在床上,她暫時被抽空的腦袋跟不上現實所發生的事情,有些疑惑的看著Tiffany,只見對方用修長的食指撫摸著被吻的紅腫的嘴唇。然後Tiffany又露出了月牙般的笑眼。

「泰曦xi,我喜歡你的吻,甜甜的。」她笑著、然後踏著優雅的步伐走到了門口後,停住腳步並回頭看著泰妍:

 

「抱歉,我不想變成

Trouble Maker。」

 

 

 


飯店的咖啡廳內,Tiffany拿著電話正飛快的抱怨著,她不時掩住自己發燙的臉頰然後害羞到想咬舌自盡。


「對不起Jessi!」
『怎樣?』

「我照你教我的方式去勾引目標物…」
『…然後?』

「她是個女人…」
『……。

黃美英你腦子有問題嗎?!』


電話那頭的吼聲讓Tiffany把手機拉遠了些,免得自己的耳膜遭受破壞。


「抱歉啦… 」
『…應該沒被怎樣吧?』

「沒…沒有啦!!就是從那邊偷到了任務單之後就趕緊走了!」
『對方肯定一臉傻眼吧…』


聽著Jessica的吐槽,Tiffany不好意思說出口ーー但是那個人,霸道的親吻才讓我更傻眼吧…。

她無奈的聽了好一陣子友人的報怨和林允兒又對她做了什麼之類的家庭瑣事。

咬著吸管的同時,她突然好奇的想起了從金泰妍那偷來的小紙團。

從口袋裡拿了出來後,她把揉成團狀的紙團給攤了開來,看到目標物姓名時,她忍不住打斷了友人的聲音。

「Jessi…你說的沒錯,【Lovey - Dovey】的確有派人也加入這場狙殺海源集團社長的任務中… 只是…、

獵物並不是海源集團的社長尹尚振,

是我、

我才是【Lovey - Dovey】的獵物…」

『什麼!?【Lovey - Dovey】在想什麼… 是想和【Cat's Eye】結怨嗎!? 』

「我不清楚,不過的確沒錯… 金泰妍的任務名單上,清清楚楚的標示了目標是我…」

單手撫平縐痕,Tiffany看著紙上標示著自己相關資料的檔案,不禁想到,那時故意接近金泰妍時的情形、


那個傢伙,是刻意沒有戳破我的謊言,甚至沒有殺了我?


「Jessi,別讓允兒來支援… 我自己一個人沒問題的。」她頓了一下:「有必要的話,我會把金泰妍除掉的…」

 

「到底是… 誰要除掉誰呢?」

 

後頭的聲音讓Tiffany驚恐的探手向腰際準備抽槍,卻被對方一把壓制了雙手,金泰妍面無表情的瞪著她,然後她空出一隻手把電話給掛上。

「想不到你做騙子之外還做小偷…」

「嗚、我聽不懂你在說什麼…」

泰妍把桌上那張重新被攤平的紙張拿了起來,並在Tiffany的面前晃了一下:「這難道,不是我的東西嗎?」


看著金泰妍臉上惡質的笑容,Tiffany想到了同是【Cat's Eye】的成員林允兒,那種自以為是的嘴臉還有對待Jessica的方式、

簡直就像是ーー 貓在玩弄被困住的老鼠一樣。


她反扣著她手腕的力道加重了些:「還是你以為,我會被你投懷送抱的吻迷得神魂顛倒!?」

「嗚、」

「我告訴你,我現在大可把你給殺了。」

冷冷的仰起嘴角的笑容,Tiffany撇過頭斜瞪著泰妍:「動手吧。」

看著金泰妍疑惑皺起眉頭的樣子,她緊接著說道:「目標物不就是我嗎?動手吧,殺了我啊。」


倔強的閉上眼睛,Tiffany已經準備好迎接死亡。


時間一分一秒的流逝


她預期中的疼痛沒有發生,反而是禁錮著的束縛被鬆了開來。

訝異的回頭看向金泰妍,對方只是把任務單摺好收進上衣口袋中:「你走吧,會引發這次的任務的契機,是【Cat's Eye】派了殺手要殺掉尹尚振,假如尹尚振沒有遭受攻擊的話,那麼我的任務有沒有達成,就不重要了。」

「你也太… 隨便了吧?」

「但是假如你堅持要執行你的任務的話,那麼我… 也會豪不猶豫的把你殺了。」

Tiffany站起身子,她抽走被金泰妍拿著的手機。然後扭著疼痛的手腕:「之後,你會後悔的,後悔沒有現在就把我殺了。」

看著Tiffany踏著暴躁的步伐快步離去的背影,金泰妍笑了出來。


根本就,什麼表情都藏不住嘛…。


況且後悔什麼的,


如果現在殺了你,我、


才會後悔到想死吧…?

 


 

小心翼翼的把身影隱藏在大樓的黑暗之中,Tiffany看著不遠處的一夥人,她從口袋中拿出夜視鏡觀察著他們的舉動。

夜晚的塞納河畔也十分的美麗,月光把河面照耀得十分豔麗,像是鋪灑了星辰般的銀河一樣。

她熟練的組裝起狙擊槍,當她把腳架裝好時,後頭細微的聲響讓她警戒的回過頭。

瞇著眼睛看著沒有人的屋頂,她從槍套中拿出手槍,上了膛後,朝著半開的鐵門走去。

輕輕推開鐵門,依然是一陣死寂。

懷疑是不是自己多慮時,後頭被硬生生的重擊了一下。

「嗚!」按著幾乎快被打斷的右手臂,Tiffany快速的拉開和後頭的距離。

定眼一看,是個穿著黑衣的男子,他理著一頭西裝頭,手裡拿著的鐵棍,正是方才攻擊她的武器。

「你是【Cat's Eye】的人吧?」黑衣男子的眼神像是老鷹捉拿著獵物般敏銳:「請不要阻礙我們【Lovey - Dovey】的任務。」

「什麼…?」

「我們,這次的任務,是確保尹尚振在法國的一切安危。」男子的眼神瞇了起來:「【Cat's Eye】的任務,和我們有所衝突對吧。」

Tiffany的第六感告訴自己,如果不先下手為強,那麼死的會是自己。

於是她快速的跑向自己掉落槍枝的地方,卻不及男人反應的速度,她的腰部被重重的以鐵棍擊中。

蜷曲在地上,Tiffany痛苦的喘息,腰部傳來的疼痛簡直讓她一瞬間喪失了意識。

「抱歉,我本來是不殺女人的,但是這次我無法違抗命令。」

朦朧的視線中,她看見金屬在夜空中散露的金屬亮色,想要躲開,但是身體卻一點也無法挪動。

眼看男人的板機即將扣下時,微弱的槍聲迴盪在屋頂,男人應聲倒在地上。

疑惑的皺著眉頭搞不清楚怎麼回事時,一個溫暖的懷抱把她抱了起來:「沒事吧…」

聽到這個聲音,Tiffany忍俊不禁的笑了出來。

她閉上眼睛,依偎在那個人的懷抱中:「你真的是腦袋有問題。」


「… 的確,我也這麼、覺得。」


微微睜開眼睛,泰妍的臉從近距離看非常的英挺,她想起了那個讓人迷戀的吻,還有這個人溫暖的體溫。

忍不住伸手觸碰了她的臉頰,她接著往上移動,指尖在她白皙的肌膚上游移著。

她摘下了她鼻樑上的那副Ray - Ban墨鏡:「不是、要殺了我嗎?」

泰妍的眼睛少了墨鏡的遮掩後,看著Tiffany的眼神格外的彆扭:「你沒有傷害到尹尚振,所以我還是不會殺你的…」


「爛藉口…。」
「嗯…。」

「【Lovey - Dovey】有明文規定,不能在任務中KISS之類的嗎?」
「沒有這種規定。」

「太好了,【Cat's Eye】也沒有呢。」


她沒有在表明些什麼,金泰妍主動低下了頭,輕輕的親吻著她因為寒冷而有些乾燥的嘴唇。

不急不徐只是輕吻著,泰妍的手撫摸著Tiffany的髮絲,然後是臉頰。

兩人唇瓣分離後,泰妍依然留戀的用指腹撫摸著Tiffany濕潤的唇瓣。

「…你的戀人,肯定很幸福的吧?」

泰妍微微笑了。好看的笑臉讓Tiffany感到心痛:「我沒有戀人,就像你說的,戀愛中的人僅僅只是Trouble Maker。」

「原來如此…」

「但是,因為愛而變成Trouble Maker似乎也不賴…」

「你有對象?」

泰妍笑而不語,她低下頭又覆蓋上Tiffany濕潤的嘴唇。

渴求似的吸吮著,霸道似的掠奪著她的氣息。Tiffany閉上眼睛,她懷住泰妍白皙的頸項,讓兩人之間的距離,更加靠近。

 

 

黃美英不清楚金泰妍這個人的一切、
金泰妍不清楚黃美英這個人的一切。

他們對彼此互相陌生、不理解,但是此刻,他們只想擁抱對方。


「嗚嗯…、」
「好濕…」

「不需要跟我報告這種事…啊、」
「那我,可以舔嗎…?」

「呀!金泰妍!你真的很…啊! 唔啊…、」

Tiffany弓起身子,她緊緊抱著在她身上的恣意玩弄的泰妍,然後挺起腰肢讓她的指間能順利進入身體的更裡面。

慾望如大海般朝她席捲而來,她的身體被撫摸過、被親吻過的地方,發燙似的讓人難受,她狂熱的吻著那個人的唇,吸吮、啃咬,然後呻吟。


「嗯啊… 我想要… 可以、在快一點… 呃嗯… 、」

 


什麼叫做【沉淪】?

什麼叫做【失控】?

什麼叫做【瘋狂】?

 


黃美英這一刻彷彿理解了這些理智所無法管理的情緒、

 

 

甚至包括…【愛情】。

 


 

稍微撐起疲憊的眼睛,Tiffany看向躺在側邊,用自己的手臂給她做枕的金泰妍。

平時俊俏的臉龐,在熟睡中反而露出了像少女般柔和的面貌。

她小心翼翼的用指尖撫摸著她的臉頰,

額頭、眼睛、鼻子、嘴唇… 鎖骨。

指尖所撫摸過的地方,她想記在腦海中,想把這個人帥氣又美麗的容貌,深刻的映在記憶裡。

「對不起…」

她湊上吻,輕輕的掠奪了那個人的嘴唇。

然後Tiffany拉起床邊金泰妍的毛大衣披在身上,她起身下床,一件一件撿拾著昨晚被瘋狂扔在地的衣物。

順道幫泰妍整理好了衣物擺放在床邊,Tiffany拿了自己的衣物走進了浴室。

蓮蓬頭的溫水噴灑出來,她仰起頭,讓水順著頭髮至腳底洗滌著,得洗去那個人在她身上所沾染上的香味。


否則她會於心不忍、


在經過了一番徹底的洗濯之後,她擦拭著髮尾的水珠走了出來。

已經醒來並坐在床邊發呆的金泰妍在她出來後,馬上走了過來,她自顧拿起吹風機,溫柔的幫她吹乾髮絲。

這一段過程中,他們鮮少交談,最多的交談就是詢問會不會燙、有沒有弄疼了。

直到Tiffany的髮絲乾了之後,金泰妍從前方的鏡子看著Tiffany,她的眉間緊緊糾在一起:「尹尚振今晚就會搭飛機回韓國了,你的任務…  放棄吧。」

點了點頭,但是沒有回應的Tiffany起身,她拿起擺放在圓桌上的紅酒:「一起喝吧?」


看著Tiffany背對著自己開紅酒,泰妍閉上眼睛無奈的嘆出無聲的氣息。


從放在側邊的鏡子反射下,她清楚的看見了Tiffany在紅酒杯裡下藥的動作…

 

「吶。」

從Tiffany的手中接過那一杯艷紅的紅酒,泰妍的眼睛周遭有些酸楚。她開玩笑的低頭看著酒杯:「你沒下毒吧?」

「笨蛋,怎麼可能。」

看著Tiffany月牙般的笑眼,泰妍的淚水快要崩潰了,她也笑了

 

仰頭、一飲而盡。


「海源社的社長,是殺死我父母的人… 如果不是他堅持要購下南灣的地,我的父母也不會跟他起爭執,為了保衛那片海灣,還有那邊的人們、生態… 他們用盡一切和尹尚振對抗…」


泰妍低頭看著Tiffany一口都沒有碰的紅酒杯,意識開始恍惚。


「在即將打贏官司的前一天,他們被殺死了… 絕對!是尹尚振害死他們的!!!」


Tiffany的聲音一下子很近,一下子很遠、


她的眼皮逐漸沉重到無法在支撐下去。


當失去意識的前一刻,她聽見了那個女人充滿歉意的聲音:

 

「對不起,泰妍…」

 


 

漆黑的房間裡,尹尚振看著從門口走進來的女人笑了。

然後那個女人舉起手上的槍,豪不猶豫的扣下板機,劇烈的槍聲回盪在腦海中,金泰妍喘著氣掙開了眼睛。

很久沒做過夢了。自從她加入了【Lovey - Dovey】後,她的夢境永遠都只是獨自一人孤單的黑暗。

因此她很快反應到發生了什麼事,被Tiffany下藥迷昏了之後,過了四個小時。

拉開抽屜,她拿出自己的手槍朝著外頭跑去。


眼角的淚水還沒乾去,她伸手把它抹去…、

 

 

來到尹尚振在法國所租借的私人別墅門口後,她感覺到了不妙的直覺。

門口的守衛都被擊斃,別墅內一片死寂。

她的手機響了起來,警戒著四周並朝別墅走去,她小聲的接起電話:「喂?」

『你到底在做什麼!?打了快五百通電話給你了!!』

韓國總部的成員Sunny在電話中咆嘯著,語氣中僅有滿滿的怒氣可言:『到時候在找你算帳,尹尚振打了電話來組織本部說,有人闖進了他的別墅,快要威脅到他的性命了,總之你先趕去看看吧。』

「嗯,我到時候再打給你。」

掛上電話後,泰妍快步往別墅內前進。

一路上她警備著,深怕被突襲所以膽顫心驚,但是卻出乎她意料的平安無事。

打開了別墅的大門,她反射性的先舉起槍掃過一遍時,她愣住了。

尹尚振死了,屍體就在別墅大門前,太陽穴大量出血,面朝下死狀非常悽慘。

泰妍抬起頭,她看著站在尹尚振屍體附近的Tiffany。

她手中的槍還握著,然後她也注視著泰妍。

「你說,如果我殺了尹尚振,那麼你就會殺了我。」Tiffany把雙手微微舉了起來,她疲憊的看著泰妍:「現在,你可以動手了。」

金泰妍揪著好看的五官,她望著Tiffany,神情中帶著落寞和失望。

「我是【Lovey - Dovey】養大的孩子,小時候父母被殺死後,我被【Lovey - Dovey】收養,雖然組織在做的不是好事,但是完成每一件任務,就是我回報養育我十九年的組織最好的方式…」


她哭了。眼淚從哀怨的雙瞳溢出,她舉起手上的槍指著Tiffany:「你為什麼…  不聽我的話… ?為什麼…、要真的殺了他…」

Tiffany咬著下唇,她在強忍著即將崩潰的情緒,嘴唇的鮮血從咬合處滲出:


「我… 沒辦法不幫死去的父母報仇,對不起、泰妍…。」


她指著自己的胸口、


「開槍吧… 」


泰妍笑了,仰起的嘴角讓她覺得更痛:「你真的,以為我是容易心軟的女人嗎…?你真的、還天真的認為我會再放你走嗎…?」


她的淚水模糊了視線,她突然、


想起了面前那女人第一次對她展露的笑容、那個女人主動湊上來的吻、那個女人倔強的眼神、那個女人在高潮時不斷從口中顫抖地呢喃著自己的名字。


她的胸口像中槍一樣地疼痛,短暫的回憶卻編織出了讓人難以割捨的愛情,

就算想假裝什麼都不曾發生過,被那女人擁抱過的身體仍殘留她的味道、被那女人吻過的每一處肌膚…、都在隱隱作痛著…

 

「不要,把我當成傻瓜了--------!!!!!!!!!!!!!!!」

 


食指壓了下去,槍聲迴響在寂靜的室內久久不能散去


她嚎哭著跪倒在地,緊緊抓著自己胸前的衣服,

 


胸口…  好痛、

 

 

 


兩個月後,日本的北海道。

 

染著金髮的泰妍雙手插著口袋,她縮緊身子,但是還是止不住寒風的摧殘。

顫抖的把頸子更往衣領裡縮,她看著津輕海峽碧藍的海面,思緒突然想起了法國的塞納河。

然後露出了苦澀的笑容,她搔了搔鼻頭。

就在這時,一股強大的撞擊力道讓她被撞到在地,後頭攻擊她的女人仍然傻傻的笑著:「泰妍,早安。」

「真是… 」泰妍用手肘支撐著雪地,然後無奈的看著那個襲擊她的女人:「總有一天會被你害死的!」

「嘿嘿,我才捨不得呢。」她跨坐上泰妍的腰際之間,沒帶手套而冰冷的雙手撫摸著泰妍紅通的臉頰:「倒是你一早就在吹風臉都凍僵了!」

看著Tiffany鼓起嘴不高興的樣子,泰妍忍不住湊上嘴唇親吻著那迷人的唇瓣:「那你來溫暖我吧?」

主動疊合兩人的嘴唇,Tiffany惡質的咬了泰妍的下唇瓣:「變態…」

「昨晚,是美英你先勾引我的吧…?」泰妍親吻著她的嘴角,迷戀的游移在她細緻的臉頰上:

「什麼都不穿只套著我的白襯衫的人,是誰呢? 主動跨上我的腰間的,又是誰呢…? 不斷喊著再多一點的…   到底、是誰呢?」

泰妍惡質吐出的氣息噴灑在Tiffany敏感的耳骨之間,她顫抖了身子、然後瞪著泰妍。

對抱怨的瞪視回以燦爛的笑容,泰妍伸出舌頭舔舐著Tiffany的耳骨,然後順著輪廓舔弄著:「所以變態的人,到底、是誰呢…?」

「呀!不可以在這裡啦!」輕輕推開兩人的距離,Tiffany的耳根紅透了。

她埋怨似的起身,然後又低頭看著仍坐在地上的泰妍:「這樣,真的好嗎?」

「…嗯?」

「泰妍你這樣做真的,好嗎?」


Tiffany想起那一天,大聲咆嘯的泰妍按下了板機。以為自己死定了,沒想到彈道和自己所在的位置相差了好幾公分。

接著泰妍跪倒在地放聲大哭著,她記得她把泰妍抱得很緊,然後不斷重複的抱歉。


從雪地上站了起身,泰妍拍拍褲管的雪跡,她看著一臉委屈的Tiffany笑了、


「我只是個,因為愛情而變成的Trouble Maker罷了。」


她小心翼翼的牽起Tiffany的手掌,


「接著,我們去西班牙吧?」


「只要和泰妍你在一起,去哪裡都沒關係。」


他們十指緊緊相扣著、

 

在心中對著碧藍的津輕海峽發誓

 

一輩子永不放手…、

 


「泰妍…我愛你、」

「嗯,我也是,
        我愛你…   」

 

 

 End。

 

總覺得結尾很想放這張:

 3ca495f9bdb6d207d7887d02.gif  

 

結尾有被誤會泰妍殺了黃帕尼的人舉手!(喂!
 

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


留言列表 (8)

發表留言
  • Saya
  • Fany當特務怎麼還是一樣__(笑炸
    前面很霸氣後面整個弱掉了XDDDD

    放中槍的愛情害我以為是BE=3=(哼
    雖然後面那張超可愛的
    還是忍不住哀怨看歐逆(戳手指
  • Scott Huang
  • 呃...(舉手。_。/
    邊看著有槍的畫面就邊想到真的mv裡的情節啊
    所以才會誤認了嘛!!

    泰曦的由來我笑了哈哈哈哈哈哈
    只是這裡的帕尼變西卡確實是不一樣啊
    最後心最狠的人是西卡這樣XDD
  • Chuni
  • 從泰希到泰曦還不一樣是泰西(炸
    所以金泰妍骨子裡壓根想從泰尼爬牆到泰西吧XDDD
    然後還順便偷渡了允西卡!!!!
    不過西卡還是脫離不了小受的命運阿(被巴頭
  • 哈哈
  • 舉手!
    我真的以為太妍殺了美英!

    是說有毒金太妍還喝
    她期待是春藥順便吃了美英嗎?
    真是@@
  • fanny
  • 嘿嘿
    我絕對不會承認我的滑鼠不小心滑到底下看到太妍沒有殺死帕尼
    我也絕對不會承認沒看到yuri我暗自地桑心了一下
    最後一張帕尼太妍好可愛=\\\=
  • 醬油
  • 其實_我以為美英殺了太妍(誤
  • 訪客
  • 我也真的以為QAQ 差點想砸了電腦....
  • 冰咖啡
  • 允西和泰尼!!!
    整個大好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很喜歡你的文章~是我超愛的那種類型跟文筆 超好!

    (其實我真的以為帕尼領便當了,還錯愕了一下xD